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伍小猪!你霸占厕所很久罗!快出来啦!我上班快迟到了。”顶著一头鸟窝头,欣曼睡眼惺忪地靠在门边低喊。

    “……”

    “伍小猪,你再不出来,小心我一脚踢爆你的屁屁喔!”她习惯性的威胁道。

    “……”

    “伍小猪!”

    “……”

    见浴室里还是没有反应,欣曼耐心告凿,毫不淑女的用力拍打门板,“你快点出来啦!你在孵蛋吗?”

    “姊!大清早的,你别一直鬼吼鬼叫制造噪音好不好!”左边的房门突然打开,伍沛书揉著眼探出头,“你一直叫我干嘛啦!我早上又没课。”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欣曼立即清醒过来,错愕地看看他,又看看紧闭的浴室门,“那是谁在里头?该不会娘娘腔昨晚又住我们家吧?”

    “我有名有姓的,谁是娘娘腔啊?”尹千羿打开门,漂亮的黑眸冷冷地瞅著欣曼,“一大早就鬼吼鬼叫的男人婆!”

    “不准叫我男人婆!”欣曼气恼地眯起眼,“小心我一拳揍扁你这个娘娘腔!”

    “男人婆就是男人婆!不是要踢爆人家的屁股,就是想一拳将人揍扁,除了使用暴力,你还会什么?”尹千羿轻讽。

    “你还说!”欣曼最痛恨从他嘴里听见“男人婆”三个字,仿佛自己真的很粗鲁似的。

    “事实还怕别人说吗?”俊美的脸一撇,薄唇勾起讥诮的弧度。

    “可恶!你——”眼看针锋相对的戏码还要持续下去,伍沛书索性将房门关上,将吵闹隔绝于外,继续窝回床上睡他的大头觉。

    “你给我记住!”欣曼气得脸都红了,“自己有家不回,老是赖在我家是什么意思!”

    “昨晚是伯父、伯母邀请我留下来的,盛情难却你没听过吗?”闲凉地挑眉睨她,尹千羿决定陪她舌战到底。

    “你!”被气到眼前一阵晕,欣曼一时语塞。

    有时她真搞不懂老爸、老妈是怎么想的,居然会欣赏眼前这个娘娘腔,三天两头就要他留下来过夜,难道他们没意识到家中还有个未出嫁的女儿吗?不怕会出什么意外吗?

    当然啦!娘娘腔看起来瘦瘦弱弱的,若真有什么非分之想,她应该用一根指头就能解决他了。

    “倒是你,身为一个女孩子,明知道家中有外人在,还敢蓬头垢面,穿著像米袋似的睡衣出来见人,你羞不羞啊?”尹千羿冷嗤。

    “你这家伙!有什么资格批评我?”居然还嫌她蓬头垢面!到底是谁霸占厕所那么久不出来?简直是恶人先告状。

    “欣曼!”听见楼上吵闹不休,伍妈妈对著楼梯提醒道:“已经快八点半了,你上班不会迟到吗?还不快点下来吃早餐!”

    “啊?!”欣曼这才想起自己睡过头,恶狠狠地瞪了尹千羿一眼,连忙冲进厕所用力甩上门。

    讨人厌的家伙!

    ☆☆☆四月天转载整理☆☆☆net☆☆☆请支持四月天☆☆☆

    “欣曼,瞧你从一大早就盯著手机猛瞧,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好事啊?”和她交情还不错的同事孙贝佳双脚一蹬,座椅立刻滑到她身侧。

    今天正是情人节,可疑喔!

    “我?哪有?”从电脑萤幕前转过头,欣曼脸蛋不争气地一红。

    “一定有,你连对著电脑萤幕都会偷笑呢!还不快从实招来。”工作一整天多烦闷啊!聊聊天可以调剂调剂身心。

    “真的没有。”欣曼用力摇头,脑海里浮现的却是昨夜和凯乔接吻的画面,使得她的双颊更烫了。

    那是她的初吻呢!没想到她的初吻能给她最喜欢的人,这也算是种幸福吧!

