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回来了。”回到家,欣曼扬声道。

    “你总算回来了,吃个饭吃到这么晚,难道不怕家人担心吗?”听见宝贝女儿的声音,伍妈妈立刻从客厅跑出来,叉著腰摆明一副想把她念到臭头的样子,“居然还跑去喝酒,一点女孩子的样子都没有……咦?千羿,你也来啦?”

    “伯母,我送欣曼回来。”随后进门的尹千羿恭敬地道。

    “原来她和你一块儿去吃饭啊?”如果欣曼能和千羿这孩子交往当然是再好不过,她一向很喜欢他呢!“你们……在一起?”伍妈妈试探地问。

    “没有,我和欣曼并没有在交往,她也不是和我出去吃饭,我只是送她回来而已。”很意外地,尹千羿否认。

    闻言,欣曼飞快地瞥他一眼,他否定的回答没来由地让她心里感到一阵不舒服。

    虽然她不希望他承认,但是更不希望他否认。

    “这样啊~~”脸上明显写著惋惜,伍妈妈仍是热烈地招呼,“进来坐嘛!”

    “我……”

    “是呀!千羿,你今晚就住下来吧!别回去那间冷冰冰的屋子了。”脱了鞋,欣曼加入劝说。

    “上来吧!”站在最后头的伍沛书朝他招手。

    “谢谢。”

    回到伍沛书房内,他马上神秘兮兮地关上门。

    “千羿,你和我姊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上回你告诉我,说你们在交往,可是妈刚才问起,你又回答不是。”

    “我们的交往关系,直到你姊和刘凯乔在一起后就会自动终止。”脱下外套,尹千羿回答。

    “什么?”他们交不交往又和刘凯乔有什么关系?

    “其实欣曼在告白第二天后就被拒绝了,是我告诉她,只要和我在一起,就能让她变得有女人味。”尹千羿据实以告。

    “我姊是改变很多,辛苦你了。”伍沛书喃喃自语。

    他光想像都能理解要改变他老姊有多难。

    “所以我不想让伯母误会。”他淡淡解释。

    “是一种交易吗?”

    “是一种协议。”

    “哦~~原来这样啊!”伍沛书摸摸光洁的下巴,“会不会有一天,你们认真起来了?”

    “我想应该没有这种可能吧!”浓密的眼睫掩住眸底复杂的思绪,尹千翌回答。

    现在的他,是没有能力爱一个人的。

    ☆☆☆四月天转载整理☆☆☆net☆☆☆请支持四月天☆☆☆

    “千羿,是我欣曼。”

    “怎么了?”尹千翌用脖子夹住话筒回话,一边帮模特儿上妆。

    “凯乔五分钟前打电话问我今天晚上是否有空。”欣曼支支吾吾的。

    不知怎么回事,她突然很不喜欢在他面前提到刘凯乔。

    尹千羿停了三秒钟,旋即无所谓地轻声笑开。“那很好啊!”

    那男人已经为她动心了吗?

    一时之间,他突然感到很不是滋味,那男人果然只在乎她的外表。

    “我不能这个样子去见他。”过了那一夜,她当然又变回其貌不扬的丑小鸭。

    她还是需要仙女棒的。

    “谁要你这副德行去见他?这样一来岂不前功尽弃?”他嗤一声。

    “对呀!怎么办?”她好苦恼。

    “你下班之后直接到我这儿来吧!我会请Roger先送套衣服过来。”

    “Roger肯吗?”

    “自从找到你这个标准的衣架子,他哪会不肯,他恨不得把所有的衣服都往你身上套。”

    “会不会太麻烦你?你今天不忙吗?”

    “我很忙,我忙到早餐、中餐都没时间吃!”

