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叩!叩!”两声轻敲,尹千羿闻声抬头,看见爱琳双手环胸,脸色不豫地站在门口。

    “你回来啦?不是才刚出去吗?”

    “我可以进来吗?”冷冷地,她问。

    “坐吧!”他比出邀请的手势,感到她来意不善。

    “我是来和你谈谈伍欣曼的事。”

    “欣曼?”

    “是的。”面色凝重地坐下来,爱琳点点头。

    “她怎么了?”

    “我不管你为什么喜欢她,总而言之她不适合你,”咬著牙,爱琳一字一字慢慢地说,“我从没见过如此不要脸的女人。”

    狠狠蹙起眉心,尹千翌对她的形容隐隐感到不快。“如果你只是来骂人的话——”

    “你知不知道当你把丑小鸭变成天鹅后,丑小鸭去了哪里?”挑著眉,爱琳截断他的话。

    尹千翌沉默没吭声。他当然知道。

    “你把她打扮得美美的,她却跟不三不四的男人在一起,”爱琳打开手机,让他瞧清楚里头的照片。“这就是你信任她的代价。”

    尹千羿俊颜微变,漂亮的黑眸飞快地扫了照片一眼。

    画面中的男女亲热的牵著手,靠近地望著彼此。

    “看清楚了吗?”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你也当起狗仔来了?”胸口有把炙热的火焰在燃烧,他没把情绪表现在脸上。

    他当然知道欣曼和谁在一起,但他从来不想要亲眼看见,那会让他很不舒服。

    心动归心动,既然他没有能力爱人,当然不会阻止欣曼追求幸福——

    如果刘凯乔真的是她的幸福的话。

    “你还不懂吗?就算她真的长得和安娜有几分相像,但她也不会是安娜!”爱琳直言道。

    “我从来没有把她当成安娜!”

    “但是你把她当成安娜在宠她!你现在所做的一切,和你当初对安娜做的有什么不一样?”爱琳激动地低喊。

    按著眉心站了起来,千羿沉默半晌,“我对她,和对安娜是不同的,我很清楚她是谁,不用你来提醒。”

    只怕没有人比他更清楚。

    “我是来提醒你,她对你不忠的事实。”爱琳握紧双拳叫著。

    尹千羿回头望她,眼神有些复杂。“她并没有对我不忠。”

    “什么?”她一愣。

    “照片中的男人,或许才是她真正的男朋友,”虽然他很不愿意承认,但这是不争的事实。“我和她之间,只是场再简单不过的协议……”

    “你的意思是,你和她不是真的在一起?”爱琳的音量猛然高了八度。“这一切只是骗人的假象?”

    “正是如此。”皱了皱眉,他回答。

    “尹千羿,你知道吗?你这样的做法简直欺人太甚,”眼底慢慢蓄起不甘的泪光,爱琳小手紧握成拳,“这些日子我对你的付出与关心,我相信你不会没有感受到,可你却宁愿随便找一个女人来拒绝我?”

    “欣曼不是随便的女人。”

    “对我而言,她就是!她就是!”难掩不平地站了起来,爱琳低喊,“她并不明白你的过去,曾经经历过的种种,她凭什么阻碍在我们之间?”

    她不断的试著敲开他的心门,但他就是不肯接受,为什么?

    “如果你真的爱她,我没有话讲,因为我明白爱是不能勉强的,但是你不是啊!你只是利用她来拒绝我……”愈说愈伤心,爱琳的泪水终于无声无息地往下坠。

    “我从没有说我不喜欢她,从来没有。”尹千翌平静地回答。

    “你——”她睁大泪眼望他。

    “这的确是场协议,但是并不代表我不喜欢欣曼,”他深深叹口气,将哭得伤心欲绝的爱琳拥入怀里,“很抱歉伤了你,但是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在你身上充满了安娜的回忆,这对你不公平。”

    僵硬地任由他抱著,爱琳的泪水浸湿他的胸口。

    “真的很抱歉。”

    爱琳没有回答,内心深处一直都明白尹千羿是不可能和她在一起的,但她还是那么的希望会有奇迹出现。

    “既然你爱伍欣曼,为什么又放任她去找别的男人?”她真的不懂。

    “爱一个人并不一定要在一起,”尹千羿松开怀抱,将手巾递给她,“你应该了解我,明白我难以承受失去一个人的痛苦,所以我也失去爱一个人的权利。”

    “Alan!”

