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欣曼?你是欣曼吗?”才踏进办公室,和她已共事两年的同事大强立刻瞪大了眼,半张的嘴巴可以塞进一颗鲁蛋。

    “嗨!”不曾被男同事用如此热烈的眼神迎接,让欣曼很不习惯,显得有些战战兢兢。

    他的眼神是看到鬼吗?

    “你是伍……欣曼?”大强好似不相信,连名带姓地又问了一次。

    “是我。”不然公司里还有另一位欣曼吗?

    “你今天的样子好不一样!”大强上上下下、来来回回将她看过好几回,“你变得好漂亮,我都快认不来了。”

    “哪有,还不是一样。”穿著高跟鞋还是很不习惯,欣曼原本想匆匆越过他,却不慎拐了一下。

    “小心、小心。”大强连忙伸手扶住她,像在捧易碎的珍品,和之前对她称兄道弟的态度有天壤之别。

    “欣曼?”另一名男同事走过来,看见她也是眼睛一亮,“不会吧?原来你那么有料啊?”

    有料?没想到这种形容诃也会有用在她身上的一天。

    “喂~~大家快来看啊!欣曼今天变得好漂亮喔!”大强马上像个广播电台四处张扬。

    “咦?真的像变了一个人耶!”

    “好像广告里的女明星喔!”

    “身材超好,你这么有本钱,干嘛还要刻意藏起来啊?”

    听见大强的嚷嚷,不少男同事围上前,这是家程式设计公司,本来就阳盛阴衰,一听见公司里出现大美女,当然各个像闻到蜜的蜜蜂一样,蜂拥而来。

    “哪有像你们说得那么夸张。”粉颊微红,欣曼手足无措。

    这是她生平第一次感受到得到异性青睐的滋味,以前都是人家拉著她去看美女,如今她终于也有机会当当美女。

    “本来就是啊!人长得漂亮就应该展现出现,何必每天邋邋遢遢来上班?”男同事乙回答,一副她糟蹋天赋的样子。

    “就是咩!如果你天天打扮得如此漂亮,也算造福同事啊!大家的工作效率会更好。”

    “交了一名有钱的男朋友就是不一样,现在不但人变漂亮了,连穿著品味都变好了。”身后忽地传来酸溜溜的声音,孙贝佳冷言冷语,“瞧瞧她身上那件衣服,一看就知道价格不菲吧?不是我们这种阶层的人买得起的。”

    “贝佳?”没想到会遭到她的冷言相对,欣曼皱眉。

    “不愧是大师级的人物,连丑小鸭也能变天鹅!”心里还是气不过,孙贝佳一句比一句话酸。

    从前她和欣曼的交情还算不错,是因为她们之间没有利害关系,但自从她知道欣曼和尹千翌在交往后,她就有点心理不平衡;而今天欣曼一出现就引起众人的注意力,简直就是新仇加上旧恨,一次全给爆发出来。

    女人的嫉妒心是很恐怖的。

    “贝佳,你在说什么啊?”男同事虽然听不懂她话里的意思,却没有忽略她不怀好意的口气。“欣曼不是你的好朋友吗?你干嘛这样说她啊?”

    “哼!此一时彼一时,她现在有大师级的男友做后盾,还需要我这个朋友吗?”孙贝佳冷嗤,冷冷地和欣曼擦肩而过。

    “欣曼,你们吵架了吗?”男人从来无法明白女孩子爱比较的心思,男同事丙刻意压低音量。

    “没有。”

    “那她没事火气那么大干嘛?”

    “我也不知道。”莫名其妙遭人排挤的欣曼完全状况外。

    “不管她了,欣曼,你的手机号码给我。”大强拿出记事本。

    “你要干嘛?”

    “约你去看电影啊!”

    “你白痴啊!小心我踹爆你的小屁屁!”闻言,欣曼半开玩笑地低骂。

    不知道……

    现在尹千羿在做什么?