    不知道他今天会不会打电话给她?他应该有她的电话号码,还是由她先打电话过去?

    但是,这样会不会太主动了?

    “喂!伍大小姐,我还在和你说话呢!你是神游到哪里去了?”孙贝佳在她眼前挥了挥手。

    “嗯?我……”话还没说完,欣曼的手机铃声忽地响起,她心一跳,飞快地看了孙贝佳一眼。“我接个电话。”

    “好,你慢慢聊!”觉得无趣,孙贝佳座椅一挪,又滑回自己的座位做事。

    “你好,我是欣曼。”因为是陌生的电话号码,所以她的语气很客气。

    凯乔吗?希望是凯乔。

    “……是我。”停顿了下,电话那头终于传来声音。

    “凯乔!”几乎是立刻认出他的声音,欣曼的声音猛然扬高,掩不住语气里的兴奋,立刻招来孙贝佳讶异的一瞥。

    “是我,没想到马上就被你认出来了,我打扰到你了吗?”

    “不会!”斜眼望著桌旁堆积如山的待办文件,欣曼狂摇头,好险他看不见,不然会发现她的颈子都快摇断了。

    他真的打来了!嘻嘻!

    “你今晚有空吗?方不方便出来见面?”

    “今天晚上?”心扑通扑通跳得剧烈,撞得她胸骨都痛了,欣曼漾起笑,露出两个可爱的笑窝,连眼眸都眯成弯月。“OK啊!”

    通常依她的个性,工作没做完她是不会准时下班的,但今天例外,因为约她的人不是别人,而是凯乔。

    她梦寐以求的初恋情人。

    “六点半在你家楼下接你可以吗?”

    “嗯,好。”完全克制不住兴奋的情绪,这一刻欣曼的字典里找不到“矜持”两个字。

    “到时见。”

    欣曼的情绪太过高亢,忽略掉刘凯乔有些沉重的语气。

    喜滋滋的切断通话,欣曼开心地握著手机好一会儿,耳边仿佛还能听见他好听的嗓音。

    嘻嘻嘻!忍不住低头窃笑,欣曼的心情开始飞扬起来。

    这算他们的第一次约会吗?

    今天是情人节,他们的第一次约会就在情人节,光想像就觉得好浪漫啊!

    ☆☆☆四月天转载整理☆☆☆net☆☆☆请支持四月天☆☆☆

    “伍小猪!你在家吗?”砰一声关上大门,欣曼脱了鞋匆匆往二楼跑,唇角挂著从下午到现在都不曾消失过的笑意。“伍小猪?”

    “是你!”等看清楚房里的人是谁后,欣曼的笑容瞬间冻结。

    尹千羿慢慢转过身来,浓眉微蹙。“是我。”

    现在的时间是下午三点半,两个不该在这时候出现的人都出现了,而且还很不巧的碰在一起。

    “我弟人呢?”总不能和他站在这里大眼瞪小眼,欣曼问道。

    “他不在。”

    “不在?”有些讶异地扬高音量。

    “不在。”薄唇微抿,尹千羿漂亮的黑眸瞬也不瞬地望住她。

    从来没想到会和他单独两个人在家,欣曼咬咬唇,他是唯一会让她感到威胁感的男人。

    虽然她一直怀疑他GAY,而且猜测他和伍小猪有奸情很久了……

    “我出门时也看到你,回家又看到你,难道你没别的地方可以去?”他不是很有名的造型师吗?怎么老是在她眼前出现碍她的眼?

    还是造型师都这么闲?

    对她质问的口气隐隐感到不悦,尹千羿轻轻吸口气,尽量用客气的口吻回答。

    “因为我有个case想交给他做,所以先过来等他下课。”先撇开私交不谈,伍沛书目前虽然是业余的模特儿,他却觉得他极有潜力,成为名模指日可待,说不定还有机会走向巴黎的伸展台。

    而他和伍沛书的关系亦师亦友,一直在旁督促他。

    “你介绍我弟工作?”

