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忠心小狼狗 > 正文
第四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三少爷。」

    「嗯。」朝开门的林嫂笑了笑,关曜齐哼着轻快的歌曲,直接走向餐厅。

    今天是他离家满月的第一个假日,昨晚他接到母亲大人亲自致电,要他回家团聚吃饭。

    关父、关母,以及大哥关曜军、二哥关曜廷都已就定位,等他这位姗姗来迟的三少爷。

    「咦?大哥、二哥也在?」原以为以公司为家的两位哥哥应该会缺席的。

    「团聚吃饭的意思你懂吗?」比关曜齐大七岁,关曜军全身散发成熟稳重的男人味,他挑眉瞅他。「只要是这个家的一份子,谁都不能缺席。」

    「更何况你是妈最疼爱的小儿子,谁敢缺席?又不是不要命了。」哼了哼,关曜军语气有些酸。

    咧嘴一笑,关曜齐完全不以为意。「大哥说话的方式,越来越有总经理的架势了。」眼看关曜军渐渐接手父亲的工作,相信再不用多久,父亲就可以退休养老。

    「听何伯伯说,你前几天有来总公司?」关曜军开门见山的问。

    皱皱眉,关曜齐很无奈地坐下。

    他明明有交代别说的。

    「要不是我有问爸,我还不知道你在自家公司上班。」他神情严肃,语气有些疑惑。

    偷偷觎了眼父亲,关曜齐迎上大哥探询的眸光。

    只是差七岁啊!从大哥脸上已经看不见「亲和力」三个字,等他老了也会这么难相处吗?

    「是我请爸保密的,我目前在一番榨啤酒业务部,因为不希望头上顶着太子爷的光环,所以谁也没告知,目前除了爸,你是唯一知道的人。」

    酒秧是国内知名的酒品代理商,红酒、洋酒、啤酒,代理的酒类不计其数,一番榨啤酒只是其中一项产品。

    「为什么?」关曜军皱眉。

    有心为自家的事业付出很好啊!何必躲躲藏藏的?

    害他以为他每天不务正业。

    「微服出巡,才能将民间疾苦上达天听嘛!」语调轻松地挟块排骨放入碗里,他疑惑地看看众人。「你们不吃吗?」四两拨千斤地问,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多作逗留。

    如果他真的想在酒秧工作,他也会靠着自己的努力一步一步往上爬,而不是顶着太子爷的光环。谁说富家子弟都是受父母庇荫的草包?

    他的话一出,其他人总算跟着动筷。

    关曜军是个能力极强的人,判断事情果决明快,他们兄弟之间的感情也不错,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年龄越长,关曜军显得越严肃不可亲近,最近一、两年,在他面前比在父亲面前有压力。

    不过就是这个原因,父亲才放心把事业交付给大哥,像自己这副嬉皮笑脸的模样,父亲可能吓都吓死了。

    「你住外头还习惯吗?」关母关心地问,「吃得好吗?」

    「不错啊!」他笑容粲粲。

    「要照顾自己喔!」三个宝贝儿子,他是唯一选择离家的,做母亲的难免放心不下。

    「我会的。」又挟块香气四溢的鱼肉入口,关曜齐表情好满足。

    嗯~~真好吃,再多的山珍海味也比不上母亲的味道。

    「孟姊,都一点多了,妳要不要和我们一块儿出去吃饭?」草草将桌面收拾干净,巧丽问道。

    「不了。」迟疑了下,孟立婕摇头婉拒。

    「咦?孟姊又不吃吗?」豪哥皱眉,「这样对身体不好,妳已经够瘦了,再瘦下去只剩皮包骨,别学时下的女孩子减肥,还是要有点肉才好看。」

    「就是啊!和我们一起去吧!」

    「我不是不吃,而是--」

    「我回来了!」门口传进爽朗的声音,关曜齐微笑拎着两个芳香四溢的饭盒进来。「嗨!原来你们都在。」

    「好香喔!」巧丽嗅了嗅,觉得自己更饿了。「你买什么东西回来吃?」

    「日式猪排盖饭。」浓眉一挑,他还刻意拿到她面前现。「前面日式料理亭的口味还不错,所以就顺道带了两个便当回来。」

    「吃这么好?」豪哥大手一伸,搭上他的肩。「咦?你还买两份耶!看在我们是好兄弟的份上,能不能……」

    「不能,」笑嘻嘻地摇头拒绝,关曜齐大剌剌地将饭盒拿进孟立婕的私人办公室。「这是孟孟姊的。」

    「哦~~你偏心,为什么只有孟姊有?」巧丽很不是滋味地跟进去。

    她也是人吧?有故意忽略的嫌疑喔!

