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欣曼,你今天也准时下班啊?”孙贝佳按下电梯钮,和欣曼搭乘同一台电梯下楼。“很不像你喔!从前你没将事情做完是不肯定的,怎么突然有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该不会交男朋友了吧?”

    “才没有。”回头看了孙贝佳一眼,欣曼鼓著脸反驳。

    她也不想准时下班啊!她一向恪守今日事今日毕的原则,事情没做完她可是会全身不舒服一直挂在心上,但是没办法,因为“圣旨”到了嘛!

    尹千羿的“圣旨”一到,她除了跪下接旨外,能有其他的办法吗?

    “可恶!又下雨了,好冷喔!”才走出办公大楼的大门,一阵刺骨的冷风立刻扑来。

    “真的很冷。”连忙将手插入外套口袋中,欣曼有些烦躁地望著外头来往繁忙的车辆。

    讨厌!什么日子不挑,偏偏挑一个快冻成冰块的下雨天去买衣服,难道就不能改期吗?

    不过她最近愈来愈看清尹千羿的真面目了,他说一是一,绝对没有第二句话,她想改期是作梦。

    “欣曼,我们一起走吧!”孙贝佳打开粉红色的折叠伞。

    “可是我不是要回家,”欣曼皱眉,“不同方向。”

    “不回家?这么冷的天你还要去哪儿?”

    “我有重要的事。”想了想,她含糊带过。

    “一定是去约会。”孙贝佳露出贼笑。

    “才不是呢!”欣曼急急解释,却发现孙贝佳根本没专心听自己说话。“你在看什么?”

    “看大门口停了辆BMW320啊!”叹口气,孙贝佳一脸羡慕,“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有有钱的帅哥来接我下班。”

    “你怎么能确定BMW320的车主是有钱的帅哥,说不定他是个大秃头!”欣曼冷嗤,“你少作梦了。”

    有多少名车里头坐的不是俊逸的公子哥儿,而是脑满肠肥的中年阿伯?她已经看太多了啦!早就梦碎了。

    “不!不!他真的是个年轻帅哥,”孙贝佳猛地眼睛一亮,还拚命猛扯欣曼的衣袖,“他朝我们的方向走过来了,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他!”

    “你见过他?”欣曼狐疑地回头,却赫然发现孙贝佳口中的帅哥,居然是下达圣旨要她提早下班到他工作室的尹千羿。

    “你怎么来了?”她脑中一片空白,还有些惊讶。

    “下雨天,所以来接你。”爱笑不笑地勾起薄唇,他望向瞠目结舌的孙贝佳。“你朋友?”

    他是香嫩多汁的现煎牛排吗?她的口水已经快滴下来了。

    “我同事孙贝佳。”欣曼连忙甩手肘顶顶她。

    拜托,节制一点行不行?真是丢脸。

    “嗨!你好,”猛然回过神,孙贝佳还是目不转睛地,“请问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

    “贝佳!”欣曼受不了地低喊。

    天啊!这算不算搭讪啊?孙贝佳居然当著她的面对娘娘腔搭讪?

    “尹千羿。”顿了下,他伸出宽厚的手掌。

    “真的是你!我刚刚就猜到是你,只不过不敢确定,”孙贝佳又惊又喜地跳起来,连忙握住他的手,“天哪!我真不敢相信。”

    “你认识他?”见她一副看到偶像的样子,欣曼完全状况外。

    “哪个女人不认识他啊?他是很有名的造型师,好多名人和女星都是他做的造型!”一时间,孙贝佳的情绪好激动。

    闻言,欣曼忍不住扬眸看了尹千羿一眼。

    原来他这么有人气,小女子她还真是有眼不识泰山哩!

    “欣曼,你认识他居然没告诉我!”孙贝佳跺跺脚,很埋怨地转头瞪著好友。

    “现在你知道了。”欣曼没好气说。认识他值得这么大肆宣扬吗?

    “你们是朋友啊?认识很久了吗?”孙贝佳兴奋地继续追问。

    “我们是——”欣曼才要开口已被打断。

    “她是我女朋友。”尹千羿抢先回答道。

    “什么?”

