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总裁要玩游戏 > 正文
第九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那个夏总裁、夏少爷、亲爱的夏同学,」已经呵欠连连,连抽菸都已经不能让他提起精神的柏承海很无奈地靠在吧台旁,「你像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地叫我赶来,总该告诉我发生什么事吧?」

    「……」还是冷著足以刮下一层霜的俊颜,夏尔希没吭声。

    「该不会又是被齐大才女给扫地出门,所以要我来陪你吧?」

    「……」冷冷扫他一眼,夏尔希将撞球杆搁到一旁,迳自走到吧台为自己斟了杯威士忌加冰。

    咦?有问题喔!夏尔希的反应冷淡到有些诡谲。

    「你和齐大才女之间出了什么事吗?」柏承海敏锐地问。

    「你猜猜。」还是这种冷得快结冰的语气,夏尔希斜眼睨他。

    又要猜?他怎么这样命苦啊?

    总是要自问自答。「因为你身上有别的女人香,所以齐大才女又将你扫地出门。」每次答案都这样,八九不离十,柏承海猜得很随便。

    「错!」瞧也没瞧他一眼,夏尔希的眸光落在杯内金黄色的液体。

    「错?」柏承海的表情很惊讶,「我猜错了?」

    怎么可能?

    「嗯,大错特错!」自从和蓝真芸分手後,他就没有再寻找新欢。

    「你心情不好的原因,是因为齐大才女没错吧?」柏承海不确定的再问一次。

    「嗯。」

    「齐大才女……齐大才女……」柏承海绞尽脑汁,虽然他和她不熟,但念书时多少有些耳闻,再加上夏尔希这些年来多多少少会说到有关她的事,所以并不陌生,但任他想破头,还是想不透齐大才女究竟做了什么事能让夏尔希如此不高兴?

    该不会是另结新欢吧?

    不!柏承海旋即甩掉这个可笑的念头。齐大才女死心塌地的程度都快可以立座贞节牌坊了,遑论另结新欢。

    「猜不出来吗?」夏尔希突然讥诮地笑了。

    「不如你直说吧!」干嘛这样笑啊?笑得他毛骨悚然的。

    「就在刚刚没多久之前,我和心萝分手了。」平静地道出事实,夏尔希朝他挑眉。

    「你和齐大才女分手了?」柏承海吃了好大一惊,「你竟然和齐大才女分手了?」人家死心场地跟了他八年,他居然跟人家分手了!

    虽然他和夏尔希是兄弟、是麻吉,但他还是忍不住帮齐大才女骂他一声——

    真是个没良心的家伙!

    「嗯。」敛下的黑眸里只有自己才知道的复杂心思,夏尔希点头。

    「难道你都不会心软或舍不得吗?」焦躁地绕著撞球台来回踱步,柏承海直摇头,「齐大才女耶!」

    糟蹋!真是糟蹋啦!

