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忠心小狼狗 > 正文
第六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最近和小狼狗处得如何啊?」在咖啡里倒入奶球慢慢搅拌,蔼玲随口问道。

    「什么怎么样?」蔼玲没头没脑的问法把孟立婕问得一头雾水。

    「有没有什么最新发展啊?」她暧昧地眨了眨眼。「牵手?亲吻?还是已经……」

    「蔼玲,还没三十岁,妳已经到了狼虎之年吗?」送她一枚卫生眼,孟立婕好气又好笑。

    「年轻真好,我也好想养一只小狼狗啊!」蔼玲一脸哀怨,只想仰天长啸。

    「妳在胡思乱想什么?妳和男朋友的感情不是很好吗?」

    「那不一样啊!年轻男人充满弹性的肌肤,和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精力……啧啧!我光想象就快流口水。」

    「妳别一副欲求不满的样子,小心妳男朋友被妳吓跑。」越说越不象话。

    「嘿嘿!」干笑两声,蔼玲言归正传。「说真的,妳和小狼狗感情顺利吗?」

    「妳怎么突然好奇起来?」

    「我有投下赞成票耶!是好是坏,我当然也要负一些责任。」

    「说实话,他对我很好,」唇瓣绽出美丽的笑靥,却显得有些不确定。「就算是台风夜,他也不畏风雨赶来陪我。」

    「这样就很好啦!台风夜我男朋友只会叫我把门窗关好,别到处乱跑。」平平都是查甫人,怎么差这么多!

    「是啊!他很好……」喃喃重复她的话,孟立婕笑容一敛,秀眉蹙起。「他越是这样,我越觉得我们不适合。」

    她的心惶惶不安,一点都不踏实。

    「不是不适合,而是妳不敢放感情,」蔼玲态度中肯,一针见血。「我想跟妳上一段感情的不顺遂脱不了关系。」

    「是这样吗?」

    「立婕,不是每个男人都像曲旭民那样不负责任,至少到目前为止我觉得小狼狗很好啊!而且他出现的时机正好,刚好让妳摆脱曲旭民的阴影。」

    「……」

    「妳要放开心胸,别为了一个不值得的人,拒绝其他人对妳的好。」

    「蔼玲,妳说话越来越有哲理了。」

    「哲理?有吗?」蔼玲笑了笑,「我只是不希望妳错过好男人,而小狼狗就是个不错的男人。」

    「妳从没见过他,怎么一直帮他说话?」

    「用听的,有时候从一个人的小地方来判断,比看到本人还准。立婕,听我的,」蔼玲神情严肃。「别钻牛角尖。」

    「我明白。」凝望还没喝上一口就已冷却的咖啡,孟立婕悄悄叹口气。

    「说真的,妳喜欢他吗?」

    「我不知道。」顿了下,她回得干脆。

    「自己喜不喜欢一个人,怎么会不知道?」

    「我是真的不知道。」他大剌剌闯进她的生活,用不容拒绝的态度决定两人在一起,她还没真正了解这个人,就已经习惯他在身边。

    这是种很复杂的感觉,她无法厘清。

    「立婕,这样不好。」听完她的回答,蔼玲语重心长。

    感情的基础不够稳固,很容易出现危机。

    「我当然知道这样不好,」她轻轻叹气。「从来也不曾好过。」

    「孟姊,听说妳帮我们部门请了助理啊!」刚进公司的豪哥一听见这个好消息,立刻欣喜若狂地冲进她的办公室。

    「嗯,你们不是一直抱怨处理PAPER的时间太长,让你们无法好好的跑业务吗?所以我向上头申请,他们也核准下来了。」

    孟立婕双手交迭,含笑看他。

    「好耶!我终于能摆脱繁琐的申请单、报告书了!孟姊,我真是太爱妳了。」

    「嗯哼。」

    「对了,」原本兴高采烈走出的豪哥,又一脸诡谲地回过头来。「孟姊,我有件事想再问问妳。」

    「问啊!」

    「这个新来的助理……大概几岁啊?」该不会是三、四十岁的欧巴桑吧?这样会降低工作效率耶!

