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忠心小狼狗 > 正文
第十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很感谢大家这些年来的帮忙,我也很舍不得大家,但是天下没有下散的筵席,是我该离开的时候了。」深深一鞠躬,孟立婕很冷静地在周会结束时宣布自己的决定。

    短暂的错愕过后,众人一片哗然。

    「孟姊,不会吧?妳真的要走?」豪哥第一个跳起来发难。

    「嗯,我累了,想休息一阵子。」她点点头。

    「累了可以请长假出国散散心,为什么非要离开不可?」

    「因为想换个环境。」她微笑回答。

    这里的伤心往事太多了,她无力承受,离开是最好的方式。

    「孟姊,妳离开后要去哪里?」大伙都依依不舍的。

    「或许--」眼珠一转,孟立婕耸耸肩。「我会去相亲,找个老实的好男人嫁了。」

    不谈爱情的婚姻,应该比较不会受伤害。

    「孟姊,想嫁人我娶妳就好了,何必一定要离开?」有男同事咕哝。

    为什么一定要离开?这个问题问得好。

    「在这里,我找不到会真心爱我的男人。」她半开玩笑的说,将所有苦涩吞进肚里。

    「……从下个月一日起,关曜齐就是本公司的营业区经理,」关曜军话才说到一个段落,大家就已经热烈的拍拍手,他话一顿,等众人安静下来。「不管有何问题或指教,欢迎大家直接找他谈,我相信他绝对不是个固执己见的人……」短短一句话,又引来一阵掌声。

    关曜齐落落大方的坐在会议长桌的最前方,心思不在大哥对他的介绍上,而是落在空出的两个座位上。

    昨夜他不断的反复揣摩练习,当他再看见立婕时该做何反应?该对她说些什么话?

    没想到他千算万算,却漏算她会缺席。

    强烈的失落感啃噬他的心头,虽然才一个星期,他却感觉好久好久没看见她了。

    他是真的很想念她。

    只是,他对立婕真的已经束手无策,不知到底该如何面对这段感情?要如何做她才会感动?

    想放弃,却又舍不得。

    「今天缺席的主管有两名,」好不容易捱到会议结束,关曜军陪他走回新办公室时向他解释。「业务二课的孟立婕和行销处的曲旭民。」

    关曜齐俊容微变,步伐一缓。

    曲旭民?这名字他熟得很,就是立婕心心念念的负心汉。

    没想到还真巧,两个人居然同时缺席?该不会他一不在,孟孟就心软的原谅他了吧?

    那种男人会偷吃一次,就会偷吃第二次,为什么她怎么都学不乖?!

    「曜齐?你有专心在听我说话吗?」发现他的心思已经不知跑哪里去,关曜军停下脚步。

    「啊?嗯。」回过神,关曜齐点点头。

    「你有心事?」他们是亲兄弟,他的心思怎逃得过他的眼?

    弟弟最近一直显得有些烦躁,和平时无所谓大剌剌的个性截然不同。

    「嗯。」他点头,也不隐瞒。

    「需要帮忙吗?」他们兄弟感情不错,只要他开口,他绝对义不容辞。

    「不用,我能处理。」除非大哥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将曲旭民塞入水泥桶再丢入淡水河,不然不用劳烦大驾。

    笑了笑,关曜军在关曜齐的新办公室前止步。

    「欢迎光临,营业区经理。」他帮他开门。

    扬眸看了大哥一眼,关曜齐唇角微扬,环顾自己未来的办公室。

    「你已经算正式上任,应该有很多事情等着你处理,好好做,我等着你帮我开疆扩土。有什么小地方或是对公司程序上不明白的,陈秘书会帮你,她有十年以上的资历。」

    「好。」关曜齐颔首。

    两人又短短聊了几句,最后关曜军关门离去,还他一室清静。

    关曜齐重重坐在椅子上,心不在焉地翻起桌旁迭得老高的公文。

    他现在心浮气躁,自己也不相信能做出什么明确的决定。

    忽地,某位业务二课同仁的离职信引起他的注意,他黑眸倏然一瞇,按下内线。

    「陈秘书,孟经理的离职信是什么时候送来的?」

    「昨天早上,」陈秘书回答。「因为业务部都归您管辖,只要有业务部同仁离职,必须先送到您这里,等您核签后才能送到人事处。」

    「我明白了,谢谢。」切掉内线,关曜齐将孟立婕的离职信牢牢握在掌心。

    做得好好的,为什么要离开?

