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女人,犯桃花 > 正文
第八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回来了。”童法儿推开家门,小小声的开口。她的声音不大,话是说给自己听的,不敢奢望有人回应。

    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拥有幸福的家庭,至少她就不是……

    “你回来了?”意外的,她竞看见童婉君迎面而来的笑脸,“今天似乎特别晚喔!”

    “我、我今天……”母亲温柔的态度让她受宠若惊,她怔住,突然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吃过晚饭没有?”童婉君继续亲热的问。

    “……”

    “吃过了吗?”没听见她的回答,童婉君又问一次。

    “没有。”童法儿摇摇头。

    其实她陪章海洛在外头吃过了,只是不愿意看见母亲失望的脸。

    “是吗?我也还没有,我一直在等你。”童婉君二话不说拉住她的手走入饭厅,童法儿美眸眨也不眨,眸光落在母亲牵住自己的手。

    她有多久没有牵她了?母亲最后一次牵自己似乎是在她小学三年级,可记忆已经模糊,有些回想不起来。

    “快坐下来吃饭,饭菜我刚刚热过了。”童婉君开心的招呼,将饭碗递给女儿。

    接过饭碗的手停在空中,童法儿疑惑地看著她来回忙碌的身影。

    父亲没回来,妈妈竟然亲自下厨?

    怎么觉得……有些奇怪?!

    “快吃啊!菜一凉味道就不对了。”童婉君破天荒主动坐到她身边。

    “妈……”话到了嘴边又咽回去,童法儿想问又不敢问,害怕破坏难得的温馨气氛。

    发生什么好事吗?难道冷酷的“父亲”终于肯让母亲入籍?

    “多吃点,你看看自己瘦得身上没半点肉,怎么会漂亮?”她夹块排骨放入童法儿碗里。

    体贴的布菜,是严守正才能享有的殊荣,童法儿怔怔地看著碗里的排骨,眼眶热热涨涨的。

    她羡慕严守正这个位置已经很久了,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也能够坐在这里。

    “你怎么不吃?不饿吗?”看女儿没动筷,童碗君问道。

    “饿。”童法儿用力地点点头,连忙将整块排骨塞入嘴里,她的喉间紧紧地,像梗了硬块。

    是母亲亲自夹给她的,就算再多,她都会想办法把它咽下。

    “饿就多吃点。”童婉君笑了笑,又多夹一些到她碗里。

    童法儿轻轻点头,不敢扬起小脸,就怕不争气的眼泪会夺眶而出。

    她曾一再说服自己其实妈妈还是喜欢她的,只是平常压力太大,才会对她苛刻了点。

    现在证明她的直觉是正确的,瞧她们不就像寻常母女般,相亲相爱的坐在一起?

    这种感觉,就像章妈妈对她的温柔一样。

    “你有喜欢的对象吗?”童婉君状似不经意的问。

    “嗯?”童法儿心一跳,有些惊诧的抬眸。

    “我只是关心,”童婉君安抚地拍拍她的肩,“你都这么大了,总会有一两个喜欢的人吧!”

    “我、我没有。”章海洛桃花朵朵开的灿烂笑脸没来由跃进她脑海,她心虚地摇摇头。

    都是因为他太温柔体贴,害她才会胡思乱想。

    “没有啊!那有人追求你吗?”

    闻言,童法儿摇摇头。自己的个性不开朗又阴沉,才不会有人喜欢她。

    诡谲的笑容浮上童婉君的唇边,她故作遗憾地道:“长得这么漂亮,怎会没有人喜欢?”

    “妈妈……也觉得我漂亮?”童法儿一怔,微讶地看著童婉君。

    母亲每每见到她的时候,总是忍不住厌恶地先别开视线,她一直认为自己长得丑恶不堪,所以母亲才会无法忍受。

    童婉君下禁愣住,女儿期盼的神情令她有股罪恶感。

    她狼狈地别开脸,含糊应声。“你是我女儿,漂亮是一定的。”

    “嗯嗯。”开心地含口白饭在嘴里,童法儿有些害羞。

    刚刚母亲是在称赞她吗?

