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总裁要玩游戏 > 正文
第四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不知道电话铃声是第几次响起,心萝决定彻底的不接也不听,她抱著抱枕蜷曲在沙发上,让整个人的心思放空。

    她还没整理好自己的心情,所以目前不想听见夏尔希的声音,她深怕第一句话就会问出那个女人是否又是他的新欢?

    因为不想做个爱嫉妒的女人,於是她选择逃避。

    折磨人的电话铃声终於停止:心萝松了一口气,不料才想起身倒水,门铃却又急促的响起。

    「哪位?」心萝从门孔看出去,却意外看见面色铁青的夏尔希。「尔、尔希?」她吃了一惊。

    「开门。」他用唇语告知。

    当然他有钥匙,但他不想闹得和小偷闯空门一样,还算有礼貌地知会女主人一声——

    若是她不愿开门,他也可以自己代劳。

    手足无措地愣在当场:心萝开也不是,不开也不是,隔著一扇薄薄的门和他大眼瞪小眼。

    不开……他自己有钥匙,到时候场面更难看;开了,自己却还没有心理准备面对他……

    「心萝?」这回,她听见他警告性地低唤。

    「你怎么来了?」开了门:心萝不自在地移开目光。

    这是她二十八年来第一次感到心虚,她一直都是坦荡荡的,几乎可昭日月。

    「为什么不接我电话?」负著手挡在门口,他像尊俊美无俦的天神。

    「我、我……」为什么不想接?因为她不想听见他的声音!

    也不想看见他的人。

    「……别又不说话。」每每她面露倔强陷入沉默的时候,他总是会觉得很无力。

    这女人空有「齐大才女」的封号,却从不懂「沟通」为何物!

    「……我刚刚在洗澡。」很努力地,她挤出谎言搪塞。

    忽地伸手轻拉她耳旁的发丝,夏尔希面无表情,让人很难猜透他心中的想法。

    「你的头发是乾的,没有任何水气,你在说谎。」他平静地道。

    睁圆美眸瞪他,美眸里隐藏著满满复杂的情绪:心萝用力地将发丝从他手中夺回,一时间不知该反驳什么。

    她当然是在说谎,而且她说谎还不是为了让彼此能好过一些?

    「听承海说,你今天碰到我?」早明白她不可爱的刚烈性子,夏尔希先开口问。

    不然,就算他等到天荒地老,也不会有结果的。

    「……是『看见』,不是『碰见』。」她纠正。

    「我想这其中有些误会。」是他的女人就是他的女人,不是他的女人,他也不会自揽麻烦承认,这是他的个人原则。

    「我没有误会,你也不用特地来向我解释些什么,」心萝的表情和他一样平静。「我们早就说好了。」

    「能不能别管我们曾经说过了些什么?」眉头紧蹙,夏尔希强压下心头燃起的怒焰。「我是真的想和你……」

    「我不是说你什么都不必解释吗?」有些粗鲁地截断他的话:心萝轻吸一口气。「我们的关系你最清楚,是不受约束的。」

    他现在不经意的温柔只会更伤害她,难道他不明白吗?反正已经过了这么多年,她早学会该如何自我调适。

    额角某根青筋当场爆裂,夏尔希怀疑是不是要刦开她的脑袋,他才会明白她究竟在想些什么!

    他从来没搞懂过!

    「你又是不肯公开关系,又是不受约束,你和我的关系到底算什么?」这句话通常是女方在问的,被她这么一激,他反而问了。

    到底是谁见不得光啊?

    「……我、我们的关系……」吞吞吐吐了好久:心萝好不容易才将话从齿缝中挤出。「我是你的地下情人不是吗?就是人家口中的情妇。」

    公开他们的关系做什么,招来别人的关心只会令她更痛苦,他分手的历届女友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他把女人的爱情当作卫生纸,想到的时候非要下可,但是用完就丢,绝不留恋!

    「情妇?」又是一根青筋不幸当场爆裂身亡,夏尔希黑眸危险地眯细,恶狠狠地瞪著思考逻辑异如常人的齐心萝。

    他单身,又还没有老婆,好端端的干嘛自愿委屈自己成为他的情妇?她争气一点好不好?

    「……我从没把你当成情妇看待。」脑中闹烘烘的一片,又要强忍住掐死她的冲动,夏尔希粗声道。

    但是也没把她当作是他的女友啊!心萝在心底反驳,不然他身旁那群莺莺燕燕怎么解释?

    不想再和他争论下去:心萝也没有力气问清楚他们之间的关系。「我累了,我想休息。」

    在精疲力竭地,她低声下逐客令。

    「心萝?」当情妇的可以把人往外赶吗?