    难道是为了和曲旭民在一起?所以不得不离开吗?

    种种不好的念头从他脑海掠过,终于,他忍无可忍地推门离开。

    算他认栽!就算要他再低一次头,也绝对不让她回到曲旭民身边。

    该死!可恶!可恶!

    手机不通,家里电话没人接……关曜齐扠腰站在孟立婕住家楼下,俊颜气得铁青。

    孟孟人呢?

    请假却不在家,该不会是和曲旭民相亲相爱约会去了吧?对方可是先背弃她,偷偷养了狐狸精的人耶!

    他又气又急,像头狮子般来回晃来晃去,低咒连连,完全破坏美少年的形象。

    两个小时过去,他终于看见痴痴等待的人从对街慢慢的走来。

    怒气冲冲的急奔过去,他有满肚子疑问急欲得到解答。

    她为什么要离职?又为什么这么迟才回来?是否又想和负心汉重归旧好?还有最重要的一点--

    据说她要去相亲,又是怎么回事?!

    他这么爱她,她不稀罕,却想相亲随随便便将自己嫁掉?她想结婚,他可以义无反顾的当新郎啊!

    她到底把他放在哪里啊?

    「孟孟!」原本以为自己的语气会很恶狠狠的,没想到还是比想象中温和一百倍。可恶!算他ㄋㄠ,舍不得对她发脾气。「妳跑到哪儿去了?」

    孟立婕缓缓扬眸,还以为是自己错听了,抬起头才发现他真的在眼前。

    不是作梦、不是幻听,是关曜齐活生生的站在眼前。

    呵!真像他的作风啊!来无影去无踪,神出鬼没的。

    心好酸,眼眶也热热的,一时之间千头万绪,却不知该先说什么。

    「妳为什么要离职?为什么要去相亲?」问题像连珠炮般脱口而出。她可知道,当他听见这个消息时,快气到心血管爆裂。

    静静的凝望他,孟立婕瞇细美眸,隔了好久才开口。

    「我的现榨胡萝卜汁呢?」

    「什么?」足足愣了三秒钟,关曜齐对她毫不相干的回答反应不过来。

    难道他对她来说,只有外送现榨胡萝卜汁的功用而已?!

    「我的现榨胡萝卜汁呢?」眼眶慢慢泛起泪光,她重复问道。

    终于肯出现了吗?在他不声不响地离开后,又莫名其妙的出现问她为什么要离职?他离开的时候可曾通知她一声?还不是这样毅然决然的撒手不管!

    他以为他能这样高兴出现就出现,爱躲起来就躲起来吗?

    如果他可以,她当然也可以爱离职就离职,爱相亲就相亲。

    「我没买。」关曜齐紧皱着眉。

    都什么时候了,他哪会记得买胡萝卜汁?!

    「你在哪一家买的?为什么只有你买的胡萝卜汁是甜的?」咬着唇,她继续问。

    为什么不管她到哪里买的胡萝卜汁都是苦的?苦得让她直掉泪?

    「我随便买的,」关曜齐眉头蹙得更紧,他哪知道为什么她买的胡萝卜汁是苦的?可能是因为调得不对,也可能老板买的是黑心胡萝卜,她问他,他问谁呀?又不是他卖的。「有经过就顺便帮妳带的。」

    「是吗?」孟立婕低下头,语气明显微弱下来。

    果然,只有他买的胡萝卜汁才会是甜的,因为是他……

    「孟孟,」连忙言归正传,现在不是讨论胡萝卜汁甜不甜的时候。「妳要离职和相亲的事是认真的吗?」

    「不好吗?」她故意慢吞吞的反问,存心想活活气死他。

    「当然不好!」他气急败坏。

    「我觉得很好啊!」他可以说失踪就失踪,她当然可以随便找个路人甲嫁了。

    「孟孟!」他咬牙警告。

    别闹了,他会真的生气喔!

