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忠心小狼狗 > 正文
第三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咦?曜齐不在啊?」孟立婕问道,她忙到近午才进公司,等等还要赶着去总公司开会。

    「嗯,朝云超市的林老板说要介绍客户给他,他就兴高采烈的出门了。」巧丽解释。

    「不错嘛!」孟立婕唇瓣扬起赞许的笑。

    「当然不错,可以把朝云超市的林老板哄得服服贴贴,换作我,只想给他一记飞拳。」话说得真挚,没有任何酸意,豪哥重重一哼。

    他生平最讨厌的就是有人碎碎念,偏偏朝云超市的林老板最会碎碎念,一直念、念不停、还在念、继续念……

    孟立婕笑了笑,转身走进办公室。

    想不到初出茅庐的关曜齐,交际手腕好得不得了,连最容易勾心斗角的业务部也被他的魅力收服。

    他有大男孩的朝气冲劲,又有成熟男人的担当……

    「咦?」干净整齐的桌面上有无名氏留下纸条,漂亮端正的字体只写了五个字--

    休息室,冰箱。

    怎么?玩起寻宝游戏吗?

    「巧丽,谁进来过办公室?」孟立婕扬声问。

    「没有吧?我没有注意耶!我才刚回来。」巧丽摇摇头。

    「别看我,」才将视线移过去,豪哥立刻自动自发的补充,「我从来不注意那些琐事。」

    「是吗?」孟立婕朝左右望了望,确定其他同事也一脸茫然,这才慢吞吞地移驾休息室。

    冰箱里,盛放着淡橘红色液体的塑胶杯外贴着「孟立婕」三个大字,旁边还黏了张小卡。

    我猜妳一定还没吃中餐,就算有吃,也一定随便买个面包裹腹,我说过会提醒妳三餐定时,说到就一定做到。这是现榨的胡萝卜汁,补充妳一天缺乏的营养。

    PS:别想倒掉,要喝完

    反复将纸卡看了三回,不用猜也知道是谁,孟立婕心中酸酸软软地,说不出是什么感觉。

    他们不是男女朋友,只是再单纯不过的上司与下属关系,他这么做不会太显亲密吗?但不知为何,她的胸口涨满了感动。

    这个家伙!

    「耶?孟姊也会喝垃圾饮料啊?」跟着走进来的巧丽一脸惊讶。

    「啊?嗯。」低头瞄了眼手中的饮料,她点点头。

    平时她是不喝的,不过这个应该不算吧!

    「什么口味?不太像红茶,孟姊刚买回来的吗?」巧丽随口问道。

    心头一突,没来由有点心虚,孟立婕下意识将关曜齐写给她的小卡牢牢握紧。

    「是胡萝卜汁,妳要喝一些吗?」声音意外有些发颤,孟立婕暗骂自己不争气,不过就是杯胡萝卜汁嘛!她到底在紧张个什么劲?

    「嗯……」巧丽一脸恶心,「不了,我不敢吃胡萝卜,孟姊自己喝吧!」

    「嗯。」她也不敢吃胡萝卜啊!可是……

    顿了顿,她终于试探性地吸了一口,

    就算加了蜂蜜,胡萝卜汁的口感也不会好到哪里去,有点涩、有点辛……

    但是见鬼了。

    她咽下去的一剎那竟是甜的。

    「嗯,我知道,但是你真的顺路吗?」靠着窗,孟立婕漂亮的眉不禁蹙了起来。

    听见关曜齐要来接她回公司,她是真的很高兴。她今天奔波一整天,要她再搭乘大众运输工具一路站回去,光想就觉得累。

    但是,心中疑惑的泡泡不断浮现。他真的顺路吗?她怎么觉得他是绕过大半个台北,特地来接她?

    「孟孟姊不用担心那么多!」关曜齐不高兴地咕哝,「我说顺路就顺路,记得在楼下等我,大约再十五分钟我就到了。」

    「你不上来吗?」她可以多介绍一些主管给他认识,对他以后的升迁会有不小的帮助。

    「不了,妳下楼等我。」上楼?他才不想自投罗网呢!

