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忠心小狼狗 > 正文
第五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孟孟……孟孟……」亲热的叫唤在办公室回荡,紧接着出现一张让人不忍苛责的俊秀脸庞。「叫妳好久了,妳都不理我。」

    「……」

    「孟孟~~」

    不悦地扬睫瞪他,孟立婕俏脸紧绷。

    「和你说过多少次了,叫我孟姊或孟经理,不许乱改称呼。」这个没大没小的家伙。

    被数落的有些委屈,关曜齐可怜兮兮地靠在门边。「孟孟姊……」勉为其难地加个「姊」字。

    「你--」孟立婕气结,偏偏拿他没辙。

    反正他就是不能好好的称呼她,一下孟孟、一下孟孟姊的乱叫,全凭他个人心情。

    「找我有事?」像是认命了,她放弃。

    「其实没什么,」他笑嘻嘻地凑近她的脸,爱笑的俊颜蓦地在她眼前放大,音量压得低低的。「只是想妳。」

    「关曜齐!」心跳一时错拍,热气瞬间冲上粉颊,孟立婕再也忍不住了,咬牙低吼。「如果太闲可以去扫厕所,别在这里碍眼!」

    咦?咦?咦?

    像是很受伤地倒退两步,关曜齐的神情好委屈,让门外的人看不下去。

    「我是真的想妳嘛!刚刚一个早上都在外头,都没看到妳……」

    「你还敢说!」孟立婕警告,一颗心被他说得慌慌乱乱的。

    「孟姊,妳何必发这么大的脾气?曜齐他也只是想亲近妳,他喜欢妳的心情大家都知道,不如给他一个机会吧!」豪哥第一个跳出来为他的小兄弟讲话。

    「我--」

    「是呀!孟姊,曜齐喜欢妳,妳应该要感到高兴啊!」巧丽也出声了。「起码他勇气可嘉。」工作才满月,马上就放胆追求美丽的直属女主管,胆子这么大的年轻人不多见。

    「我--」被七嘴八舌的截断话,孟立婕又气又恼地瞪向关曜齐。

    那是因为他背对着众人,故无人看见他一副小人得志的奸诈表情。

    这小子,明明私底下不是这个样子,既嚣张又跋扈,哪有他表现的纯情无辜。

    心中恼火又起,孟立婕头一低,不再理睬他。

    「叮叮!咚叮!」手机铃声响起,她拿起一按,是关曜齐传来简讯。

    生气啰?

    她冷冷扬眸瞥了他一眼,继续忙自己的事。

    别气了,我不是故意的。

    飞快地扫过一遍,关掉!

    我是真的想妳,刚在外头全想着妳,所以才忍不住叫叫妳的名字。

    油嘴滑舌,再关掉!

    这样才会觉得妳真的在我身边。

    臭小子,越传越肉麻!

    美丽的孟孟,原谅我这次啰!晚上请妳看电影当赔罪。

    委曲求全的口吻让人忍不住软了心,孟立婕扬睫,立刻就看见他可怜兮兮摇尾乞怜的神情。

    可恶!当美少年就是有这项好处,明明有错在先的人是他,现在看起来,她反而像是心胸狭窄的坏巫婆一样。

    终于,她传简讯回去。

    我不喜欢这样,公是公、私走私,我要求公私分明。

    当然啰!孟孟说一是一、说二是二,以后绝不再犯。

    见孟立婕肯原谅他,关曜齐松口气,立刻朝她绽出霹雳无敌的笑容。

    唇瓣微勾,孟立婕忍不住也漾起淡淡笑痕,摇了摇头继续办公。

    说他是她的忠心小狼狗,一点也不为过;她笑他就开心,如果她悲伤--

    他会一直陪在她身边。

    「超级强烈台风苏菲亚袭卷全台,预计今晚七点于宜兰登陆,丰沛水气将会带来不少的雨量,请民众严防豪雨成灾……」

    「啪」一声关掉电视,孟立婕双手环胸站在窗边,暗灰色的天空就像没关上的大水闸,大雨倾盆而下,外头风声呼啸而过,就算门窗紧闭仍清晰可闻。

    她定定看着窗外狼藉的景色许久,转身窝进她的懒人沙发里。

    真讨厌,她已经忘记这是今年夏天以来第几个台风了?这回的台风来势汹汹,肯定又会造成不小的灾情……

    打开音乐,随手拿起未看完的《达文西密码》。

    她讨厌台风天!

