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是呀!我今天很忙,但是我已经硬挪出时间给你了,不管你今天方不方便,你就乖乖的在下午三点准时到我工作室来就对了。”

    “可是……”

    “没什么好可是的,记住别迟到,我一秒钟可是以百万计,后面还有一堆人在排队!”

    “我需要准备什么吗?”可恶!霸道的死娘娘腔。

    “准备什么?不用吧!洗干净过来就可以了,千万别化妆啊!这句话是白说了,你可能连化妆品是什么都不知道,就这样罗!我还在忙!拜拜!”

    以上,是一个小时前欣曼临时接到的电话通知,该死的尹千羿也不管她今天是否有空、上司让不让她请假,一副下达圣旨她就必须接旨的高傲态度,真的把她气得牙痒痒的。

    不过,她还是很听话地准时出现在他工作室楼下。

    “这个自大的家伙,真是可恶透顶了,”一边搭电梯上楼,欣曼一边碎碎念,“以为我整天闲闲没事等著他召唤吗?气死我了!”

    电梯门叮一声打开,欣曼足足怔了三秒才回过神来。

    她曾听伍小猪提过,尹千羿是业界赫赫有名的造型师,很多知名艺人都指名要他做造型,不过听归听,她也没真的往心里放,直到今天她才真正明白他的人气有多旺。

    上百坪的工作室人来人往,旁边还有专供等待用的休息室,另一边许多似曾相识的模特儿三三两两聚在一起,其中还不乏在电视节目中看过的知名艺人。

    她就像只丑小鸭,一时不慎闯入了金璧辉煌的城堡,顿时脑中有个念头闪过——

    这里不是她该来的地方!

    “我知道,这次算请你帮忙罗!下次我一定找机会补偿你,”脚才刚跨出一步,耳边就传来尹千羿的声音,“她应该快到了吧!我千吩咐、万交代她别迟到。”

    欣曼直觉地回头,看见他和一名打扮入时的美丽女子在说话,她从不曾看过他工作的样子,当他在她家时,总是懒洋洋地和伍小猪赖在客厅里看电视、研究最近又出了哪种保养品,而此刻他认真严肃的样子没来由地让欣曼心一悸。

    说实话,其实尹千羿从头到脚都不“娘”,长相俊美有型先不论,衣著品味又好,她会老是说他娘娘腔,纯属个人偏见而已。

    他今天穿著白色高领毛衣,衣袖卷到手肘处,露出和她想像中截然不同的结实手臂;他的手指修长有力,相当漂亮,下身是件黑色棉质长裤,衬托出他傲人的长腿,和结实微翘的臀型。

    总而言之,她一时间竟看得失神了,无法将他和老是懒洋洋赖在她家的坏嘴巴男人联想在一起。

    “咦?说人人到,”转过彩色玻璃砖隔出的屏风,尹千羿眼尖地看到她,二话不说地朝她走来。“不错嘛!你没有迟到。”

    “迟到不是我的风格。”不是很甘愿的回答,她咕哝。

    糟糕!被发现了,这下子溜不掉了。

    “就是她?”爱琳叉著腰走过来,神情诡谲。

    “嗯,你觉得呢?适合什么发型?”双手环胸,尹千羿挑眉,“别给我短发,我喜欢棕色长鬈发的女人。”

    伸手摸摸欣曼的发质,爱琳狐疑地扬眸看他。“你喜欢?”

