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情逃兵 > 正文
第八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小姐,请你帮我包起来。」袁巧巧拿出钱包结帐,晶亮的明眸眯成弯月。「我是要送人的。」

    「是要送男朋友吗?」四十出头仍风韵犹存的专柜小姐笑嘻嘻地问。

    「不是,这算是订婚的贺礼。」袁巧巧偏著头思考了下,「他是……我哥哥。」

    「原来如此~~」

    专柜小姐将包装好的礼盒递给她,微笑地和她道再见。

    袁巧巧走出精品店,午後温暖的阳光晒得人暖洋洋的,她越过马路,却眼尖地发现一辆熟悉的白色轿车。

    「风翌雅?」她立刻开心地朝他用力挥手。

    风翌雅闻声回头,见到是袁巧巧後,不禁浓眉微蹙。

    他目前还不想见到她。

    「咦?是巧巧耶!」坐顺风车的秦美心好奇地透过车窗看出去。「这么巧。」

    「你快下车吧!」风翌雅的口气不算太坏,却有种要她别多管闲事的意味。

    「这么紧张干嘛?」秦美心埋怨地嘀咕,「放心,我下是好管闲事的人。」

    「我没这个意思,我只是不想让情况变得更复杂。」

    「翌雅-」秦美心无奈地下车,关上车门,-地回头唤他。

    「嗯?」

    「别赌气,先跟巧巧好好谈一谈。」

    「我自己会处理的。」眉头蹙得更紧,风翌雅提到袁巧巧时已经失去从前的兴奋情绪。

    「嗯……」秦美心临走之前忍不住抬眸多看了袁巧巧一眼,和她微笑示意後才转身没入人群中。

    「秦美心?」原本开心奔过马路的脚步放慢,袁巧巧有些失魂落魄地望著秦美心纤丽的背影,酸到泛苦的熟悉心痛又起。

    翌雅刚刚一直和秦美心在一起?还真是甜蜜啊!

    「在那里发什么呆?」风翌雅放下车窗,俊眸看也没看她一眼。

    「我没有在发呆啊!」是她多心吗?她怎么突然觉得他的语气很冷淡,和平时不太一样。

    「需要我送你?还是你另外在等人?」头也没回,风翌雅冷冷的问。

    等她念念不忘的君亚哥!

    「嗯,我坐你的车。」她强压下看见秦美心的苦涩,连忙挤出笑容回应。

    她才刚坐上车、关上车门,安全带尚未系好,白色轿车已经急驶出去。

    「耶?风翌雅,你心情不好吗?」被他恐怖的车速吓一跳,她连忙伸手扶住门把。

    风翌雅没说话,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冷漠的俊颜没有任何特殊的表情。

    袁巧巧蹙起细眉,这回她真的嗅出飘浮在空气中的怪异氛围。

    风翌雅在生气,而且是很生气、很生气……但是为什么?

    「我今天……」清清喉咙,袁巧巧主动找话题,车上沉闷的气氛快教她喘不过气来。「我今天去买了礼物给君亚哥,因为——啊~~」

    又是一声惨叫。

    剩下来的话全吞回肚里了,风翌雅没预警的紧急煞车,要不是她有乖乖遵守交通规则系上安全带,保证小脑袋会狠狠KISS上前方的挡风玻璃。

    「风翌雅!你疯了吗?」抚著狂跳不已的胸口,袁巧巧嘀咕。

    风翌雅深不见底的黑瞳冷冷睨她,原本好看的薄唇紧抿成一直线。

    他将轿车停在路旁的车位。

    「你今天到底怎么了?」被他阴鸶的眸光瞧得毛骨悚然,袁巧巧下意识将要送人的礼盒抱在胸前,彷佛这样会安全一点。

    恶魔雅今天真的很奇怪,而且是非常、非常奇怪,有种山雨欲来的味道。

    冰冷眸光缓缓下-,最後落在包装精美的礼盒上,风翌雅修长的大手无意识地握紧方向盘,用力得指节泛白。

    「你究竟想要怎么样才会开心?」他终於开口了,低沉丝滑的嗓音充满压抑。「你会不会太任性了?」

    他一直以为自己情场经验够丰富,现在才发现原来她才是个中高手。

    她可以前一天扑进风君亚的怀里,此刻又笑嘻嘻的和他说话,恰然自得的悠游在他们兄弟之间。

    「我不懂你的意思,我哪里任性了?」对於他没头没脑的指责,袁巧巧不悦地反问。

    一上车就不分青红皂白地对她凶,她都还没吃秦美心的醋呢!