    「啪」一声,室内无预警地陷入一片黑暗。

    孟立婕的动作瞬间僵住,足足在黑暗中愣了五秒。

    不会吧?停电吗?还是保险丝烧断了?

    就算是保险丝烧断,她也没辙啊!天晓得保险丝在哪里?

    有一种诡异的安静将她紧紧包围,只听得见外头呼呼的风声和伸手不见五指的黑。

    慢动作地将书合上,她的心逐渐慌了起来,缓缓环顾一圈,脸色微微泛白。

    就算她的胆子比其他女人大,但在这种情况下也不免心毛毛的。在大台北住久了,对台北的防台措施极具信心,什么停水、停电她压根没想过,就算若干年前她曾准备过手电筒、蜡烛等防台工具,早因为久未动用而束之高阁……

    话说白一点,就是东西连收到哪里去了,她一时也想不起来!

    这下子可糟糕了。

    「痛痛……」才想走到窗边观察左邻右舍是否和她同样一片黑漆,不料走没两步就撞到坚硬的几脚。

    含泪!

    「叮铃铃~~」手机音乐铃声忽地在屋内某个角落拔尖响起,她先是心一惊,旋即回头瞪住满室黑暗。

    是谁?!究竟是谁在这节骨眼打电话来?她前几天才心血来潮将轰动一时的日本恐怖片「鬼来电」租回家欣赏,现在回想起来还真有些怪怪的。

    女人啊~~明明心中怕得很,偏偏又很爱看,分明就是种自虐的倾向。

    「铃!叮铃铃~~」电话持续铃响,依着微弱的手机冷光,孟立婕趴在地上摸摸摸,光洁的额头再次和她八字犯冲的茶几做了亲密接触。

    「啊!可恶!好痛!」负气地揉着额头,她忍不住低咒。

    咦?等等,她摸到电话了。

    就在她要接起电话的剎那,铃声极不赏脸的倏然停止。

    「可恶!」一手还揉着微微肿起的额头,孟立婕瞪着好不容易才拿到的手机。

    现在是怎样?别吓她行不行?她以后会乖乖不租鬼片了啦!

    「铃~~叮铃铃~~」铃声仅短短停了五秒,又再次响起。

    「喂?」顿了下,她接起。

    「孟孟吗?妳没事吧?」关曜齐关心的声音从另一端传来。

    「曜齐?」居然是他?孟立婕一愣,紧张心情突然放松下来。

    害她心里小鹿吓得怦怦跳!

    「我想起妳一个人在家,关心一下妳的情况。」

    「……」

    「孟孟?」

    「……」

    「孟孟?妳还好吗?」

    心中一阵暖流流过,她感到眼眶酸酸热热的。

    这个臭小子,平常见他玩世不恭、说话没一句正经,偏偏总会在重要时刻出现。

    很想故作倔强,告诉他她很好,偏偏说出来的话却如此诚实,连她自己都不免惊讶。「我不好,这里停电了,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黑。」

    她的嗓音有些抖,泄露不安的情绪。

    「手电筒呢?妳没准备这些东西吗?」

    「我一时想不起来收到哪儿去了。」有片刻的迟疑,她照实招了。

    诚实是一种美德,想当年华盛顿砍掉樱桃树时都敢承认,她只是没确实做好防台措施,下场应该不会比他更糟糕吧?

    虽然后来她有听说华盛顿会被原谅,是因为斧头还在他手上……

    「政府不是都有宣导吗?新闻也一再提醒,妳怎么连一点警觉心都没有?」如果他没有拨这通电话,她是否打算瞪着一室黑漆到天亮?

    「就忘记嘛!以往台风这里也不曾停电啊!」才觉得他窝心,马上变得不可爱了,听他责备的口气,像不像未老先衰爱碎碎念的糟老头?

    她已够可怜够委屈,他没必要再次提醒她的神经太粗吧?

