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情逃兵 > 正文
第五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巧巧?」

    「……」

    「巧巧?」

    「嗯?」趴在窗-的小脸猛然回过神。

    「我叫你好几次,你都没应声,」袁妈妈轻敲她半敞的房门,「你不舒服吗?」

    「没有,我很好,」袁巧巧不自然地揉揉脸颊,确定自己的表情不会太失落。「可能因为最近花店有点忙,太累了。」

    「是这样吗?」袁妈妈忧心仲忡地望著宝贝女儿,明白从小她对一件事情认真起来就会太过投入的个性,「不如你还是多休息吧!」

    「没关系的,我已经好多了,妈咪找我有什么事?」袁巧巧绽出甜甜的笑脸好让母亲放心。

    「是『捣蛋』啦!」袁妈妈用下巴努努在脚边兴奋地团团转的小狗米格鲁,「你好久没有带它出去散步了,我见它最近都无精打采的,所以才想问你要不要带它出去溜溜。」

    「好啊!」袁巧巧有些歉意地蹲下来摸摸「捣蛋」的头,最近受风翌雅事情的影响,把每天带它出去散步的行程都给忘了,它一定觉得备受冷落吧!

    就像她自己——也被冷落了。

    「时间不早,你可别去太久喔!」袁妈妈殷殷叮咛。

    「我明白。」袁巧巧接过绳子,「我先出去罗!」

    「路上小心。」

    才刚打开大门,久未出去透气的「捣蛋」立刻像失速的火箭往前冲,一路上蹦蹦跳跳的,完全静不下来。

    「『捣蛋』!安分一点!」原本心情沉重的袁巧巧见到「捣蛋」疯狂的样子,粉唇不禁勾起一丝淡淡不易察觉的笑意。

    今天下午-风翌雅装作不认识她的冷淡模样,真的深深伤到她了。

    他们之间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让他把她当成陌生人?就算真要判她死刑也麻烦先说明罪行吧!就这样无缘无故的,她受伤的情绪多过生气。

    以前他三天两头来店里,她觉得烦,现在他只不过是四天没露面,她却觉得惶惶不安。

    讨厌啦!她不喜欢这样!

    她不喜欢两个人ㄍ-ㄥ在那里的感觉,有什么不高兴就坦白说出来嘛!他想对她温柔就对她温柔咩!她又没说不可以,何必为了这种小事生气!

    风翌雅果然是个讨厌鬼,超级讨厌鬼,讨厌到——

    害她心酸酸的,又想掉泪。

    前方不远处缓缓驶近熟悉的白色轿车,她的心狠狠一跳,刺眼的车灯一时间扎痛她的眼。

    他回来了!那是他的车,她不会错认。

    袁巧巧的脚像生了根,目光随著白色轿车驶入风家而移动。

    「巧巧?」白色轿车停进车库,男人关门下车,见到她站在那里,不禁有些惊讶。

    咦?他主动向她打招呼咧!这算和好的表示吗?望著熟悉的俊颜,袁巧巧有片刻的恍神,一时间心中五味杂陈。

    在下午的冷漠以对後,他又回心转意了吗?这个善变的家伙!

    「巧巧?」见她还是不动,男人俊秀的脸庞浮现一丝狐疑。

    慢慢的,慢慢的,开心的笑容浮上唇边,最後绽出两个甜甜的笑窝,袁巧巧终於放下心中沉甸甸的石头,快喘不过气的低落心情出现一丝曙光。

    原来她能和恶魔雅和好如初竟会令她如此开心,那她以後还是让他念个高兴好了,她绝不会再嫌他唠叨的。

    「巧巧,怎么我叫你,你都不理我?」风君亚遥控将车门上锁,奇怪地望著像木头人般不动的袁巧巧。

    从前只要他一打招呼,她就像只满足的小猫咪般马上腻过来,今天怎么反常了?

    「谁教你下午态度恶劣,我当然不想理你。」算了,她大人有大量不跟他计较,有和好就好。

    嘻!

    「我不懂你的意思?我整个下午都不在家,你来找过我吗?」她没头没脑的埋怨让风君亚一头雾水。

    啊咧~~还想不认帐喔!哼哼!