    冷眼看了比自己还激动的柏承海,夏尔希薄唇勾起一抹自嘲的笑。「别急著怪我,主动提分手的人并不是我。」

    「不是你?」闻言,柏承海二度受到惊吓,「难不成是齐大才女?」

    「嗯。」

    「原来如此啊!」终於停下脚步,柏承海若有所思地喃喃自语,「还是已经忍耐到了极限,再也受不了了吗?不过这么多年,也难为她了。」

    「你一个人在碎碎念些什么?」夏尔希冷冷的问。

    「没什么,只是心里有些感触而已。」柏承海摇摇头,坐到他身旁。齐大才女爱他爱得多辛苦,他相信所有的局外人应该都看得很清楚。

    这不见得是件坏事,或许对齐大才女而言,是种解脱。

    「尔希,你是怎么想的?会遗憾吗?」他问。

    如果他连遗憾都没有,他真的会替齐大才女感到不值。

    「我吗?我形容不出是什么感受。」一口将酒全部饮下,夏尔希浓眉深锁。

    他不是没有想挽留她的念头,但她伤心欲绝的模样深深印在他脑海,彷佛是在控诉他伤她多深,让他所有想挽留的话半句都说下出口。

    「齐大才女是个很好的女人,你是应该感到遗憾的。」柏承海有些语重心长的说。

    「……」没有说话,夏尔希只是又帮自己斟满一杯酒。

    这些年他很习惯有她在身後静静的等著他,虽然她个性倔强、不可爱,但他一直以为她是永远不会离开他的。

    但是她离开了,还是用如此决绝的方式——害他一时像是失了魂,整个人、整颗心都变得空荡荡的,仿佛少了很重要的东西。

    「尔希,别再想了,放宽心一点。」柏承海推了他一把。

    看他的模样,代表他并非完全对心萝没感觉,但是只要他不定的性子一天不改,心萝跟著他就没有幸福。

    「……」瞄了他一眼,夏尔希深锁的眉头从没有松开过。

    放宽心?要他如何放宽心?又是一杯灼热的烈酒入腹,火辣辣地烧入腹中。

    心萝哭泣的模样深印在他脑海,甩都甩不开啊!

    难道他——真的伤她很深吗?

    .lyt99.lyt99.lyt99

    「高总经理,谢谢你长久以来的照顾,」心萝微笑地递出辞呈。「真的很谢谢你。」

    皱眉看著桌上的信封,高易哲难以接受的抬眼望著她。「为什么?为什么好端端的要离职?若是因为我之前说的那些唐突话,我以为我们已经解释得很清楚,不会再有疙瘩了。」

    「不是这样的,和总经理一点关系也没有,纯粹是我个人的问题。」心萝连忙摇头。

    「不是?」

    「因为我有些私人问题,所以……」心萝敛下眸。

    「……」顿了一下,高易哲起身将办公室的房门关起,接下来的话,他不希望有路人甲乙丙丁听见。「是因为怀孕的事吗?」

    看见她惊讶的表情,高易哲推推眼镜,显得有些尴尬。「那天我送你去医院的时候,医师误以为我是你的……亲人,所以都告诉我了。」

    其实不是亲人,而是丈夫,他那时还偷偷高兴了一下。

    「哦……」原来他都知道了。

    「你们要结婚了吗?」他很艰涩地问。

    「不!并没有……」心萝秀眉微蹙。

    「他不肯承认?」闻言,高易哲愀然变色,蓝真芸的事闹得沸沸扬扬的,他早该知道夏尔希是个敢做不敢当的花花公平。「那个混帐家伙。」

    「事实并非如此,你误会他了。」

    「事到如今,你还帮他说话?」高易哲气愤难乎。

    该死的!姓夏的究竟何德何能?能让心萝这样爱他?