    〓☆〓.xiting.org〓☆〓.xiting.org〓☆〓.xiting.org〓☆〓

    拥挤的人群里,欣曼还是第一眼就认出那抹宽厚的背影,她脚步渐渐缓了下来,一颗心惴惴不安。

    他会察觉到她的改变吗?会觉得她漂亮吗?

    会不会……其实他是很勉强的答应她今天的邀约,或许他根本不想再和她见面。

    种种念头飞快地从脑中飞掠而过,好的、坏的,她全都想过了。

    欣曼在男人身后止步,深深一个呼吸……

    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既来之,只好安之。

    “先生,等人吗?”轻拍他的肩头,欣曼露出小小的笑窝,故意将话说得很轻松。

    “欣曼?”回过头,刘凯乔简直认不出眼前的美丽女子,他眯眼,“天哪!真的是你吗?”

    “当然是我,”笑容有点僵,但还是力持镇定,“我穿这样还可以吧?”

    “你说呢?我都快认不出你来了。”刘凯乔毫不掩饰眼底的惊艳,“你这样打扮很好。”

    “今天是我生日,我当然要打扮得漂亮点罗!”粉颊染上酡红,欣曼没有错过他炽热的眸光。

    “这和以前的你……我简直无法想像。”刘凯乔绕著她,仔仔细细看了她一回。“这是我的好兄弟吗?”好兄弟?别再提起这伤人的词了,行不行?

    “喜欢我的改变吗?”怀著忐忑不安的心,欣曼状似不经意地问。

    “我想没有一个男人会不喜欢现在你这模样吧!”他笑道。

    “所以你喜欢罗?”

    “我当然喜欢。”顿了三秒,他用力颔首。

    “你……你喜欢就好。”听到肯定的答覆,欣曼悄悄松口气,笑容好甜。

    她好担心凯乔会觉得不习惯。

    “天哪~~我还是不敢相信。”看了又看,刘凯乔的表情充满惊喜,“距我上次见到你才几天,你的转变真的是……”他已不知该如何形容。

    “人总是要改变的,不能永远这样下去。”如果她不改变,他会用这种眼神看她吗?

    “走吧!上哪儿吃饭?”他提出邀约。

    “不如去吃猪排吧!记得你喜欢吃炸猪排,我知道这附近有间不错的日式猪排馆,听说大受好评耶!”

    “噗!你穿这么漂亮要去吃炸猪排?”闻言,刘凯乔失笑。

    “不然要去哪儿?”她觉得疑惑,穿这样和吃什么有关吗?

    “凭你这种穿著,应该要去高级一点的餐厅吧!”

    “我觉得吃炸猪排很好,我可是期待很久呢!不管我如何穿,我还是伍欣曼啊!明知道你要请我吃晚餐当生日礼物,我怎么可能还敲你竹杠?”

    “是我主动想请你的,和敲竹杠一点关系也没有,”他走到她身旁,突然间有些手足无措,欣曼如此淑女的模样,的确不适合勾肩搭背的走在一块儿,一时间他的手不知往哪儿摆。“让你穿如此正式的去吃炸猪排,失礼的人是我吧!”

    “所以呢?不能吃炸猪排?”欣曼完全无法理解。

    “当然不行。”刘凯乔好看的唇瓣微弯。

    〓☆〓.xiting.org〓☆〓.xiting.org〓☆〓.xiting.org〓☆〓

    入夜,华灯初上。

    透过偌大的落地窗,脚下霓虹闪烁的车灯仿佛绵延至遥不可及的天际。

    尹千羿执著玻璃酒杯,金褐色的液体在杯内轻轻摇晃,他静静坐在不开灯的大厅里,思绪飘得好远好远。

    这是第二个,没有主人的生日,他的心情并没有比去年好些,还是一样的哀伤无奈,还是不能习惯,也或许——

    他永远都无法习惯。

    闭上酸涩的黑眸,欣曼的笑颜无预警地跳进他脑海里。

    其实欣曼的爽朗笑容和安娜截然不同,偏偏当他完成她的妆后,连他自己都很惊讶她和安娜的相像,或许是因为她们都拥有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也或许是他思念安娜过度,才会不由自主的把欣曼打扮得像安娜……

    不管到底为何,他都已无力去追究。

    欣曼……现在应该玩得正开心吧?