    「明明就有,总而言之你欠我一句道歉,不然我真的不理你了,难道你不知道那样的行为很伤人吗?」袁巧巧噘著粉唇,半埋怨地说。

    「巧巧,」敛了敛脸色,风君亚极认真的望住她。「我真的不懂你在说什么,我是君亚而不是翌雅喔!」

    她该不会认错人吧?

    「你是君……亚哥?」闻言,血色瞬间从小脸褪尽,袁巧巧的声音支离破碎的。

    不会吧!她、她认错人吗?

    可是她从来不会认错的啊!当这对孪生兄弟的邻居这么多年,她从不曾认错的啊!

    怎么会这样?!

    「对,我是君亚。」他轻轻点头。

    所以他不是风翌雅,真正的风翌雅还是不理她,把她当成素不相识的陌生人。

    方才的她,只是空欢喜一场。

    「巧巧?你还好吗?你的脸色不太对。」她瞬间失落的神情大大吓了风君亚一跳,想他风君亚的魅力何时差到这种地步?一听见他的名字,她就一副泫然欲泣的摸样。

    「你不足风翌雅……不是风翌雅……」泪水无预警冲上眼眶,袁巧巧不断喃喃自语。

    是了,风翌雅都是唤她「猪头大笨巧」,何时会好好的叫她的名字?

    熟悉的心痛又起,满腹委屈翻涌而上,袁巧巧难过地捂住唇,沉重紧缩的胸口几乎喘不过气来。

    「是的,我是君罕——唉~~你别哭啊!翌雅他又欺负你了吗?」见她忽然掉眼泪,风君亚一时手忙脚乱。

    「呜呜~~哇……」不顾形象的哭声霎时传遍街头巷尾。

    他不是风翌雅……

    所以真正的风翌雅还是不理她,呜呜……

    ***bbscn***bbscn***bbscn***

    「翌雅!」感觉有人企图偷偷摸摸的上楼,风君亚睁开眸,拿开放在胸前的原文书。

    他抬眸瞄了眼挂钟。

    嗯,半夜两点半,果然有点晚。

    「哥,你怎么不回房间睡?」风翌雅收回步伐,回头。

    「我是累了,想假寐一下,」风君亚伸个懒腰,认真地看向与自己相仿的脸孔。「你最近回来的时间似乎都很晚。」

    有逃避某人的嫌疑喔!

    「有吗?」俊颜笑容有些僵硬,风翌雅状似无所谓的耸耸肩,「最近朋友的邀约多吧!」

    「哦!早出晚归伤身体,念医科的你不会不明白吧!」明明知道他是睁眼说瞎话,风君亚却也没点破。「老妈一直在念好久没看见你了。」

    「嗯。」

    「今天晚上大概十点多的时候吧……」风君亚故意将话说得很慢,起身为自己倒了杯水。「我遇见巧巧。」

    平静的俊颜起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波动,风翌雅没吭声。

    「说也奇怪,」风君亚咕噜咕噜-了一大口水,「她升国中之後我就再也不曾见她哭过,可她今天居然哭得那么惨……」

    喉结明显滑动了下,风翌雅黑瞳倏然一缩。「她哭了?」

    到底是哪个大胆狂徒把她惹哭了?该不会又是隔壁巷子的小强吧?不过他不是N百年前就搬走了吗?!