    「好。」收了线,孟立婕皱了皱眉。

    她突然发现,和关曜齐相处越久,他越没把她当主管看待,方才的口气像对主管说话吗?没大没小的臭小子,等等她一定要找个机会念念他,告诉他为人处世的道理。

    撇开身为他的顶头上司不谈,她也比他大上一、两岁吧?不懂得尊敬的家伙!

    「新男友吗?」倏然压低的音量传来,她扬眸,竟看见最不想看见的人。

    「不是。」别过脸,她郑重否认。

    「瞧妳讲电话的方式,应该是啊!」曲旭民站得离她很近,表情有些不甘。

    「真的不是。」

    「不然他是谁?」

    「不关你的事,更没必要向你解释。」话到嘴边猛然停住,她飞快地走离他身旁。

    关曜齐对她而言,就像只可爱的小狼狗,懂得逗她开心,又会忠心护主。

    但是不管他的身分为何,她都没必要和他说明。

    「立婕!」急急跨了两步,曲旭民抓住她的肘。

    「放开我。」在这里拉拉扯扯的,不怕被人看到吗?

    「立婕,妳到底要惩罚我到什么时候?我是真心忏悔,」咬着牙,他沉痛的低语。「妳不接我的电话,也不跟我联络,妳可知道?失去妳的这些日子我有多痛苦。」

    「我们已经分手了。」将他憔悴的模样看在眼底,她不能否认心里有些动摇。

    事到如今,她对他还是有感情的吗?

    「我最爱的人还是妳啊!妳不会不知道。」不肯放开她的手,他用力地说。

    「别说了。」咬咬唇,她的语气已经没有先前坚决。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或许……她是否该再给他一次机会?毕竟他们曾一起走过五年的时光。

    「我希望妳能回到我身边,妳还记得吗?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多快乐?」

    「你--」

    「旭民,原来你在这。」一阵脚步声传来,嗲软的女声叫住他。

    曲旭民微微一震,几乎是立刻放开孟立婕。

    对他仓皇的态度,她有些错愕。

    「旭民,好事近了居然也不和我们说,到底有没有把我们当朋友?」方才一起开会的各部门主管靠过来寒暄。「咦?孟经理也在这儿。」

    「嗯。」绽开笑容回应,孟立婕心中惶惶难安。

    好事?谁的好事?旭民吗?

    「我怀孕了,我和旭民打算挑个好日子尽快结婚。」静芬一脸幸福地挽住他的手。

    脑中轰隆一声巨响,震得孟立婕一阵地转天旋,她不敢置信地瞇眸瞪着曲旭民。

    后者不敢直视她的眼,狼狈地逃开她的视线。

    EXCUSEME,请问她有错听吗?一个即将步入礼堂的男人,方才竟厚颜无耻的要求复合?而且还有个蠢女人差一点点就要答应!难不成他打算把她收做地下情妇吗?

    这个满口胡言的大骗子!

    「恭喜你们。」平静无波的语气连自己都不免佩服,她刻意忽略隐藏起来的痛。「婚期订在哪时候?」

    「还不确定,不过我们等等就要去挑婚纱,所以我陪旭民一起过来。」静芬甜腻地回答。

    咬紧的牙关彷佛要咬碎一口贝齿,孟立婕眼睛眨也不眨地望住她,全身血液泛凉。

    所谓幸福洋溢的笑,应该就是像静芬这样的笑容吧?

    说起来,静芬的确比她幸福,至少她从头到尾都被瞒着,完全处在状况外,从不知道有她的存在,更不知道在她身旁的是怎样厚颜无耻的男人。

    对!就是厚颜无耻!

    除了这四个字,她想不出其他更好的形容词。

    「抱歉,请问有看到孟经理吗?」在楼下苦等不到人,连蜘蛛都快结网成家了,关曜齐终于硬着头皮上楼找人。

    就说不想上来嘛!为什么非要他走这一趟不可呢?如果遇到那个比父亲还冷酷严肃的关曜军怎么办?到时谁来解救他啊?

    「孟经理方才还在这里,你是--」曲旭民回过头,讶异地看着眼前过度漂亮的年轻男人。

    漂亮得近乎刺眼啊!

