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姊,你回来啦?妈才在说你今天好像特别晚……”听见开门的声音,伍沛书匆匆从二楼跑下来,“你上哪儿去了?连通电话也没打。”

    “爸和妈呢?”将鞋子放入鞋柜里,欣曼不自然地顺顺发丝。

    “他们在楼上看电视——”伍沛书的话声一顿,突然用种很奇怪的眼光打量她。“姊,你干嘛?难不成你今天是和刘凯乔去约会?”

    突然听见这个名字,欣曼有片刻的错愕,后来才想起自己被甩的事只有尹千翌知道,其他人她从没提过。

    “哪有?你别乱说。”她瞪他。

    “那你干嘛一副含苞待放的模样,看起来很诡异耶!”

    “你才含苞待放,胡说八道。”

    “是真的啊!你的表情就是如此。”

    “伍小猪,你皮在痒是不是?”她和尹千羿四目相接的画面冷不防又跳进她脑海,欣曼恼怒地警告。

    可恶,那个画面怎么甩都甩不开?

    尹千羿那双深不见医的漂亮黑眸如鬼魅般紧紧锁住她,偏偏她每回想一次,就不争气的心跳一次。

    她喜欢的明明是雄赳赳、气昂昂的刘凯乔,怎么可能会对娘娘腔心动?

    心动?!

    一时间欣曼的头更晕了。她是哪根筋没接好?什么词不想,偏偏想到“心动”两个字。

    “姊,你怎么了?”眼看她的表情在短短几秒内千变万化,脸色由红转青,又由青转黑,伍沛书悄悄后退一步。

    状况不太对喔!

    “不关你的事。”姑且先将她和尹千翌在车上互不吭声的尴尬气氛抛在一边,欣曼心浮气躁地转身上楼。

    怎么会这样啦!

    “姊?”是更年期提早到了吗?脾气超古怪。

    “沛书,”晚一步进门的尹千羿唤他,顺便将手中大大小小的提袋交到他手中。“这些都是欣曼的东西。”

    “我姊的?”震惊两个字不足以形容他脸上的表情,伍沛书怔怔地接手。

    他万万没想到他们居然碰在一起。

    “记得明天下午的外景千万别迟到,”尹千羿神情平静,仿佛完全和他没有关系,“我有朋友要介绍给你,是个好机会。”

    “呃,好。”还是不能消化他们一起出去的消息,伍沛书呆滞的点头。

    欣曼和千翌不是水火不容吗?

    “就这样了,我先走了。”尹千羿和他挥手道别。

    “千羿……”他忍不住叫他。

    “嗯?”

    “你、你和我姊……”伍书沛不由得结巴起来。

    “我们在交往。”尹千羿很干脆的回答,也很干脆地转身离去,不过眸底却掠过一丝复杂。

    “什么?”惊天动地的惊喊响起,伍沛书惊讶得连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

    千羿和他姊正在交往?

    这算一种冷笑话吗?

    ☆☆☆四月天转载整理☆☆☆net☆☆☆请支持四月天☆☆☆

    一头秀丽的及肩长发,尖尖的瓜子脸上有双慧黠的大眼睛,照片里的年轻女孩笑得很灿烂,紧紧搂住身旁的俊逸男人,浑身洋溢著幸福的气息。

    她就是一年半前因病过逝的谢安娜,尹千羿最最深爱的未婚妻。

    尹千羿半敛著眸,薄唇紧抿,过于沉静的脸庞瞧不出他的心思,仿佛思绪早已远扬,回到他们初识的那一天。

    “Alan?我可以进来吗?”轻轻敲了敲门,爱琳探进头。

    猛然回过神,尹千羿下意识将相框盖起。“当然可以。”

    他微笑。

    爱琳瞄了眼他按住不放的相框,不用猜也知道他在思念谁。

    “又在想安娜?”如今像他这么深情的男人已经很少见了,到处都充斥著想找一夜情的男人,各取所需后挥挥衣袖说拜拜。

    笑容微僵,千翌没承认也没否认。

    “怎么有空来找我?你不是大忙人?”