    “我想大部分的男人都喜欢。”顿了下,他改口。

    忍不住又瞥了尹千羿一眼,爱琳绕著欣曼打量一圈,“她勉强算得上瓜子脸。”

    “嗯哼。”

    “眼型还不错。”

    “所以别用厚刘海,要强调出她的大眼。”尹千羿说出自己的要求。

    “让我想想。”爱琳停下脚步,眨也不眨地望住欣曼。

    目光不安地在他们两人脸上看来望去,自始至终,欣曼都不曾吭过一声,她觉得自己好像猪肉摊上的猪肉,现在正有两个客人在讨论要买五花肉好,还是猪脚好。

    “她的头发太短了,能设计的造型有限。”欣曼的发长是最尴尬的时期,刚好碰触到肩膀,发尾乱翘得像扫把。

    “那就用假发吧!我要最好的。”尹千翌想也不想地道。

    “价格不菲喔!”爱琳扬眉。

    私交再好也是要明算帐的。

    “钱是不是问题,”发现身旁有双很大的眼睛正瞪著自己,他看了欣曼一眼。“我付钱。”

    “不用!我……”欣曼皱眉。

    她没理由让他付钱。

    “我说我付就我付,你甭跟我抢。”

    总觉得他们之间的关系很怪,爱琳粗鲁地打断欣曼的话。

    “她是你什么人?”这话她是对著尹千羿说的,完全把欣曼当透明人。

    尹千羿先望了欣曼一眼,薄唇忽地扬起一抹笑。“她是我女朋友。”

    虽然常常有人说她的神经很大条,但她从不觉得自己有迟钝到后知后觉的地步。

    自从尹千羿不负责任地丢下“她是我女朋友”那句话后,欣曼就发现眼前叫爱琳的女人和她的梁子结大了。

    明明就是剪个头发,欣曼却有种头发快被她拔光的错觉,不过最恐怖的,应该是爱琳目不转睛猛瞪著她瞧的恐惋眼神。

    “你认识Alan多久了?”终于,爱琳忍不住开口。

    “谁?”忽然冒出一个陌生的英文名字,欣曼怔住。

    “Alan!就是千羿。”她很不情愿的解释。

    “一年多吧!”她照实回答。

    “一年多?”精心描绘过的眼眸微眯,爱琳像是在回想些什么,“你怎么认识他的?”

    “怎么认识他?”欣曼狠狠皱眉,回想起那一天的情况,其实说起来很荒谬,就怕说实话爱琳也不会相信。

    “对啊!你是怎么认识他的?”

    “他……他是我弟在路上捡回来的。”够夸张吧?不过事实就是如此,如有半点虚言,她愿被雷公爷爷劈。

    一年多前的某月某日下著滂沱大雨的晚上,比平时晚归的伍小猪突然拎个全身湿淋淋的路人甲回家,那个人就是尹千羿。

    爱琳看欣曼的眼神突然复杂起来,她喃喃自语,“所以是报恩罗?”

    “什么?”欣曼皱眉。

    “没事,”爱琳猛然回过神来,“我只是很好奇Alan怎么会看上你!”她的语气里充满蔑视的意味。

    不高兴地咬住唇没说话,欣曼决定不和她一般见识。

    她以为她很喜欢那个娘娘腔吗?要不是为了想改变给凯乔看,她才不会愿意接受这样的关系!

    在她的心目中,她还是比较喜欢雄赳赳、气昂昂的的男人,甚至有点胡碴都没关系,尹千羿长得太漂亮、太干净了,根本不符合她的标准。

    看似专心整理手下的发型,其实爱琳的心思全飘到尹千羿身上去了。

    一年半前,Alan的未婚妻谢安娜因病过逝,伤心过度的Alan扔下日正当中的事业失踪好一阵子,没有人知道他的下落,身旁的好友也全联络不上他,急得大家像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甚至还一度传出他已经想不开的谣言;直到三个星期后,他安然无恙地再度出现,大伙儿才放下心中的大石,庆幸回来的不是某某桥下的“浮尸”。

    所以当Alan说欣曼是他的新女友时,爱琳才会如此惊讶,因为她比谁都清楚Alan有多爱安娜,但她也相信从路上把Alan捡回去的说法是真的。

    自我放逐,的确是Alan会做的事。

    “我先不管Alan为什么会喜欢你,不过你要对Alan好一点,”爱琳又开口了,说出来的话听在欣曼耳里就像法国话,没一句听得懂,“别伤害他,更别欺骗他的感情,Alan不是游戏人间的花花公子。”