    「既然是为了你们着想,当然投其所好,」放下笔,孟立婕笑得耀眼。「大学刚毕业,才二十出头的可爱小美眉。」

    「大学新鲜人喔!这个好,不会动不动就摆出晚娘脸给我看。」

    「还满意吗?」

    「满意,当然满意。」

    「满意的话还不快点出门找客户?」

    「嘿嘿!我正要走。」心满意足地狂点头,豪哥的嘴咧得大大的。

    「路上小心。」孟立婕笑答。

    当业务主管有个要诀,带人要先带心,她自信这点她做得很好。

    忽地,门外传来一阵喧闹,叽叽喳喳此起彼落的说话声不由得引起两人的注意。

    关曜齐正和名漂亮得像洋娃娃似的年轻女孩一起从电梯口走出来,年轻女孩亲热的挽住他的手,不时含笑和他交谈,两人过于亲密的态度,让大伙七嘴八舌地讨论起他们的关系。

    甫从办公室走出来的孟立婕微微怔住,对眼前宛如金童玉女的男女感到心中一刺,她抿了抿唇,没将心思表现出来。

    多么相配啊!他们站在一起美得像幅画。

    「曜齐,这是你女朋友吗?」巧丽眼睛一亮,好奇的询问。

    「不是,我们是在楼下电梯口碰见的。」俊颜笑容粲粲,他怎么也没想到竟会遇见大学学弟的宝贝小妹,而从前他去学弟家就像逛自家厨房一样频繁。

    「是我问曜齐哥业务部在哪里?曜齐哥很好心的带我上来。」苏甜儿笑吟吟的解释。人如其名,只有一个字能形容她--

    甜!

    「他才不是好心带妳上来,他也在这部门工作。」巧丽笑着解释。

    「这个部门?当主管吗?」后来的声音逐渐微弱,她看见关曜齐制止的眼神。

    「他也算新同事,一个半月前才来报到。」豪哥开心的上前打招呼,只要是看见美女,他的心情都会好上一整天。

    越听越迷糊,苏甜儿仰眸望向关曜齐。

    这间公司不是关伯伯开的吗?为什么曜齐哥只是个小员工,照理说也该是名主管啊!

    「下次有机会再告诉妳。」小声地附在她耳边,关曜齐要她一起保守秘密。

    「嗯嗯。」点点头,苏甜儿又绽出甜美的笑靥。

    将他和苏甜儿低声交谈的摸样看在眼里,孟立婕心底不舒服的感觉更甚,胸口闷闷的,好似压上一块大石。她轻轻吸口气,语气竟意外有些沉。

    「我是这个部门的业务经理,敝姓孟,孟立婕,妳称呼我孟姊就可以了。妳应该就是今天来报到的助理苏小姐吧!」她主动伸出友好的手,「可以请妳向大家自我介绍吗?」

    她微笑,将微酸的情绪隐藏得很好。

    「到目前为止,你业绩表现还算优异,」难得忙里偷闲的孟立婕终于有机会走出办公室,笑看着关曜齐。「没想到你居然是匹黑马。」

    未满两个月,业绩已能和被称为业务部女王的巧丽并驾齐驱。

    「我一向很行的,」她笑,他当然笑得更开心。「妳不是最清楚吗?」

    她轻哼,扬眸瞪了他一眼。

    难怪这家伙业绩好,因为他俱备了业务员最首要的条件--

    油嘴滑舌嘛!

    「你能不能别问我,我并不清楚。」大庭广众之下他在胡说什么,难道不怕遭人误会吗?

    「我以为妳会很关心的。」他继续笑嘻嘻的说。

    孟孟在和他打情骂俏吗?很好,他喜欢。

    「关--」正要开口骂他,不料清脆的女声插进话。

    「曜齐哥~~」苏甜儿坐在电脑前皱眉,「电脑又当了,每逢这个画面必当,好烦喔!」

    不知道是否因为人甜的缘故,苏甜儿连说起话来也特别娇滴滴。

    关曜齐和孟立婕互看一眼,话题打住。

    「OK,我来处理。」歉意地朝她笑了笑,关曜齐走过去帮苏甜儿解决问题。

    「就是这里!你看,又没反应了。」嘟着唇,苏甜儿咕哝。

    「别急,这种东西急不来的。」轻敲她的头,关曜齐笑道。

    不知是自己的错觉,还是他们的举动真的特别亲密,超乎一般同事的感情?孟立婕有些狼狈地收回目光,心里隐隐不舒服。

    业务部的人不少,苏甜儿偏偏特别喜欢找关曜齐,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她老是黏在他身边,曜齐哥长、曜齐哥短的喊。

    她不是瞎子,当然全看在眼底。

    「小甜似乎很喜欢曜齐,」坐在一旁的巧丽开口了,若有所思地看着他们。「看起来感情似乎不错。」

    孟立婕飞快地瞥她一眼。

    「年轻真好,若是我年轻五岁,说不定我也会倒追曜齐!」巧丽撑着颊,有感而发。

    「……」

    「孟姊该不会看不出来吧?甜儿对曜齐很有意思。」

    「嗯,有感觉。」她怎么会看不出来?只怕她看得比谁都清楚。

    孟立婕咬咬唇,不想再继续这话题,走回私人办公室,将关曜齐和苏甜儿开心交谈的模样隔绝于外。

    巧丽只比她大上两个月,她的感叹,不也是她的致命伤?