    「那是因为他刚刚有打电话回来问我,所以……」没想到区区一个便当会闹得人尽皆知,孟立婕连忙打圆场。

    「还是偏心,为什么只问孟姊?」鲜红玉指又抚上关曜齐白嫩的脸,巧丽娇嗔。

    「对啊!怎么不问问我?」豪哥暧味地挑眉。

    「孟姊一忙起来总是忘记吃饭,我当然要记得提醒她。」还是如阳光般灿烂的笑容,关曜齐抛给孟立婕一个「当然只有妳有」的眼神。

    粉颊微微一红,孟立婕连忙避开他的眸光。不过是个便当,干嘛说得好像有啥内情一样?

    「每天一杯胡萝卜汁,让妳美丽又漂亮,多吸多健康。」他继续将食物取出。「新鲜现榨喔!」

    「咦?」先看看再眼熟不过的淡橘红色液体,再看看女人不好意思的模样,巧丽瞇眸,「曜齐,你该不会喜欢孟姊吧?」

    臭小子,野心很大喔!刚进公司谁不追,居然追业务部经理!

    「巧丽,别胡说!」心头一跳,孟立婕连忙澄清。

    她的反应太大,反而招来众人惊讶的一瞥。

    「我,我是说……」从没想到自己会有这么尴尬的场面,她的声音变小了,再次觉得主管的尊严荡然无存。

    「不行吗?」关曜齐也不否认,漂亮的眼瞳瞬也不瞬地望住孟立婕,慢慢地反问:「我不能喜欢妳吗?」

    「咦?」孟立婕反应不及的怔住。

    「耶?」

    「什么?」

    突如其来的爱的告白,引来办公室内不同频率的惊叫。

    「曜齐,你别开玩笑了。」蹙着眉,孟立婕心慌意乱。

    她的事情,他明明再清楚不过,何必再开这种玩笑?

    「我不是开玩笑,我很认真的,」斯文俊逸的脸庞神情真挚。「我不能喜欢妳吗?」

    「曜齐,请你以后别再开这种玩笑,我不喜欢。」孟立婕蹙着眉心,非常认真的警告,双手环胸靠在车边。

    方才办公室里众人瞎起哄的嬉闹,让她极不舒服。

    她皱眉,他的脸色当然也不会好看到哪儿去,欲上车的动作停下,从车的另一边绕过来。

    「我的模样像在开玩笑吗?」

    「难道不是吗?」她反问,似猫的美眸扬睫望他。

    他说的话,虚虚实实反反复覆,能信的有几分?

    关曜齐静静地回望她,神情认真。「如果我表现的不够明白,是我的错,我不介意再重申一次。」

    「……」

    「我是认真的。」

    他的告白不轻不重地敲在她的心板上,她倒抽口冷气,眸光仓皇的移开。「你在胡说什么。」

    他们之间只是单纯的上司与下属,怎么可能牵涉到感情?而且现在的她,又怎么可能愿意谈感情?

    「我没有胡说,我是认真的。」他很不喜欢皱眉,因为会让整个人的光彩黯淡下来,但是听完她的话,他也忍不住蹙眉。

    这女人是从深山林内出来的番婆吗?他都已经说得如此明白,她还不懂?

    「我和曲旭民之间的事情你最清楚,」孟立婕脑中乱烘烘一片,从没想过会被比自己年纪小的男人告白。「此时此刻,我不想碰触爱情。」

    「因为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吗?」心平气和地听她说完,关曜齐下了结论。

    「什么?」他怎能如此平静?乍看之下,倒变成她不成熟了。

    「因为那个负心汉,妳打算从此躲得远远吗?」漂亮的瞳眸瞬也不瞬地瞅着她瞧。

    封闭自己并不是个好选择。

    「至少……暂时……」见鬼了,对一个比自己小的男人她在气虚什么?怎觉得最近他们之间的角色常常互换?

    到底谁年长?谁上司啊?