    「别怕,我马上到。」叹了口气,关曜齐轻声安抚。「等我到就没事了,我会保护妳。」

    「你要过来?」现在?大风大雨的台风夜?

    「我已经在路上了。」爽朗的声音隐约带着笑意,彷佛本应如此。

    「现在路上不是很危险吗?风雨这么大,如果有什么招牌或路树倒下来……」对他莽撞的行为有些恼火,这回换她忍不住碎碎念。

    无所谓,她已是快步入三十岁的熟女,让她念一下理直气壮。

    「放心,不会有事的,妳乖乖等我吧!」听她担心他的安危,关曜齐笑得开心。

    「可是……」

    「不用可是了,妳乖乖在家等我吧!」

    「我--」

    「拜拜!」

    瞪着手机,孟立婕对他蛮横霸道的决定气得咬牙切齿--

    好吧!她承认还有一丝丝窝心。

    慢慢地靠墙坐下,她耳边回荡的是他温柔的语调。

    我会保护妳。

    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子,三天两头就把这句话挂在嘴边,难道他不知道隐藏在这句话背后的是多大的承诺吗?

    偏偏她听在耳里,心里就是暖暖的,就算不相信,也受用得很。

    明明是个比自己小的男人啊!还是人家所说嘴上无毛、办事不牢的年龄,却让人有种成熟大男人的信任感。

    「曜齐。」轻声念着他的名字,脑海中浮现他灿烂的笑颜,孟立婕双手环膝,小脸轻轻搁在上头,忽然之间,她似乎没那么害怕黑暗了。

    「关曜齐……」

    「风雨这么大,你还冒冒失失的跑来,难道你不怕危险吗?」打开门,迎接他的不是热情拥抱,而是一长串碎碎念。「如果你有个三长两短,我拿什么向你的家人交代?」

    她等啊等的,不知自己到底等了多久,只知道一颗心提的老高,深怕不知从哪里吹来一片不长眼的铁片或招牌,砸了人家的心肝宝贝怎么办?

    「我担心妳……」

    「是我比较担心你吧?如果在半路发生意外怎么办?」不知道女人是不是越接近三十岁,越会碎碎念?她已经完全发挥她老妈子修习三十年的深厚功力。

    笑容大大的,更显刺眼。

    「原来妳很担心我。」瞧她激动到不行,他故意顺着她的话接,存心惹恼她。

    「你--」粉颊倏地一红,孟立婕一时语塞。

    这个油嘴滑舌的臭小子,让他自生自灭算了!

    哼!

    「咦?你没撑伞吗?」负气的念头才在转,她却不经意摸到还在滴水的衣料,忍不住开了口。

    好吧!她就是天生软心肠,狠不下心。

    「现在风雨这么大,有撑没撑都差不多了。」

    「这样会感冒,」虽然是夏天,他身上还是冷冰冰的,「你先冲个热水澡,我拿干净的衣服给你换。」

    「等等,」准确无误地抓住她的肘,他在她再度摔伤自己前先扶住她。「妳看得见吗?」

    「看不到!」说她现在是睁眼瞎子也不为过。

    「既然这样,妳还想去哪里?」他将手中的袋子塞给她。

    「拿干净的衣服给你……咦?这是什么?」她从袋中摸到温热的容器。

    「妳的晚餐,」猛地,闇寂的空间里出现一道光亮,让她看清他带笑的俊颜。

    「我猜妳还没吃。」

    「谢谢。」再次被他料中,她目前面临断粮危机,但是肚子饿归饿,她可不想冒着生命危险出去觅食。「你带了手电筒?」

    「神奇吧?」扬着眉,他一脸讨糖吃的笑。

    美眸缓缓瞇细,孟立婕口不由心地轻哼。

    手电筒到处都有在卖,有什么好神奇,瞧他得意的。

    「我猜妳家应该什么都没有。」他挑眉,语带挑衅。

    可恶!现在的小孩子说话越来越不可爱了。「就说我有准备,只是一时忘记收在哪里。」不能认输,面子问题。

    「哦~~」极度夸张的做了一个「原来如此」的表情,关曜齐的态度让她恨得牙痒痒的。

    在这个风萧萧雨摇摇的夜里,他肯来陪她,她真的满感动的,但是--

    如果他的态度能再讨人喜欢一点会更好。

    「既然有手电筒了,妳还呆在这里干嘛?」

    「啊?」不然她要去哪里?