    “什么?”欣曼错愕。

    “他好不容易才能走出过去的阴霾,”爱琳嘀咕,“虽然我真的不知道他看上你哪一点,可能是你旺盛的生命力吧!你一副看起来就很健康的样子,和体弱多病的安娜不同。”

    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欣曼皱著眉,放任身后的女人碎碎念。

    “好好照顾Alan。”这是爱琳下的结语。

    ☆☆☆四月天转载整理☆☆☆net☆☆☆请支持四月天☆☆☆

    折腾了三个多小时,原本参差不齐的头发终于换了新风貌,先是染成不显突兀的浅棕色,薄薄的斜刘海刚好衬托出欣曼似猫般的大眼睛,微微打薄发尾顺著她尖尖的下巴垂在颊边,五官立刻显得立体有型。

    “咦?头发剪好啦?还挺好看的嘛!”见她从隔壁的房间定出来,尹千羿丢下手边的模特儿朝她走过去。

    “整个人都漂亮起来了。”像是看见极满意的艺术品,尹千翌漂亮的黑眸瞬也不瞬地望住她的脸。“不错、不错。”

    “应该没什么改变吧?”下意识地摸摸头发,他异常直接的目光让她无端双颊微热。

    这家伙,没事这么认真称赞她干嘛?害她一时很不习惯。

    “比起之前那头稻草扫把好多了。”冷不防,坏嘴巴又出现了。

    “稻草扫把?”眉微挑,欣曼眯眼瞪他。

    果然,这才是他的真面目,刚刚的温柔只是假象。

    “不是稻草扫把是什么?”薄唇微勾,他一副忍受很久的模样,“发尾枯黄又干燥,一看就知道不曾好好照料过。”

    “喂~~娘娘腔……”

    “不过现在好多了,”尹千羿突然轻轻拉起她的发尾拿到眼前细看,刹那间他们的脸靠得好近,他俊逸的脸庞和卷翘的眼睫映入她的眼,鼻间仿佛还隐隐嗅到某种好闻的气味。“爱琳把那些杂草都剪掉了。”

    欣曼张口想反驳,却一时说不出话来。

    他们真的靠得太近了,害她的心儿扑通扑通猛跳。

    “怎么不说话?”见她反常的沉默,尹千羿扬眸,却看见一张熟透的苹果脸。“你干嘛脸红?”

    “我哪有脸红?”急忙从他手中扯回头发,欣曼立刻退了一大步保持安全距离。

    没想到娘娘腔近看时还挺有男人味的,算她失算。

    哼!

    “还说没有脸红,明明温度烫得吓人。”尹千羿冷嗤,突然甩手背抚上她的脸。“唉……真的很糟糕。”

    “喂~~说话就说话,别毛手毛脚的,”紧紧皱了眉,欣曼用力地擦过被他碰触的地方。“什么东西很糟糕?”

    “你的口气真该改改了,应该没有一个男人喜欢这么粗鲁的语气,”尹千羿脚跟一旋,转身离开。“我是说你的肤质,又干又粗,四十岁的欧巴桑触感都比你好,你到底有没有保养啊?”

    “喂~~”迎上他回头警告的目光,欣曼识相地改口,“尹千羿!你批评得有些过火喔!什么叫做四十岁的欧巴桑触感都比我好?”

    她的音量不小,此话一出,立刻招来不少好奇的目光。

    “我只是实话实说,”尹千羿头也没回,飞快地走入另一个房间,“你过来。”

    “干嘛?”

    “过来啊!”他头也不回地招手。

    “来了。”不甘不愿地移动脚步,欣曼走近他身后。

    “这些东西你拿回去,”他塞给她一个小化妆包,“使用方式我已经写得很清楚,你照著上头的说明做就对了。”

    “这是什么?”