    倏然瞇细黑眸,关曜齐沉默了。

    他确定见过他,因为他的优点除了细心,还有识人不忘的好本事。

    这人就是和孟孟在餐厅谈判分手的男人。

    「你是业务部的人吗?」见他瞧自己的眼神有些敌意,曲旭民皱眉。

    他认识他吗?怎觉得他充满杀气?

    「我是来接她的。」垂眸瞄了眼静芬紧紧挽住他的手,关曜齐薄唇讥诮地一扬,不用问也知道发生何事。

    肯定是心伤未复的孟孟在这里遇见负心汉和狐狸精,所以又偷偷躲起来疗伤去了。

    「厕所在哪里?」双手环胸,他毫不客气地问。

    「耶?三少……」在公司待了近十五年的老员工,极度惊讶地看着迎面走来的年轻男人。

    「嘘,装作没看见我!」关曜齐皱眉。

    「哦喔!是的。」奇怪,竟会在公司里遇见老板不务正业的小儿子。老员工不是很明白的点点头。

    「对了,你身上有纸笔吗?」在女厕门口停下脚步,关曜齐问道。

    「有。」

    「先借我。」

    他手脚俐落地在女厕门口贴上「暂停使用」四个大字。

    「三少爷,你要进女厕啊?」老员工表情古怪。

    「不行吗?」漂亮的眼眸微瞪,他不耐烦地摆摆手。「去忙你的,千万记住!装作没看见我,尤其是我大哥,绝对、绝对不能和他说。」

    「是,知道了。」

    「嗯。」开了女厕的门,关曜齐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闪进去。

    就说他不想上楼,就是怕遇见熟人咩!瞧,果然遇到了吧!

    「孟孟!我知道妳在里面,」扠着腰,他瞪着眼前三间紧闭的门板。「快出声!」

    「……」

    「如果妳再不出声,我要破门而入啰!到时看见什么不该看的,可别怪我。」

    「……」

    「我开始倒数啰~~三……」

    「……」

    「二……」

    「……」

    「一--我要踹门了。」他的长腿抬起。

    「谁准你叫我孟孟的,叫我孟姊。」微弱的声音从最内侧的门里传出,带着哽咽。

    漂亮的脸庞微沉,他老大不爽的走过去,轻轻推开门板。

    果不其然,纳入眼帘的是和那夜一样伤心欲绝的苍白娇颜,她手中握着一团哭湿的纸,好脆弱地坐在马桶盖上。

    他一言不发地蹲了下来,平视她红肿的眼。

    「你这样冲进女厕,不怕人家把你当色狼吗?」很想装作没事,孟立婕不问他为什么知道她在这里,反而问他毫不相干的问题。

    「妳这么ㄍㄧㄥ干嘛?妳在我面前哭我又不会笑妳,要不要靠过来,我的肩膀借妳?」他不悦地说。

    不过是看到负心汉和狐狸精嘛!有什么了不起?哭一哭就没事了。

    「你在胡说什么啊?我才没事。」吸吸鼻子,孟立婕想站起来,却又被他有力的手拉回原位。

    「妳不是因为负心汉和狐狸精在伤心难过吗?」清澈如水的眸子直勾勾地望住她,彷佛要看进她灵魂深处。「有什么不舒服一次哭出来啊!我已经在门外贴了暂停使用,妳爱哭多久就哭多久,不会有人进来。」

    「你--」小手紧握成拳,她喃喃低语。「你怎么知道……」

    「我怎么会不知道?我又不是第一次看妳哭!」每次见她掉泪,他的心就狠狠地拧起。要哭就哭得丑一点嘛!最好把他给吓跑,哭得这么可怜兮兮,把他的心都哭痛了。

    想到等她主动靠过来,可能会等到天荒地老,关曜齐一把将她搂向自己。

    「想哭就尽量哭,无论哭多久,我都会陪着妳,但……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了。」他不要见她再为那男人掉泪。

    那会让他很不爽,想扁人。

    他温柔的话语轻而易举地击垮她筑起的坚强,孟立婕才刚碰触到他削瘦的肩,泪水已经无声无息地往下坠。

    她很用力、很用力的哭,紧紧抱住他的手,就像溺水之人抓到浮木般。

    「他……就要结婚了,还说要跟我复合……我不明白在他心底……我到底算什么?」心太痛,伤太深,就要崩溃的情绪好不容易找到宣泄的出口。

    「不怕!不怕!不难过,」轻拍她的背,他安慰,「我会一直陪在妳身边。」该死的负心汉,这种丧尽天良的事也敢做!