    “这样你……”难怪他帅帅的脸庞,下巴好像愈来愈尖了。

    “可是再忙也得先帮你啊!别忘了你是我女朋友呢!”他半开玩笑似的说,将复杂的心情隐藏得很好。

    若不是他已经没有心去爱人,欣曼的确是个不错的女孩,细心、直率、不娇柔造作。

    配刘凯乔的确是浪费了点,打从第一眼起,他对他的评价就不是很高。

    听见他如此自然的把“女朋友”说出口,欣曼的心又不争气地狠狠撞了下。

    “怎么了?怎么不说话?”

    “没事,我们晚点见!”急急收了线,欣曼不敢再听他的声音。

    有一种种怪怪的情绪,不断在她心底札根发芽,最近她——

    好像常常为了尹千羿不经意的话或动作而感到心动。

    这不是好现象,她明明不是喜欢这种类型的男人啊!

    一个小时后,欣曼准时出现在他的工作室门口,手中多了一碗热腾腾的广东粥。

    “这是什么?”双手接过,尹千羿很惊讶。

    “你的晚餐啊!该不会你拨得出时间帮我化妆,却拨不出五分钟吃东西吧?”欣曼将房门关起。

    他不禁轻声笑开。

    “挺香的。”

    “当然香罗!我可是排队排了好久,不然不会这么晚。”

    “难道你不怕约会迟到?”

    “那才不算约会呢!别忘了他有女朋友,最多算老同学叙叙旧吧!”欣曼嘀咕,“不过说实话,我没有想到他会主动约我。”

    “你那晚的模样,有哪个男人不会心动?”尹千羿舀了一口粥往嘴里送。嗯~~有暖呼呼的东西进胃里的感觉真好。

    “如果那天……我并没有任何改变,你觉得他还会约我吗?”欣曼在他面前坐下来。

    吃粥的动作一顿,尹千羿扬眸望她。

    “欣曼就是欣曼,不管你的外表做了什么改变,本质还是你啊!”

    欣曼定定看了他一会儿,摇头。

    “我觉得不会。”不是凯乔肤浅,而是每个男人都喜欢漂亮会打扮的女孩子吧!

    “你别再胡思乱想,以后只要你们要碰面,你都可以直接来找我,我会负责把你打扮得美美的。”他很爽快地做出承诺,发现自己已渐渐开始期待她上门来找他。

    “不用预约?”

    “不用。”

    “你之前不是告诉我,你一秒钟都是以百万计?”欣曼扬眉。

    “我现在还是啊!”他笑。

    “你知道吗?你这样会宠坏我的。”胸口有股暖暖软软的骚动,欣曼明眸眨也不眨地望住他的俊颜。

    “我教你第一课是改变你不修边幅的外表,第二课是改掉你粗鲁的说话习惯,恭喜你很久不曾干嘛来、干嘛去了,而第三课……”漂亮的黑眸直勾勾地盯住她。“我要教你被男人宠溺的感觉,你没听说过被爱的女人最美丽吗?”

    又来了!那种心好像被紧紧抓住喘不过气的感觉。

    欣曼慌乱地移开目光没有回答。

    他那句“被爱的女人最美丽”,害她的心跳连连错了好几拍,难道他不知道用太认真的语气说话,很容易遭人误会吗?

    “我想……”

    “想什么?”

    “没事,你吃完了吗?”那句“当你女朋友一定很幸福”始终说不出口,欣曼突然害怕起他承认的确有这么一位幸福的女人存在;咬咬唇,她用半开玩笑的口吻掩饰自己的不对劲,“快把我变成灰姑娘吧!”

    ☆☆☆四月天转载整理☆☆☆net☆☆☆请支持四月天☆☆☆

    自从丑小鸭变公主之后,刘凯乔约她的次数变频繁了,从久久一次邀约,变成每星期碰一次面,但与其说欣曼期待和刘凯乔见面,还不如说她比较开心能藉机见到尹千羿。

    因为最近尹千羿又开始变得很忙,已经好久不曾在她家出入,听说即将举办的模特儿大赛把他搞得焦头烂额,已好几天没有回家休息。

    她担心他再这样忙下去,总有一天会过劳死。

    “哈罗!我又来了。”欣曼露出两个可爱的小笑窝,笑嘻嘻地和他打招呼。

    “是我的错觉吗?我突然发现你来的次数变多了,”见到她,尹千翌清俊的脸庞泛起笑意,停下手边的工作示意助理接手。“这算好消息吗?”