    「对啊!哭得超凄惨的。」风君亚立即回应。

    熟悉的心疼感又爬上心头,风翌雅握住栏杆的手不自觉狠狠抓紧。

    猪头大笨巧哭得惨兮兮的模样他并不陌生,或许可以乾脆形容她是哭大的——当然,他也是在她身後默默收拾烂摊子收拾大的。

    「你没问原因吗?」他不问,老哥就下开口,他只好主动一点。

    「当然有。」风君亚话又说一半,摆明吊人胃口。

    「她的回答呢?」可恶,他的话就不能一次说完吗?老是一半、一半的,急死人了。

    本来完全不想再理那只笨巧,被君亚这么一提,偏偏一颗心又提得老高,担心她率直没心机的性子被人家欺负。

    「结果她什么也没回答。」风君亚故意很无奈地叹口气。

    搞半天,他们家的兄长大人是存心和他抬杠吗?重点居然没问到。风翌雅下意识地瞄眼腕表。

    要不是现在时间太晚,他还真有种冲动想直接到对面按门铃,搞清楚她又是哪儿受委屈了。

    「不过——」见风翌雅渐渐露出焦急的神情,风君亚终於肯慢吞吞地补充一句。「她哭的时候一直喊著风翌雅、风翌雅的。」

    心头猛然一震,风翌雅眯细黑眸,声音显得有些低哑。「她喊我的名字?」

    「嗯,她把我错认成你了。」风君亚颔首。

    「把我错认成你?」风翌雅皱眉,这是从来不曾发生过的事,从小她就像有特异功能,不管他和君亚互相模仿得再像,她都能轻轻松松猜出谁是谁。「她很生气吗?」

    生气他下午冷漠的态度,所以一看见相似的脸孔就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冲上去?

    「不,她很伤心。」风君亚轻声回答。

    说不出心底是什么感觉,应该说欣喜吗?开心她终於正视到他的存在?

    风翌雅眼神复杂地睇向风君亚,一时间不知道该有什么反应。

    这样说来他好像不该再生猪头大笨巧的气,她多多少少还是在意他的,虽然她笨了点、反应慢了点,也搞不清楚到底谁对她最好……

    「老实说,你是不是欺负人家?」风君亚明知故问。

    「我没有。」笑意慢慢的、慢慢的爬上他唇边,他转身上楼。

    好吧!那他就再多努力一些好了,看她会不会开窍一点,发现有看似恶魔的天使在身边。

    「不然巧巧怎么哭得可怜兮兮的?」

    「我明天会去问她。」二楼传来关门的声音,人已经进房。

    「真是的,又不是小孩子了,偏偏还在玩小孩子的游戏,」抬眸看向风翌雅紧闭的房门,风君亚摇摇头,将杯内的水一口饮尽。「还要我这个哥哥当和事佬。」

    ***bbscn***bbscn***bbscn***

    「欢迎光临!咦?是风大哥……」

    「嘘~~」风翌雅手指放在唇上,示意小悦噤声。「笨巧呢?」

    「巧巧姊在里头,」小悦慧黠地点点头,马上压低音量,「巧巧姊最近的心情不太稳定,今天早上来的时候,双眼还肿得像核桃似的。」

    「眼睛很肿吗?」下意识朝花店里瞄了一眼,风翌雅皱眉。

    「嗯,好像哭过的样子。」小悦点点头。

    「我知道了,你先去忙吧!」风翌雅摆摆手表示不用招呼他,举步往店里走去。

    眼睛肿得像核桃啊?那代表君亚没骗他罗!昨夜他说的都是真的。

    「猪头大笨巧!」清清喉咙,风翌雅开口低唤背对著他、蹲在旁边整理玫瑰的小女人。

    袁巧巧的动作倏然僵住了,却没有回头。

    「听君亚说……你昨晚哭了?」这种先低头的事他还真做不来,一句话说得断断续续。

    依往常经验,通常都是女方含泪求他的。

    「请问你是在和我说话吗?」狠狠咬住唇,背对他的袁巧巧不由红了眼眶。

    他不是不想理人、不想认她吗?干嘛现在又跑来碍眼?

    果然从小到大,最会欺负人的就是他。

    「是谁惹你哭了?」当作没听见她挑衅的语气,风翌雅现在只担心她是受了谁的委屈。

    唉~~狠下心才短短四天,笨笨的她马上就被人欺负,这教他如何放心得下?

    他居然还有脸问,也不自己检讨一下谁是罪魁祸首!袁巧巧气怒地站起来,泪汪汪的美眸没好气地瞪住他。

    「你说呢?」她语气恶劣地反问。

    试问这世上还有谁能把她欺负到这种地步?除了他恶魔雅,大概谁都没这本事吧!

    「因为我不理你吗?」忍不住放软语气,风翌雅无声地叹气。

    偶尔想要要少爷脾气都不行啊?是她先不把他放在眼里、忽视他这些年来的嘘寒问暖,他生气是难免的咩!