    「我们的对话没有意义。」心萝下了结语。

    差点被气到心血管爆裂,他身上明明没有女人香,却还是惨遭扫地出门,夏尔希瞪著紧闭的房门,忍不住低咒出声。「shit!」

    .lyt99.lyt99.lyt99

    「心萝,怎么了?在发什么呆?」高易哲将手中的文件交给眼前心不在焉的女人,关心地俯身询问。

    「嗯?」被突然放大的俊颜有些吓到:心萝连忙摇头。「对不起,我会注意的。」

    「别这么拘束,」她的态度又一次让他感到无奈,仿佛他们永远都无法跨越主管与下属这个鸿沟,就连当个朋友也不行。「我只是问问。」

    「对不起。」

    「……」他们的对话总是如此的客气疏远,高易哲真的有很深的挫折感。

    「心萝,星期六的晚宴,我几点方便去接你?」既然谈私事不行,谈公事总可以吧?

    假公济私。

    「星期六?」她一时反应不过来。

    「蓝真芸自创品牌的开幕晚宴,你该不会忘记了?」他好声好气地提醒她。

    「……对,星期六……」心萝赫然想起是有这么一回事。

    都怪夏尔希没事上门前来吵架,害她最近一直心浮气躁,连工作也没做好。

    他们之间是什么关系?他自己应该最清楚了,还需要问她吗?

    「什么时候方便去接你?」对她的态度永远是如此温柔而有耐心,高易哲不介意她的健忘,反倒觉得偶发迷糊的她更可爱了。

    「不如晚上七点,麻烦高总经理了。」轻轻吸口气,心萝暗暗警告自己该集中精神,别再胡思乱想。

    「……能不能别再叫我高总经理,或高总之类的?」叹口气,高易哲忽然道。

    「高、高……」心萝吓了一跳,一时间舌头被猫叼走了,找不到话回。

    「只是朋友,我想当你的朋友,这样而已。」

    「高总——」

    「别太有压力,只是和你交个朋友。」轻拍她的肩,高易哲转身步入私人办公室。

    这样直接又带有点强迫的方式,的确不太像他的作风,可是不踏出当朋友的第一步,他永远无法追求心萝吧!

    .lyt99.lyt99.lyt99

    「……没想到你还会来参加我的开幕酒宴,我以为你不想再和我有任何交集。」身著金色紧身鱼尾的晚礼服,真芸火辣傲人的身材曲线毕露,她手持香槟缓缓的朝夏尔希走来,举手投足问充满了风情万种。

    「我猜你误会我的意思了,」夏尔希笑得和善,和那天的冷漠判若两人。「我早说过我们之间的合作关系一切照旧。」

    他是因为公事需要而出现,就这样而已。

    「……就这样?」眼眉问有抹不甘,真芸尽量挤出笑容,握住杯子的手却用力到指节泛白。

    「就这样。」薄唇勾笑,他颔首。

    「你对我难道就没有一点点的不舍?」分手至今从不曾联络,他是古今第一个让她又爱又恨!

    「你是个很漂亮又才华洋溢的女孩子,只是我们不适合。」

    「……不适合?」真芸喃喃重复。

    这句话她不知道对多少男人用过,她当然明白这只是个藉口,那时只觉得再冠冕堂皇不过,没想到听在自己耳里却是如此刺耳。

    「你……我……」皱著眉,真芸一句话梗在喉间说不出来。

    她是真的喜欢他啊!喜欢到不想放手,这男人不论外表还是家世都好的无懈可击……

    如果可以的话,她不择手段也想留住他。

    「有什么不对吗?」发现她不自然的脸色,夏尔希扬眉。

    「我——我——」还没考虑好是否该这样做,因为她一旦决定,简直就是拿她如日中天的事业去赌!

    「尔希,原来你在这里。」好不容易找到他的人,小晚开心地走过来挽住他的手,「我刚刚找了你好久。」

    再吃惊不过地望著眼前年轻漂亮的女子,真芸原本还在考虑是否要出口的话,现在全硬生生地咽回肚里。

    她认识她,目前当红的玉女红星商小晚。

    「我来帮你们介绍,」夏尔希泰然自若地介绍,仿佛对这样的情景早习以为常。「小晚,这位是今晚的女主人蓝真芸小姐:真芸,她是我的女伴,小晚。」

    「蓝小姐,你好,」闻言,小晚立刻热情地上前握住她的手,对她震惊的模样视若无睹。「我是小晚,你真的好厉害喔!我很喜欢你的设计风格。」

    「……」忽然沉默下来,真芸脸色变得相当难看。她没有想到夏尔希竞这么快就找到新欢,而且还是比她更年轻漂亮的女子。

    这对她而言——这是一种无法忍受的污辱,她就像被抢走玩具的小孩,却又看见对方的炫耀。

    「……你和我分手的真正原因,其实是因为她吧!」咬著牙,真芸忿忿的问。

    含著笑,夏尔希也不否认,存心要真芸误会他们之间的关系。

    「对不起,少陪了。」近乎无礼的转身就走,真芸气得浑身发抖。

    可恶!

