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相公要你当 > 正文
楔子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暗寂的夜,整座南京城笼罩在淡蓝色的薄雾中,吸入肺里的空气是冷冰冰的,一如此刻陷入熟睡中、有别于白日热闹的城。

    从大道的那头急促奔来的脚步一路跌跌撞撞,几次绊倒又站起来,那人惊慌失措地朝后张望,肥软的颊肉随着踉跄的步伐颤动。

    「王大富,你还想跑到哪里去?」清清冷冷的男音倏然从他身后响起,男人肥胖的身躯明显一僵,脸色更形苍白。

    为什么?

    为什么无论他如何逃,就是摆脱不掉像鬼魅般如影随形的男人?

    「你真的认为跑得掉吗?」男子继续说道,语气里是毫不掩饰的嘲讽。

    「我……」头也不回,王大富还是用力的往前狂奔。

    逃、逃、逃,南京城如此之大,他却不知能逃到哪里?

    「够了,你让我觉得烦了。」男人的话声方歇,王大富忽地左膝一阵剧痛,整个人重心不稳的往前扑跌。

    「啊~~」来不及反应,王大富当场摔得眼冒金星。

    两双黑色布靴无声无息地出现在他眼前,王大富惊慌地抬头,却看不清他们的模样,他不是练家子,没有在夜色中视物的好眼力。

    「你、你、你们到底是谁?是要钱吗?钱、钱本老爷多得是,只要你们放过我,多少银两都双手奉上。」王大富挣扎地想站起,不料左腿已经使不上力。

    他才刚从万花楼的温香软玉中出来,结果连回味的时间都没有,就半路遇见眼前的凶神恶煞,更夸张的是,平常看似忠心耿耿的家仆们见情况不对,竟然想也不想就扔下他逃之夭夭。

    可恶!若他能活着回去,铁定将那群忘恩负义的家伙全扫地出门。

    「钱?你以为钱是万能的吗?在你逼死人家的女儿后,随便一笔银子真能打发了事、抚平他们的伤痛?」清冷的男音再次扬起,朦胧中,王大富感觉仿佛有人蹲了下来。

    「我──」脑中轰隆一声,王大富所有的话堵在喉间吐不出来。

    他们是谁?怎知道他曾做过那些见不得光的丑事?

    「骁,念罪状。」男人的声音还是那么平静,幽暗的黑眸闪过一丝冷芒。

    「王大富,南京人氏,生于──」那名叫骁的男子缓缓念出他的生辰八字,声音飘散在夜风里显得阴森森,还真有点阎罗地府的味道。「……多次调戏民女,毁人贞洁,上月初强夺徐家新妇为妾,买通官吏栽赃徐家独子入狱,秋后立决。」

    声音一顿,骁恶狠狠地瞪住王大富。

    不是他嫉恶如仇,而是这家伙真的罪该万死,看上徐家的媳妇已经有错在先,居然一不做二不休,把人家的夫婿硬按上莫须有的罪名,现在人家在牢中等着秋后处决。

    原本是只羡鸳鸯不羡仙的恩爱小夫妻,却被他害成这种下场……

    可恨啊!

    「你们、你们……」这该是极端秘密的事,只有他和县太爷知道,他们怎么一清二楚?

    「以上有哪一点要反驳吗?」清冷的男音问。

    「这是诬蔑、诬蔑啊!」王大富颤抖地说。「一定是有人觊觎我的财富,才会故意陷害我的,我为人一向乐善好施,才不会做那些见不得人的丑事。」

    他不是笨蛋,当然明白这时候最好死不认帐。

    乐善好施?怎不说他还造桥铺路呢?

    不着痕迹地蹙了下眉,男子朝骁使个眼色,后者马上明白地点点头,从怀中取出银色的令牌扔在他身上。

    透过隐隐的月光,王大富约莫将令牌看清楚了,他震惊地瞠大眼,足以塞进大馒头的嘴巴吐不出话。

    阎王令。

    他不是江湖人,却听说过最富盛名的杀手组织「阎罗殿」。任何买卖只要是透过「阎罗殿」,必定下手干净利落,没有做不成的生意,传说只要付得起价钱,就算是皇帝老爷的项上人头都能手到擒来……

    「阎罗殿」办事有个特色,一定会在「货品」身上留下银制阎王令,如今他看到了阎王令──

    代表他已经有一只腿踩进棺材里!

    「你有遗言要交代吗?」嗓音清冷的男子问道。

    不管他是认或不认,他的下场都不会改变。

    「到底是谁买通你们的?」王大富手中的阎王令抖啊抖的,骇得心胆俱裂。「他出、出多少钱?本、本老爷双倍给你。」

    男子绽出极轻浅的笑痕,掸掸衣尘,起身。

    「听你这么说,你是认了。」认了也好,省得麻烦。

    「三倍!」见男子完全不为所动,王大富连忙将价码往上加,「四倍──不然我们王家一半的家产……」

    金钱诚可贵,性命价更高,为了保有他的小命,平常再怎么吝啬现在也要全豁出去了。

    不耐地挑挑眉,男子瞥他一眼后转身走开。

    「『阎罗殿』向来一次只接单笔生意,不接受讨价还价。这次你来晚了,下回请早。」他看起来像是见钱眼开的人吗?

    啧!满身铜臭味的讨厌鬼。

    「下回?」王大富怔住,眼看就要没命了,哪来的下回?

    「骁,」轻轻叹口气,男子摆手,「我累了,动手吧!」陪王大富玩了大半夜,他烦了。

    「是。」骁接到命令,巨掌一翻掐住王大富的颈子,迅速利落地结束掉王大富的小命,他连最后一声哀号都不及出口就像摊烂泥般瘫软倒地。

    「爷,」解决完王大富,骁马上三步并作两步地跟在男子身后。「完成了。」

    「嗯。」

    「咱们明天要回去了吗?」

    「不!不急,」男子态度自在悠闲,完全看不出才刚完成一件血腥的买卖,好似只是夜里睡不着出来散散心。他负手缓缓的走回下榻的客栈,「顺道见见一位老朋友。」

    「老朋友?」让人闻风丧胆的「阎罗殿」殿主会有老朋友?

    他还以为爷很孤僻,没亲人、没朋友,应该是姥姥不疼、舅舅不爱才对……

    「你在咕哝什么?」男子回头睨了他一眼。

    「没什么,」骁干笑两声,没敢让他知道自己的嘀咕,他的头放在脖子上舒服得很,不想换地方。「原来爷是顺道想找朋友,难怪像王大富这种小货色,爷会亲自出马。」

    「嗯。」淡淡应声,男子继续轻松惬意地往前走。

    在「阎罗殿」闷了这么久,早该出来透透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