    「你少臭美了,你理不理我、要不要跟我说话,我都无所谓,」袁巧巧-著牙别过头,「现在你可以离开了,花语小铺不欢迎你!」

    他以为她是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小狗吗?她袁巧巧也是有脾气的。

    「猪头大笨巧……」

    「先生,来买花的吗?」-地,袁巧巧装作很陌生的语气,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很抱歉,本老板不想卖喔!」

    风翌雅深深的看她一眼,对她任性的模样感到啼笑皆非。

    「笨巧!」他伸手赏她一记爆栗。

    「你干嘛打人!」揉著狠狠抽疼的额,袁巧巧生气的嚷叫。

    真是欺负人到骨子里了,态度恶劣在先,现在居然还用力敲她!

    「对不起,我不该凶你,也不该装作不认识你,」风翌雅轻声道歉。「是我太过分了。」

    「啊?」听见他的道歉,袁巧巧愣在当场,揉额头的动作瞬间停止。

    他刚刚在道歉吗?从来不道歉的风翌雅向她说对不起?

    糟糕!她是不是因为气过头所以出现幻听?

    「猪头大笨巧,」见她一脸呆滞,风翌雅薄唇勾笑,那种又心怜又想欺负她的感觉涌上心头。「你没有话要对我说吗?」

    「啊?」又是一个反应不过来的单音,袁巧巧不明白的蹙眉。

    她要说什么吗?她怎么不知道?

    「你应该要回答——我接受你的道歉,而且我绝对不会再生你的气了。」风翌雅故意学她说话的语气。

    「才不要,我为什么要就这样原谅你!」终於反应过来,袁巧巧不服气地咕哝。

    他把她欺负得那么惨,人家她才不要如此善罢甘休。

    「你没有拒绝的权利,你只能这样回答。」趾高气昂的挑挑眉,风翌雅轻哼。

    她不能拒绝他,现在不行,以後也不行。

    「人家才不要!」

    「我没问你的意见,你也不许有意见。」

    「不要!不要!不要!」袁巧巧气恼地跺足。

    「没我的允许,你也不准抗议……」

    听著两人不像争执的争执,小悦忍不住掩唇偷笑,认分地溜到花店门外晒太阳。

    其实——风大哥和巧巧姊挺相配的嘛!

    嘻嘻!