    “给你的皮肤急救用的。”

    “急救?”她怔住。

    “我最近会比较忙,没办法全将心思放在你身上,你自己总得做些什么吧!”尹千羿按按眉心,“等这阵子忙完了,我就会好好的改造你。”

    “改造?”听见他不可爱的修词,欣曼的眼眯得更细了。

    “别一脸不甘愿的样子,”在她反驳前先一步堵住她的话,尹千羿挑眉。“别忘了,这一切都是为了你亲爱的刘凯乔。”

    ☆☆☆四月天转载整理☆☆☆net☆☆☆请支持四月天☆☆☆

    “姊,你回来啦?”听见有人进门的声音,伍沛书打开房门,刚好和欣曼迎个正著。“咦?”

    “干嘛?”见伍小猪一脸很错愕的表情,欣曼没好气地问。

    “噗!”伍沛书定定看了她半晌,最后很不赏脸的笑出声。

    “笑什么?牙齿白啊!还是欠我一脚踹爆你的小屁屁?”

    听见她的话,伍沛书更是笑得人仰马翻。

    “喂!你再笑,当心我真的扁你喔!”她举起拳头恐吓。

    “不笑了、不笑了,”见母老虎已经变脸,伍沛书终于收起笑脸,“不笑你了。”

    “你刚刚到底在笑什么?”没想到区区改变一个发型也能折腾大半天,从没这样浪费过时间的欣曼当然觉得心情不好。

    真搞不懂那些女人三天两头就去换个发型、修个指甲的,随随便便都要耗掉一个下午,她们怎么受得了?“没有啦!只是看你换了新发型,我真的吓了好大一跳,你顶著那头毫无造形可言的乱发已经很久了,我很意外你竟然想开了。”伍沛书在心里偷笑。

    “怎么样?好看吗?”如果说好看,她就暂且饶他一条小命。

    “很好看,很有女人味……”停了下,伍沛书忍不住补充,“只要你不开口的话!”

    明眸倏然眯细,欣曼恶狠狠地瞪住他。

    “伍小猪,看来你今天很找死喔!”他这句话是啥意思?她一开口就很糟糕吗?

    “不是啦!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暗地里流过冷汗,伍沛书连忙改口,“只是这样才像姊嘛!太温柔我也认不出来。”

    忽地安静下来,欣曼深深看他一眼。

    伍小猪这样说,她心底没来由竟感到一阵难受。

    她在别人眼里就是这种女孩子吗?凶巴巴又不懂得温柔?

    “呃,姊,你怎么不说话?”见她的表情阴晴不定,伍沛书小心翼翼地问。

    “你还有事吗?没事我要回房了。”语气有些低落,欣曼问道。

    “啊?没有,没事了。”怔了怔,伍沛书摇摇头。

    他说错什么了吗?欣曼的表情有些不太对劲。

    “我回房了。”闷闷的转身走入房里,欣曼砰一声将门关上。

    瞪著紧闭的门板三秒钟,伍沛书揉揉鼻子也窝回房里看电视。其实是因为今天老爸、老妈约会去了,所以他才想问欣曼晚餐用过了吗?要不要买些东西回来吃?

    不过看她方才的脸色,他决定还是少惹她为妙,以免到时怎么被摔个眼冒金星都不知道。

    随手将包包扔在桌上,欣曼重重倒向柔软的大床,望著天花板怔怔出神。

    不懂得温柔啊?

    就是因为这样……所以凯乔从不把她当女孩子看待吗?可是她不懂怎样做才是温柔啊!

    你的口气真该改改了,应该没有一个男人喜欢这么粗鲁的语气。

    尹千羿的声音忽地跳进她脑海里,欣曼不自觉地蹙眉。

    她真有这么糟糕吗?

    ☆☆☆四月天转载整理☆☆☆net☆☆☆请支持四月天☆☆☆

    “伍小姐,你的衣橱里就只有这些东西吗?”