    “喂~~”两种不同的声音,却是一样震惊的语气。

    欣曼呆在当场无法反应,老实说,她早忘记他们在交往的这件事,她满脑子都是自己要如何改变才能让凯乔另眼相看。

    承蒙他的提醒,她终于“赫然”想起。

    “走吧!欣曼,我们该去试衣服了。”不只嘴巴说说,尹千羿还再自然不过地牵起她的手,将过度吃惊而石化的孙贝佳抛在身后。

    他真的很讨厌老是对著他流口水的女人。

    ☆☆☆四月天转载整理☆☆☆net☆☆☆请支持四月天☆☆☆

    “刚才你为什么这样回答贝佳?”上了车,欣曼气鼓鼓地问。

    “这样回答不好吗?”尹千羿熟练地将轿车驶入车道,“这是事实啊!”

    狠狠皱起眉,欣曼忽地觉得“事实”两个字听起来异常黥耳。

    “我们真的要交往吗?其实不用做到这样子吧?难道没有别的方式?”她从头到尾想在一起的人只有一个啊!但绝对、绝对不是身旁的娘娘腔。

    “我们不是已经达成协议了?”看也没看她一眼,他反问:“把我当成情人看待,就算是把我想像成刘凯乔也无所谓,我会让你重拾信心,唤醒你身为女人的潜在因子,让男人为你疯狂。”他说得自信满满。

    “……”欣曼却是无言。

    “当然,如果你不愿意,协议随时可以取消。”见她还是不出声,尹千羿无所谓地耸肩。

    “我没有不愿意,”她急忙澄清,“我只是怀疑一定要交往吗?”交往不是种很亲密的关系吗?牵手、亲吻甚至——

    上床?

    这两个字猛然跳进她的脑海,欣曼忍不住飞快地瞥了尹千翌俊逸的侧颜一眼。

    不会吧?不必到这种地步吧?

    如果他胆敢对她伸出魔掌,她肯定二话不说,先送他一记飞天回旋踢。

    “放心吧!我不会占你便宜,”像是看出她的脑袋瓜子在想些什么,尹千翌薄唇微扬,笑得有些讽刺。“我还不会这么没选择性。”

    “喂~~”欣曼很不服气地瞪住他。

    他这句话是啥意思?看上她很没选择性吗?自己排斥归排斥,被人嫌弃感觉就是不一样。

    “我只是让你多了解男人的喜好,”他斜眼瞅她,将她上上下下打量一回。“让你别再那么……粗鲁。”

    粗鲁?!他居然说她粗鲁,他才是让人感冒的娘娘腔呢!

    “喂,你这家伙别太嚣张,小心我一脚踹爆你的屁屁。”就算她现在勉强算是有求于人,他说话也不能这么尖刻啊!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狠狠蹙起眉,尹千羿额角某根青筋不住爆跳,“如果你以后再口出恶言,像是喂呀、喂呀地叫我,或是再说些粗鲁的话,我绝对会祭出惩处给你一个教训。”一个女孩子家,动不动就威胁要踹爆谁的屁屁,这话传出去,哪个男人会对她有兴趣?

    “你想怎么样?”扬高眉毛,他高傲的语气真教人生气。

    漂亮的黑眸望向她,尹千翌似笑非笑。“我、会、吻、得、你、说、不、出、话。”

    他一字一字说得很慢,非常清楚。

    “你敢!”欣曼愀然变色,原本就气鼓鼓的双颊,如此更像塞了两颗小笼包。

    才说不会占她便宜,马上就露出马脚来了,他以为她是随随便便就让人家吻的吗?

    她的吻,从头到尾就是刘凯乔一个人的。

    “我为什么不敢?你要不要试试?”斜眼睨她,他冷笑。

    “尹千羿!”她咬牙低吼。

    “嗯?”无惧她的警告,他挑眉。

    被那双深不见底的漂亮黑眸瞧得竟有些气虚,欣曼涨红了脸,却不敢真的再说出挑衅的话。

    到时他真的吻了她怎么办?岂不得不偿失?就算她再怎么厉害,车内的空间这么小,对方也终究是个男人,那夜他轻轻松松化解她攻势的记忆仍深深印在她脑海里。

    “哼!”恶狠狠地瞪著他足足三秒,欣曼悻悻地别过头。

    识时务者为俊杰,她姑且先不和他计较。

    不过回头想想还真的活活呕死她了,这是她生平第一次受到威胁却不能反击。

    可恼啊!

    “我们的目的地到了,下车吧!”将车驶入专用停车位,尹千翌不再和她抬杠,迳自开门下车。

    说实话,他也很懊恼那夜自己为什么不干脆当作没看见,让她坐在公园里被冷风吹?偏偏要主动接下这块烫手山芋?!

