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忠心小狼狗 > 正文
第二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知道妳有听到流言,关于我和静芬的事……」

    「……」

    「请妳相信我没有变心,我只是--」男人的语气渐渐激动了起来,他神色紧张地看着眼前面无表情的女人。「唉!该怎么说呢?任何男人在那种情形下都会把持不住吧?」

    俗话说的好,肥肉都自动送到了嘴边,岂有不咬的道理?

    「……」

    「我还是最爱妳的,立婕。」

    「……」

    他的爱语如今就像挂在墙上的装饰品,冷冷的、硬硬的,如何也暖不进她的心。

    第一次可以说是把持不住,第二次能解释成不小心,但往后的第三次、第四次呢?他和静芬在一起已经两年了,依他自己的说法,他的自制力未免大薄弱了。

    薄弱得近乎可笑!

    「立婕,妳开口说句话啊!」她的沉默让人不安,男人激动地握住她的手。

    「你想听见什么?」很冷静地,她凝望眼前已经陌生的俊逸面容。

    他想听见她的原谅吗?

    很抱歉,她虽然曾经很爱他,爱得很傻气,但在听完他不负责任的坦白后,她对他再也激不起任何一点眷恋,仅剩下被背叛的伤痛。

    「其实我和静芬之间没有爱,只有肉体上的需求。」男人吶吶的解释,做垂死的挣扎。

    不负责任的话再一次出现,为了挽回她,他不惜伤害另一位爱他至深的女人。

    「我们分手吧!」顿了顿,孟立婕听见自己这么说。

    「立婕!」她的决定让男人大惊失色。

    「或许我们并不适合。」感情里容不下一粒沙。她全心全意的付出,相对的也要求全心全意的回报。

    他若是真的爱她,就不会放纵自己两年。

    不是一次、两次,也不是一天、两天,而是两年,整整七百多个日子。

    「立婕,我会改的,我后悔了,我马上就和静芬说清楚,妳别--」

    「太迟了,旭民。」她深深望住他,「已经来不及了。」

    「为什么?为什么妳能如此冷漠的做出这种决定?我们在一起五年啊!难道这些年的浓情蜜意对妳不算什么吗?是我对妳不够好?还是不够细心体贴?妳怎能说断就断,一点眷恋都没有,连最后的机会也不给我?」曲旭民挫败地低吼。

    他激动的情绪和她的平静形成强烈的反比,孟立婕眨了眨美眸,心狠狠抽痛了起来。

    明明有负在先的人是他,他却理直气壮的指责她的不是?她只是要求完美的爱难道有错吗?

    「……」满腹的委屈翻涌而上,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不愿在他面前示弱的她仓皇地别过头。

    最受伤的人,应该是她吧?

    他别擅自将加害者与被害人的身分给互换了。

    「难道……难道就没有转寰的余地?」

    摇了摇头,孟立婕不愿正眼看他。

    「是吗?妳的心意如此坚定……」曲旭民一脸失意地站起,双手紧握成拳,「就这样决定结束……」

    「……」

    「妳的态度总是这样冷静,不管发生什么事,妳都不会有太大的反应,甚至要切断五年的感情,妳也不痛不痒!」

    「……」

    「有时候我不禁怀疑妳是真的爱我吗?或许我会一时意乱情迷接受静芬,就是折服她对我的痴迷,至少我能强烈地感受到她对我的爱。」

    敛下酸涩的眼眸,孟立婕对他的话没有回应。

    分手在即,曾经相爱的人非要说出伤人的话才会心甘情愿吗?

    她不爱他?那她爱谁?这些年她的全心付出又是为了谁?

    为什么事到如今,他还要说出这些不负责任的话来伤害她?就为了掩饰他自己的老羞成怒吗?