    「妳不是要帮我拿干净的衣服吗?」

    「嗯。」

    「手电筒给妳,快点去拿吧!我快冷死了。」

    瞪着他理所当然的俊颜一眼,她边咕哝边转身进房。

    啧!还反客为主咧!

    「妳把衣服放在哪里?」冲完热水澡,身体暖和多了,关曜齐扬声问道。

    「就搁在门外头。」

    「我看不见……」唯一的手电筒被她拿走了,他也变成睁眼瞎子。

    「怎么办?要我拿进去给你吗?」一直霸着手电筒不放的孟立婕回答。

    「算了,我自己拿吧!」

    「你要怎么拿?再把衣服穿回去?」

    「衣服都湿了怎么穿回去?」平常说她聪明,现在又觉得她呆。

    「不然……要不然……」

    「就这样拿啊!反正停电又看不见。」

    「不好吧!」一想到他半裸的从浴室走出来,孟立婕心跳无端端加速,彷佛马上就要从嘴里跳出来。「我还是从门缝中塞进去好了。」

    糟糕,她已经先脸红了。

    「不用,我自己拿就行了,只要妳别用手电筒偷窥我,不就什么也看不见!」

    谁、谁会用手电筒偷窥他啊!

    自命不凡的臭小子!

    「别胡说八道,还是我拿给你吧!」匆匆将手电筒的电源关了,她跌跌撞撞地冲过去。

    这不是单纯看不看得见的问题。试想密闭空间里只有一对孤男寡女,就算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有名长相俊美的男人衣衫不整地从浴室走出来,未免也太煽情了。

    「不用,我自己拿就行了……咦?妳扑过来做什么?」投怀送抱啊?

    「谁、谁扑过去了?我是绊到东西。」都什么时候了,还这么油嘴滑舌!孟立婕又羞又窘。

    耶?她摸到什么了,温温暖暖滑滑的……

    「女孩子的家里奇奇怪怪东西这么多?没整理吗?」

    「又没人请你来这里,你还嫌!」

    「我不来,谁保护妳?哎哎!妳站好,别乱摸!」

    「谁乱摸了,少臭美!」

    「啪!」一声轻响,还一室光亮。

    两人的话声倏然停止,不约而同地怔了怔,才慢半拍的注意到彼此诡异的动作。

    她的双手放在他光裸结实的胸膛上,而他的手却搭在她的腰间,两人的距离很近,她彷佛还能感受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热度。

    「咦?咦?咦?」过度惊吓地连三呼,孟立婕脸红心跳地跳开,显得很狼狈。

    「你没穿衣服!」她捂着眼别过头。

    乌黑的发梢还滴着水珠,漂亮俊逸的脸庞沐浴过后更加秀色可餐,让她的心跳连连错了好几拍,差点有恶羊扑虎的冲动。

    难道他不知道美少年这样衣衫不整的出现在熟女面前,是很不道德的吗?到时她狼心一现,狠狠摧残国家幼苗怎么办?

    「我有围浴巾啊!」关曜齐皱了皱眉。有什么好大惊小怪?叫得他好像全裸出镜似的。

    「就说我帮你把衣服塞进门缝里,你这么急着出来干嘛?」颤抖的莲花指不住朝他比呀比,好像他做了十恶不赦的坏事。

    「我也说过我自己拿就行了,要不是妳迫不及待地扑过来,我现在衣服都穿好了。」他把衣服拿回浴室更换。

    「我才没有迫不及待!」头有点晕,是因为太刺激吗?她咬牙解释。「并没有!」

    「好吧!我相信妳。」浴室那头传来回应。

    「……」EXCUSEME!这纡尊降贵的口气很刺耳喔!孟立婕回头恶狠狠的瞪了紧闭的门板一眼。

    可恶的臭小子!