    “是的。”双手环抱胸前,尹千羿尽量让自己忽略掉她干燥的双颊,和从不曾被好好照顾的干裂唇瓣。

    看不到……看不到……他努力催眠自己。

    “既然我弟弟不在,那我先把话和你说清楚,”欣曼努力站得笔直,虽然明知道气势上还是差他一截。“你不要把魔掌伸向伍小猪,他可是我们家唯一的男丁哦,我不会让你就这样摧残他的。”

    “魔掌?摧残?”挑高一道浓眉,他完全听不懂眼前的女人在说什么。

    “你别和我装傻,我知道你懂!”见他用看外星人的眼光瞧她,欣曼牙一咬,决定把话摊开来明说。“你别带坏伍小猪,他不是GAY。”

    啪一声,额角某根不幸的青筋倏然爆裂,尹千羿黑眸危险地眯细,话是从齿缝中挤出来的。

    “我、不、是、GAY!”如果杀人不犯法,他真想亲手扭断她的颈子。

    胡说八道的男人婆,他全身上下哪一点像GAY了?

    “如果你不是GAY,干嘛整天和伍小猪黏在一起?”她提出质疑。

    “我没有整天和他黏在一起。”他只是很喜欢伍家温暖的气氛,不像他空荡荡的屋子,没有半点人气。“可是我常常看到你啊!”欣曼嘀咕。

    “反正我不是GAY!”懒得和她罗唆,尹千羿头一转,继续将私家珍藏的衣服挂进衣柜里。

    和她沟通,简直比教浣熊织毛衣还困难。

    “你——”他爱理不理的模样让她很生气,欣曼恶狠狠地瞪住他,恨不得将他宽厚的背烧出两个窟窿。宽厚?欣曼不著痕迹地皱眉,这才发现他的背好宽,似乎很让人有安全感……

    见鬼了,她是想到哪儿去了。

    “倒是你,这么早回来找沛书有什么事?”见她还不走,千羿随口问。

    “我……”话到舌尖猛然吞回,欣曼戒备地回答。“我找伍小猪不关你的事。”

    她本来想问伍小猪,今天晚上的约会她该如何打扮比较好,不过算了,既然伍小猪不在,她也不想问他。

    挑了挑眉,千羿当作没听见。

    看吧!每次都是她的态度先激怒他的。

    先批评他娘娘腔、又说他是GAY,她才是不懂温柔又举止粗鲁的男人婆咧!

    包包里突然有件东西引起他的注意,他顿了下,回头顺手抛给她。

    “这是什么?”幸好她运动神经发达,准确无误地接住。

    “这是浅色唇釉,应该还配你的肤色,它含有玻尿酸的成分,除了彩妆功用外,应该多少能补救一下你惨不忍睹的嘴唇,”见她还是一脸呆愣,尹千羿薄唇微抿,像在教导反应迟钝的孩子。“你谈恋爱了不是吗?总要打扮一下,总不能老是这副德行去见他吧?”

    德行?他的用词真教人讨厌!她有这么糟糕吗?她个人觉得很好啊!

    明眸微瞪,本来要和他辩驳,但看了眼手中晶透漂亮的粉色唇釉,她还是忍了下来。

    或许他没这么可恶,毕竟他还送了东西给她,而她现在的确很需要……就像每个刚谈恋爱的小女人,总希望能更漂亮一点。

    “谢谢。”不甘不愿地,她小声道谢。

    尹千羿没什么特殊反应,只是有些讶异地回头看了她一眼。

    原来她还会说谢谢啊!他还以为她的嘴巴只会骂人呢!

    ☆☆☆四月天转载整理☆☆☆net☆☆☆请支持四月天☆☆☆

    “嗨!”见熟悉的人影就在前方,欣曼匆匆奔下楼,开心地朝他招手,眼睛笑咪咪的。

    “嗨!”回过头,刘凯乔有些惊讶,眼前的欣曼好像不太一样,可一时却说不出哪里不同。

    唇边还是扬著甜甜的笑,欣曼既紧张又期待地望著他。“你约我见面,有什么事吗?”

