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忠心小狼狗 > 正文
第九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曜齐哥,可以麻烦你过来一下吗?」好不容易逮到独处的机会,苏甜儿朝刚进办公室的关曜齐招手。

    「怎么了?」瞧出她的脸色有些不对劲,关曜齐笑问。

    「我前几天听说……听说……」苏甜儿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四周,不知道该如何问出口。

    「听说什么?」关曜齐笑了笑,「干嘛吞吞吐吐的。」

    「我听说你和孟姊在一起,是真的吗?」终于,苏甜儿鼓起勇气问出口。

    他怔了一下,没否认。「原来妳听说了。」

    「都是真的吗?曜齐哥?」苏甜儿抓住他的手,情绪有些激动。

    「是真的。」也没打算再瞒下去,他点头。

    「怎么可以……」闻言,苏甜儿受到极大的打击,喃喃自语。「怎么可以……」

    「小甜?」

    「为什么是孟姊,你们一点都不适合。」她大声地道。

    他皱了皱眉,脸色有些难看。

    他是小孩子吗?适不适合还要旁人来教?最近怎么三天两头就听见「不适合」三个字!

    他个人觉得很好啊!到底哪里不适合?

    「小甜,我和孟孟的事情,不需要别人来插手。」他尽量让口气听起来和缓。

    先是尚恩与明堂,现在又是甜儿,其实他早气得想扁人。

    「我不是别人!」咬着唇,苏甜儿赌气地道。

    她一直以来努力减肥、让自己变漂亮,为的就是等着再遇见曜齐哥时,让他有惊艳的感觉。

    这也是她大学毕业后,甘愿进入酒秧当个小助理的理由。

    「小甜,妳听我说……」见事情已经往他最不乐见的方向发展,他试着拉回来。

    「我一直爱着曜齐哥啊!难道你都没发觉吗?」来不及了,她的告白先出口。

    哦喔!最糟糕的情况发生了,他迟了一步。

    关曜齐沉默下来,静静望着她涨红的脸蛋。

    「难道曜齐哥一点感觉都没有吗?」大眼里泪光闪动,瞧上去既委屈又可怜。「我一直、一直都很喜欢曜齐哥,从我第一次见到曜齐哥开始。」

    眉头紧蹙,关曜齐绞尽脑汁在想着该如何婉拒才能将伤害减至最低。

    「小甜,」她是人家的宝贝妹妹,他的一言一词都要格外小心,千万别害得人家想不开。「我也很喜欢妳,对我来说,妳是我最疼爱的妹妹。」

    「我才不要当你的妹妹!」想也不想,她立刻反驳。

    很好,被将了一军。

    这种感觉他很明白,就像他也不想当孟孟的弟弟一样。

    「小甜,妳的心意我很感动,可惜我已经有女朋友了。」揉着太阳穴,他轻声解释。

    「我知道,所以我才感到不平。」用力地吸吸鼻子,苏甜儿很难服气。「为什么是孟姊?我知道她能力很强,长得又漂亮,可是她对你来说太老了。」

    真不喜欢听见有人说孟孟的坏话,就算是昔日好友的妹妹也一样。

    「小甜,孟孟并不老,是我长得不够成熟。」咬咬牙,他还在尽力保持平和的语气。

    他的长相在二十岁那年就停滞住了,怨不得人。如果可以,他也不想长得一副娃娃脸,多损男子气概啊!

    如果他的长相符合年龄,或许孟孟的压力也不会这么大了。

    千错万错,都是这张娃娃脸出了错。

    「不管怎么说,孟姊就是不适合曜齐哥!」不想听见他帮她说好话,苏甜儿气得直跺脚。

    「小甜!」所有的好声好气都敌不过一个「卢」字。

    「换作别人,或许我能接受;如果是孟姊,我就是不服!」含着泪,苏甜儿的声音高亢了起来。「她是不是使出什么狐媚手段勾引你?她看起来就像那种女人!」

    「苏甜儿,妳说得太过分了。」声线陡然下沉,他不悦地低喝。

    虽然因为交情不同,所以他格外忍让她,却不代表她可以得寸进尺。

    被他突然冷下来的语气吓了一跳,苏甜儿的泪珠立刻不争气地滚落。

    她说的都是实话,为什么曜齐哥要凶她?孟姊明明长得就像成熟冷艳的狐狸精嘛!