    透过玻璃窗,关曜齐和苏甜儿看上去是如此匹配,完全没有旁人介入的余地。

    缓缓的,有种失落感将她吞噬,很深很深的遗憾在心中扩散。

    剎那间,她的心一阵酸。

    「没问题,我一点半前会到,到时见。」挂下电话,孟立婕拿起皮包匆匆出门。

    「咦?妳要出去啊?」关曜齐和她在电梯口碰个正着。

    「有个临时会议要开,我要赶去总公司一趟。」她无声地叹口气,神情满是无奈。

    其实她很不喜欢去总公司开会,因为总会遇到不愉快的事情,而且屡试不爽。

    「本来想约妳一起用餐。」没想到计画再度落空,关曜齐好生失望。

    从上星期二开始,他们突然各自忙得很诡异,彼此都像颗团团转的陀螺,但严格地回想起来,也想不起到底在忙些什么?只觉得他们像牛郎和织女,想见面还要先等鹊桥搭起,不然没有机会。

    他和立婕已经好久好久没有独处,现在居然连吃顿饭都要事先预约。

    可恶!

    「抱歉,」他失望的模样看来让人心软,她连忙双掌合十向他道歉。「是上头临时通知的,我们改天吧!」

    「等开完会我去接妳。」他咬咬牙道。

    「你抽得出时间吗?」身为他的顶头上司,她当然知道他的行程排得满满。

    「不管!我今天一定要和妳吃顿饭。」皱着眉,他坚持。

    老是各忙各的,他们到底是不是情人啊?

    她忍不住轻轻笑了出来,点点头。「好。」

    他这种孩子气的大男人,真的好可爱!

    也好让人窝心。

    「开完会打电话给我。」

    「嗯。」

    「小心点。」不甘不愿地,他像个碎碎念的欧吉桑。

    「知道了。」

    「等等,」他忽地又叫住她。「妳的胡萝卜汁。」

    糟糕!他越来越像怨夫了。

    「谢谢。」扬眸看了他一眼,她含笑伸手,两人之间的气氛有丝甜腻。

    「耶?孟姊和曜齐哥都在这儿啊?」电梯门「当」一声打开,苏甜儿笑嘻嘻地朝两人招呼。

    「嗯,我正要出去。」有种被抓包的心虚,孟立婕下意识地缩手,不太自然地道。

    「孟姊慢走。」

    「嗯。」偷偷觎了关曜齐一眼,他手中的胡萝卜汁现在到底该不该拿?

    不拿,好像辜负曜齐的心意;拿了,好像有点太诡异,会让人怀疑起他们的关系。

    「曜齐哥,这是现榨胡萝卜汁吗?」念头才在转,苏甜儿已经甜甜笑问。

    「嗯。」关曜齐点点头。

    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怎觉得甜儿越来越黏人?

    她从前不会这样的。

    「我最喜欢喝现榨胡萝卜汁了,可以给我喝吗?」笑得眼眉弯弯,她撒娇问道。

    关曜齐飞快地看向孟立婕,后者却低头回避他的目光。

    「曜齐哥?」等不到他的回答,苏甜儿笑着追问。

    「这是给孟--」想了想,他决定照实回答。

    「小甜喜欢喝,就给她吧!」按着电梯钮,孟立婕匆匆走进去。

    曜齐哥……苏甜儿亲腻的语气听在她耳里,像有根针,扎得她越来越不舒服。

    「可是--」关曜齐想拒绝,却被她打断。

    「反正我拿着也不方便。」语气略显冷淡,方才的温馨气氛消弭无踪。

    「孟孟……」电梯门不赏脸的在他面前关起,关曜齐咬咬牙,将剩下的话吞回肚里。

    「有什么不对吗?」眼珠子转了转,苏甜儿小心翼翼地问。

    气氛好像有点不太对劲,她说错什么了吗?