    约会、约会,这应该是他们的第一次约会。

    “嗯,”刘凯乔点点头,不敢直视她的目光。“是关于昨晚的事。”

    “昨晚?”又来了,那个抑郁的表情,欣曼原本兴奋的情绪瞬间下降几个百分点。

    “昨晚我说交往的事。”这一回,他肯看她了,眼神充满歉意。

    “怎么了?”一颗心顿时提得高高的,欣曼还是在微笑,努力保持镇定。

    有哪个环结出错了吗?

    “我前女友和我分手已经一个月,原本我以为我们会这样算了,也不再抱任何希望,毕竟她说要分手时态度是那么坚决。”

    “嗯。”这就是他一直郁郁寡欢的原因吗?

    “但是我今天突然接到她的电话……”话到这里停顿,因为他也不知该如何说下去。

    “她想复合?”见他为难的模样,不用说也知道答案,欣曼还是用力扯动嘴角努力的笑,不想让他瞧出自己的失落。

    短短一夜,她却从天堂跌到地狱。

    “是的,我们在一起三年了。”见血色从她脸上失去,刘凯乔有很严重的罪恶感。

    “哦!”但是她暗恋他六年了,他可能永远无法体会再见到他时她有多开心。

    “我没有伤害你的意思,昨天的话我也不是随便说说,可是她今天……”他顿了下,“她今天哭得很伤心,她很后悔当初一时冲动的决定,我不想看她那么难过,所以……”

    “没关系,我能理解,”有些急促地打断他的话,欣曼将心痛掩饰得很好,“我相信你一定很喜欢她。”

    “嗯,她是我最喜欢的女孩,我从没有这样喜欢过一个人。”没有犹豫,刘凯乔点头。

    见他如此肯定的模样,仿佛又是一刀划在她的伤口上,刹那间,她差点连笑容都挤不出来。

    “对不起。”他诚挚的道歉。

    “别、别跟我说对不起,”欣曼连忙摇手,“感情这种事有什么好对不起的,你就当作没昨天那件事就行了,当我什么话也没说过。”糟糕!她的眼睛好热、好酸,不知道会不会当场哭出来啊!

    但是她绝对、绝对不要在他面前掉眼泪,她的眼泪一掉,凯乔一定会很自责,她不要他对她感到愧疚。“我很感谢你的谅解。”刘凯乔勉强笑了笑,像是松口气似的放下心中的大石。

    “干嘛说这种话,我们的交情这么好,你不用客气。”她强颜欢笑著,其实心里在滴血。

    “嗯!你这辈子都是我最好的朋友,好兄弟!”他这才真正的释怀。

    好兄弟?笑容凝结,欣曼咬紧唇,难忍心痛。

    他也是这样想她的吗?把她当作兄弟、哥儿们,而不是女孩子,难道她就这么——

    没有女人味?

    倏地,眼角余光忽然瞄见一名长相甜美,穿著英格兰式的红色短裙、细跟马靴的女孩,开心地朝刘凯乔招手。

    欣曼涩涩地收回目光。“你女朋友?”

    “嗯。”

    “长得很漂亮。”好可爱,像洋娃娃,和她是截然不同的类型。

    “谢谢。”

    “还是朋友?”欣曼伸出手,装作不在乎的样子。

    “还是朋友。”刘凯乔宽厚的大掌握住她的。

    “你一定要幸福喔!”还是笑脸迎人的,她如此说道。

    ☆☆☆四月天转载整理☆☆☆net☆☆☆请支持四月天☆☆☆

    有时候事情的发展完全是出乎意料之外,尹千翌发誓自己真的只是想下楼买瓶饮料,而不是故意探人隐私,却意外看见黯然失意的欣曼,又不小心将整场闹剧看完。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欣曼如此难过,她一直都是趾高气昂、生气勃勃的,看著她故作坚强地和他们挥手道别,尹千羿忽然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只静静地跟在她身后。