    「小甜,有妳的电话。」孟立婕的声音适时介入他们的对话,她站在离他们不远处,双手环胸地看着他们。

    绝美的脸庞瞧不出任何异样。

    苏甜儿脸色微变,飞快地回头看了关曜齐一眼,神色仓皇地奔回办公室。

    她方才说的话,孟姊该不会都听见了吧?

    「孟孟……」关曜齐朝她走近,不知道她已经听见多少。

    「回去上班吧!」她淡淡的丢下话,掉头离开。

    「今天早上我和小甜的谈话,妳都听见了?」等了一整天,等不到当事人来问,关曜齐忍不住先开口。

    他的个性实在不适合和人家玩猜猜看的游戏。

    「嗯哼。」孟立婕淡淡的应声,异常专注地吃着盘中的咖哩猪排。

    「她还只是个孩子,没什么恶意,妳别跟她计较。」顿了下,他还是决定帮说话不经大脑的苏甜儿说项。

    她扬眸瞥了他一眼,旋即收回目光。

    别计较?

    他指的是小甜向他告白的事?还是小甜的恶意批评?

    「小孩子说话总是不负责任,妳听听就好,别往心里放,她从以前就是这样子,被人给宠坏了。」

    罪魁祸首还不是他那个有恋妹情结的大学学弟。

    「……」

    「我会找时间再和她谈谈的。」一个头两个大,他显得很无奈。

    「你和她谈什么?」拿起水杯就口,她的语气略显冷淡。

    她本来是不想计较的,但听见他不断帮她解释后,她却感到有些--

    怒!

    有些忙是不能帮的,不然会越帮越忙,现在的状况就是最好的写照。原本她真的是听听就算了,可是他越急着解释些什么,更让她越觉得他们之间有问题。

    「和她把事情说清楚。」记得先拨通电话给他学弟,叫他好好开导甜儿。

    「其实她说的没有错。」见他总是护着苏甜儿,彷佛自己是个坏心眼的巫婆,会欺负善良无辜的公主,孟立婕听在耳里极端刺耳,说出来的话当然也不中听。

    「她说的哪里没错?」关曜齐皱眉。

    是从头错到尾吧?

    「我的年纪是比你大,长得的确也像狐狸精。」她讥诮地扬眉。

    别忘了她从高中时代就常有怪叔叔想包养她。

    「妳不会!」他瞇细了黑眸,驳斥。

    「怎么不会?」她故意妩媚地一撩长发,显得风情万种。「你不觉得我很有当情妇的本钱吗?」

    情妇?他忽地觉得孟孟的话里充满挑衅。

    「那是美丽,而不是狐媚。」皱着眉,他很不喜欢她这种自贬的语气。

    「随你怎么说,或许苏甜儿才是真正适合你也说不定。」这句话巧丽也说过不是吗?两人看起来就像金童玉女一样。

    哼!

    关曜齐俊颜微变,显得不悦。「我和她不适合。」

    请别把他和别的女人凑成对。

    他是有自主权的。

    「你和她年龄相仿,模样又登对,怎么不适合?反观你我,才像姊姊带弟弟出门吧?」她顿了顿,「说不定还像我包养小狼狗!」

    其实她不是故意说话这么不可爱的,可能是因为心里有了疙瘩,偏偏关曜齐又特别帮小甜说话的缘故。

    他们可真是交情匪浅啊!舍不得小甜受到一点伤害。

    俊颜愀然变色,那句「包养小狼狗」差点气得他当场头晕兼吐血。

    她一直都是这么想的吗?把他当成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小狼狗?

    在她为负心汉伤心难过时,他不离不弃的陪在她身边,但事隔至今,她总该意识到他的存在了吧?