    “顾著和你闲聊,都忘记买了好东西给你,”像是逃开这样尴尬的气氛,童婉君匆匆忙忙走进房间里,提出购物袋。“你试穿看看。”

    “我?”受宠若惊已经不能形容童法儿此刻的感受,她轻轻地接过,眸光落在母亲神情不自然的脸上。

    “去试试。”

    童法儿兴奋地点点头,马上回房试穿。

    一向冷淡的妈妈竟然买衣服送给她,难道这是梦?其实她还在睡梦里,只是她不知道罢了。

    不过就算是梦,她也甘之如饴。

    “不错,”满意地看著她穿著新洋装走出房门,童婉君不住点头。“很适合你。”

    洋装的质料是雪白轻盈的雪纺纱,领口围著一圈狐狸毛的皮车,穿在纤细修长的童法儿身上,整个人清丽出尘,美得教人屏息。

    果然是她童婉君的亲生女儿,稍微打扮过后,活脱脱是个大美人。

    不过,这样办起事来也方便多了。

    “谢谢。”像刚刚拿到糖果的孩子,童法儿原本苍白的脸涨得红红的。

    “法儿,你真的没有喜欢或是喜欢你的对象吗?”谨慎起见,童婉君再三确认。

    “真的没有。”童法儿疑惑地回望母亲,不明白她为何突然关心起她的感情。

    “因为我看你这么漂亮,不相信没有人喜欢你,”童婉君笑笑,神情不大自然。“你下星期有空吗?”

    “嗯。”她赶紧点点头。

    “你爸爸说要全家人一块儿出去吃饭,庆祝你和守正的生日,”看见她脸色微微一变,童婉君连忙解释。“这衣服也是你爸爸和我一起去挑的,送你当生日礼物。”

    “可是——”她光想起要和他们出去吃饭就觉得背脊泛凉,“我想还是不要好了。”

    有母亲的关心,她已经很满足,完全不需要多一个严其凯。

    “我和其凯想过了,觉得这些年很亏待你,所以想补偿。”

    “没关系。”童法儿咬唇拒绝。

    母亲肯对她好就够了,其他她既往不咎,她所盼望的也仅是这样而已。

    “大家一起吃饭不是很幸福吗?”童婉君牵住她的手,轻声诱哄,“一起去,让我们有个补偿你的机会好不好?”

    “我……”

    “一起去嘛!”童婉君动之以情。

    禁不起母亲的苦苦哀求,童法儿终于勉为其难地点头应允。

    “这才是我的乖女儿。”见她答应,童婉君悄悄松口气。

    她不去,这场戏如何演下去?

    〓♀.xiting.org♂〓〓♀.xiting.org♂〓

    “晚上一起吃饭?”开著车,章海洛问道。

    “不行。”童法儿摇摇头,回想母亲的主动邀约,浅浅的笑痕浮上唇边。

    “发生什么好事吗?”半撑著下颚,章海洛看著她偷笑的脸,不是很平衡地问。

    又有小秘密,她的小秘密还真多。

    “没有。”

    “不行,要老实说。”他嘀咕。

    “只是觉得……”童法儿亮得过火的美眸眨也不眨地看著他,整张小脸都有朝气起来。“认识你真好。”

    心中一动,章海洛招牌桃花笑很努力地维持不变,克制瞬间萌芽长成大树的邪念。

    听她这样说,他好想吻她喔!

    可以吗?他干脆把车停下来,把她吻得天旋地转好了。

    “怎么突然这样说我?”握住方向盘的手微微用力,章海洛故作不经意的反问。

    不行,他是正人君子,小茉莉都还没正式和他交往,他怎能做出这种有违绅士风度的事,若是把她吓跑怎么办?不能急,要按部就班慢慢来,一步步将小兔子诱到陷阱里,再把她一口吃掉!

    不过,他现在就想变成大野狼~~啊呜~~

    “因为认识你之后,我的人生就改变了,”童法儿双颊微红,粉嫩嫩地像可口大苹果。“发生很多好事。”

    “好事?”人家在认真诚心地和他说话,他却满肚子坏水。

    “还记得吗?你曾经和我说过,”她轻轻咬唇,像背诵似地说:“一个人的笑容,就等于桃花指数,笑的越多,桃花就越多。桃花越多,人缘就越好……人缘一好就会一帆风顺万事顺心。”

    章海洛微讶地看了她一眼,眼眸微眯。

    他信口安慰的话,她竟记得这么熟,真教他感动。

    “你万事顺心了吗?”

    “嗯。”童法儿用力地颔首。

    连母亲对她的态度都转变了,当然万事顺心。

    “你万事顺心就好。”她开心,他就开心。

    他就是想守护这样的法儿啊!