    危险地眯细黑眸,他讥诮地反问:「你可不可以从此别在我面前提起风君亚的名字?」

    「为什么?君亚哥是你的……」

    「我只问你可不可以!我不想听任何藉口。」从小到大,她总是左一句君亚哥、右一句君亚哥,他的忍耐度已经到达极限。

    难道她就不能好好正眼瞧瞧他引他到底是哪一点比不上君亚?

    如果他是不争气的败家子就算了,但他不是啊!他可是前途看好的名医耶!

    袁巧巧生气地咬住唇,觉得他完全不讲道理。「不、行!」

    她毫不考虑的拒绝。

    君亚哥对她这么好,她为什么要答应他这种莫名其妙的要求!真正任性的人是他吧!

    「风君亚就这么重要?让你完全放不开?」咬紧牙根,风翌雅薄怒地问。

    为了风君亚,她可以不惜和他反目成仇?

    「你在胡说什么?」袁巧巧气鼓鼓地别开脸,「你简直不可理喻!」他像个任性的小孩在吃哥哥的醋。

    不是只有君亚哥,如果有天有人要她不理恶魔雅,她也会疾言厉色的拒绝,这样他明不明白啊?

    「就算你再喜欢君亚也没有用了,」黑眸瞬也不瞬地望住她清丽的脸庞,风翌雅只觉得被气得眼前一黑,气她不懂谁才是真正守护在她身边的人。「他年底就要订婚了。」

    「我知道,君亚哥都和我说了。」

    「那你还……还……」一口气闷在胸口,呕得他就快吐血。

    那她还死心塌地的喜欢他?!

    那一天要她去追君亚不肯,如今又在这里留恋不舍,她是存心寻他开心吗?

    「就算君亚哥要订婚又如何?他还是君亚哥啊!」他真的很番耶!难道结婚後就不算一家人了?

    莫名其妙的鬼要求!

    「我只问你这一次,绝下会再问你第二回,你仔细考虑好再回答我,」风翌雅轻吸一口气,已经懒得再去计较什么,他一个字、一个字慢慢的说出口,「风君亚和我,你只能选一个,你到底要选择谁?」

    如果她还是决定喜欢风君亚,他二话不说马上退让。

    他已不是十几岁的毛头小子,没有力气继续玩爱情躲猫猫的游戏,他现在就要她的答案。

    现在!

    「风翌雅!这怎么能选择?」闻言,袁巧巧马上生气地低吼。

    君亚哥像哥哥,而他则是她爱上的人,她为什么非得要在两个人中选择其一?

    「回答我!」他咬牙道。

    「你今天到底吃错什么药?你和君亚哥吵架了吗?」所以才会这么番!