    「你真过分,拿我当你的挡箭牌。」人一走,小晚立刻回头嘀咕。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夏尔希绽出微笑,像大哥宠溺小妹的方式,「你一定要跟来,当然要付出相对的报酬才行。」

    「不说了,」顽皮地吐吐舌尖,小晚皱鼻子扮鬼脸,「说不过你这个奸商。」

    「我是奸商?」皱皱眉,他也不反驳,他的注意力早被前方不远处的气质佳人引走。「小晚,你自己先随便看看,我找个朋友。」

    拿起侍者端过来的香槟杯,他像只敏捷而优雅的黑豹般缓缓走过去。

    .lyt99.lyt99.lyt99

    「小姐,有荣幸和你跳支舞吗?」低沉悦耳的嗓音在耳边响起,映人心萝眼帘的是夏尔希令人心动的俊颜。

    「我可以拒绝吗?」心萝依旧维持同样不变的姿势,若不仔细看,根本无法发觉她正和身旁相貌出众的男子说话。「我并下想介入你的战争。」

    她的态度冷淡。

    「哪来的战争?我怎么没看见?」夏尔希的薄唇扬起好看的弧度,「肯定是你误会了。」

    「误会?」对他睁眼说瞎话的功力感到无限的佩服。「方才差点进出火光的是你的旧爱新欢,不是吗?」

    她一直要自己当个看不见也听不见的爱情残障,却料不到他的旧爱新欢全让她在这里一次给碰著了。

    真讽刺不是吗?想躲都躲不开。

    「她们不是我的新欢,更不是旧爱。」他说的都是实话,没有感情的爱情游戏怎能提到情爱两个宇?更何况另一位是柏承海的宝贝妹子,他几乎是看著她长大的。

    只差没有亲手帮她包尿布。

    「很抱歉,你的说法欠缺让人信服的能力。」他曾在她家中承认他和蓝真芸的关系,她也亲眼见到他和商小晚手挽著手亲热的定进饭店,难道铁证如山,他还想抵赖?

    这棵霹雳无敌超级花心大萝卜!

    无声地叹口气,他扬起一道浓眉。「你今天这么漂亮,何必破坏难得的盛装打扮?我们休战一天吧!」

    她的性子倔强,若是没人让步,肯定会落得两败俱伤的下场,他在无形中不断的迁就她,彼此却又没有发觉。

    「你……」又、又来了,每次都来这一招,故意温言软语的诱她心软。

    「我们难得能在公开场合见面,难道你真的不赏脸跟我跳支舞吗?」他还是亲切和善的笑容。

    「……」似乎再倔脾气下去,就是她不可爱了。

    心萝不甘不愿地将手搭上他的肩,随他一同滑入舞池,彼此紧贴身躯,仿佛还能感受到他的心跳声,让她渐渐收起扎人的锐刺。

    「你怎么会来参加今晚的宴会?」夏尔希低声问,轻轻贴住她的粉颊。「我没听你提起过。」

    这几个月来,他们总是一直在争执,什么时候有机会好好坐下来聊上两句话了?

    心萝扬眸望了他一眼,终究没照实说出口,说穿了,她也不想破坏这难得的气氛。「汉唐百货也有蓝真芸的新品专柜,所以我们必须要来一趟。」

    「我们?」皱了皱眉,听她的说法,他立刻联想到他不喜欢的那个男人。「和谁?」

    「高总经理……」

    「高易哲。」他冷冷的重复。

    「你记得他的名字?」闻言,心萝有些讶异。

    「我当然记得。」他还记得高易哲对她有非分之想,对她笑得那样温柔。「是他去接你的吗?」

    「嗯。」

    「可真是热心啊!」黑眸危险地眯细,他冷哼。

    「怎么觉得你的语气里充满敌意?」

    「有吗?」薄唇微抿,他挑眉,他本人怎么不自觉?

    「……有。」顿了下:心萝低低应声。

    方才一刹那问,她还以为他是在吃高总经理的飞醋,不过,她旋即甩掉这个可笑的念头。

    她对他而言,是最可有可无的一个,他夏大少爷迷恋新欢都来不及了,哪有美国时间吃她的飞醋引

    「心萝,以後别坐他的车,更别让他单独接送!」他警告。

    「他并没有接送我上下班,」虽然他好几次有这样的意图,但她都拒绝了。「这次完全是因为公事,总不能要我穿著晚礼服搭捷运吧?」

    「总而言之就是不行,现在人皮狼心的男人太多了,像你这么漂亮,难保他没有狼子野心。」

    「高总经理是个正直的好人,我相信他不会……」原本要和他争论高易哲人格问题,忽地却一顿:心萝瞬间又吃惊又开心。「你觉得我……漂亮?」

    所有人对她容貌的称赞她都一笑置之,只有他,他随口的一句漂亮竟哄得她心里甜滋滋的。

    因为她明白他对「美」向来严苛挑剔,而且绝不说谎。

    「你本来就很漂亮,有种旁人模仿不来的独特美感。」愈说愈贴近她的唇,今夜的她真的美得教他心痒难耐。

    难道他会选个无盐女,照三餐来吓自己吗?