    「那么……以后没有我在身边照顾妳,妳记得好好保重自己。」见她还是平静如昔,男人叹口气,语气沉重,「三餐记得正常吃,生病了要去看医生,别再乱服成药,拜访客户时要注意自己安全……」

    撇开他方才的话不谈,他现在的切切叮咛无疑是在她的伤口洒盐,孟立婕轻轻吸口气,眼看泪就要掉下。

    「我是真的爱妳,立婕。」

    「咦?臭小子,你的业绩不错嘛!」一群人围在偌大的白板前,豪哥的熊掌再一次朝关曜齐瘦削的背招呼过去,「才一个星期,你的业绩就达成一半了。」

    「托各位前辈的福,还算差强人意。」他的笑容干净、不矫揉造作,让人看了打从心底喜欢。

    「就说美少年是吃香的,豪哥,你要小心后生可畏喔!」如蛇魔女般恐怖的纤纤玉指又抚上他的脸,巧丽娇笑道。

    笑容微僵,关曜齐一脸尴尬地看着众人。

    如果真要说这份工作有什么不好,大概就是他动不动就被吃嫩豆腐,贞操岌岌可危。

    「那有什么关系?」豪哥不愧是豪哥,话说得豪气,「我一人饱、全家饱,臭小子往后还要把马子,成家立业养小孩,多赚点钱是应该的。」

    「把马子?」巧丽精心描绘过的美丽脸庞忽地凑近关曜齐,「齐~~你喜欢什么样的女人?像我这种的行不行?」

    齐?她是在叫他吗?他们啥时这么熟了?

    寒毛竖立的关曜齐才想开口,豪哥突然跳出来插嘴。「臭小子,什么女人都好,就是巧丽这一型的千万别碰,小心被拆吃入腹,连渣都不剩。」

    「呃,我……」大家都是男人,没想到豪哥把他的真实心声全给说出来。

    他还年轻,完全不想被吃干抹净。

    「去你的,臭豪哥,我哪有你说的这么恐怖!」巧丽杏眸微瞪,一只玉手总算放下来,没继续占便宜。「齐,千万别听他胡说八道,四十岁的男人只剩一张嘴。」

    办公室里一阵哄堂大笑,欢乐的气氛围绕。

    「什么事这么高兴?」刚从办公室走出来的孟立婕笑问。

    「没什么,巧丽方才问曜齐是否喜欢她那种型的女孩,」豪哥笑着解释,「我告诉他,如果想活久一点最好敬而远之。」

    「臭豪哥!」巧丽不禁轻啐。

    「曜齐长得不错,应该很多女孩子喜欢吧?」孟立婕回过头,「有固定交往的女友吗?」

    「还没有。」关曜齐很干脆地回答。

    「怎么可能?」

    「是真的。」

    「那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我们公司美女如云,或许我能帮你留意。」

    「我没有特别喜欢哪一型,」漂亮的眼瞳瞬也不瞬地望住她,说出口的话令孟立婕芳心一悸。「只要感觉对了,我就会放手追求。」

    有剎那间的错愕,孟立婕怔了一下才回过神。

    现在的年轻人真是越来越大胆,直勾勾看着人家说这种话,也不怕让人会错意。

    幸好她已经心如止水,不会因眼前漂亮男人的三言两语给乱了心,换作巧丽,可能大口一张,连人带骨把他吞下去。

    「经理,」另一名同事甲忽地插进话,表情无奈。「又是朝云超市的电话。」

    「朝云?」此话一出,原本热闹的办公室全沉寂下来。

    朝云超市是某位离职员工招揽的客户,老板脾气古怪嗓门又大,简直就是个烫手山芋,只要是听见他打来的电话,人人闻之色变。

    「转给我吧!」转身走进办公室,孟立婕下了指示。

    「好。」

    电话足足说了十五分钟,众人凑近玻璃窗前,眼看着孟立婕按着太阳穴,好声好气地和他说了许久,好不容易才挂下电话。

    「我出去一下。」拿起皮包,她走出来。

    「孟姊要去朝云超市吗?」豪哥皱眉。

    「客户的情绪有些激动,我还是到现场了解一下比较好。」

    「他明明是鸡蛋里挑骨头,孟姊还是别去了。」巧丽不赞同。

    少了朝云这一个客户又不会倒。

    「就是啊!他严重轻视女性,孟姊去只是当受气包。」

    「客户就是客户,由不得我们挑。」当然知道去这一趟铁定不好受,孟立婕还是坚持。

    「这……」劝归劝,却没人愿意再去面对那个怪老头。

    「我陪孟孟姊去吧!」孟孟姊是曜齐自己擅改的称呼,既不会把人叫老,又有尊敬的意味。「如果发生什么事,或对方说什么不好听的话,我都能先帮忙顶着。」

    有些讶异地回眸瞧他,孟立婕不确定。

    「你真的要去吗?场面或许有些难堪喔!」

    「就当作是一种学习经验吧!」关曜齐笑容真挚,「更何况孟孟姊一个人去我才不放心,如果受了委屈怎么办?我去保护妳。」

    保护她啊~~

    孟立婕定定看了他半晌,确定从他俊秀的脸庞瞧不出任何虚伪造作的痕迹,她心头微软,忍不住笑了出来。

    「那就走吧!我的小护花使者。」她是不相信如此斯文漂亮的男人能帮上什么忙,不过他的体贴让她感动。

    若是旭民有他的一半……该有多好?