    〓☆〓.xiting.org〓☆〓.xiting.org〓☆〓.xiting.org〓☆〓

    “请问尹千羿在吗?”走进位于八楼的工作室,欣曼提著一盒小蛋糕笑嘻嘻地问。

    今夜的气氛美好得出乎她意料,她和凯乔共度了灯光美,气氛佳的烛光晚餐,只是,她心中竟一直惦记著尹千羿希望她留下来的那句话。

    所以,晚餐过后,她拒绝了刘凯乔进一步的邀约,直接杀来尹千羿的工作室,想看看他的心情有没有好一点,甚至还特地带蛋糕来逗他开心。

    这样够有义气吧?!

    总机小姐一抬头,俏脸瞬间刷白,好半晌才又找回声音。“你、你……”

    妈吗咪呀!她是见到安娜小姐的鬼魂吗?

    “我找尹千翌。”她好声好气地重复。

    鼓起勇气将她仔细看过一回,总机小姐发现她只是长得有些像而已,和安娜其实不太一样。

    “对不起,尹老师今天请假。”

    “请假?”

    “是的,尹老师最近几天应该都不会进工作室。”

    “这样啊~~”奇怪,今天早上不是还好好的吗?没事干嘛请假?她连蛋糕都买好了,不会要她一个人全吃光吧?

    看来他的问题果然有点大耶!

    “伍欣曼?”从电梯口出来的爱琳眼尖地看见她。

    “爱琳?”欣曼回头,总算遇见熟人,“听说尹千翌请假,他不舒服吗?”

    忍不住别开目光,爱琳实在无法面对她像极安娜的模样。“你不知道吗?”

    难道她不知道今天Alan前女友的生日,他总会把自己关起来几天,Alan该不会什么都没提吧?

    “知道什么?”又来了,充满玄机的对话。

    爱琳沉默下来,表情有些不自然。

    “爱琳?”

    “Alan在家里,我把地址抄给你,你去找他吧!”转身草草写下地址,爱琳将纸条递给她。

    “谢啦!”欣曼微笑。

    “既然Alan选择的人是你,或许你有能力拉他一把,别再神经这么大条行不行?”忍不住数落她,爱琳脚跟一旋转身离开,一如她初识时高傲的态度。

    被念得一头雾水,欣曼皱皱眉,没将她的话放在心里。

    反正爱琳说的话,她从来没有听懂过。

    不过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尹千羿住的地方离工作室很近,她不用再搭车奔波。

    〓☆〓.xiting.org〓☆〓.xiting.org〓☆〓.xiting.org〓☆〓

    “尹先生,楼下有位伍欣曼小姐找您,要让她上楼吗?”接起话筒,尹千翌听见大楼管理员如此说道。

    “伍欣曼?”尹千翌有片刻的错愕。

    她不去享受甜美的夜晚,跑来这里做什么?而且,又是谁将地址给她的?

    从小小的萤幕里,他瞧见她兴奋招手的模样。

    “尹先生?”管理员再问。

    “让她上来吧!”皱皱眉,他回答。

    “Surprise!”打开门,映入眼帘的是她绽出笑窝的甜甜笑脸。

    “你来做什么?”说不出心底是什么感受,他皱眉。

    “我是来谢谢你的,今晚的出击大成功。”当然不会老实回答是因为担心他,所以草草结束约会,免得他太过得意。欣曼敏锐的鼻子嗅了嗅,扬眸问道:“你喝酒了?”

    “嗯。”

    “好端端的干嘛喝闷酒?”浓密的长睫眨了眨,欣曼将手中的蛋糕盒放在桌上,尹千羿才想开口,不料她又开心地迳自说下去,“喝酒要有人陪才好喝,不如我陪你喝!”

    见她已经自动自发的坐下,尹千羿薄唇微抿。

    她该不会因为他的一句话,所以特地回来找他吧?