    她别过头,没说话。

    哼!只准州官放火、不准百姓点灯的臭小子!

    「妳今天去哪里了?怎么没去公司?」顿了下,他绕回原题,语气又不自觉的放柔。

    「我去见旭民。」

    居然是这个答案?!

    他的俊颜瞬间又变得铁青难看,心血管再度岌岌可危,一口怒气闷在胸间吐不出来。

    她真的去找那个负心汉?!

    好!很好!真是好极了!他气到眼前一片黑。

    「我去送礼,今天他结婚。」在他差一秒气爆心血管前,她终于肯好心解释。

    「妳去--」话到舌尖猛然顿住,这回换他讶异地瞅她。「妳去参加他的婚礼?妳不怕难过吗?」

    她会不会很伤心又故作坚强?好吧!算他大人不计小人过,再安慰她一回。

    没办法,他就是心甘情愿让她挥霍他的关心。

    呜呜~~他上辈子到底欠她什么啊?

    「不会,这只是一个结束。」

    「不心痛?」听见她的回答,他怔住。

    「不会。」孟立婕语气肯定。

    他漂亮的眼瞳倏然瞇细,瞧不出她娟丽的脸庞故作坚强的痕迹,他顿了顿,说不出心中是什么感受。

    她不再为负心汉感到难过,这代表她已经不爱他了吗?

    「真的没关系吗?」他又皱眉。

    「无所谓了。」

    虽然幸灾乐祸是不好的,但他是真的感到一丝窃喜。

    「孟孟,别离职,也别去相亲。」好吧!事到如今要他抛弃男人的骄傲他也认了,就说他栽了呗!

    不管有多辛苦,他还是要追到她感动,非要将她手到擒来不可。

    他会坚持。

    「凭什么?」

    「凭我不会准。」他扬高手中的离职信。

    「信为什么在你手上?」她难掩惊愕。

    「我没告诉妳,酒秧是我爸开的吗?」他故作惊讶。他当然没说过,因为他刻意隐瞒身分啊!

    「……」

    「孟孟,」他面色一整,再认真不过地望她。「我是凭自己的努力让我大哥认可才升到今天这个位置,虽然我的年纪的确比妳小一些,但并不是妳想象中那样任性无能的富家少爷,请把我当成地位和妳平等的男人好吗?」

    只是两岁零四个月的差距,为什么他有种地球与月亮之遥的错觉?

    「我从没有把你当弟弟。」先不管他的身分,她必须为自己澄清。

    谁会对弟弟脸红心跳的?只会想把他一脚踹到墙边别碍眼吧?

    至少她对她家那只不成材的弟弟感觉就是这样。

    「妳也没说过妳喜欢我。」

    「我爱你。」

    「更没对我有好--咦?妳刚刚说了什么?」碎碎念到一半,他忽地握住她的皓腕,不敢置信地看她。「妳刚刚说什么?是我出现幻听吗?」

    「我爱你。」静静重复一次,孟立婕倔强地将泪咬在眼底。「我从没说过我爱你,是因为我想找一个好时机,你对我全心全意付出,我当然也要全心全意的回应你。」

    现在就是很好的时机,她不再对曲旭民有任何感觉,已经可以诚心诚意的祝福他。

    「妳--」请问他可以用欣喜若狂来形容自己的心情吗?他能不能在大街上紧紧抱住她疯狂的转圈圈?

    「我也好爱妳、好爱好爱妳!」像终于讨到糖吃的小孩,关曜齐冲上去将她牢牢拥在怀里,他等这句话等到快天荒地老了。「真的好爱妳。」

    「我要喝现榨胡萝卜汁啦!」他的反应让她又心动又心痛,彷佛自己真的辜负他很久了。「我要喝甜的喔!苦的我不要。」

    「那有什么问题。」他重重吻住她的唇。「只要妳说一遍爱我,我就买一杯给妳喝,要我亲自榨给妳喝也可以。」

    只是胡萝卜汁嘛!

    只要她爱他,要他种一片胡萝卜园都没问题。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