    “你就像……”童法儿俏脸更红了,剩下的话迟疑著要不要说出口。

    “像什么?”千万别说是照顾她的大哥哥,他铁定抓狂变脸。

    “像大天使一样。”童法儿不安地绞著手,眸光看向车窗外。

    怎么办?真害羞。

    章海洛怔了下。大天使?他吗?

    会有一个这么多坏心眼的大天使吗?

    她的形容真教他心虚。

    也教他窃喜。

    “法儿。”他唤。

    “嗯?”红透的小脸还是没有转回来。

    “你的安全带松了。”他平静地说。

    她打算看窗外的风景直到天荒地老吗?

    “哦!”没心机的童法儿连忙回过头,俯身察看自己的安全带。

    在她低头的刹那,章海洛炙烫的薄唇准确无误地轻轻刷过她的。她一僵,瞬间石化,仅能眨著一双无辜水亮的大眼睛。

    他他他……吻了她吗?

    “既然我是大天使,总有要求回报的权利吧?”他似笑非笑、似假似真地说。

    嘿嘿!理智的恶魔还是战胜天使,偷香得逞。

    童法儿完全无法反应,仍呆呆地维持原来的动作,直到下车。

    〓♀.xiting.org♂〓〓♀.xiting.org♂〓

    “等等一起吃饭不是只有其凯和守正,还有另外一位王经理,”童婉君最后确认童法儿的妆扮,她特地要求她穿上那件小洋装。“你可别失礼。”

    “王经理?”童法儿怔住。“不是只有我们吗?”

    “工作嘛!人家硬要跟来总不能拒绝,”童婉君心慌意乱的解释,就怕她发现不对劲。“毕竟大家以后都还要合作。”

    是什么样的客户会死皮赖脸的跟著参加人家的家庭聚会?童法儿心里掠过一丝狐疑,却没有多想。她现在眼里满满看见的,都是童婉君温柔亲切的笑容。

    妈妈也开始喜欢她了吗?

    “对了,等等可别说你是其凯的女儿,免得大家尴尬。”童婉君特别叮咛。

    “我明白。”这是不能公开的秘密。

    用餐的地点在某知名高级俱乐部,里头安静隐密,没有会员身分禁止进入,想当然也方便做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

    等两人走入私人包厢时,冷酷的严其凯和严守正已经先行到达,而坐在最中间、圆脸高胖的中年男子就是童婉君口中的王经理。

    用餐的气氛很奇怪,一点都不像是为了她和严守正庆祝生日,倒像在巴结王经理。

    只见严其凯附在王经理耳边低声说话,两人的目光不约而同地朝她身上飘来。

    美食咬在嘴里一点味道也没有,童法儿被他们打量的眸光瞧得浑身不自在,她不安地靠向童婉君,不料童婉君又将她推得离王经理更近一些。

    “喜欢这里的东西吗?”王经理没预警地开口,吓了她一跳。

    “很好,谢谢。”她点了点头。

    “你的名字叫法儿?多大年纪啦?”王荣富又问。

    “二十三。”总觉得他的眼光很放肆,童法儿小声地回答。

    “二十三……勉强可以。”皱了下眉头,王荣富说道。

    还可以?什么东西还可以?

    听王荣富这样说,严其凯才放下心中的大石。他原本担心童法儿瘦瘦弱弱,王荣富不会喜欢,没想到打扮起来还挺不错。

    颇有童婉君当年充满灵气的感觉。

    “虽然年纪大了点,但是长得很漂亮。”王荣富微笑。

    他的称赞并没有让童法儿感到高兴,她看了面无表情的严守正一眼,有种恶寒从背脊窜起。

    “妈妈,我不舒服,想先离开。”明明是再正常不过的聚会,她却有种被当成商品出卖的错觉。

    “饭还没吃完,你要去哪里?”童婉君准确无误地抓住她的手腕,用力得抓痛她了。

    母亲原本温柔的脸瞬间狰狞起来,童法儿一愣,想缩回手却抽不回来。

    “我……”

    “你哪里都别想去,乖乖把这顿饭吃完。”她冷冷地交代。

    童法儿错愕地坐回原处,眼睛眨也不眨地凝睇母亲的侧脸,不懂她突然间怎么又像换了个人似的?