    三天后,尹千羿终于出现了,他的脸型仿佛更尖了点,俊朗的眼眉间似乎有些憔悴,看来这些日子他应该没吃好、没睡好,真的忙翻了。

    他双手环胸看似闲散地靠在门边,微扬薄唇带著讽意。

    “什么叫这些东西?”气恼地瞪著他,欣曼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是你说要看我有哪些衣服的,我辛辛苦苦全部翻出来,甚至连夏天封箱收藏的都拿了,你还有什么不满意?”

    听完她极不服气的咕哝,尹千翌慢条斯理地在她床边坐了下来,随手拎起一件衣服。

    “白T恤、蓝T恤、黑T恤……除了T恤,还是T恤,难道你没有别的衣服了吗?随便一件裙子或洋装都好。”

    “我没有那种东西。”将脸倔强地别过一边,欣曼回答。

    “身为一个女孩子,总不可能一件都没有吧?”

    “就是没有!”

    “参加宴会呢?你都穿什么?”别告诉他一样是T恤、牛仔裤。

    “……”

    “多多少少应该会有这种场合吧?”他不相信没有。

    “我又不像你是时尚名人,常常要参加时尚派对。”她嘀咕。

    “吃喜酒总有吧?别告诉我你没亲戚朋友结过婚。”挑挑眉,他很忍耐地问。

    明眸瞥了他一眼,欣曼不甘不愿地比向衣橱里相当中性的黑色裤装。

    “你穿西装?”有些吃惊地回头,尹千翌真不知道自己该做何反应。

    “那是裤装。”她没好气的纠正。

    难怪她亲爱的刘凯乔会把她当成兄弟、麻吉,这女人的个性像男人也就算了,连穿著都像个男人。

    “娘娘腔,你怎么突然不说话了?”

    漂亮的黑眸冷冷瞪了她一眼,尹千羿心里已经做出决定。

    “从今以后我不会再叫你男人婆,你也不许再叫我娘娘腔。”

    “你——”

    “还有,我会找一天陪你出去买些像样的衣服回来。”

    “我的衣服已经够多了,不用再买了。”咦?奇怪?是她之前认识他不够深吗?她从前怎么没发觉其实他很霸道?有些大男人主义喔!

    “我说的是像样的衣服。”像是在教导不受教的孩子,他尽量别让自己出现咬牙切齿的模样。

    忍住!忍住!

    “我丑话先说在前头,我是绝对、绝对不穿裙子喔!”

    还记得高中时有次异想天开,想让凯乔惊艳一下,她特地穿上可爱的公主娃娃装,可才走出家门口,就听见路人讥笑她是“穿裙子的女巨人”,害她又气又受伤的马上回家换衣服,发誓这辈子再也不穿裙子。

    反正她就是可爱不起来啦!娘娘腔不会明白的。

    “欣曼,我已经问过沛书,他将刘凯乔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全告诉我了,如果你不肯接受改变,他永远不会对你另眼相看的。”这是他第一次叫她的名字,但是欣曼两个字从他好看的唇瓣中吐出来,完全不显突兀,反而还很自然,彷佛是天经地义的事。

    欣曼扬眸看了他一眼,咬咬唇没说话。

    算他狠!拿刘凯乔来压她。

    “你希望他对你另眼相看吧?就算没有立刻爱上你,至少也把你当成女人看待。”他难得好声好气地说。“你不懂,”顿了许久,欣曼终于开口,声音有些闷闷的,“我永远都不可能可爱起来的,我永远都不可能像个小女人那样撒娇。”

    浓眉微蹙,欣曼不经意流露出的脆弱隐隐勾动他的内心深处。

    该不会她是刻意让自己很男性化,好掩饰从小对身高的自卑,久而久之却变成一种习惯?

    在十七、八岁尴尬的青春时期,她的身高应该让她吃了不少苦头吧?至少许多幼稚的小男生一定会拿她的身高做文章,说她很粗壮、男人婆什么的,所以她干脆将自己融入那群臭男生之中……

    “请你相信我的专业,”感觉到她的不安,尹千羿深深望住她的眼,“在我的手中,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最重要的是你要相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