    心头又是一阵熟悉的痛,她又不自觉地想起那个男人。

    皱了皱眉,关曜齐跟在她身后出门。

    小?又说他小?他是哪里小了?

    他除了长得幼齿一点,明明就是货真价实的大男人,保证该猛的猛,用过的都说好!

    哼!真是活活呕死他了。

    「为什么又是妳?就说女人办不了事,难道一番榨酒厂那么大,却找不出象样的人吗?什么人不找,偏偏找个女人来敷衍我!」

    才刚踏入朝云超市,六十多岁的林老板就操着台湾国语开骂,相对于孟立婕平静的脸色,关曜齐不高兴地皱皱眉心。

    真没水准,对女人大呼小叫。

    「X的!刚刚电话里就跟妳说不要女人,妳还跑过来干嘛?女人就乖乖待在家里带小孩就好了,没事出来抛头露面做什么!」林老板越骂越生气。

    「身为主管,我有必要知道客户不满意的地方,回去好做改善。」孟立婕唇瓣仍是挂着笑,对他恶意的蔑视言词当作没听见。

    反正已经不是第一次,左耳进右耳出,不气不气。

    除了她,部门里也没人愿意来面对这个脾气古怪的糟老头。

    「我最不满意的地方就是看见女人啦!搞不懂你们是听不懂国语还是怎样?每次都要我重复一次,蠢猪一……」

    「不好意思,林伯伯,」若他再忍得下去他就不是男人!关曜齐一个跨步挡在孟立婕身前,他不是属于高大魁梧的巨人身材,但要保护她还绰绰有余。「请别再对我们经理口出恶言了,过来了解状况是她的工作职责所在,有什么不满意直接对我说吧!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接洽窗口,希望我们能合作愉快。」也不管林老板一脸错愕,他一把握住他的手用力摇晃。

    有些惊讶,更多了些赞许,孟立婕看他的眼神变得不太一样。

    林老板瞧上去充满江湖气,虽然已是六十开外的老先生,从肩膀延至手臂上的青龙纹身还是不容忽略。关曜齐一名斯斯文文、漂漂亮亮的大男生敢跳出来说话,想必需要不小的勇气。

    尤其他不慌不忙,还笑得挺开心。

    傻里傻气的!

    「啊……啊你……」一时被他灿烂的笑容笑眩了眼,林老板愣了愣,突然忘记刚刚要骂什么。

    「所有的事情我都听经理说了,不知道又是哪个糊涂蛋送错进货数量,没关系,多的啤酒就算一番榨公司免费奉送,林伯伯也甭退了。」

    「啊?」被他左一句林伯伯、右一声林伯伯给叫得火气升不上来,林老板皱皱眉,不禁被他牵着鼻子走。

    「曜齐!」听见他说甭退货,孟立婕担心地轻唤。

    多送的数量不退,损失要算谁的?

    「孟孟姊别担心,这是我和林伯伯的首度合作,这货算我的,私人赞助。」回头送她一抹大大的笑容,要她放心。

    「这样不好吧!其实多送来一些是没关系啦!也是卖得掉,只是三天两头出这种问题,难免让人生气,」林老板反而觉得不好意思了,而且他越瞧越觉得关曜齐长得像他长年旅居国外,逢年过节才见得着的宝贝孙子,不由得多了份亲切感。「我付就可以了。」

    「不行!我和林伯伯第一次合作就让您生气,这三箱啤酒我坚持私人赞助,只要林伯伯别生气,以后记得继续向我们公司订购,我就心满意足了。」他说得诚恳,漂亮的脸上瞧不出一丝丝虚伪。

    什么叫人俊嘴甜手腕好,孟立婕总算见识到了,眼看面前的怒狮被安抚的服服贴贴,她不免心生佩服。

    看来她有必要多应征眉清目秀的大男孩进公司,保证业绩蒸蒸日上。

    「会啦!会啦!我一定会找你,」林老板已经忘记自己刚才有多生气,还顺便帮他介绍新客户。「我还会叫隔壁街的老林跟你订啤酒咧!」

    「我发现我太小看你了。」走出朝云超市,似猫的美眸再一次细细打量身旁的男人,孟立婕有感而发。

    「孟孟姊小看我很久了。」关曜齐轻轻一哼。

    动不动就说他小,他是哪里小了啦!