    「我像负心汉那种人吗?」先挖一个陷阱,再慢慢请君入瓮。

    当然像!他这张过度漂亮的脸蛋和骗死人不偿命的嘴,看起来比曲旭民不安全一百倍。

    不过想归想,她还是没说出口。

    「像吗?」得不到回答,他很有耐心的追问。

    「不像。」上天明鉴,她说谎。

    「还是妳认为我很容易把持不住?」

    「……」

    「嗯?」

    「应该不至于。」唉~~又是个滔天大谎。

    「那么--妳对我还有哪里不放心?」

    「不是这个问题,感情不是这么简单。」可恶,他老是扰得她心烦意乱的。

    「错!感情是很简单的,」他截断她的话,脸上的认真神情足以教人信服。

    「只有喜不喜欢、愿不愿意而已,我们不是罗密欧与茱莉叶,没有太多复杂难解的关系。现在--妳愿意吗?」

    美眸倏然瞇起,她一时语塞。

    他居然如此直截了当的问她?

    「抚平上一段感情伤痛的最好办法就是认识下一个好男人,而我就是那位绝种好男人,」漾着笑,他大言不惭的毛遂自荐。「目前的重点只有一个,妳喜欢我吗?」

    「我--」

    「妳一定喜欢的,没有人不喜欢我,」不等她回答,他自顾自的说下去。「所以这不是问题。」

    EXCUSEME,她有回答吗?他的自信真不知打哪儿来的?

    不过不能否认,他所言句句属实,他就像个发光体,让众人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追随。

    「我知道不管谁先提出分手,心底都会有个难以磨灭的伤口。」伸手牢牢握住她的,他手心的温度传进她掌心。「我没有要取代谁的位置,只是希望在妳最难度过的时间陪着妳。」

    又、又是这种感觉!

    胸口涨涨酸酸的,紧得彷佛喘不过气,孟立婕眸底映的满是他真挚的笑靥。

    该死的!他每一句话非得要说得那么教人感动不可吗?

    他该不会有特别练过吧?哄女孩子专用!

    「所以--我们交往吧!」他不容拒绝地做出决定。

    好吧!她承认她失败了。

    在一名年轻漂亮的男人面前输得彻彻底底。

    手中抱着一桶Haagen-Dazs的巧克力冰淇淋,孟立婕泄愤似的一口一口往嘴里送。拜关曜齐之赐,这个难得的假日她完全没心情哀悼她逝去的爱情,满脑子想的都是她怎会答应和他交往……

    不应该的啊!她的主见到哪里去了?居然被他牵着鼻子走。

    但是见鬼了,照理应该要心情低落的她,脑中浮现的全是关曜齐灿烂的笑脸,心里竟还有一丝甜滋滋……

    妈妈咪啊!一定是冰淇淋太甜的缘故。

    「叮咚!叮咚!」电铃声急速响起,她愣了下,慢吞吞地走去开门。

    「Surprise!」身着空姐制服的长发美女不管三七二十一,一见到人就给她大大的拥抱,后头还拖着小行李箱。

    「蔼玲?」一时还反应不过来,孟立婕怔怔望着许久不见、成天忙着飞来飞去的好友。

    「哈啰!好久不见,有没有想我啊?」粗鲁地将鞋子脱在一旁,蔼玲大剌剌地将行李拖进屋内。

    「妳不是……」见她已经舒服地坐下来,孟立婕错愕地将门关上。

    和她认识九年,她每一次到访都像回自己家一样,不知道这样算不算误交损友?

    「为了妳,我和其他同事调班啊!我的好友遭逢情变,我怎能不陪在她身边呢?」

    「可是--」

    「十天前我接到妳的电话后,就一直想找机会来看妳,可惜时间太赶,没人能和我调班,我可是归心似箭、心急如焚啊!」

    「谢谢妳。」她的话像连珠炮似的打断她的,却句句透露出对她的关心。

    「不过话说回来,」终于顿了顿,蔼玲瞇眸看她,「从妳脸上看不出失恋的样子……」

    孟立婕皱了皱眉。

    难不成她的表情很快乐吗?