    深深凝睇他故作不在乎的俊颜,就算安娜是她最好的朋友,爱琳不禁也暗暗嫉妒起她的好运。

    人都死了一年多,早成黄土一抔,却还有人对她依依恋恋。

    “Alan,你还好吗?有心事千万别闷在心底,可以说出来给我听听。”

    “我很好,你怎么会觉得我有事呢?”不著痕迹地蹙了下眉,他摇头。

    “我认识你的时间和认识安娜一样久,你的个性我不会不明白,你太钻牛角尖了。”

    “……”

    “你知道吗?安娜下葬那天你闹失踪,吓坏了所有人,大家好怕你会……”顿了顿,爱琳轻轻叹口气才继续说下去,“会想不开。”

    他和安娜感情好到令人难以相信,五年来争执的次数屈指可数,完美的契合度简直就像是彼此的另一个灵魂,天生注定两人该在一起。

    或许正因为如此才会招来天妒,当安娜检查出患有胃癌,短短三个月不到就香消玉殒,快得让人措手不及,也让尹千羿完全无法接受。

    尹千羿微微眯细黑眸,爱琳的话勾起他的回忆,硬将他的思绪拉回那天下著滂沱大雨的日子。

    犹记得安娜下葬的那一天,他如行尸走肉般很早就换好衣服,一个人坐在冷清空荡的客厅里,明明是温暖的天气,周遭的空气却冷得窜进他骨子里,他拿著车钥匙出门,在最后一秒仓皇逃开。

    他知道自己没办法亲眼看著她被黄土掩埋,安娜和他天人永隔的事实,会让他支撑不下去。

    “安娜不会希望看见你这样子。”爱琳语重心长地说。

    “那她希望看到我什么样子?”缓缓扬眸望她,尹千羿低声反问。

    “她会希望看见你快乐。”

    “……”

    “Alan,你不快乐,你的人虽然回来了,但你的心却不知道遗落到哪里去了。”爱琳说出心中的感受。“爱琳,你错了。”尹千翌忽地轻笑出声,毫不掩饰眼底的哀伤。

    “我错了?”

    “安娜已经死了,所以不管我快不快乐,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她都看不见了。”他苦笑道。

    她已经感受不到他的喜怒哀乐,一如他感受不到她的。

    “Alan!”爱琳紧紧皱眉,虽知道他说的话带著赌气的成分,但隐藏在背后的是多么沉痛的遗憾啊!

    早知道……早知道当年她就不应该将他让给安娜的,毕竟她也偷偷喜欢著他啊!如果她当时不顾好友情分跳出来竞争,或许结局就不是这样子了。

    至少她还好好的活著,Alan不会如此难过。

    “我没事,刚刚的话只是随便说说,你别放在心上。”连忙补上一个笑容要她放心,尹千翌再度将哀伤的心情强压下来。“对了,你来找我到底有什么事?”

    他转移话题。

    “我是来拿假发给你的。”顿了下,爱琳将圆盒放在他桌上。

    逃避!他每次都选择逃避,紧闭心门不让任何人进入。

    “谢谢,多少钱?”

    “不用了,你明知道我不会真的和你收钱,”心有些酸涩,爱琳黯然地后退一步,“我们都认识这么久了,谈钱多伤感情。”

    “那先欠著,下次有需要,我一定义不容辞的帮忙。”

    又是深深望他一眼,爱琳话到唇边又咽了回去。

    帮忙?如果他能快乐一点,别再让她挂心,就是帮她最大的忙了。

    “Alan!”走到门边,爱琳突然回头望他。

    “嗯?”

    “别忘了你已有新的女朋友,如果你老是想著安娜,这样对她很不公平。”

    “嗯,我知道。”皱了下眉,他点点头没解释。

    爱琳目光复杂地看他一眼,轻轻将门关上。

    再度拿起相框,尹千翌的目光落在安娜灿烂的笑颜上,久久不曾移开。

    欣曼只是他一时冲动下做出交往的协议,根本无关公不公平,等她变成举止优雅的淑女,他们之间就不再有任何关系,倒是安娜……

    他还记得,再过三天就是她的生日啊!