    「我并没有帮他说话,」心萝很平静地解释,「因为他并不知情,我没有告诉他。」

    「你没有?为什么?」闻言,他不禁错愕。

    「因为我觉得没有这个必要。」不想多做解释:心萝说得云淡风轻。

    高易哲不是白痴,当然知道事情的经过没有那么简单,他沉默了一下,走回座位。「所以你决定独自抚养他长大?」

    「嗯。」

    「这会是件很辛苦的事。」

    「我知道:心美也是这样和我说的,但是我想我有足够的心理准备。」她淡淡一笑。

    一时间被她的笑给眩惑了眼,高易哲片刻回下了神,最後,拿起她的离职信。「收回去吧!我不接受。」

    「为什么?」这一回,换心萝很惊讶。

    「要当个单亲妈妈,最重要的就是经济基础,你现在比谁都需要这份工作。」

    「但是我怀孕的事……」

    「现在都已经什么年代了,未婚怀孕有什么了不起?更何况你的能力有目共睹,别去担心这种小事。」他嗤之以鼻的说。

    「高总经理……」听见他这么说:心萝的心暖洋洋的,眼眶一阵发热。

    糟糕!好像她怀孕後,就变得爱哭起来了。

    「别拒绝我的好意,这是我现在唯一能帮助你的方式。」无声地叹息,高易哲低声说道。

    .lyt99.lyt99.lyt99

    「你觉得是粉红色好还是蓝色好呢?」咬著唇在柜前犹豫不决:心美两件婴儿服都好喜欢。

    「我喜欢蓝色……」走在前方的心萝回过头。

    「可是我好像喜欢粉红色的。」心美嘀咕。「不如两件都买吧!」

    「心美,你会不会太贪心了?我连宝宝的性别都不知道,你却想统统带回家。」心萝皱眉。

    「有什么关系?宝宝刚出生时是中性的,不管是穿蓝色或穿粉红色都很可爱。」

    「可是你最近已经买很多了……」她们现在应该是要存钱吧?却有点挥霍无度的错觉。

    「没办法啊!谁教宝宝的东西都太可爱了,」心美拿起一件宝宝服,立刻爱不释手地朝她炫耀」「姊,你看!这件衣服有尾巴耶!」

    「嗯。」忍不住也跟著轻笑出声,心萝也觉得眼前的宝宝服可爱到没天理。

    「好吧!一起带回家好了。」二话不说:心美将它收为战利品。

    「太多了,宝宝还有七个月才出生,你现在会不会买得太夸张?」心美不赞同地阻止她。

    「有什么关系?他可是我的宝贝侄子耶!当然要买多一点罗!」

    「我已经发现你有过度宠溺他的嫌疑喔!」

    「我是他的小阿姨,我不疼他,谁疼他呢?」心美购买的决心强烈坚定,「不管了,全部带走!」

    「心美!」心萝差点被她的购物狂给吓疯。

    她手上已经抱了六、七件宝宝服了,再买下去都快凑成一打了,她是打算买回家摆地摊吗?

    「怎么了?什么东西看得那么出神?」刚结束化妆品的代言走秀,商小晚笑容粲粲的从後台走出来,她轻轻挽住男人的手。

    「没什么。」夏尔希浓眉蹙起,黑眸瞬也不瞬地望著在楼下婴儿用品部的齐心萝,越过透明的落地窗,他站的角度刚好能将她瞧得清清楚楚。

    胸口心跳得剧烈,激动的情绪有些难以控制。

    才短短几天,他却有种好久不见的错觉,他不明白自己究竟是怎么了?从前他们也曾整整一个月不通电话、不见面啊!他却不会有这种好想念、好想念的强烈情绪反应。

    难道是因为那时他明白她会等著他的缘故吗?而现在的心萝并不是属於他的?

    「遇见熟人吗?」商小晚顺著他的目光望下去,瞧见正开心选购婴儿服的齐心萝。

    「你的问题真多。」他瞄了她一眼。

    「她是……齐心萝?」不死心,商小晚继续问道。

    「……」果不其然,夏尔希当场俊颜微变。

    「别用这么恐怖的眼神瞪我,我是用猜的,」商小晚吐吐舌尖,「能让你这么有兴趣的女人,全世界也可能只有她吧?」

    所有事情的始末,她全听她爱八卦的哥哥说过了。

    「你的话变多了。」脚跟一旋,他转身闪人。

    「如果你想她,为什么不下去找她?」商小晚三步并作两步赶上他的步伐。

    「谁说我想她?」他冷嗤。

    「你刚刚的表情展现得很清楚啊!上头就写了『我想齐心萝』五个大字。」一点都不怕死,商小晚咕哝。

    猛然停下脚步,他回头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我真搞不懂,我为什么非当你的护花使者不可?我发现你愈来愈唠叨,愈来愈不可爱了!」

    当年爱撒娇,爱抱著他大腿的可爱女孩上哪儿去了?

    「这个问题你要去问我亲爱的哥哥,是他说演艺圈诱惑多,我需要人好好保护……」顿了一下,商小晚又绕回原来的话题。「夏大哥,女人是要用来疼的,就像你疼我一样,如果你真的喜欢她,就要直接说出来,别放在心底。」

    「……」紧抿著唇没吭声,他发现不把她的嘴巴缝起来,她似乎就不能保持安静。

    「女人都喜欢听见男人把爱挂在嘴巴上的。」商小晚继续说道。

    轻轻哼了声,夏尔希扭头便走。

    他爱心萝吗?爱这个字太陌生,他并不知道,但他明白他一点都不希望她离开自己身边。

    但就如他那天所说的,她提分手时的表情太过哀伤,仿佛自己真的伤她很深,让他连挽回的话都说不出口。

    他从来没有想过……要伤害她啊!

    「不过……」小晚忽地喃喃自语,说出来的话让他大吃一惊。「好端端地,她干嘛去逛婴儿用品部呢?」

    一般女孩子都是逛精品部比较多吧?

    飞快地瞅了商小晚一眼,夏尔希忍不住回头又多看了心萝一眼。

    对啊!商小晚没提,他都没注意,她为什么没事跑去逛婴儿用品部?