    关曜齐扬眸瞪了她一眼,想骂又骂不出口,只好将胡萝卜汁塞给她,有些负气。

    没事跑来插花!

    「曜齐哥,你在生我的气吗?」也没先问过一声,苏甜儿径自在他对面坐下。

    吃面的动作停顿,关曜齐忍不住左右看了看。「妳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我刚好从这儿经过,看到你在这里,所以就进来了。」她的表情很认真,无辜的大眼睛里看不见一丝虚伪。

    漂亮的眼瞳微微瞇细。

    「既然来了,就点东西吃啊!」正好经过?未免也太巧了,这间面店在毫不起眼的小巷弄里。

    她分明是特地来找他的。

    「没关系,我不饿,」摇了摇头,苏甜儿紧追着方才的话题。「曜齐哥在生我的气吗?」,

    关曜齐这才发现她还拿着方才的胡萝卜汁。

    「没有,其实不关妳的事。」顿了顿,他中肯地答道。

    是她出现的时机太凑巧,怪不得人。

    「真的没有?」

    「没有。」

    听见他肯定的答复,苏甜儿总算松一口气,满足地大大吸口胡萝卜汁。

    方才曜齐哥的脸色好难看,她还以为自己哪里做错了,没有就好……

    「这么久没见,曜齐哥还跟克丽斯汀姊姊在一起吗?」沉默了下,她试探地问。

    「早分手了。」若干年前的陈年旧事,他连对方长相如何都已经忘得差不多。

    「哦~~」一副原来如此的应了声,苏甜儿的脑袋还在转。「那现在呢?有女朋友吗?」

    「妳怎么突然对我这么有兴趣?」浓眉一扬,他反问。

    俏脸诡谲地泛红,苏甜儿言语支支吾吾。「哪有?就闲聊一下嘛!」

    她心虚的模样并没有逃过他的眼睛,他皱皱眉,心中警铃大作。

    她这位学弟的宝贝妹妹,该不会偷偷暗恋他吧?

    这样并不好。

    「曜齐哥,你还没有回答我。」

    「我有女朋友了。」想也不想,他直截了当地回答。

    有时候断绝痴恋的最佳方法就是让她死心,虽然狠了点,但也是为了她好。除了孟孟,他对谁都不感兴趣。

    「是吗?」听见他的回答,小脸上的光彩迅速黯淡。

    说的也对,如此优秀的男人怎么可能单身?

    「妳在想什么?」

    「没有。」摇摇头,感觉胡萝卜汁苦涩得难以下咽。

    其实她从第一次见到曜齐哥时就深深喜欢上他了。

    那时她才高二,还是名胖胖圆圆的害羞少女,却对三天两头来家里找哥哥的关曜齐一见倾心。她总是躲在房里偷偷看着他,却不敢表达心情。

    所以,当她有机会再次碰见曜齐哥时,她真的很开心,直觉是上天的安排,愿意再给她一次机会。

    如今看来,是她妄想了。

    「既然没事,妳好端端发什么愣?」薄唇微勾,他故作没事状。

    「没什么,曜齐哥别担心。」甜甜的应了声,苏甜儿勉强挤出笑容回应。

    「最近孟经理的气色不错喔!交男朋友啦?」开会时间还没到,大家三三两两凑在一起闲聊,和她不同部门的秦经理笑问。

    心一跳,孟立婕敏锐地感觉出曲旭民从另一头看过来的灼灼目光。

    「有吗?都差不多吧!」理理发丝,她笑得有些不自然。

    若问来总公司开会最痛苦的是什么?应该就是和这些年过半百的主管们周旋,和碰见曾让她心碎肠断的曲旭民。

    躲都躲不开啊!

    「妳真的是变漂亮啦!」秦经理的手有意无意从她的腰间抚过,令她不禁背脊一僵。

    酒秧的高阶女主管不多,几乎清一色都是男人,在这里女人是弱势,所以被吃吃豆腐是难免的,特别像她这种漂亮女子。但她感到不舒服,真的很不舒服!