    ☆☆☆四月天转载整理☆☆☆net☆☆☆请支持四月天☆☆☆

    “欣曼,是我。”电话才刚拨出去,没响两声对方立刻接起。

    “是你啊!干嘛?”另一头传来她爽朗的声音,好像永远都这么有朝气。

    按按眉心,尹千羿很想告诉她身为一个女孩子,别动不动干嘛来、干嘛去的,不过他现在的心情很差,暂时没心情做她的生活辅导老师。

    “你可以和刘凯乔联络了,找机会出去碰面或吃顿饭都行。”他简短地道。

    “现在?”欣曼很惊讶,显得有点紧张兮兮,“可是我还没有心理准备。”

    “我没说现在,你自己找时间,不过愈快愈好。”怎么?这只母老虎还有害怕的时候?

    “真的要见他?”

    “难道你不想让他看见你的改变吗?看你截然不同的模样。”

    “可是……”欣曼犹豫了。

    “别怕,我不是说过要你相信我?虽然你还不算完全成功,但总要一步一步来,让他慢慢看见你的改变,如果你忽然一下子改变得太大,反而会吓到他的。”

    “是、是这样子吗?”一想到还要再看到刘凯乔,那夜被拒绝的难受猛然又涌上心间。

    他会不会根本没感觉啊?说不定他根本不愿意和她出来碰面。

    “你找个机会约他,并将时间地点告诉我,我好安排。”尹千羿交代道。

    “说我生日行不行?”还没打给人家,欣曼已经开始紧张。

    “生日?是真的吗?还是借口?”

    “当然是真的,我从来不说谎的。”欣曼不服气地嘀咕。

    “你什么时候生日?”是真的当然好,他也不赞成说谎,那会是个不好的开始。

    “三天后,星期五。”

    狠狠蹙起眉心,尹千翌倏然沉默下来。

    三天后?!她居然和安娜同一天生日?还真出乎他意料之外。

    明明同一天出生的人,在她身上,他却找不到安娜温柔体贴的影子。

    “喂~~有人在家吗?还有没有活人啊?”电话那头突然没声音,欣曼低喊。

    “我说过不准你喂呀!喂呀的叫!”一想到她和安娜同一天生日,却如此粗鲁,尹千翌没来由的烦躁起来。“难道你就不可以温柔点吗?你可是女孩子啊!”

    “知道了,那么凶干嘛?”音量明显小了下来,欣曼咕哝。

    吓死人了。

    平常他嘴巴虽然恶毒,但还不至于凶她,今天是怎么了?吃错药吗?

    额角某根青筋不住暴跳,尹千羿无力地闭上眼睛。

    才刚刚提醒她说话要温柔,她马上又“干嘛”了。

    相较起来,或许教浣熊织毛衣还容易一些。

    “总而言之,你和刘凯乔先约时间,确定后再通知我吧!”撑著额,他低语。

    “我尽量。”这件事也是需要勇气的,总得让她先做好心理准备,想想台词该怎么说。

    “那先这样,我等你电话。”尹千羿说完就要收线。

    “呜……等一下!”差一点点那声“喂”又要出口,欣曼及时转了个弯。“他会不会拒绝我啊?如果他拒绝我怎么办?”

    听出她的不安,尹千羿再次意外她还是有小女人的一面。顿了顿,他给她一个安心的答覆。

    “他不会拒绝你的。”他几乎能打包票,除非她的表达能力太差。

    “你怎么知道他不会?”

    “因为他对你深怀歉意。”而且刘凯乔的性格软弱,容易犹豫不定。

    尹千羿在心底暗暗补充。

    一个意念坚定的人,绝对不会轻易受环境所影响,不会因一时的意乱情迷,更不会因为一段早该逝去的感情而违背自己的承诺。

    至少他就不会。

    “这样啊!所以他会答应罗?”

    “嗯,照理说应该如此。”

    “哦!”