    “如果可以,一切还请王经理帮忙。”桌子的另一头,严其凯笑得诡谲,若有所指地说。

    “我尽量。”王经理也回得含蓄。

    彼此心照不宣。

    “那我们不打扰。”既然已经得到允诺,严其凯使个眼色,暗示童婉君和严守正该是离开的时候。

    “要回去吗?”童法儿连忙跟著一同站起。

    “我们要走了,但是你要留下来。”童婉君扬起秀眉,将她轻轻压回椅子上。

    “为什么?”童法儿睁圆美眸,不能置信地看著母亲。

    “你还不懂吗?”童婉君俯身在她耳边轻声说,“他对你父亲的公司有很大的帮助,而你是交换条件。”

    “妈——”有好多话卡在喉间说不出来,她被童婉君冷酷的眼神给骇著。

    妈妈是认真的,她要她陪这个中年男人!

    为什么?她是自己的亲生母亲呀!怎能亲手推女儿入火坑?

    “我们养你这么大,样样都没少过你,”童婉君继续说道,声音像蛇的皮肤,冰冷没有生气,“也该是你报答的时候了。”

    血色从小脸上褪尽,童法儿僵直地坐在原处。她知道她该逃,该哭喊地冲出包厢外或许还有一线生机。可是,童婉君说出来的话更让她害怕,仿佛全身血液都冻结了。

    “乖乖听王经理的话,别惹他不高兴。”童婉君说出来的话和酒店的妈妈桑简直没两样。

    “妈,你最近为什么对我特别好?”睁著满是水气的美眸,童法儿牢丰握住母亲的手下放。

    给她一个理由,哄哄她,别让她连心都死了。

    说她别无选择……说她其实也很舍不得……

    这点对她来说很重要,如果母亲爱她,就算她粉身碎骨,或许她都心甘情愿。

    童婉君不耐烦地撇了下唇角,厌烦地挥开她的手。

    “我不对你好一点?你肯来吗?”她咬牙切齿地低语。“这些日子老是和你腻在一起,让我烦都烦死了。”

    泪水猛然街上眼眶,再也隐忍不住,像断线珍珠般滴滴往下坠落,眼前的视线立刻模糊一片。

    她看不清母亲的脸,也庆幸看不见母亲的脸,才不会看见她厌恶的表情。

    “你们话说完了没有?”严其凯不耐烦的问。“别让王经理等太久。”

    “说完了,”童婉君回头灿烂一笑,再回过头来面对童法儿的神情却十分阴狠。“你给我听清楚,如果你搞砸今晚的事,你也甭回来了,我不要你这个女儿。”

    童法儿低垂著头没有说话,她的心在狠狠地拉扯,眼看就要血淋淋地撕裂成两半,她脑海里回荡的,全是母亲狠心的话语。

    原来母亲还是讨厌她、痛恨她——甚至拿她当交换条件也毫不心疼!

    临走前,严守正深深看了她一眼,才转身静静掩上门。

    每一个人的存在都要有一种价值,而这就是童法儿唯一可以利用的地方。

    〓♀.xiting.org♂〓〓♀.xiting.org♂〓

    “法儿?是你吗?”当他越走越近,确定蹲在骑楼下的娇小身影是她,章海洛的心顿时狠狠揪成一团。

    她一个人可怜兮兮地缩在那里,瞧上去既无助又脆弱,仿佛刚刚被主人遗弃的小猫小狗。

    “海洛……”一听见熟悉的声音,童法儿猛然扬起满是泪痕的小脸,不顾一切的扑进他怀里。她肩头一边的衣服掉了、雪白的裙摆满是脏污,一只鞋子不翼而飞,手心里净是擦伤的痕迹。

    “发生什么事了?”直觉地,他伸手搂住她飞奔而来的娇躯,感觉到她在自己怀里哭得肝肠寸断。

    她永无止境的泪水,像是要把他的心给滴穿了。

    “大家都不要我,没有人要我……”小手紧紧抓住他胸前的衣襟,她哽咽地道。

    妈妈不要她、父亲也不要她,甚至和她同胞生的严守正都厌恶她……

    “……”章海洛沉默,仅是更用力地搂住她。

    他曾不只一次怀疑是童法儿的家庭出了问题,她的个性太怯懦,很容易跟著别人的喜怒起起伏伏。

    若是在幸福环境中成长的女孩子,应该会对自己多些自信才是。

    “这世上没有人喜欢我……”童法儿伤心地低喊,瘦弱的肩头不停抖动。

    “谁说没有人喜欢你!”下颚顶在她发心,他轻声诱哄,“荷芬喜欢你、秘书课的课长喜欢你、我妈妈喜欢你、阿澈也喜欢你……如果我那叛逆的弟弟看见你,也一定会喜欢你……”如果海阙敢不喜欢法儿,他一定扁到他喜欢为止。

    不!这样不够狠,如果海阙敢不喜欢她,他肯定怂恿洁珞包袱款款,让他再当一次弃夫!