    「我爱他,我是真的想原谅他啊!到头来他对我还不是真心的……」她将脸埋在他的肩窝,哭得像泪人儿,泪珠不停的往下掉。

    「哭吧!有多少委屈,就一次把它哭出来,哭完这一次,就别再为他掉眼泪。」

    心突然隐隐作痛,关曜齐皱起眉,温柔的低声诱哄。

    见鬼了,他居然为她感到心痛,难道他喜欢上她了?

    这是他第二次见她哭,她的眼泪滴进他的心底。

    「抱歉,把你的衣服弄脏了。」黑色轿车平稳地往前行驶,窗外的景色疾速地飞逝,孟立婕回过头,有些尴尬地看着他。

    她这种哭法,主管的尊严都荡然无存了。

    「无妨,」漂亮的眼瞳里眼神真挚,没有任何取笑的意味,「这不是第一次了。」

    「不是第一次?」他的话让她微愣,刚哭完反应都呆呆的,「我们之前曾见过面吗?」

    「那一次,妳也是这副模样从厕所冲出来……」见她还是似懂非懂,他补充。「当时我还劝妳,别哭了,会让女人掉泪的男人,都不值得留恋。」

    「原来是你。」赫然想起,孟立婕惊讶地看他。「难怪你报到第一天,就问我好不好。」

    「这是缘分,我可不是什么奇怪的跟踪狂。」他表情无辜地解释。

    「我知道。」见他还是不忘逗自己开心,她微微扬起唇角。

    任性归任性,他还是挺温柔细心的啊!

    「其实你应该是某位人家的千金阔少爷,对吧?」顿了下,她问。

    「为什么这么问?」

    「年纪轻轻穿着不凡,又以名车代步,你的家境应该不错。」

    关曜齐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

    「我是否是有钱人家的阔少爷,和我的能力没有关系。」千万别因这些外在的东西,就判定他是个没啥路用的公子哥儿。

    「别担心,我不会这样想,但我也不会因此对你客气一点。」她一副就事论事的态度。

    「哦?」

    「能生长在富裕家庭,算你上辈子造桥铺路有积德,不过那又如何?没能力守住的话,下场还不是一样,你没听说富不过三代吗?」

    瞧她说得铿锵有声,他都快怀疑自己下半辈子肯定很辛苦了。

    「这样的孟孟姊是最美丽的。」关曜齐忽地笑开来。

    「什么?」他没来由的称赞,让孟立婕毫无心理准备,她对上后视镜里正瞬也不瞬望着她瞧的眸光。

    脑海中闪过很多话回应,却没一句说得出口。

    「公司里还有很多事要办吗?」他问。

    「还好,没什么事……」

    「很好,那我们就甭回去了。」

    「不回去?」

    「嗯哼,妳现在心情如此烦乱,就算回去也做不了什么事吧!」他语气肯定。

    「可是--」不回去,难道跷班吗?

    「我们去约会吧!」关曜齐笑嘻嘻地说。

    「你在胡说什么!」很想端起主管的架势,却无奈的发现他已经完全不怕自己。

    他不想回公司已是滔天大罪,现在居然明目张胆的约直属主管出游,而且还滥用「约会」这个词!

    这个没大没小的家伙!

    「先看场电影、吃顿美食,最后去山上看夜景,彻底放松心情。」话仍在舌尖打转,黑色轿车已经疾速掉头。

    「不用,我回家休息一下就没事了。」耶?方向怎么不对了,她都还没应允呢!

    「我怎么可能--」大男孩气息又消失不见了,出现在她眼前的是充满男人味的俊逸脸庞。「放妳一个人在家胡思乱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