    “没其他事的话,我要挂电话了。”

    “等一下~~”欣曼连忙又阻止他。

    “又怎么了?”他从来不知道她这么长舌,今天问题特多。

    “尹千羿,你心情不好啊?”欣曼试探地问。

    “为什么突然这么问?”就算不好,也是被她的不受教给气的。

    “感觉啊!你一下有气无力的、一下又脾气暴躁,不太像你,你在烦恼什么吗?”她难得关心的问。

    突然能体会伍沛书说她心细是什么意思了,有时候她还是有女孩子的体贴天性嘛!

    可惜可遇不可求。

    “虽然我们的交情不太好,但是有什么事的话你可以说出来,说不定我帮得上忙,毕竟我最近也拿了你不少好处。”她说得很豪气,好像要去拚输赢一样。“别不好意思!我不怕麻烦的。”

    “我没事,你不用想太多。”他婉谢了她的好意。

    “我是说真的,你不用和我客气,虽然你平时为人挺可恶的,但看在你帮我的份上,有任何需要我都可以为你两肋插刀,绝对没问题的。”她正气凛然道。

    尹千羿有一秒的错愕,旋即淡淡笑了开来。

    听她说得好像要去暴力讨债一样,不知道这算不算另类的温柔?纯属欣曼的风格。

    “我没事,你去忙你的事吧!”语气意外放软,尹千羿挂断电话。

    突然间,他心底有块角落软软的。

    同样的话,爱琳稍早之前才刚说过,听在耳里却没有欣曼来得铿锵有力。

    呵~~

    ☆☆☆四月天转载整理☆☆☆net☆☆☆请支持四月天☆☆☆

    天空灰蒙蒙的,黑压压的乌云彷佛就要降下倾盆大雨,一种让人心情忧伤的天色,一种抑郁不开的心情。

    尹千羿修长的指尖点点烟身,将它放在黑色大理石烟灰缸里。

    “紧张吗?”他微笑,瞬也不瞬地望住眼前素净的脸。

    “嗯。”欣曼点点头,小手安分地放在腿上。

    为了完美无瑕地去见刘凯乔,她特地和公司请了上午半天假,好让尹千羿帮她盛装打扮,天知道为了刘凯乔,她最近请假的天数已经突破去年一整年了。

    “别怕,我保证你今天会是最美的。”漂亮的瞳眸缓缓地眨了眨,尹千羿拿起粉底霜在手背上调色。

    “嗯嗯。”微微点了点头,欣曼的目光忍不住停留在他沉静的俊颜上。

    是她多虑吗?她怎觉得今天的尹千羿怪怪的?好像有点——

    煽情?

    微扬的唇瓣不像平时笑得冷冷淡淡,显得有些魅惑,尤其他的眼眸直勾勾望住她的时候,她居然还会感到一阵脸红心跳、心慌意乱的。

    可恶!他是发情期到了吗?居然乱放电!最不可原谅的,是她居然还频频被他电到!

    拜托~~她今天是要去会她的初恋情人耶!一直被这个娘娘腔电到,想想都觉得不道德。

    “把眼睛闭上。”确定粉底已调色妥当,他扬眉。

    “啊?”

    “眼睛闭上。”他好声好气地重复。

    “嗯。”欣曼依言闭上双眼。

    她的个性男性化,当然不缺和臭男生碰触的经验,至少打球时肢体上的碰撞是少不了的,但是像这样柔柔暖暖的接触,她还是第一次。

    尹千羿的手很细,或许比她的还要细,轻轻碰到脸上的感觉很舒服,有种像无数花瓣落在脸上的错觉,霎时,她突然羡慕起常常让他化妆的女人们。

    缓缓地,欣曼明眸偷偷睁开一条细缝,将他专注的神情全看在眼里。

    凭心而论,他工作的样子还挺帅的,颇有男子气概。

    “你很热吗?”泰然自若地将她脸上多余的蜜粉刷除,尹千羿随口问道。

    “我?没有啊!”欣曼摇摇头。

    “别乱动,”他低语,将她的头扶正,“既然你不觉得热,那你在脸红什么?”

    呆了一秒钟,欣曼睁圆大眼,连忙矢口否认。

    “我哪有脸红?哪有?”不会吧?她真的脸红了吗?