    每一段感情都是需要旁人的支持与呵护,当所有人都反对,只剩自己独排众议的时候,对彼此的认定是坚持下去的唯一理由。

    千万别在这时候有一方先放弃,若只剩他一人努力,他会撑不下去。

    「你确定不和小甜交往看看?据她所说,她可是从很久以前就暗恋你了。」话很酸,心也很酸,仍继续伤害下去。

    他们到底是认识多久了?她从不曾听他提起过。

    他眉头蹙得死紧,漂亮的眼瞳瞬也不瞬地望住她。

    这回他是真的生气了!

    「孟小姐,请妳别把我轻易送出去,」咬紧牙,他一字一字地道。「我不是年节礼物,送礼自用两相宜。」可别把他当作高岗屋海苔。

    或许对她而言,他的感情得来很容易,但是那只有她,他不是滥情的人,多少女人乞求他的爱怜他却不屑一顾。

    别把他对她的爱给挥霍掉了。

    凝望他铁青的俊颜,孟立婕当然明白自己惹怒他了,但是倔强的性子仍不肯认输。除了自己真的对年纪一事耿耿于怀外,他帮小甜说话也脱不了关系。

    「你不是也挺喜欢小甜?」他们从她第一天上班开始感情就特别好,整天有说有笑的,她看在眼里当然会吃醋。

    「我对她就像妹妹一样,她是我大学学弟的妹妹!」关曜齐冷冷解释,脸色紧绷得难看。

    很好!他的一片真心不但遭人践踏,还被拱手让人!

    「算了,都别说了。」见气氛僵持不下,她别过头,不想再聊。

    他们不是特地约出来吵架的。

    她不想说,现在换作他有话要说,在他付出这么多以后,他总有拿些回报的权利吧?

    他要的不多,只有一句话!

    「我对妳是认真的,也真心爱妳,而妳呢?妳爱我吗?喜欢我吗?」终于,他再也无法装作无所谓的模样。

    如果她在此时说爱他,他保证网开一面既往不咎。

    包括想将他打包送人的事。

    孟立婕咬住下唇没开口。

    她当然爱他,不然也不会因为他帮小甜说话而感到生气。

    但是现在她不想承认。

    「孟孟,妳爱我吗?」声线微沉,他追问。

    有时不断的单方面付出,会需要一点回应当作鼓励的。

    如果还没有到爱的程度,一句「喜欢」他也甘之如饴。

    「……」

    足足等了一分钟,当回报自己的还是永无止尽的沉默,关曜齐望住她的黑眸一敛,难掩挫败。

    她把他当作什么?会嘘寒问暖兼专车接送的司机小弟吗?

    她到底有没有认真看待过他们这段感情?如果还是没有……

    很抱歉,他真的无能为力了。

    「妳知道吗?一直追在对方后头的感情是很累人的,」将目光投向窗外,他薄唇紧抿。「我一直跟在妳身后照顾妳、呵护妳,妳却连一点感情都吝于给予,说真的,这些日子以来,我累了。」

    孟立婕忍不住震惊地扬眸。

    「我累得不想再去追问妳爱不爱我,如果妳真觉得我们不适合,那就是不适合吧!」

    缓缓的,他下了结语。

    飞快地将黑色轿车驶入车库,关曜齐心情恙怒地甩门下车。

    坦白说,他从没有这么狼狈过。

    虽然他不是什么纵横情场的情场浪子,但勉强还能称为无往不利。但是遇见孟立婕,算他遇见了天敌。

    无论他如何努力,就是无法打开她的心门。

    她就真的那么爱那个负心汉?事到如今仍无法忘怀?任他如何努力都只是白费力气?

    打开家门,他忽地怔住,赫然发现坐在客厅里等他返家的关曜军。

    「嗨!」关曜军笑着和他打招呼,「不好意思擅自来访,因为一直无法联络上你,所以和妈拿你家的钥匙进来等人。」

    「没有关系,我又不介意,」拉松领结,关曜齐在他对面坐下,「你来多久了?」

    无事不登三宝殿,肯定是有事情。

    「没多久,我刚下班。」

    「嗯。」

    「你进入公司上班也两个月了,感觉如何?」关曜军直接切入正题。

    「还不错,我们公司还不算腐败,没什么米虫。」他干笑。

    他知道这笑话很冷,但是他现在的心情欠佳,让他稍微发泄一下应该没关系吧?