    .lyt99.lyt99.lyt99

    「我这样可以吗?衣服会不会太紧了?」下了车:心萝不安地转身问,小手还不忘拉拉有些紧身的礼服。

    没想到怀孕满三个月後,她的肚子急速隆起,现在要掩饰自己怀孕的事实几乎不可能,连心美都笑说她怀的是大宝宝。

    「一点都不会,」高易哲体贴地帮她关上车门,「难道你没听说怀孕的女人最美丽吗?」

    「我是没有听说过,我只觉得自己像只胖浣熊。」心萝摇头。

    「没有这样的事,完全是你自己多想了。」高易哲让出手臂好让她勾住自己的臂弯,「今天的宴会我打听过了,夏尔希因为有别的餐叙所以不会出席,你可以放一千一百个心。」

    「嗯嗯。」

    「等等我先和主办人寒暄几句,你找个人群较少的地方待著吧!」

    「你不必担心我,我会照顾自己的。」

    「明明知道你怀有身孕。还硬拖著你来,真是不好意思。」高易哲一脸的歉意。

    「你千万别这么说,该感谢你的人是我。」从头到尾,他都表现出他的照顾与关心,这一点让心萝很感动。

    有时她自己都不禁在想,为什么面对如此好的男人她不动心,偏偏要去爱上一个吝啬付出的男人?

    在他们交谈之间,已经走进宴会大厅:心萝很有默契地去找了个能让自己轻松一点的地方,让高易哲去和人们周旋。

    这回很幸运,宴会厅门外就有个小小的长廊,从那里可以俯瞰整个大台北的夜且乐。

    心萝静静的站在那里,望著山下的繁星点点出神。

    「好久不见了,」身後突然传来再熟悉不过的低沉嗓音,心萝倏然背脊一僵。

    「你过得还好吗?」

    「不想转过来面对我吗?」夏尔希挑眉,他可是打从她一进来开始就注意到她了。

    轻轻吸口气,心萝慢慢的转身,明眸对上久违的俊颜。高易哲不是说他不会参加这个宴会吗?为什么他又出现在这里?

    「我们有多久没见面了?有两个月了吗?」他轻声笑道,强压抑下来的是拥她入怀的冲动。

    「快两个月了。」乾哑的喉咙就快挤不出声音,心萝心跳得剧烈,竟有些无法面对他,没想到他对自己的影响还是如此强烈。

    「你……」舔了舔唇,夏尔希顿了好久才把话说完,「你想我吗?」

    「……」又、又是这句话!他每次见面都要这样问一次吗?难道他不知道他们关系已经不一样了?他这种问法……

    好不负责任!

    「……」见她没有回答,夏尔希敛下眸,将复杂难懂的情绪隐藏得很好。

    他好像……变憔悴了,少了那种神采飞扬的自信。

    是因为她吗?

    「心萝,我很想你,你觉得我们能不能……」不著痕迹地蹙了下眉头,他艰涩地开口。

    让他想这么说的,她是第一个。

    「……能不能?」心房猛然一缩:心萝眨也不眨地望住他,难道他想要挽回她吗?

    这并不像他的作风啊!

    「我希望我们能……」

    「夏先生,请问你是在骚扰心萝吗?」发现他在场,匆匆赶过来的高易哲冷冷的截断他的话,脸上的表情不豫,「我想心萝已经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了。」

    「……」黑眸危险地眯起,夏尔希面无表情地瞪著这个很喜欢来插花的家伙。

    「骚扰」?他真讨厌高易哲的用字遣词。

    「如果没事的话,请别再来找心萝了。」高易哲突然伸手将心萝搂近身侧。

    他气夏尔希欺负心萝已经很久了,怎能让他再次伤害她?

    「……」瞪著他顾人怨的手,夏尔希这才发现心萝隆起的腹部,他震惊地瞄向心萝。

    她连忙慌乱地拉起披风,遮住腹部。

    「怎么?不行吗?」高易哲浓眉一挑语带挑衅,对夏尔希,他有著满肚子的怨气。「孩子不见得是你的!」

    「……」恶狠狠地瞪了路人甲一眼,夏尔希不再说话,黯黝的黑眸又落在心萝身上。

    「你不用想太多,和你没有关系。」心萝移开目光,不愿面对他。

    「……」顿了一下,薄唇忽地扬起讥诮的弧度,夏尔希脚跟一旋,转身离开。

    「心萝,真抱歉,我不知道他会来。」见他终於走离视线,高易哲满怀歉疚。

    「没有关系。」摇了摇头,心萝轻声道,心里想的都是他方才未说完的话……

    他的能不能……是想和自己复合吗?