    该不会是因为偷看他然后自己偷偷脸红吧?她不会这么窝囊吧?

    “需要自己照照镜子吗?你的脸明明就红得像猴子屁股。”勾起薄唇,他笑得诡谲。

    “喂~~”伍欣曼不满地眯起细眸。

    “我说过不准叫我‘喂’!”漂亮的黑眸警告地看她一眼。

    这男人是独裁君主吗?只准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他可以说她“猴子屁股”,却不准她叫他“喂”!

    “算了,哼!”原本还想继续和他争辩下去,但一想起自己的脸还在他手上,欣曼硬是忍下这口气。

    到时把她化成大花脸怎么办?

    薄唇的笑容更显诡谲,尹千羿慢条斯理地拿起修容粉,薄薄地在她双颊边打光。

    他当然知道她为什么脸红,绝对和热没有关系,她会脸红是因为她偷窥。

    她是因为偷看他而红了脸。

    “你笑那么暧昧干嘛?”气鼓了双颊,欣曼嘀咕。

    “我哪里笑得暧昧?”

    “你明明就有,笑得我毛骨悚然的。”见他又是深深吸口烟,欣曼咬咬唇,终于忍不住问了。“我不知道你会抽烟。”

    至少他在她家的时候,她不曾见过。

    “我会抽,但是没有烟瘾。”

    “既然没有烟瘾又干嘛抽?”

    不以为然地挑挑眉,尹千羿没纠正她。

    短短两句话,老是干嘛来、干嘛去的。

    “因为我想抽。”他淡淡回答。

    “尹千翌,老实说你是不是有心事?”说不出他究竟哪里不对劲,但就是怪。

    “没有。”他仍是否认。

    “可是你今天……”

    “嘘,安静,我要帮你上唇蜜。”他截断她的话,要她乖乖把嘴巴关上。

    依言闭上嘴,但是肚子里还是有无数的疑问泡泡。

    “好了,你自己照镜子看看吧!”放下手中的唇刷,尹千羿将椅子挪开一些。

    “这是我吗?好漂亮喔!”震惊地睁圆明眸,欣曼不敢置信地瞪住镜中的自己。

    如果试衣那天,她已经觉得自己很漂亮,那么跟她现在的模样比起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此时此刻,她终于深深明白何谓化腐朽为神奇。

    从来不知道自己的瓜子脸可以如此五官分明,肤色晶莹透亮,好像电视广告里那个“你可以再靠近一点”的女主角。最最夸张的是她那双眼睛,大得好像小时候玩的芭比娃娃,再配上爱琳设计的金棕色长鬈发,简易就像芭比的真人版,连一向不觉得特别好看的唇瓣都显得鲜红欲滴,害自己都好想咬一口……

    讨厌归讨厌,但她对尹千翌还是只有一句话——

    了不起。

    “你的眼型很漂亮,我只是将它强调出来,”仿佛很满意自己的作品,他瞬也不瞬地望住她,幽闱的眸子里闪过复杂的眸光。“这样子就很漂亮。”

    “漂亮”两个字从他嘴里说出来就像魔咒,让她的信心更上扬五个百分点。

    “我都快认不出自己来了。”捂著心口,欣曼喃喃自语,“这真的是我吗?”

    “不是你还有谁?就是你伍欣曼啊!”他低笑。

    心脏又是重重错跳一拍,欣曼不禁眯细眼眸。

    又来了,充满魅惑的笑容,有种堕落、放纵的味道。

    他今天究竟是怎么了?该不会真的吃错药?老是乱放电。这种反常的态度让她忽地隐隐感到不安起来。

    “尹千翌,你到底怎么了?怪里怪气的!”半转过身,欣曼担心地回头。

    她是真的关心他所以才会问的。

    欣曼担忧的模样令尹千羿不禁呼吸一窒,熟悉的心痛又起,他微微别开脸。

    她不该这样关心他的,她不知道她现在的模样多像一个人……

    “你怎么不说话?有心事可以说出来,我们是朋友啊!”针锋相对应该也能当朋友吧?