    “是谁?”胡乱地抹去脸上的泪痕,欣曼猛然回头,却看见最不想看见的人。“怎么又是你!”她的语气极差。

    没想到自己最不堪的时候居然被这家伙给看到了,这下可好,刚好给他拿来当话柄耻笑。

    “嗯。”似猫的大眼泪眼迷蒙的,尹千羿心一震,被她毫无防备的模样吓了一大跳。

    说实话,他还是比较欣赏她张牙舞爪的样子。

    “你干嘛跟踪我!”像急欲找个发泄的出口,她大喊。

    “我没有跟踪你,我只是下楼买饮料。”他扬高手中的瓶装绿茶。

    昨天灿烂亮眼的笑容到哪里去了?突然间显得可怜兮兮的。

    不过话说回来,她应该是受创很深,昨天她才在开心多年的单恋终于有了结果,如今却这么狼狈……

    居然还在那里逞强!叫人家一定要幸福咧!

    咬咬牙不想再说话,欣曼扭头便走。

    她太难过了,难过到没有力气和他争辩。她的初恋从头到尾维持不到二十四个小时。

    早知如此,还不如别告白,省得自己多惹心酸。

    “你家到了。”站在她家门前,尹千羿叫住她。

    像是没听到般,欣曼脚步没停地匆匆往前走。

    扬眸瞥了灯火通明的伍家,又瞥了眼摇摇晃晃不知要晃去哪儿的欣曼,尹千羿皱了皱眉,决定先将苦苦等他回来试衣的伍沛书扔到一旁,继续跟在欣曼身后。

    她现在的样子,实在让人无法放心。

    “你为什么还跟著我?”知道他还跟在身后,欣曼脚步倏然一顿,回头怒问。

    “你还好吗?”他难得轻柔的问。

    “不关你的事,你最好别再跟著我,不然别怪我不客气。”小手紧握成拳,强忍某种即将崩溃的伤痛情绪。

    “是因为那个男人吗?”完全没被她的恐吓吓到,他继续追问。

    “……”

    “你先回家吧!”没有她预料中的落井下石,他只是如此说道。

    “不要你管!”

    “你现在情绪很激动,还是先回去再说。”

    “我说了,不用你管!”再也隐忍不住,欣曼一个箭步冲了过来,毫无预警地一把扣住他的臂膀,想让他尝尝伍沛书从小到大最怕的过肩摔。

    但是奇迹发生了,她非但没成功,右手反而被他牢牢制住,两人的距离瞬间贴近,她异常惊讶地扬眸。这家伙!没有她想像中的弱不禁风。

    “你还是回去吧!”还是重复一样的话,他松手。

    “要回去你回去,别管我!”悻悻地揉著被抓疼的手臂,欣曼在公园的长椅上坐下来。

    扬眸瞄了眼黑漆漆、只有几根路灯照明的公园,尹千羿站在离她几步之遥的地方。他也不懂自己干嘛要陪她在这里吹冷风,他可是连外套都没穿就出门了,但是她的模样,像是隐隐牵动了什么,让他无法置之不理。

    若是他没看见就好了,就不用陪她站在这儿了。

    “我刚刚被甩了,我的初恋结束了。”仿佛安静了一世纪那么久,欣曼忽然开口。

    这一回,换尹千羿惊讶地瞅她。

    他没想到她会对他诉苦,他还以为她会沉默到天荒地老。

    “他分手不久的前女友回来找他,他马上就做出选择,我和她,胜负立分。”无神地望著地面,呼啸而过的冷风刮痛她的脸。

    “……”

    “说不定在他心底,我就像兄弟一样,他根本没把我当成女孩子。”她自嘲道。

    “……”

    “其实我早该知道的。”狠狠咬住下唇,泪珠无声无息地落在她的手背上。“像我这种粗鲁又高大的女人,怎么可能有人喜欢?”