    关曜军并没有笑,深沉的黑眸瞬也不瞬地看住弟弟。

    「想正式回公司上班吗?」

    「嗯?」他的问题有些突然,关曜齐微怔。

    「我的意思是说,爸将酒秧交给我们,这间公司应该就由我们兄弟负起责任,目前有个营业区经理的缺,我希望你能接下,毕竟我的目标是让酒秧成为东南亚最大的酒品代理商。」

    「大哥,你的野心真大。」

    「这不是野心,而是目标,怎么样?有兴趣吗?毕竟你一进公司什么部门不挑,就只选业务部。」

    「听起来感觉是不错。」

    「当然不错,这个职缺专为你设计的。」

    「多谢大哥错爱啊!」他又干笑。

    糟糕!他原本是个很爱笑的人,现在却只能挤出这种诡笑。

    都怪孟孟让他太生气了。

    「如何?考虑清楚了吗?」关曜军一向不多说废话,挑眉看着关曜齐。

    沉默下来,关曜齐很认真地思考他的建议。

    若是其他职缺,或许他会毫不考虑的拒绝,因为要他乖乖坐在办公桌后一整天,对不起!他办不到。但是营业区经理顾名思义,就是让他大大方方的四处趴趴定……

    而且,或许这是很好的时机,目前他的确该离开立婕一阵子,两人保持一点距离,让自己好好想清楚。

    对立婕,他到底要拿她怎么办?

    安静地望住他,关曜军很有耐心地等他回答。

    「好!」用力颔首,关曜齐干脆地回道。

    关曜军满意地笑了开来。「人事那里我会处理,下个星期找一天来总公司吧!我介绍各部门的主管给你认识。」

    他敢这样提出,当然是对自己极有信心,他知道关曜齐一定会答应。

    「嗯。」

    「我等你大展身手。」笑了笑,关曜军轻拍他的肩。

    他自信一向知人善用,而且最喜欢压榨自己的亲兄弟。

    欢迎他来到日夜工作、以酒秧为家的无间地狱。

    「巧丽,曜齐还没有进公司吗?」心神不宁地望着空空的座位,孟立婕终于问了。

    「没有。」巧丽摇摇头。

    「也没打电话进来?」

    「没有。」

    「嗯。」

    孟立婕惶惶不安地望着桌上的文件,却一个字也看不下去。

    她昨天真的不是故意要和他闹脾气的,只是身为女人,吃吃飞醋在所难免,就像她也不会去找苏甜儿的麻烦一样。

    昨晚分手时的气氛很糟,两人回家的路上什么话也没有说。

    按着隐隐抽疼的太阳穴,她忍不住再次看向关曜齐的座位。

    等他进来,她会认错的。

    只不过,她万万没想到她的等待,会等上整整两天。

    关曜齐就像人间蒸发,打他手机也没人回应,她这才发现除了他的联络电话之外,他的住址,他的过去,所有的一切她通通一无所知。

    剎那间,她心慌了。

    正如关曜齐所说的,她只习惯他对她的好,却不曾真正付出过什么,才会如今想要找个人都无从找起。

    「孟姊,」中午时分,同事甲很好心地买了现榨胡萝卜汁给她。「妳好久没喝胡萝卜汁了,特地买来孝敬妳。」

    「谢谢。」凝望手中的现榨胡萝卜汁,孟立婕心中百感交集。

    从前不管发生什么事,有过什么争执,他总会一副事过境迁无所谓的样子,买杯现榨胡萝卜汁给她……

    而他现在人在哪里?她还等得到他的现榨胡萝卜汁吗?