    一脸埋怨的神情让她忍不住轻笑出声,她诚挚的道歉。「对不起。」

    「没关系,我才不会计较。」哀怨的表情一收,立刻换上大大的笑脸,漂亮中性的脸上神情多变。

    「不过你的胆子还真大,林老板一看就像尾大流氓,你居然敢跳出来帮我说话。」

    「皇天在上,其实我心里怕得要命呢!」墨黑色的眼瞳可怜兮兮地朝她眨了眨。

    孟立婕噗哧一声笑了出来。他的态度似假似真,不过她会相信才有鬼。

    「我自小家规严,家中祖训第一条--见女孩子有难,必须二话不说马上挺身相助,要将失传的骑士精神发扬光大。」他笑得很开心,眼眉都飞扬起来。

    都什么年代了还有祖训?他说的话,孟立婕一个字也没当真。

    油嘴滑舌,一定有很多女孩子被他哄得很开心。

    「女孩子呢!就是要捧在手心呵护,」关曜齐清亮透澈的眼迎上她的,似乎意有所指。「会让女孩子掉眼泪的男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笑容倏然敛起,她的眸光顿时复杂起来。

    方才那句话,似曾相识。

    别再哭了,会让女人掉泪的男人都不值得留恋。

    心头的疼又起,未结痂的伤口再次血淋淋地撕裂开来。

    好痛!

    「孟孟姊,怎么了?我说错话了吗?」她细微的神情变化并没有逃过他的眼,关曜齐关心地低问。

    「没有,你没有说错,」勉强挤出微笑,她摇了摇头。「只是感情的世界太复杂,你还不懂。」

    她坚决分手的态度像双面刀,伤了自己也伤了曲旭民,其实事情不必闹到这种地步,但她执意。

    因为,再也不是单纯曲旭民能否回心转意的问题,其中还包含了被背叛的难堪与失望,他亲手扼杀她对他的信任,毕竟她曾全心全意的爱着他啊!如果她没问,他是否打算永无止尽的欺瞒下去?

    薄唇微抿,关曜齐将她眼底的伤痛瞧得一清二楚。

    什么叫作他还不懂?把他当成小孩子啊?才说别小看他,老毛病马上又犯了!

    想哭就大声哭出来,干嘛强压在心底?那会得内伤的,现在还挤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给他瞧,丑死了!

    「孟孟。」他老大不爽的唤。

    「谁准你叫我孟孟的?叫我孟姊!」孟立婕扬眸瞪他。

    自作主张把孟姊改成孟孟姊就算了,如今还自动自发将「姊」字都省了,真是没大没小。

    「孟孟,」把她的警告当作马耳东风,关大少爷的少爷脾气一出所向披靡,无人能敌。「我们去吃冰淇淋吧!」

    「吃冰淇淋?为什么?」对他不按牌理出牌的性子还不适应,孟立婕不明白的问。

    「吃甜食能让心情好啊!」长腿一跨,他没好气的走在前面,一时忘记他生气的对象是自己的顶头上司,太嚣张可是要包袱款款回家吃自己的。

    「你的心情不好吗?」老是跟着他的话转实在太累,她开门见山的问。

    猛然停下脚步,他转身再认真不过地看住她。

    居然还反问他咧!

    「妳的心情不好,我的心情怎么好得起来?」

    他的话说得如此理直气壮,彷佛是天经地义的事,孟立婕呼吸一窒,心跳错拍。

    要不是他的眼神干净率真,她几乎要以为他在勾引她了。

    不过就在方才一剎那,他眉宇间的男孩子气一扫而空,散发浓浓男人味,只有一句话能形容--

    好MAN!

    「你在胡说什么啊?」孟立婕粉颊红了红,忍不住低斥。

    随随便便说出这种惹人遐想的话是不道德的,现在的年轻人真不可爱!

    她急着调适被扰得忽上忽下的心情,不知不觉的将曲旭民伤她至深的事抛到脑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