    “怎么样算是好消息?”尾随他进入VIP室,欣曼反问。

    “代表你心爱的凯乔即将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他回答,故意忽略心底的不舒服。

    欣曼顿了一下,很不喜欢听见从他嘴里提起刘凯乔。“你用过午餐了吗?”

    她故意转开话题。

    “还没,看外面人山人海就知道了。”尹千翌笑笑,要她坐下,“你来的时间正好,Roger半个钟头前来过,我拿了一些不错的衣服想给你试试。”

    “你送我的衣服已经够多了,你别再破费。”

    “Roger和我是老交情,那些衣服他有折扣,你不必放在心上,”尹千羿笑得很无所谓,“更何况我不是说过要宠你吗?”

    宠她?这句话听得她心里甜滋滋的,虽然也不知道在甜什么。

    “是只有我才有?还是你对外面那些名模也是同样的态度?”咬咬唇,欣曼轻声问。

    原来她和其他女孩没什么两样,还是爱比较啊!

    “什么态度?”他狐疑地问。

    “动不动就送人东西啊!”

    “我看起来像是会轻易送礼的人吗?”尹千羿不以为然地挑挑眉,“你可别小看我。”

    “抱歉。”欣曼小声道歉,心底却不禁暗暗窃喜他的答案。

    天啊~~她愈来愈奇怪了。

    “姑且先原谅你这回,”他微笑,在简单的基础保养过后,他帮她扑上薄薄的底妆,“和他的进展还好吗?”

    “谁?”她装傻。

    “刘凯乔。”

    又提到他的名字!

    “嗯哼,还可以,”迎上他探询的目光,欣曼不情不愿地补充,“他告诉我,他和他女友交往并不顺利。”

    薄唇扬起诡谲的笑弧,尹千翌不予置评。

    明明已经受到欣曼的吸引,恋情当然不顺利。

    “他说……几乎每次和他女朋友见面都会吵得不可开交,他开始觉得累,怀疑当初复合的决定究竟是对是错。”她低声道,对这样的情况一点也不感到开心。

    “他是不是还告诉你,如果他女友有你一半的善体人意就好了?”扬扬眉,尹千翌的语气有些讽刺。

    “咦?你怎么知道?”欣曼惊讶地瞅他。

    “我猜的。”男人变心的理由还不是那几样,他也是男人,当然猜得出来。

    “千羿,我算不算第三者?是破坏他们感情的凶手?”顿了下,欣曼的语气有些闷,“其实我并不想这样。”

    “如果他们已经有婚约,我就会阻止你,但是他们没有。况且,在你暗恋他多年的前提下,我赞成你勇敢争取你的爱情。”

    听见他的话,欣曼不禁有片刻的迟疑,她不确定她有这么爱凯乔吗?如果她真的很爱凯乔,那她对尹千羿的感觉该如何解释?

    “喜欢一个人就要努力争取,就算伤害到其他人也在所不惜吗?”她疑问,心里还是无法接受这样的事。“感情这种东西很奇妙,你只有两种选择——”尹千羿瞬也不瞬地望住她,漂亮的黑瞳眸光复杂,“伤害另一个人,或是伤害你自己。”

    她当然可以选择退出,但是受伤的人绝对是她。

    是她错看吗?她怎么觉得他哀伤的神情又出现了,瞧得她心好痛。

    “上次……凯乔他想要吻我。”清亮的眸子紧紧锁住他的,欣曼低声道。

    手下的动作倏然一顿,尹千羿的神情显得有些僵硬。

    “这样很好啊!代表他喜欢你。”他故作轻松地道。

    “但是我拒绝他了。”

    “什么?”闻言,他不禁讶异,“你不是一直希望他爱上你吗?”