    「……尔希,现在是在外面,是公共场合。」脸红心跳地避开他的唇,他从不曾用如此炙热的眸光看过自己。

    他该不会又喝醉了吧?连喝杯香槟都不胜酒力?

    「不行吗?」他是真的不明白,为什么他明明是单身,却总是和她要偷偷摸摸,好像见不得光一样?「只要轻轻一个吻?」

    「不行。」没想到他会像讨下到糖吃的小孩般要赖,心萝忍不住当场轻笑出声,连忙躲过他图谋不轨的唇。

    她可不想因为一时的疏忽,和他双双登上八卦新闻的头条。

    他的新欢已经够多了,她犯不著再去插一脚。

    「心萝……」见她不从,他低声警告。「不准躲……」

    「对不起,请问你是夏先生吗?我想你可以放开我的舞伴了。」冷不防一记陌生的男音打断他们难得的融洽气氛。

    .lyt99.lyt99.lyt99

    说曹操,曹操就到。这是夏尔希目前的唯一想法。

    真讨厌!

    「尔……夏先生,这位是汉唐百货的高总经理,」连忙将称呼改了回来:心萝理理发丝,显得有些手足无措。「高总经理,这位是夏先生。」

    这是她第一次面对彷佛要进出火光的男人,他们就好像要一决生死的两只雄狮,互不相让。

    「夏先生我当然认识,久仰大名。」不卑不亢地打招呼,高易哲目光透过镜片,无畏地看著他。

    「高总经理。」冷眼打量眼前的男人,夏尔希薄唇扬起讥诮的弧度。

    原本只是揣测,如今他可以百分之百的确定,高易哲绝对对心萝有意思,反正既然是觊觎心萝的家伙,他也犯不著太客气。

    「请问夏先生可以放开我的女伴了吗?」夏尔希的声名狼藉、花名远播是众人皆知的事,他怎能让心萝落入他的魔掌?

    「我想你大概不明白状况,心萝不仅仅是你的女伴,她也是我的好友,我们相识很多年了。」像是故意挑衅他的极限,夏尔希大手一揽,将她用力地搂近自己身一芳。

    对他突如其来的动作有些吓到,心萝飞快地瞥了他一眼,秀眉蹙得死紧。

    他该不会傻得要公开他们的关系吧?他们曾经说好的……

    「夏先生!」他的动作的确让高易哲更不高兴了,他上前一步。「我想心萝应该和你没有熟络到这种地步。」

    佳人有难,眼看就要落人大野狼的口中,高易哲当仁不让的要跳出来英雄救美。

    「我们熟不熟,应该只是你个人的猜想吧?」故意将尾音拉得老长,夏尔希漂亮的黑眸看向表情僵硬的心萝。「真正的事实,你可以亲口问问心萝!」

    「心萝?」闻言,高易哲几乎是立刻向当事人求证。

    冷冷一哼,夏尔希黑眸危险的眯细。

    动不动就心萝、心萝的叫,听了就讨厌!心萝是他可以随便叫的吗?

    「……我……」刹那间整个人僵住了:心萝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

    混帐的夏尔希!居然把烂摊子交给她。

    「心萝!」没听见她否认的回答,高易哲更急了。

    「我……我……」

    「我们是大学同学,我是大她三届的学长,这样够清楚了吗?」不忍见她为难,夏尔希终於肯良心发现地帮她解围。

    「是吗?心萝?」高易哲不确定地问。

    他不是白痴,当然看得出他们之间不寻常的气氛,至少和心萝共事多年,他从不曾看她笑得如此甜蜜,彷佛放开整个心防。

    「还怀疑吗?」对他的耐心到了极限,夏尔希不懂和自己的情敌浪费这么多唇舌干嘛?

    「情敌」引忽地跳进脑海的两个字深深震进夏尔希的心底,他赫然发现他的反应似乎太大了一些……

    他只差没在心萝身上插根标示所有权的旗子了。

    「心萝,你们真的是旧识,而且夏先生还是你的大学学长吗?」高易哲打破砂锅问到底,非要个肯定的答案不可。

    「……是的,我们认识很久了。」想要偷偷挣开夏尔希的怀抱,没想到他的大手锢得死紧。

    奇怪,之前夏尔希从下会这样,他会很配合地表示两人只是初识而已,他今天究竟是怎么了?

    「是吗?」难以掩饰自己的失望,高易哲轮流看了他们一眼。「……我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