    不过应该是自己想太多了,绝情如他,是绝不会挽回已经分手的前女友。

    .lyt99.lyt99.lyt99

    「什么?心萝怀孕了?」毫不掩饰自己的惊讶,柏承海惊叫。

    「嗯。」面无表情的,夏尔希颔首。

    「怎么可能?」他还是无法相信。

    「是真的,我亲眼所见。」声音里隐含著怒意,夏尔希尽量忍了下来。

    「你在哪里遇见她的?」柏承海又开始绕著撞球枱来回踱步。

    「朋友的酒宴,她和高易哲在一起。」冷冷的回答,夏尔希忽地讥诮地一笑。原来会伤神的人只有他,还以为是自己伤她太重,真心後侮想重新和她再来过;结果她却是为了其他男人提分手,如今连孩子都有了。

    对象居然还是他最讨厌的家伙。

    「不对!这其中有问题……而且问题还很大,」柏承海喃喃自语,「这孩子是谁的?」

    「不是我的。」他冷哼。

    「你怎么知道不是你的?」柏承海皱眉,回答得还真快咧!

    「心萝是这么和我说的。」别再要他回想了,愈想他愈觉得自己被愚弄了。

    「齐大才女这么说,你就相信吗?」柏承海瞪他一眼,「说不定这只是一时的气话,她的肚子看得出来吗?」

    「看得出来什么?」

    「怀孕啊?看起来像几个月了?」

    「我怎么知道像几个月了?」夏尔希语气不佳的说:「我又没有经验,不过不小就是了。」

    「那绝对和高易哲没有关系。」柏承海笃定的道。

    「你怎么知道没有?」夏尔希学他反问。

    「那么大的肚子,少说也有三个月了,三个月前,齐大才女明明就还跟你在一起,而且她不是关系复杂的女人,这一点我们心知肚明。」

    「你的意思……孩子是我的?」夏尔希皱眉。

    「百分之99.9,一定是你的。」柏承海只差没有挂人头保证。

    「如果是真的,她为什么不和我明说?」浓眉狠狠攒了起来,夏尔希粗声问。

    「我说夏老板、夏少爷、夏同学……你的个性我们都清楚,蓝真芸就是个血淋淋的例子,谁怀孕了会想告诉你啊?」

    「蓝真芸不算,」漂亮的黑眸倏然眯细,「事实证明只是个谎言。」她也私底下承认那只是想挽回他的把戏。别把心萝和那种女人混为一谈。

    「那是你一厢情愿的想法,别人不见得这么想啊!」

    「……」

    「心萝一定是不想让你误会她是个拜金的女人,所以不说一声就离开吧?」

    夏尔希的脑中忽地闪过一幕她在餐厅反胃恶心的情景,顿时,所有的前因後果都豁然开朗了。

    她真的带著他的孩子离开他!

    她居然敢!

    「怎么样?你想追回她吗?」柏承海闲凉地问道。

    「我当然会。」黑眸里闪耀著坚定的光芒,夏尔希冷哼,他已经照著她的游戏规则玩很久了;从现在开始,游戏规则由他来订。

    .lyt99.lyt99.lyt99

    「爸,我可以进来吗?」夏尔希敲了敲房门。

    「嗯。」夏父摘下眼镜,望著无事不登三宝殿的儿子。

    「爸,关於赵惠兰……我是不会娶她的。」见父亲已经微微变了脸色,他还是很平静地继续说下去。「我已经有喜欢的对象了。」

    「如果是那种不明不白的女人,我是不会准许的。」

    「她不是那样的女人,基本上她出生书香世家,当年还是T大外文系的榜首,我和她在一起已经八年了。」

    夏父挑了挑眉,好像有些好奇。

    那样的女人竟然会喜欢上他这个浪荡子,而且还在一起八年,这算不算一种奇迹啊?

    「我想……现在是我将她留在身边的时候了。」

    「她离开你了吗?」

    「……她不会离开我的,我会用尽任何手段将她留在我身边。」夏尔希斩钉截铁地回答。「我是来和爸说一声的。」

    「我向来对儿媳妇的要求很简单,」夏父一脸严肃地看著儿子,「只要清清白白,没有时下女人的拜金心思,我们夏家的大门随时都是开著的。」

    一个女人能忍受他的花心八年,她的认真执著必定不在话下,凭这一点,应该就很够了。

    「谢谢,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