    不著痕迹地蹙了下眉头,尹千羿很意外她会说出这样没志气的话。

    “反正我不可爱、不懂得撒娇、粗鲁、脾气坏,注定要孤独一辈子!”刘凯乔亲吻她的画面还牢牢印在脑海,结局却是这么不堪,真的让她好难受。

    她的爱情开始在情人节前夕,结束在情人节,眼看双双对对的情侣手牵著手从眼前经过,欣曼的心好痛,胸口像沉甸甸压了块大石般喘不过气来。

    最最可笑的是,此时此刻陪在她身边的竟是她恨得牙痒痒的死对头。

    只不过是失恋,有必要说得像世界末日一样吗?再说他一点也不觉得她高大,在他的工作环境里,高出他半个头的女人大有人在,至于粗鲁、脾气坏嘛……

    这点倒是无庸置疑,他举双手赞成,不过这是能改变的。

    别再说这种可怜兮兮的话了,多不像她啊!

    “你看,有女孩子像我这么孔武有力的吗?”她拱起右臂,厚厚的毛衣底下看不出是否真的有肌肉隆起,“我小时候和伍小猪打架,一拳就把他打晕了。”

    还记得当时亲眼目睹的老妈吓得目瞪口呆。

    “男……”硬把剩下的话吞回肚里,现在还叫她男人婆,分明是二度伤害。

    “我想这辈子都不会有人喜欢我的。”明眸里满是水气,欣曼的语气既自卑又哀伤。

    “干脆我们交往吧!”一时间脑袋忽然当机,这句话不经思考直接脱口而出,连尹千羿自己都很惊讶。

    他铁定是疯了,吃饱太闲。

    “什么?”欣曼震惊的扬眸看他,活像看刚从火星降落地球的外星人。

    “我们交往吧!”停了三秒,他重复。

    她伤心难过失意的模样他全看在眼里,不能否认有种异样的感觉在心底发酵。

    “我不用你同情我,”欣曼防备似的别过头,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我最不需要的就是你的同情,就算我被甩了,也没有饥不择食到这种地步。”

    什么叫饥不择食?她的用词真刺耳,他可是在帮她耶!难道她不知道他的行情其实好到不得了吗?

    “先听我把话说完,”尹千羿漂亮的黑眸上上下下将她打量一回,一副就事论事的口吻。“你喜欢刘凯乔这么多年,现在好不容易又见了面,难道你想就这样放手?”

    他也不想自惹麻烦啊!谁知道这个男人婆伤心难过的样子会让他如此放心不下。

    闻言,欣曼摇摇头。

    她也不想,但她明白感情这种事是不能勉强的。

    “我可以帮你把他追回来。”尹千羿的态度很肯定,“我能够让他爱上你。”

    “你不懂,你没有见过他的女朋友,”欣曼吸吸鼻子,明眸水汪汪的,“她是那么漂亮,就像个粉雕玉琢的洋娃娃,和我这种高大、男孩子气的女人是不同的。”

    他当然有见过,方才的闹剧他可是从头看到尾耶!那女孩在他眼里,顶多只有“差强人意”四个字。

    “在我手中,没有什么不可能的,我也能将你变成让男人移不开目光的绝世美女,”他自信地挑眉,不是他自夸,事实就是如此,化腐朽为神奇就是他的工作。“只要你乖乖听我的话,我保证让你成为男人趋之若骛的大美女。”

    “……”

    “怎么样?想清楚了吗?”就算他一时大发善心吧!只要她以后别再娘娘腔、娘娘腔的叫他就行了。“机会只有一次,我拿我的专业名声做保证,嗯?”

    扬眸望住他,欣曼陷入沉默。

    不能否认的,她的决心动摇了。

    “如果只是要改变我,为什么一定要和你交往?你可以直接帮我打扮,改变穿著。”

    “因为我是男人,却更了解女人,”尹千羿居高临下地瞅她,薄唇勾起魅惑的笑,“我要改变的不只是你的外表,还有你的人,我会一课、一课的教你。”

    “……”

    “如何?”跃跃欲试的,他问:“要相信我吗?你应该不想再错过刘凯乔吧?我能把你变成他最欣赏的女人喔!”

    他向来喜欢挑战,将像男人婆的欣曼改变成风情万种的迷人女子,就是最艰巨的挑战。

    他已经迫不及待了。

    “我相信你。”停了很久,欣曼如此回答。

    如果这样能让凯乔另眼相看,她愿意试一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