    哼!

    “他们都喜欢我?”扬起又是泪又是鼻涕的小脸看住他俊美的脸,她怎么觉得他将她认识的人全给说出来了?

    “还有我,”章海洛黑眸瞬也不瞬地望住她,眼底满满的净是不容忽视的温柔。“他们都没有我喜欢你。”

    心儿酸酸痛痛,又好像软软暖暖的,童法儿因为伤心过度而停摆的大脑,此时更乱成一团。

    仿佛温暖的春阳,又再次拂去她心中的阴霾。

    “谢谢。”吸吸鼻子,她呐呐道谢。

    他也喜欢她。他的安慰让她荡到谷底的心情好过多了。

    因为在她心中他是特别的,就像善良的大天使那样存在,他不讨厌她就是很大的鼓励了。

    桃花眼半眯,章海洛忍不住怀疑她到底懂不懂他的喜欢代表什么?

    居然还跟他道谢咧!

    “法儿,”他再正经不过地重申,“我喜欢你,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似乎察觉到他语气里多了丝压抑,童法儿慢半拍地扬睫睇他,一双美眸红通通的。

    “法儿,我喜欢你,是指像米妮爱米奇那种喜欢,甚至到很爱很爱你的地步。或许应该说,打从遇到你的那天开始,我心里就觉得是你了。”这样说起来很奇怪,偏偏事实就是这样,有时候“感觉”这玩意毫无道理可言。“我喜欢你的笑、喜欢你认真的模样、喜欢你已经快从这世上绝迹的善良……”

    他的语气很轻,黑眸温柔的望住她,拇指轻轻抹去她的泪。

    “我最、最喜欢的,是听你说二十四孝的故事,告诉我一些小故事大道理。”他故意开玩笑似地补充。“所以你别再说没有人喜欢你,别人不要你,我要你;因为他们不知道你的好,也配不上你的好,所以你别再为那些人伤心难过,你珍贵的眼泪不必浪费在他们身上。”

    心思单纯的她竟当真以为他是忤逆亲爱的母亲大人才被逐出家门,她肯定是没搞清楚状况,不明白堂堂章家是谁在掌管生杀大权。

    他母亲大人心情若是不好起来,把他们父子照三餐赶出去都行。

    还跟他说了一晚上王祥卧冰求鲤、黄香扇枕温衾的故事,越想越可爱,越想越喜欢得往心里去。

    这样独一无二的纯真女孩,难怪他爱不释手。

    “……”童法儿呆呆地吸吸鼻子,小脑袋里一时千头万绪,什么话也说不出口。

    米妮爱米奇的那种喜欢?不是好心善良的大哥哥照顾小妹妹?

    他是认真的?还是好心安慰她?

    “我会照顾你,你别担心。”性感的薄唇勾笑,他续道。

    这女人,又对著他神游四海去了,这是坏习惯,绝对要改掉。

    以后她只能对著他垂涎三尺流口水,其他都不许想。

    “……”咬住唇,任他紧紧地拥在怀里,童法儿的心好乱,仿佛所有的思绪全打结了,理不出一个头绪。前一分钟她还是个被亲人遗弃的可怜孤女,突然间又摇身一变成为他最喜欢的人。

    这是梦吗?那么她的南瓜马车是否也会消失不见?

    “天塌下来有我顶著,不管是谁欺负你,我会一笔一笔帮你讨回公道。”桃花眼带笑,他似假似真地说。

    不想再想,也不愿再想了。

    童法儿眨眨眼,重新埋回他的胸膛里,原本稍稍停住的眼泪再次决堤。

    “谢谢你喜欢我,谢谢……”妈妈不要她,至少大天使还要她,这样她就心满意足了。

    章海洛将她牢牢搂在怀里不放,听见她喃喃道谢的话语,还不曾为谁心软的他,却为她狠狠心疼起来。

    究竟是谁忍心欺负如此善良甜美的法儿?

    他一定会连本带利的还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