    但是该死的,她的心跳得太快,她都快缺氧了。

    「怎么?东西不好吃吗?」见她一副食难下咽的样子,关曜齐终于忍不住问。

    「没有,」孟立婕扬眸瞄了他一眼,「和食物没关系。」

    「我怎么觉得妳吃得很痛苦?」

    「那是因为你目不转睛地瞪着我,我怎么吃得下去?」美眸微瞪,她终于说出实话。

    她又不是动物园的动物,供人参观。

    闻言,关曜齐送给她一个再灿烂不过的笑容。「那是因为我很喜欢妳,所以才忍不住想一直看着妳!」

    他的理由听起来完美无瑕,若是换作一般女孩子,一定欣喜若狂吧?可是她只是静静地看着他,做不出任何回应。

    听见他的话,说心底不感动是骗人的,但是她对他们的关系依旧犹豫。

    他们真的该交往吗?

    论关系,她是他的直属上司,他是新进员工;论年龄,她比他大上两岁,已是个快步入熟女的美丽欧巴桑,他还是株翠绿青青的嫩草;论经验,他情场一路看好,而她才刚惨遭出局,不管从哪方面看起来,他们绝对、肯定、保证不适合!

    他为什么非这么执着自己不可?

    她并不是会玩弄感情的女人,不想把他当成填补心灵空虚的工具。

    「孟孟,妳怎么不说话?」见她望着自己发愣,他伸手在她眼前挥了挥。「该不会是我长得太俊美,让妳看痴了?」

    对他似真似假的玩笑话不予置评,孟立婕扬眉,「不准叫我孟--」

    「这里不是办公室,」她话还没说完,关曜齐已脸色一沉,抢先一步截断她的话。「别想要我叫妳孟姊。」

    看着他不豫的脸色,孟立婕识相地将剩下的话吞回肚里。

    现在的小孩越来越不可爱,脾气越来越善变,方才还一脸灿烂的对她笑,现在马上端出扑克脸给她看。

    厚~~真的是喔!

    半撑着下巴,关曜齐生气地将眸光投向窗外,心中一阵恼火。

    他发现--很严重的发现,她完全没有身为他女友的自觉,她对他的态度比同事再亲近一点,但像是姊姊对弟弟。

    该死的,他不要她用这种态度对他,他没事要多一个姊姊做啥?上头有两个严厉的哥哥还不够吗?

    「妳喜欢我吗?」他的嗓音闷闷的传来。

    「啊?」心中一突,她装傻。

    「妳喜欢我吗?」不死心再问一次,他还是没回头看她。

    「我--」尾音拉得长长的,她漂亮的眉心蹙起。「我在吃饭。」当然知道自己的回答牛头不对马嘴,可是没办法,她只能这样回答。

    喜不喜欢他?她没法思考,她会觉得自己在摧残国家幼苗。

    「不回答,妳又都不回答。」他咬牙低语。「迟早有一天,我不会再问的。」

    凝望他俊逸的侧颜,孟立婕放下竹筷,这回是真的没有食欲。

    他生气了吗?

    她不是故意惹他不高兴的,刚才顾左右而言他的态度肯定伤了他,她也不愿把气氛弄得不愉快啊!只不过--

    唉~~是她有问题啦!不是他的错。

    「妳要看片子吗?」短暂的沉默过后,他忽地回过头,赌气的神情已不复见。

    「片子?」情绪转变得太快,孟立婕跟不上他的速度,有些反应不过来。

    谁说善变是女人的专利,眼前的男人也不遑多让。

    「现正热映中的『马达加斯加』。」他咧开一抹好笑,像个没事人似的,彷佛刚才的不愉快只是她的想象。

    「既然是电影,为什么你有?」见他熟练地将CD放入机器里,孟立婕狐疑地问。

    「嗯,网路上很多啊!」他支支吾吾。

    「哦~~你拿盗版,我要报警抓你!」

    「什么盗版,说得真难听。」哼了哼,关曜齐嘀咕。

    他只是想试试看续传软体好不好用,一「不小心」就抓下来了嘛!

    「来不及了,你完蛋了!」故意和他嬉闹,孟立婕笑得甜美。

    他已经不气了吗?

    这样很好,因为她也不想他生她的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