    “我不知道,”欣曼摇摇头,“但是感觉不对。”

    她那时眼前浮现的是尹千羿的脸啊!怎么可能吻得下去?

    “那你等感觉对的时候吧!”薄唇意外地扬起笑弧,尹千羿轻弹她的额。

    “听我拒绝他,你似乎很高兴?”欣曼揉揉额,忍不住嘀咕。

    “我高兴你没有被爱情冲昏头。”顿了顿,尹千羿语带保留。

    二十分钟后,欣曼在他的巧手下已经打扮妥当,重新戴上及腰的长鬈假发,宛如脱胎换骨般地离开工作室。

    “我发现一件很奇怪的事,”人才刚走,爱琳轻轻靠在门边,冷冷地望著欣曼离去的背影,“伍欣曼每次来找你,都像变了个人似的快快乐乐出门,难道你不怕她劈腿?”

    “女朋友打扮得美丽是种荣耀,我应该感到开心才对,怎么会去想那些有的没的事,”尹千羿瞥了她一眼,没有多作解释,“倒是你,该改改偷窥我们的习惯了。”

    “呿!”爱琳不满地轻哼,扭头就走。

    望著手中的修容刷,尹千羿无声地叹口气,虽然他很不愿意承认,但也不可否认的,他对欣曼的感觉——

    已经慢慢、慢慢地在改变。

    慢慢地超过他所能控制的范围。

    ☆☆☆四月天转载整理☆☆☆net☆☆☆请支持四月天☆☆☆

    “伍小猪!你在房里蘑菇什么?妈要你下楼吃水果!”欣曼啃著苹果,不甘不愿地上楼叫人。

    “我在试衣啦!”伍沛书很无奈地摊摊手,“有厂商办了化妆舞会,我在考虑要打扮成什么。”

    “还用想吗?”欣曼忍住笑,“就打扮成猪小弟啊!”

    “姊!”伍沛书受不了地回头瞪她。

    这是化妆舞会,不是迪士尼卡通人物大游行好吗?还打扮成猪小弟咧!怎么不说打扮成小红帽?!

    而且想他伍沛书风姿飒飒、玉树临风,是新一代最被看好的男模,还有不少疯狂迷恋他的女粉丝,却被她形容得一文不值。

    “别嫌弃了,我连化妆舞会都没见过呢!”用力地嚼著,欣曼嘀咕。

    唉~~跟她这个很“俗”的姊姊比起来,伍小猪的生活还真是多采多姿啊!难怪她动不动就想欺负他。

    “你以为我很想去吗?应酬性质多过玩乐性质,要不是千羿千叮咛、万交代,我才不想去呢!”伍沛书碎碎念。

    “千翌也要去?”欣曼一怔。

    “当然啦!他是知名造型师嘛!这种场合哪可能少了他?”

    “应该也会有很多美女参加吧!”欣曼语气顿时低落下来,颇不是滋味。

    “那是一定的,参加这种时尚Party的不是社交名媛就是某某名模,当然不乏美女。”

    “哦~~”闷闷地应声,她已经能想像尹千羿被一大群女人淹没的景象。

    “姊,你怎么了?表情怪怪的。”

    “没什么,”欣曼挑挑眉,“我只是在想,如果你打扮成猪小弟肯定很帅气。”

    “姊!”伍沛书咬牙低吼。

    拜托!他也是很有形象的好不好!

    “欣曼,找你的电话喔!快下来接。”楼下,传来伍妈妈的喊声。

    “喔!”

    “是千羿。”见她下楼,伍妈妈朝她暧昧地眨眨眼。

    千羿?