    除了忍耐别无他法,因为闹开来,面子上谁也不好看。

    「秦经理,不好意思,借过一下,」彼此同事多年,曲旭民当然了解他的不良习性,「我有几个问题想私下请教孟经理。」

    他特意走过来硬将他们两人隔开,以免孟立婕再受欺负。

    这点绅士风度他还是有的。

    「谢谢。」忍不住扬眸睇了他一眼,她轻声道谢。

    「不客气。」

    目光短短接触的瞬间,彼此突然都有种沧海桑田的错觉。

    「曲经理别吃孟经理的豆腐啊!你已经是要结婚的人。」一旁的秦经理还独自说着冷笑话。

    咬咬牙,硬是将这口气忍了下来,曲旭民没有回嘴。

    谁会吃立婕的豆腐?会如此没品的人,全公司也只有他一个!

    「你和静芬还好吗?」

    「妳已经有男友了?」

    不约而同地,两人同时开口。

    「你和静芬的婚期订在什么时候?」顿了下,她轻声问。

    其实她并没有这么坚强,已经能够泰然地面对他,只不过除此之外,她真的不知该说些什么。

    「这个月月底。」曲旭民的声音嘶哑,低垂的头不再抬起。

    「是吗……」原以为自己真的想开了,结果--

    心还是会痛的啊!

    「恭喜你了,要好好照顾人家。」明明手在颤抖,却还故作平静。

    迟早一天,她的倔强会害死自己。

    坦白说,她没想过他们会有分道扬镳的一天,她曾经很天真的以为,他们会一直一直牵手走下去。

    一直一直……

    「立婕,」回过头,看见秦经理终于因为他们的刻意忽略而离开了,让他有机会说出在心底积压很久的话。「我……对不起妳,我知道欠妳一句对不起。」

    分手那天,他不该因为老羞成怒而故意说话伤害她。

    「事到如今你还说这些做什么?我并没有放在心上。」

    「对不起!」停顿了一下,他朝她深深一鞠躬。

    孟立婕一颗心好酸好痛,眼看泪就要在眼眶决堤淹水,她仍倔强地隐藏,朝他绽出最美丽的微笑。「算了,都过去了,你一定要幸福喔!」

    曲旭民不禁抬头深深看她。

    事到如今,她还是能心平静气、不痛不痒啊!

    「这句话应该是我对妳说的吧!别抢了我的台词,」多想伸手轻抚她美丽的脸,却因缺乏勇气而停在半空中。「真好,妳永远都是如此美丽坚强,和妳比起来,我懦弱多了。」

    先因为禁不起诱惑背叛了她,后又因静芬怀孕而不敢将她挽回,自始至终他都是个懦夫!

    「坚强?」喃喃重复他的话,她的心痛得彷佛就要撕裂成两半。

    不!她才不坚强!

    这一点连短短相识两个月的关曜齐都明白,为什么在一起五年的他却没有感觉?其实她一点都不坚强,全是苦撑出来的表相,她也是想要有人拥入怀里呵护疼爱的啊!

    为什么他不明白?她其实比谁都要脆弱,更害怕受伤!

    曜齐他都知道……

    「好几次,我想打电话给妳,却提不起勇气,我好怕妳会不理我,怕听见妳的拒绝。」哑着声,他舔舔干涩的唇。「好呆,是不?」

    孟立婕不想哭,却泪眼蒙眬,心中百感交集。

    如果他真的爱她,就不会连通电话都不敢打,一定会尽一切的努力将她挽回。就像曜齐,他从不吝啬表达自己的喜欢,就算明明知道会招来她的白眼,他还是很大声的告诉她,他很想念她。

    两个男人,付出的感情胜负立分。

    剎那间,她好想、好想曜齐,想念他的笑容,想念他的声音。

    想听听他的安慰,告诉她一切都会过去的……

    「如果一切都能重来,不知该有多好!」勉强挤出笑容,他径自说道。

    再重来一回,然后继续蹉跎下去?

    她摇了摇头,一句话梗在喉中说不出来。

    她并不想重来,因为这一切让她深刻的体会到什么是爱,什么才是真正的喜欢。旭民和她在一起五年,却比不上曜齐对她的了解与付出,他口中的爱太肤浅!

    曜齐现在人在哪里?她好想立刻飞奔到他身边。原来她已经如此需要他,却后知后觉。

    「喜帖我就不给妳了,以免彼此都难堪。」曲旭民的话很轻,深锁的眉头完全看不出即将新婚的喜悦。「其实我从没想过要伤害妳,真的。」

    胸口好痛、心好沉,却不是因为舍不得他,而是为曾经付出的感情感到可悲。孟立婕静静听着他说,思绪一片紊乱。

    「我真的从没有想到--」曲旭民低哑的声音里难掩挫败。「我们会就这样分手了,再也没有机会挽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