    ***bbscn***bbscn***bbscn***

    「哈罗~~有人在家吗?」拎著六寸小蛋糕盒,袁巧巧探进甜甜的笑脸。

    「咦?是巧巧啊?」身著深红色套装的风妈妈笑著朝她招手,边帮自己戴上珍珠项链,「快进来。」

    「风妈妈打扮这么漂亮要出去啊?」袁巧巧嘴甜的问。

    「哪有穿得很漂亮,」风妈妈笑眯了眼,「要去参加亲戚的喜宴,所以稍为打扮一下而已。」

    「风妈妈稍微打扮一下就这么漂亮,难怪风爸爸当年被风妈妈迷住了。」

    「你的小嘴真甜,如果可以当我家媳妇不知该有多好,」风妈妈笑得合不拢嘴,「我一定会很疼你的。」

    「风妈妈——」被风妈妈这样一说,袁巧巧不禁红了粉颊。

    「娶她当媳妇的话,妈应该会很辛苦吧!」从二楼下来的风翌雅刚好听见她们的对话,闲凉的接口。「笨巧手脚很笨的,不会煮饭,不会做家事,娶进来只会找麻烦。」

    「她不会做,你可以做啊!谁说一定要女孩子才能煮饭、做家事?」风妈妈很自然的回答。「人家不会做,你不会帮忙做啊!女孩子是娶来疼的,又不是娶来当佣人的。」

    「妈,你说到哪儿去了!」见母亲大人越念越开心,一向趾高气昂的风翌雅俊颜微赧。

    说成这样,好像他即将要娶笨巧似的。

    下意识地,他瞥向袁巧巧,後者也是脸红的像颗熟透的苹果。

    「好啦!我要出门了,你和君亚好好招呼巧巧。」风妈妈给袁巧巧一个大大的拥抱,心情愉快地离去。

    被没心机的风妈妈这样一闹,被留下的两人突然觉得气氛尴尬,各自装作没事般的别开视线。

    「你来找君亚吗?」再沉默下去也不是办法,风翌雅先开口。

    「嗯,我做了蛋糕……」

    「我去叫君亚。」飞快地转身,风翌雅似乎急著想逃开。

    「你们在找我吗?」刚进家门的风君亚笑问。

    「君亚哥!」袁巧巧一见到他立刻笑得甜腻,风翌雅将她的反应全看在眼里,有些不是滋味地别开脸。

    啧!还是没什么改变嘛!猪头大笨巧眼里还是只看得见风君亚。

    「君亚哥,我做了蛋糕想给你尝看看。」袁巧巧兴高采烈地打开蛋糕盒。

    有些受到惊吓地瞪著眼前惨不忍睹的巧克力蛋糕……应该是巧克力蛋糕啦!风翌雅抿紧唇没说话。

    这是第一次,他很庆幸袁巧巧是找君亚,而非找他。

    那块黑抹抹、又歪一边的蛋糕,长相还真有点骇人。

    「要给我试吃吗?」风君亚的表情不太自然,显得有些僵硬。

    「嗯,我照著食谱做的,」背对他们的袁巧巧没见到两兄弟诡谲的神情。「虽然其貌不扬,不过应该还不难吃。」

    「你自己尝过味道吗?」风翌雅双手环抱胸前,开始思考家里的急救箱放在哪里,他是否应该先拿肠胃药出来以防万一。

    「没有,」袁巧巧摇摇头,笑得弯弯的美眸充满信心。「放心啦!我全照食谱做的,甚至还买了小秤来量分量,应该很好吃。」

    她兴奋地从厨房拿来水果刀,将蛋糕切成八等份。

    「嗯,先给君亚试试。」风翌雅捂住唇,有些怜悯地望向哥哥。

    那一块吞下去,应该非死即伤吧!

    「翌雅也有,」她将手中的盘子递给风翌雅,「庆贺我们和好,我们永远都别再吵架了,永远都这样快快乐乐的。」

    望入她晶灿的水眸,原本已经计画要逃之夭夭的风翌雅,无意识的伸手接过,突然有种被毒死也甘愿的冲动。

    她希望永远不跟他吵架吗?她觉得和他相处很快乐?!啥时猪头大笨巧终於开窍了?变成聪明巧?

    「吃吧!吃吧!大家开动!」袁巧巧自己也拿了一块。

    「我先试试看。」心惊胆跳的切了一块送入口中,风君亚脸色瞬间惨白,连忙端著蛋糕盘冲入厨房找水喝。实在太,太恐怖了!巧克力酱太浓、太稠,才刚吃进嘴里立刻甜得张不开嘴,就连蛋糕本身也是吓人的甜。

    「有这么糟糕吗?」风君亚过大的反应让袁巧巧有些受伤,她自己试了一口,几乎也是马上变了脸色。

    嗯……

    「翌雅,你别吃了……耶?」才想叫风翌雅别做自虐的事情,可她却赫然发现憎恶甜食的风翌雅居然将那块蛋糕吃光光,还把空盘子递到她跟前。

    「还你。」脸色不变,风翌雅态度平静。

    「不会吧?!」去泡了杯黑咖啡冲淡嘴里甜味的风君亚看了,同样目瞪口呆的。

    「你……」瞪著眼前的空盘子,再看向唇边还残留著巧克力酱的风翌雅,袁巧巧错愕地问:「你不觉得很难吃吗?」

    连她自己都受不了了。

    「还好。」风翌雅无所谓地耸耸肩。

    「你不觉得很甜吗?」

    「甜食都差不多!」反正都是甜,对他而言没太大差别。

    「风翌雅,你的味觉有问题!」虽这么说,可袁巧巧心里却感到一阵暖洋洋的。

    这个嘴巴坏的大恶魔,平时态度恶劣不饶人,偏偏此时又十足给她面子。

    你仔细想一想,谁才是真正对你最好的人。

    母亲的话忽地跳进脑海,袁巧巧眯细美眸,重新打量起眼前心口不一的家伙。

    她似乎有那么一点点明白妈咪的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