    “哇~~你家好大喔!光是客厅可能就比我们家还要大,”欣曼好奇地环顾四周。“不过,好像有点冷冷的,缺乏人气。”

    被她一语道中,尹千羿脸色微变,还是没有吭声。

    “难怪你三天两头就想往我们家跑,因为温暖多了。”欣曼扬眉。

    “你不去好好的玩,跑来这儿做什么?”他哑声问。

    “今夜是个很棒的夜晚,凯乔从来不曾用如此炽热的眼神看我,那种目光是用来看女人,而不是看兄弟的。”欣曼笑得好甜,就像刚得到超大泰迪熊的孩子。

    “这样很好。”他替她感到开心,忽略心中滑过的一丝苦涩。

    “所以我第一个就想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你。”她的眼眸笑成弯月状。

    这种事,用电话说也可以啊!

    她明明就是为了他才过来的,却老是说些无关紧要的话。

    想到这里,一阵暖意缓缓流进他心底。

    “不只是凯乔,今天下午我进公司时,”见她四处找寻酒杯,最后尹千羿无奈地指向开放式厨房,她才又匆匆跑过去,“平时不曾多看我一眼的男同事全都围在我身边说我漂亮,有好多好多的第一次,让我真正感觉到我也是女人……”

    “你当然是女人,”顿了下,他老实回答。“今天的你的确也很漂亮。”

    “所以罗~~当然不能忘记你这位幕后大功臣,我马上就来谢谢你了,”终于从玻璃橱柜里找到酒杯,欣曼喜滋滋地跑回来,将酒杯斟满,“如何?我很明白知恩图报的道理吧?”

    “……”

    “我像不像衔环以报的那只小黄雀?”

    她在逗他开心吗?尹千羿轻轻叹口气,缓缓扬起唇角。

    这种没心机、偏偏又很细心的女孩子,还真是很少见呢!

    “你在笑什么?”眯细眼眸,欣曼狐疑地反问。

    笑得奸奸的。

    她应该掩饰得很好吧?没让他发现她究竟为什么来看他。

    “没什么。”他摇摇头,原本哀悼安娜的低落心情,被她一进门像连珠炮般说个没完给搅乱了。

    她很成功地赶走了屋子里的寂寞气息。

    “谢谢。”他朝她举杯。

    谢谢她过来陪他。

    “谢什么呀!该说谢的人是我,把我变得这么漂亮,很抱歉从前对你的态度很差,在这里我很诚心的向你道歉,我不该那样说你的,你大人有大量能原谅我吗?”眨眨眼,欣曼说得有点腼觍。

    “当然可以,我本来就没记在心上。”他微笑。

    “对了,在我来找你之前,你在做什么?”舒服地趴在奶油色超柔软的牛皮沙发里,欣曼摇晃著杯内的酒液轻声问道。

    “没做什么。”薄唇微扬,他云淡风轻的回答。

    “我注意到你家里的灯是等我上楼时才亮的,而且开门时你的脸色奇差,虽然平常你看我的脸色都好不到哪里去,但是你刚才的表情简直是差得吓人。”她想来仍觉得奇怪。

    尹千羿不知如何回答。

    “为什么要把自己一个人关在黑漆漆的大房子里?你不觉得很恐怖吗?”光想像就觉得很吓人耶!

    “我……”

    “别跟我说你喜欢黑暗,住我家的时候,你晚上睡觉时还会开盏小灯,跟小孩子一样。”欣曼嘀咕。

    半敛的黑眸里隐藏自己才明白的心思,尹千羿不著痕迹地蹙眉,不免惊讶她明明是如此大剌剌的个性,偏偏连这么微小的地方都注意到了。

    “你今天的态度也怪怪的。”她又说。

    “我今天的情绪不好。”千言万语到了嘴边,化作最无关紧要的一句话。

    “如果下回你的情绪不好,别再把自己关在这间冷冰冰的屋子里,”欣曼将最后一口酒喝完,舔舔唇,意犹未尽地又斟满一杯,“这样关久了,铁定会得忧郁症,不如你来我家吧!我家的伍小猪免费给你当出气娃娃。”