    轻轻啜了一口,她的眉头紧紧锁了起来。

    好苦!味道根本不对。

    一定不是曜齐平常买的那一家,这杯胡萝卜汁的蜂蜜一定加得不够多、胡萝卜不够新鲜、份量调得不对……

    她将胡萝卜汁搁得远远的,乏力地趴向桌面,眼眶忽地一阵发热发酸。

    其实都不是的,她心知肚明。

    现榨胡萝卜汁会苦,只有一个原因--

    那不是曜齐亲手买给她的。

    您拨的电话没有回应,请稍候再拨,谢谢。

    已经不知道拨了几次电话,得到的回应都是一样。孟立婕蜷曲在懒骨头沙发旁,将小脸埋在膝间,心凉凉的,像被掏空了般。

    她好想,好想曜齐。

    从前起了争执,不管谁对谁错,他总会先出现在她面前,给她一个大大的温暖笑容,为什么这次无论她如何等都等不到他的出现?

    早知道她就不该要任性,莫名其妙发他脾气;早知道她就该老实地回答她爱他,别逞什么倔强;早知道……

    她有好多的早知道,却找不回关曜齐。

    若她再见到他,她一定会很诚实的,所以……神啊!请再给她一次机会,让她见到他好吗?

    「出了什么事情吗?」

    因为过度思念关曜齐,已好几天不能好好入睡的孟立婕,上午请了半天假在家休息,不料下午进公司时,办公室里的气氛却有些浮动。

    众人听到孟立婕的问话,顿时安静下来,豪哥和巧丽互看一眼,将公文夹递给她。

    「有什么不对吗?」孟立婕防备地问,并没有马上打开,他们的神情令她感到不安。

    「孟姊自己看会比较好。」知道她和关曜齐的私交不错,巧丽小心翼翼的回答。

    她皱了皱眉,缓缓打开公文。

    业务二课职员关曜齐辞职获准,即日生效。

    人事处部长XXX

    猛然合起公文,她的脸色骤变。

    她是曜齐的直属长官,为什么他的离职不是经由她批准,而是直接由人事处下公文通知她?

    到底哪个环节出了差错?

    「孟姊,」瞧出她的脸色不大对劲,巧丽轻声劝慰。「妳先别担心,说不定是人事处搞错了,妳要不要打电话过去问一下?」

    心跳剧烈,拿公文的手轻轻颤抖,孟立婕敛下美眸,声音却异常平静。

    「我没事,你们不用担心,都先去做事吧!」

    「孟姊……」

    「我没事的。」她当然会打电话问个清楚,于公于私,曜齐离职的事她都不该是最后知道的人。

    「兰姊吗?我是立婕,」走进私人办公室,她立刻拨电话给人事处认识的同事,「麻烦妳帮我查一下资料,业务二课关曜齐。」

    「嗯,他离职啦!有什么不对吗?」兰姊温和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

    闻言,孟立婕脑中一阵晕眩,她撑着头,语气微弱。

    「也没什么,只不过我是他的上司,他的离职批准怎么不是由我这里送出去,而是直接由人事处发公文?」

    「这点是有些离奇,不过他的离职的确是处长签核的,而且听说……」兰姊神秘兮兮地压低音量。「其实是总经理那里先批的。」

    「总经理?」孟立婕怔忡,牵扯的层级会不会太高了?

    「嗯,处长也是依言办事而已。」

    「兰姊,妳可不可以再帮我一个忙,查看看关曜齐的住家地址?」

    「妳要他的地址做什么?」

    「他--」脑中一转,孟立婕随便找理由解释,「他有些私人物品还在公司,我想打包寄给他。」

    「哦~~这样啊!我帮妳查查,」隔了一分钟,兰姊充满歉意的声音传来。「立婕,我查不到耶!他的资料一片空白。」

    心陡然一沉,孟立婕无法相信。「怎么可能?不是都有资料建档?」

    「是呀!我也觉得奇怪,除了关曜齐三个字,其他什么也没有。」

    「没关系,」孟立婕的语气难掩落寞,但还是轻声道谢。「兰姊,谢谢妳的帮忙。」

    「哪里,小事一桩。」

    接下来兰姊到底和她说了些什么,她已完全没印象,整个人恍恍惚惚的,彷佛失了魂。

    从没有想过,她和关曜齐会是以这种方式分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