    现在可好,他面对的是桀骛不驯的顽劣女子,要她懂得温柔优雅比教浣熊织毛衣还难,没事还会把他气得心血管爆裂,随时有英年早逝的危机。

    不过话都说出口了,除非欣曼自己解除协议,不然就算再气,他也会咬牙撑下去。

    前题是——他没有先被气到脑中风的话。

    “这里?”被眼前装潢得富丽堂皇的服装精品店给震撼住,欣曼一时忘记方才还在和他赌气的事,反应慢半拍的推开车门。

    上百坪的空间里,天花板吊了数盏华丽璀璨的水晶灯,橱窗一字排开的模特儿身上穿的都是极富时尚感的服饰,从两扇宏伟的玻璃门外望进去,就连里头的门市人员看起来也比一般专柜小姐来得专业高级。

    不用进去也知道,这些服饰的价钱尾数肯定多好几个零,绝对不是她所能负担的。

    “你还在发什么愣?”走在前头的尹千羿停下脚步,“想待在外头吹冷风吗?”

    “我……”缓缓步上台阶,欣曼的目光无法从服饰精品店里华丽的水晶吊灯上移开,“我们还是别进去吧!”

    天哪!光那盏灯就要不少钱吧?

    “为什么?”

    “因为这里的东西,我没一样买得起。”欣曼很老实的回答。

    “谁说要你付钱了?”尹千羿走回她身旁,拉住她的手腕一块儿定。“我不是说过,你只要负责相信我就好了?”

    “可是……可是……”随随便便从里面买几件衣服出来,她可能要好几个月不吃不喝吧?这样的礼物会不会太奢侈了?她不能收。

    “你不用放在心上,”推开玻璃门,尹千羿说得云淡风轻,但是又好像隐藏了什么。“比起你们家给我的东西,这些钱微不足道。”

    ☆☆☆四月天转载整理☆☆☆net☆☆☆请支持四月天☆☆☆

    “Alan,你好久没来了,人家想死你了,为了你的一句话,人家今天晚上特地清场,谢绝其他客人呢!”

    如果欣曼觉得像尹千翌这种型的男人是娘娘腔,那她绝对找不到更好的形容词来形容此著莲花指、踩著小碎步从楼上匆匆跑下来的……

    男人?!

    “Roger,好久不见了。”仿佛习以为常,尹千羿的态度很自然。

    他给Roger一个大大的拥抱。

    “当然好久啦!久到人家都以为你不要我了,”比女人还要白皙的肌肤,又长又翘的睫毛似乎刷过深色睫毛膏,Roger不依地跺跺足,“不管啦!这回你可要找机会好好补偿我。”

    “我会的,一切要请你帮忙了。”

    “嗯,这才对嘛!”Roger心满意足地看向他身后已呈现半僵化状态的欣曼,不知她全身寒毛全都立正站好。“她就是你在电话里和我提起的女人?”

    “嗯。”侧过身子,他让Roger瞧清楚一点。“我女朋友。”

    飞快地瞥了尹千羿一眼,这回“女朋友”三个字听起来已经不再那么突兀。

    俗话说得好——一回生、二回熟嘛!

    皱皱细眉,Roger轻哼,“她的品味可真糟糕。”

    “喂~~”听见他无礼的批评,欣曼的声音才刚出口,马上招来警告性的一瞥。

    “别忘了我刚刚和你说的话,”轻轻压低音量,尹千羿抓住她的手腕,将不甘不愿的她向前拉,“我是言出必行,我想你应该不愿意见到那种场面吧!”

    气恼地眯起明眸,欣曼原本要反驳,却又硬生生地吞回肚里。

    忍耐、忍耐,小不忍则乱大谋。

    她可不想当场被强吻。

    “Alan,你想要什么类型的衣服,我这儿应有尽有,”Roger没发现他们之间的暗潮汹涌,细嫩的食指不住在尹千羿的胸膛上点啊点的,害欣曼一时之间突然有种想把它折断的冲动,“算你运气好,前几天我才刚从巴黎进了一批新货回来。”

    “我能看看吗?”

    “当然可以,Alan说的话,哪有不行的道理?”咯咯笑了起来,Roger扭著臀,兴奋异常地领著他们上二楼贵宾室。“小玫,端三杯咖啡上来。”

    “好的。”楼下立刻传来回应。

    “来,快上来,我都准备好了。”站在楼梯旁,Roger笑容灿烂。

    “尹千翌,”刻意与Roger拉开一段距离,欣曼皱眉看他。“你……你和他是什么关系?”