    「回答我。」他当作没有听见她的碎碎念,再次问道。

    「讨厌的风翌雅,你为什么一定要逼我?」袁巧巧气得粉脸都红了。

    「回答我,我只要你的答案。」如果她肯选择他,说声喜欢他,他保证从今以後对她更好,把她当做珍宝般捧在手心呵护,绝对、绝对不会大声和她说话,会让她过得幸福快乐。

    「……我选君亚哥,因为他不会强迫我做不喜欢的事!」眼眶不争气地红了起来,袁巧巧赌气地回答。「他不像你那么讨厌!」

    讨厌鬼!讨厌鬼!风翌雅是霹雳无敌讨厌鬼。

    微微变了脸色,她的回答彻底粉碎风翌雅仅存的一丝希望,他敛下眸,浓密的长睫巧妙地掩住受伤的情绪。

    原来——

    原来到最後,他还是讨厌鬼,她的选择永远都不会改变。

    「我送你回家吧!」重新将轿车驶入车道,他淡淡的说。

    「风翌雅……其实我刚刚说的不是认真的,我会这样选择是因为……」彷佛意识到自己方才的话伤到人了,袁巧巧放柔音调想弥补。

    她不是真的讨厌他,只是一时气到,所以……

    「无所谓了,你只是说出你的选择。」风翌雅轻声截断她的话,没有她想像中勃然大怒的反应。

    「风翌雅……」他这样的态度反而让她更加惶惶不安,她想抓住他的手臂,却被他狠狠的躲开。「你——」

    她吃惊地望住他的侧颜。

    他真的生气了吗?他以前不会拒绝她的碰触的。

    不再吭声,风翌雅自从听见她的回答之後,就不曾再多看她一眼。

    是谁说过他是爱情逃兵的?

    他根本是中箭落马,当场阵亡!

    ***bbscn***bbscn***bbscn***

    就算君亚哥要订婚又如何?他还是君亚哥啊!

    我选君亚哥,因为他不会强迫我做不喜欢的事……

    是夜,周遭安静得一点声息也没有。

    风翌雅无神地望著床顶,脑中不断盘旋著袁巧巧今天在车上说的话。

    烦!无可救药的烦!

    如果巧巧真的如此喜欢君亚,他再待下来也没什么意思,当初他会留下来就是因为对她放心不下,如今已没有理由再留下。

    「到头来……我还是比不上君亚啊!」无声地叹口气,他喃喃自语。

    从小巧巧总是含著鼻涕眼泪地黏在君亚脚边,每次看到他都是讨厌鬼、讨厌鬼的叫,偏偏他就是喜欢上她这个肥软、肥软,像颗水蜜桃似的笨女孩。

    「或许真的该是结束的时候了。」风翌雅翻身坐起,从口袋中取出发皱的名片。「就算再不想放手,也该放手了。」

    他不是个提得起放不下的人,没必要让大家都难过。

    「喂~~」依名片上的电话拨出去,接电话的是嗲声嗲气的女声。

    「是我,风翌雅。」

    「哦!原来是风医生,我就知道你会打来,」李容宜娇笑,「我一直都在等你的电话。」

    「很抱歉这么晚还打扰你。」倏然合起掌心,风翌雅赫然发现那张名片竟是格外沉重。

    「不晚、不晚,才十一点多嘛!我还在看电视呢!」

    「麻烦你代我向李教授说一声,我愿意到贵医院接受磨练。」此话一出,他觉得自己和袁巧巧的距离瞬间拉得好远。

    他是故意的,不给自己任何後悔的机会。

    「很高兴听见你这么说,我已经开始期待和你天天见面的日子,呵呵~~」电话那头传来恐怖的笑声。

    「你也在自家的医院做事?」听见她的回答,他微怔。

    「不!但我会天天去找你。」李容宜很乾脆地回答。

    额角青筋隐隐暴跳,一时间他竞忘记有李容宜这号恐怖的女人会纠缠他。

    「你什么时候过来呢?」

    「等实习一结束,我马上就会过去。」

    「你不问问待遇和职阶吗?」李容宜反问。

    「我想没这个必要,我不是很介意,」他本来就生长在富裕家庭,当初也说好继承家业是君亚的事,他可以随心所欲的决定自己的将来。「我会这么决定不是为了钱。」

    「咦?好狂妄的口气喔!」李容宜笑得越来越恐怖,「那是为了什么呢?」

    为了什么?这是个很好的问题。

    「因为我想重新决定我的未来。」

    ***bbscn***bbscn***bbscn***

    「妈妈,我以後可不可以不当大老板?」晚餐时间,才十一岁、已经很有主见的风翌雅开口说道。

    此言一出,餐桌上立刻有三双大眼睛往他看去。

    「翌雅,我不懂你的意思。」风爸绽露饶富兴味的笑容,看著自己的宝贝儿子。

    「以後爸爸的公司交给君亚,我不要。」风翌雅出现既可爱又倔强的神情。

    「你不要?那你以後要做什么?」

    「我要当医生,当可以把疤痕变不见的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