    「还是其实妳早就厌倦那家伙了?所以分手正合妳意?」她挑眉询问。

    「妳到底在胡说什么呀?」孟立婕坐回原位,抱着她宝贝的Haagen-Dazs冰淇淋。

    她可是躲在家里痛哭了两天两夜,不过后来就被关曜齐扰得心绪不宁的。

    「我说妳r啊--」蔼玲不客气地将冰淇淋抢过来,「一点都看不出失恋的样子,倒像沉浸爱河里的小女人。」

    「我哪有!」想反驳,口气却略显心虚。

    「怎么没有?瞧妳眼眉带笑、面似桃花,明明就像有了新恋情。」

    「……」

    「亏我听见妳和曲旭民分手的消息,就急着赶回来看妳,结果妳却像没事人似的。」她还在继续碎碎念。

    「事情都过去了,我已经不愿再想了。」笑容微黯,孟立婕无所谓地耸耸肩。

    就当她当初眼睛沾到坏东西,识人不清。

    「看得这么开?」蔼玲伸手环住她的肩。「不过这样也好,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嘛!」

    「嗯。」

    「下一个男人会更好。」她帮她加油打气。

    「……」下一个?蔼玲指的是关曜齐吗?

    那只会让情况更糟糕吧!

    「咦?这帅气的家伙是谁啊?」眼尖的拿起夹在记事本中的大头贴,蔼玲眼神暧昧地斜眼瞅她。

    「公司的新同事,没什么。」心慌意乱地将照片抢回来,孟立婕小声解释。

    「骗人,如果只是单纯的同事,脸会靠得这么近?」眼珠子滴溜溜一转,蔼玲突然很奸诈地笑开。「我懂了,我刚才只是随口说说,没想到却一语成谶,妳已经有新货到,难怪情伤好得如此快。」

    「才不是妳想的那样!」孟立婕咕哝。

    「不然是怎么样?」

    「难道妳看不出来吗?我们根本一点都不合适!」

    「哪里不合适?我觉得很好啊!」

    「才不好!」孟立婕叹气,「他年纪比我小,长得不错,家世又好,何必非要和我这个老女人在一起?」

    「他年纪很小吗?」

    「他才二十五……」

    「妳呢?妳很老吗?」她记得她俩同年啊!如果她算老,那她怎么办?

    「下个月要过二十七岁生日。」

    「拜托,这样会很老吗?」蔼玲不服气地反驳。「我的大小姐,他才小妳两岁而已,有什么好介意?又不是小郑与莉莉。」

    「不知道,反正就是觉得奇怪。」孟立婕瞪了她一眼。

    谁不好比喻,偏偏提小郑与莉莉,让她的心理压力更大。

    「妳会这么介意,是因为妳年纪看起来比较大的缘故吗?」偏着头沉思了下,蔼玲耸耸肩。「没办法,谁教妳天生就一副成熟美艳的模样,我记得从前念书的时候,就常有怪叔叔想包养妳。」

    「别再说了,那是段不堪回首的记忆。」要不是当年胆子小,真想给那些色老头一个巴掌。

    定定瞧着她气鼓鼓的脸,蔼玲在她身边坐了下来,神情认真,

    「我是不认识照片里帅到不行的家伙啦!可是我已经先投下赞成票啰!」

    「为什么?」还没见着人,就急着将好友卖出去吗?

    「因为他把妳照顾得很好啊!他让曲旭民对妳的伤害减到最低,不然妳自己想想,像妳这种钻牛角尖的个性,有可能这么快从阴霾中走出来吗?」

    犹记得立婕大二时惨败的初恋,她可是整整花了两年疗伤才重新走出来,遑论曲旭民和她在一起五年。

    「蔼玲,这算理由吗?」

    「试试嘛!年纪小的男人也有他的优点啊!至少他们不会大男人主义,而且细心体贴,我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咬咬唇,孟立婕沉默下来。

    蔼玲说得没错,关曜齐的确就是这样一个男人,但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心慌迟疑。

    「我多羡慕妳啊!」大大伸个懒腰,蔼玲嘀咕,「要是有这种长相俊美的小男人喜欢我,我一定毫不考虑把他一口吞下去。」

    「……」

    「如果妳不喜欢,不如让给我好了。」

    「不必了,」孟立婕好气又好笑地瞪她。「让给妳,他一定被妳啃得连渣都没了!」

    「所以啦!」蔼玲自动自发地从冰箱取出啤酒,大大灌了一口,毫无空姐的美丽形象可言,「拿出妳的冒险精神来吧!」

    扬眸看了蔼玲一眼,孟立婕咬咬唇。

    如果是对事业,她可以说是冒险犯难冲劲十足,但对于感情--

    她真的是退避三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