    “怎么?”她什么时候对他的交友圈感到兴趣了?

    “你、你和他该不会是……”很难明确地表达自己的想法,欣曼结结巴巴、欲言又止。

    “你想说什么?”他挑眉。

    “就是你们的关系啊!你们该不会……”总觉得Roger对尹千翌的举止异常亲热,仿佛两人之间有不可告人的关系。

    终于明白她的意思,尹千羿冷冷挑眉。

    “我们只是很单纯的朋友,没有其他特别的关系。”这女人的脑袋里到底装什么啊?他已经告诉她多少次,他不是GAY!

    难道他说的是法国话,很难理解吗?

    “啊!这样我明白了。”总算放下心中的大石,欣曼点点头。

    幸好不是。

    “哎呀!你们在蘑菇什么?快上来啊!”Roger叉腰跺足,“衣服我都拿出来了,任君挑选啊!”

    “谢谢。”

    尹千翌从两排满满的衣服中,挑选了三套裙装让欣曼试穿,对很久没接触裙子的欣曼而言摆明是一大挑战。

    “我一定要穿吗?”紧紧抓住粉色的布帘,欣曼站在更衣室门口与他僵持,表情显得有些可怜兮兮。“我说过,我永远都不可能变可爱的。”

    “是,你是装不来可爱那一套,但不代表你不能变漂亮啊!所以——”也不反驳她的话,尹千翌毫不客气地将她一把推进去。“你快进去换衣服吧!”

    ☆☆☆四月天转载整理☆☆☆net☆☆☆请支持四月天☆☆☆

    “该死的尹千翌、可恶的尹千翌、娘娘腔的尹千羿……不对,他不能算娘娘腔,老是比著莲花指的男人才是货真价实的娘娘腔,尹千羿跟Roger比起来好太多了,”套上几乎是紧紧贴合她曲线的小洋装,欣曼正和身后的拉链决战,“讨厌,怎么一直拉不上来?”

    “欣曼,你换好了吗?换好就出来让我瞧瞧。”等了将近十分钟,还等不到人出来的尹千羿终于出声。

    “还没!”闷著声,欣曼回答。

    “动作快一点吧!”只是换件衣服,怎么有种等到天荒地老的错觉?

    她也想快啊!谁教身后的拉链不肯合作。

    就说她不适合穿裙子嘛!何必勉强她呢?现在好啦!连小小的拉链都要和她做对。

    “是衣服有什么问题吗?还是SIZE不合?”Roger也等得有些不耐烦,“如果SIZE不对,我帮你换一件。”

    “……”

    “哈罗!你有听见我的话吗?”见欣曼不回应,Roger高声问。

    “……”

    “这女人真是龟毛!”还是没得到回应,Roger不高兴地嘀咕。

    “我进去看看吧!”尹千翌抬起一只手安抚他不满的情绪,转身掀起布帘,敲敲更衣室的门,“欣曼,有什么问题吗?需不需要帮忙?”

    “咦?”没想到门居然没有锁好,尹千羿只是轻轻一敲立刻门户大开。

    “耶?”

    映入眼帘的,是雪白半露的酥胸,和欣曼俯身穿衣的性感姿势。

    “抱歉。”连忙转过身去,明明看女人裸体已成习惯的尹千羿,一时间竟意外红了脸。

    私心里一直认为欣曼是粗鲁的男人婆,刚才却再强烈不过的意识到她是个女人——

    而且还挺有吸引力的。

    许久不曾波动的心,突然跳得剧烈。

    “算了,没关系,”粉颊染上酡红,欣曼也很尴尬,她掩著随时可能春光外泄的领口。“后、后面的拉链拉不起来。”她结巴。

    “咳、咳,”清清喉咙,尹千翌示意她转身,“我帮你吧!”

    “谢谢。”非常尴尬的气氛,欣曼撩起发丝,让他顺利的拉上拉链。

    他温暖的指尖碰触到她肌肤的瞬间,突然有股灼热的电流在他们之间窜动。

    “Alan,发生什么事吗?你们怎么突然叫得那么大声?”听见惊叫的Roger好奇地走过来,“需要帮忙吗?”