    “……”

    “尹千羿!”虽然她的个性很男孩子气,却天生有种敏感的心思,总是一眼就看出谁有心事、谁不快乐。“……”

    “别忘了,我是你‘女朋友’喔!有心事应该要对我直说吧!”眼珠子灵活的一转,她决定拿他的话来激他,她挪挪椅子更靠近他。“如果你能教我变漂亮,我当然也能当你的心情垃圾桶,你放心,我的嘴巴很紧的。”

    闇黝的黑眸微微眯细,尹千翌静静望住她没说话。

    奇怪,从前他都没发现欣曼其实还是有心细温柔的一面,最近却愈来愈能感受到,还是之前被她老是凶巴巴的模样给遮掩住了?

    不能否认,今天的他的确很诡异、也很脆弱,原因无他——

    今天也是安娜的生日。

    “你不是恨我恨得牙痒痒的?怎么突然关心起我来?”他云淡风轻地带过,反问道。

    “怎么?不能关心你吗?”不是很满意,欣曼嘟著唇反问。

    关心也要理由啊?她既不贪图他的钱,更不贪图他的人。

    眼里映的全是她饱满的唇瓣,尹千羿不著痕迹地蹙了下眉头,看她的眸光更形复杂。

    “咦?”反应慢半拍的欣曼这才意识到他们靠得有多近,他只要微微俯身就能吻上她。

    “呃,我……”才想要拉开距离,不料她的手腕已先一步被人紧紧握住。“尹千翌?”

    紧抿著薄唇没有说话,眼前美丽的脸庞似安娜、又不似安娜,故作坚强的心绷得太紧就要弹性疲乏,他紧紧握住她的手没有放开。

    “你真的关心我?”他的语气少了平时的讥诮,多了一丝丝的不确定。

    “我是真的关心你。”她对他又没有不良企图,当然是真心的啊!

    她毫不造作的回答让他的心墙出现了一条细不可见的裂缝,尹千翌深深望入她的眸。

    “尹……千羿?”他望住她的眼神如此哀伤,她深陷其中无法自拔,像是有一只无形的手狠狠抓住她的心,让她喘不过气。

    “如果你真的关心我、当我是朋友……”

    “怎么样?”

    “如果我希望你能留下来陪我呢?”今天的他突然不想孤单一个人。

    “尹千羿?”欣曼怔住,他明明知道她要去见刘凯乔啊!

    “你会答应吗?”

    “我——”想拒绝,偏偏无法忽视他哀伤的神情。

    “没什么,我开玩笑的,”顿了下,尹千羿的态度突然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他倏然松手,“你好好玩吧!”

    开玩笑?他方才的模样明明不是开玩笑啊!

    “以你现在的模样,还会没有信心去见刘凯乔吗?”这个话题是目前最理智、最安全的。

    欣曼没回答,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现在听见这个名字,她突然感到好陌生,好像是火星来的外星人一样,跟她一点都不熟。

    “快走吧!别忘了下午还要上班,你会迟到的。”不想迎视她的目光,尹千羿转身收拾散落桌面的化妆用品。

    “……”

    “拜拜!”头也不回地,他下了逐客令。

    见他不愿回头,欣曼顿了一下,拿起皮包转身离开。

    他哀伤的眼神,到现在还深深印在她的心底。

    直到听见关门声,尹千羿才疲惫地闭上眼。

    是欣曼突如其来的温柔温暖了他的心?还是今天的他真有那么脆弱?脆弱到要求欣曼留下来,不想让她走。

    “千羿?”门外传来敲门声,是爱琳,“千羿?”

    “嗯。”他闷闷出声。

    “我刚刚看见欣曼了。”爱琳在门外道。

    “嗯。”

    “初见到她时我还没感觉,但是方才我吓了好大一跳。”从爱琳的声音听得出她颇为惊讶。

    “……”

    “到底是她本来就长得像安娜,还是你把她画得像安娜?”一名具有鬼斧神工技巧的造型师,的确有画谁像谁的本事。

    这点很重要,她必须问清楚。

    “……”

    “千翌,你回答我啊!”爱琳敲门。

    “别问我,我也不知道。”短暂的沉默过后,他如此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