    “喂?”心中有些惊喜,欣曼连忙拿起话筒。

    语气比刚才对伍沛书好了几百倍。

    “是我,打扰到你了吗?”电话那头人声鼎沸,他应该还在工作室。

    “没有,我在吃苹果,顺便欺负伍小猪。”明明心跳得飞快,她仍故作镇定。

    “后天那个讨人厌的模特儿大赛总算结束,我终于可以喘口气。”

    “恭喜你啊!可以来我家偷懒了。”

    透过话筒,欣曼听见从另一头传来悦耳的低沉笑声,她的心扑通扑通狂跳,手心竟不争气的冒汗。

    可恶!她在紧张个什么劲?不过就是随便聊聊而已。

    “模特儿大赛结束后,厂商有办一场化妆舞会,不知道你有兴趣吗?”顿了顿,他续道。

    “舞会?”他邀请她参加化妆舞会?

    这不是作梦吧?

    “嗯哼。”

    “尹千羿,你在约我出去吗?”有种因为过度窃喜而快得内伤的错觉,欣曼故意半开玩笑地问。

    “我是在约你。”他回得异常干脆。

    闻言,欣曼呼吸一窒,莫名红了脸

    好吧!她认输,这种暧昧不清的游戏她玩不赢。

    “那、那我让你约吧!”结结巴巴,她非常狼狈地挂下电话。

    讨厌!她快不能呼吸了。

    ☆☆☆四月天转载整理☆☆☆net☆☆☆请支持四月天☆☆☆

    “欣曼?欣曼?”见她终于回过神来,刘凯乔笑著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你在想什么?从方才看电影时,你就开始恍恍惚惚的。”

    “我没事,可能有点累。”摇摇头,欣曼随便找个理由搪塞。

    不知道究竟是哪个环节出了错,她对凯乔的感觉似乎变了,对他不再感到心动,面对他,和面对一般朋友没什么两样。

    渐渐占据她脑海的人,已不再是他。

    “昨天,我又和小彤吵架了。”和她并肩走在台北的街道,刘凯乔轻轻叹口气。

    “又吵架?”

    “嗯,我不只一次在想,或许我们不适合彼此吧!”

    “你们不是在一起三年吗?这回破镜重圆,应该更要珍惜彼此才对啊!”欣曼皱眉。

    他当初不正是因为如此才拒绝她吗?

    “如果她有你一半了解我,或许我们的争执就不会那么频繁。”他试探性地道。

    “你们应该要学会互相体谅,毕竟她不像我们认识这么久,你拿她来跟我比,对她是不公平的。”

    “你希望我和小彤的感情好?”刘凯乔很讶异地回头看她,仿佛她这样说是一件很奇怪的事。

    他以为她是喜欢他的。

    “我……没有人会希望朋友和他的情人吵架吧?”怔了一下,她干笑。

    她究竟是怎么了?他们感情不好,她应该感到窃喜才对啊!怎么反而一直劝合?

    这不是自我矛盾?

    皱皱眉,刘凯乔好几次欲言又止,不知该如何开口。

    “欣曼……”

    “嗯?”

    “我有很重要的话想对你说。”他轻轻牵起她的手,脸庞和她靠得好近。

    “什么话?”欣曼强忍住抽回手的冲动。

    “我觉得——我觉得我们……”

    “等等!”将他腼腆的表情看在眼底,欣曼脑中顿时警铃大作,想也不想就截断他的话,“我、我还有事要先走了,有什么话我们下次再聊。”

    他要说什么,她还会不明白吗?

    只不过她从前日日夜夜期盼他迟来的告白,现在却无端端感到很抗拒。

    她一点都不想听。

    “现在?”刘凯乔愣住,话到嘴边又咽回去。

    “嗯,现在。”

    “有什么事非现在走不可?”刘凯乔完全不懂。

    “是、是我妈,”匆匆忙忙地转身闪人,欣曼头也不回道:“她交代我今天早点回家。”

    她没注意到对街不远处,爱琳正冷冷地瞧著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