    “你别再喝了,再喝你会醉的,”连忙伸手覆住她的杯口,尹千羿低声警告。

    酒量好的女孩他不是没有见过,但大多都是情势所逼不得不喝,他从没见过把酒当水喝还喝出兴趣来的女人,而且——

    到底是谁心情不好藉酒浇仇啊?他喝得都没她多了。

    “不用担心我,我酒量很好的,”欣曼朝他缓缓地眨眨眼,“喝不醉的。”

    “等等变成一只小醉猫,我绝对不管你。”将她酡红的娇颜纳入眼底,他轻哼。

    其实再仔细看,欣曼和安娜长得并没有那么像,安娜的眼眸偏长,欣曼则是又大又圆像猫眼似的;安娜的唇瓣较丰,而欣曼略薄,最多……她们只是第一眼相似而已。

    “难道你怕我喝醉之后,对你做出什么非礼的举动吗?”眼珠子一转,欣曼突然放下杯子,缓缓站起来。警觉地望住她的一举一动,尹千羿总觉得她的眼眸太亮,像在打什么鬼主意似的。

    “没有。”眼见她一步步朝自己靠近,他谨慎地挪挪身子,以便随时应变。

    她想做什么?该不会是恶虎扑羊吧?她不是才说过自己不会喝醉?现在就想发酒疯吗?

    “还是你怕自己会对我做出什么非分的举动?”

    “更不可能。”狠狠皱眉,他回答。

    “那可不一定,你今天早上明明想吻我。”欣曼的右手倏地扣住他的左肩,意图已经很明显。

    她一直想知道那夜在公园里他轻而易举就化解她的攻势,到底是不是巧合?

    “那一定是幻觉。”果然,尹千羿手一翻,反制住她的手腕,还是同样轻轻松松。

    “见鬼了。”欣曼不服气,玉腿一伸想踹他。

    “小姐,别忘了你穿的是短裙,小心春光外泄!”对她粗鲁的动作感到很无奈,才想要阻挡她,不料欣曼却因重心不稳整个人重重跌向他,奶油色的单椅牛皮沙发结结实实朝后翻个跟斗。

    “咳、咳咳……”尹千羿不住呛咳,胸口虽然因猛然压下重物而岔了气,但一只手还是牢牢抱住她以免受伤。“这算谋杀吗?”

    天!痛死他了,他脆弱的肋骨会不会断了?

    “对、对不起,我没想到……”欣曼也很狼狈,半趴在他坚硬的胸膛前,不但假发掉落,连小洋装一边的系带也断了。

    “你究竟想怎么样?”这女人见到他就算不针锋相对,也要动手动脚才会开心吗?

    “我刚刚没站稳嘛!”她很无辜地回答,“你没事吧?”

    “幸好还活著!”他没好气地瞪她。

    “噗~~嘻嘻。”瞧著他狼狈的模样,欣曼突然笑得很开心。

    “又怎么了?”一个把男人狠狠压垮在地的女人,居然还笑得出来?

    “我终于可以居高临下的看著你了。”欣曼得意地扬扬眉,仿佛一偿夙愿。

    都到这种地步,还满脑子想占便宜!

    “我看不见得,”轻轻一哼,他猛然翻身将她压在身下,语带挑衅,“俗话说得好,风水轮流转,不是吗?”

    欣曼没有回答,呼吸在一瞬间突然窒住了。

    他这样无预警地压住她,性感的薄唇几乎是贴著她的鼻尖说话,一时之间,试衣那夜类似心动的感觉又涌了上来。

    “算、算你狠!”她气虚地撂下狠话,掩饰自己不住狂跳的心。

    她究竟是怎么了?今天晚上和刘凯乔在一起的时候,她的心也没跳得这么厉害啊!

    “知道认输就好,”拍拍衣上的灰尘,尹千羿握住她的手,拉她起身,“我送你回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