    “没事了。”在Roger看见欣曼裸背的前一秒猛然关上门,尹千羿将他往外拉,“没什么。”

    “既然没什么,干嘛叫得那么大声?”Roger咕哝。

    “她突然看到我吓一跳而已,没什么的。”剧烈的心跳还没完全平复下来,他的笑容有些僵。

    “女人就是这德行,动不动就大惊小怪的。”Roger撇撇唇,不住碎碎念。

    “欣曼,你穿好没有?出来吧!”敛下的眸里是自己才知道的心思,尹千羿扬声道。

    “我、我好了,”躲在布帘后头,欣曼感觉很别扭,“先说好,不准笑我喔!”

    “我不会笑你的。”凭方才匆匆一瞥,他相信走出来的欣曼不会差到哪里去。

    “真的喔!”被路人取笑的不堪记忆还深深印在脑海里,欣曼不确定地又强调一次,“不能笑我喔!”

    “快一点,很丑大不了再换一件,没人会笑你的。”将手环抱胸前,Roger不耐烦地用脚踩著拍子。

    “我出来了。”一个深呼吸,欣曼勉强鼓起勇气走入他们眼前。

    一时之间,安静的二楼没有人说话,Roger和尹千羿看她的目光顿时变得复杂而诡谲。

    “你们能不能做些其他反应,别这样目不转睛地看著我。”再一次,欣曼又觉得自己像猪肉摊上的猪肉任君挑选。

    这一回是要买五花肉吗?

    “Alan,”Roger用手肘顶顶他,声音已经没有稍早的高亢,他的表情很震惊,又多了一点点兴奋。“没想到你找到一块璞玉耶!刚进门时邋邋遢遢还没感觉,换了衣服就不一样。”

    “嗯,我也很惊讶。”漂亮的黑眸瞬也不瞬地望住她的脸,尹千羿说不出心底是什么感受。

    “衣架子,标准的衣架子,”Roger捧著脸叹息,双眼晶亮,“我从巴黎进了一套衣服,明明知道不适合东方人,但我还是忍不住带回来,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穿出来让我满意的,但我相信她绝对可以,我现在就去拿。”

    东方人的骨架不若西方人大,本来体型就有差距,难得遇见穿什么都好看的东衣女孩,他当然难掩兴奋。

    “你们刚刚是在说我吗?”手不住拉著裙尾,欣曼的语气里泄漏出她的不安。

    “当然是在说你。”尹千羿缓缓地朝她走过去,“你在害怕?”

    “我觉得很不习惯。”突然少了长裤的保护,欣曼两条大腿似乎感到冷飕飕的。

    “先别急著否定,你仔细看看自己,”将她慢慢的转过身,尹千羿视线与她在镜中交会。“的确,你并不可爱,但不能不承认你的美丽。”

    “咦?”等她看到镜中妩媚的女子,欣曼不禁低呼出声。

    高挑的身材秾纤合度,就算没有上妆,黑色丝绒的紧身洋装仍将她的优点显露无遗,尤其短裙下令人惊艳的雪白长腿,更是让人移不开目光。

    “你不需要刻意勉强自己学时下的女孩装可爱,这才是伍欣曼,属于你自己的风格。”他称赞。

    “这是我?”欣曼只能喃喃重复他的话,一时仍无法相信自己可以有这么大的改变。

    原来她也能如此美丽,能有女人味。

    “这是我?真的是我吗?”忍不住在镜前转了一圈又一圈,欣曼很开心,笑得像个孩子,露出两个甜甜的笑窝。

    “嗯,这就是你。”

    “尹千羿,你真的很了不起!”一时忘记刚才进门时有多不甘愿,欣曼的小手搭在他肩上,高兴地又叫又跳,“你果然是最棒的。”

    早知道她的个性直率,却没想到会单纯得像个孩子,她的笑容很有感染力,让他冰封已久的心流过一丝暖意。

    她是真的称赞他,没有任何虚伪,笑得那样灿烂。

    “现在的你真的很漂亮。”微微一笑,他轻声道。

    如果再上点淡妆就近乎完美了。

    他温柔的嗓音像魔咒,突然紧紧缚住她的心,欣曼笑容微敛,却发现他闇黝的黑眸正瞬也不瞬地望著自己。

    刹那间,她的心好慌,仿佛要被他深不见底的漂亮黑眸给吸进去了。

    “没想到我穿起这衣服还人模人样的,比我想像中好太多了,”害怕这样奇怪的感觉,欣曼连忙找话说,“不过这样子我的腿凉凉的,好不习惯。”

    闻言,额角忽地有根青筋没预警的爆裂,尹千羿温柔的神情不见了,俊颜顿时变得铁青难看。

    他才稍稍觉得她可爱,她马上又露出本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