    “不曾得到,又何来失去?”他微笑。

    他曾说过感情是种很奇妙的东西,因为只有两种选择——伤害另一个人?还是伤害自己?

    而他很早就已经做出选择。

    ☆☆☆四月天转载整理☆☆☆net☆☆☆请支持四月天☆☆☆

    “这就是化妆舞会啊!”才刚走入宴会厅大门,璀璨的水晶灯几乎立刻眩惑她的眼,欣曼望著富丽堂皇的装潢,奢华的景象让她不禁咋舌。“这样要花多少钱啊?”

    轻轻牵著她的手,装扮成“魅影”模样的尹千羿耸耸肩道:“一个晚上大概三、四百万跑不掉吧!”

    “难怪现在社会乱象这么多,因为贫富太不均了嘛!”欣曼忍不住嘀咕,“多少人为了三、四万的生活费奔波,而他们却一个晚上就花光光。”

    漂亮的黑眸淡淡瞥了她一眼,尹千羿对她激动的反应有些无奈。

    “这就是所谓上流社会,你别忿忿不平了,别忘了你现在也是其中的一份子。”

    “多亏沾了尹老师的光!”欣曼淘气地皱皱鼻尖。

    “好说、好说。”将她可爱的模样看在眼底,尹千翌不禁莞尔。

    一直认为自己学不来女孩子的温柔,而她大概万万没想到,自己方才的模样就是在撒娇吧?

    他喜欢她的心情,愈来愈无法遏止。

    “咦?都没人和你打招呼耶!”无数的人群和他们擦身而过,却意外没有她想像中无聊的寒喧场面。

    “化妆舞会顾名思义就是要打扮成另一个人,如果还将人认出来有什么意思?”尹千翌走到吧台前,递杯调酒给她,“当然谁也装作认不出谁,疯狂地玩在一块儿才有意思。”

    “说到这个……”欣曼不是很服气扬眸瞪他,“我原以为你会把我扮成公主或天使之类的,为什么会是这身打扮?”

    尹千羿上上下下将她打量一回。

    “这身打扮不好吗?”

    “当然不好。”欣曼咕哝。

    清秀的脸上挂了圆圆的猫鼻子,还黏上数根夸张的大胡须,脚踏一双可爱的猫爪子,腰间挂把装饰用的长剑,俨然就是“史瑞克Ⅱ”中那只穿长靴的猫嘛!

    “我觉得很帅气啊!”他笑得帅气。

    “那为什么你却穿得像王子一样?!”欣曼危险地眯细眼眸。

    “我是‘魅影’,‘魅影’是悲剧人物,你不会想当悲剧人物吧?”黑眸里一道幽光疾掠而逝,他笑问。“可是我也不想当卡通人物啊!”她又不是伍小猪!

    “乖!听话,别耍任性了。”忍住笑,他将欣曼拉进舞池,“对了,你玩过游乐园里的咖啡杯吗?”

    “玩过啊!怎么?”

    “好奇你的抗晕能力好不好。”

    “应该不错吧!”她自信地道。

    “嗯哼。”尹千羿满意地点点头。

    “有什么不对吗?”欣曼狐疑地反问。

    “没什么,只不过等一下跳的舞非常简单……”他暗示道。

    “我不会跳舞,还是你自己跳吧!”一听见要跳舞,欣曼马上就想落跑,“我同手同脚的,不适合跳舞。”

    “先听我把话说完,”尹千羿牢牢握住她的手不肯放开,“这种舞的规则只有一个,连小朋友都会跳。”

    “什么规则?”

    “就是——”尹千羿挑眉,“疯狂转圈圈。”

    ☆☆☆四月天转载整理☆☆☆net☆☆☆请支持四月天☆☆☆

    “嘻嘻……嘻嘻嘻……”夜深,刚离开化妆舞会的欣曼还无法从兴奋的情绪中平静下来,她踩著不稳的步伐,音乐声仿佛还在耳边回响,远远看去——

    有只模样奇怪的大猫在街头疯狂转圈圈。

    “小心点,”尹千羿在她摔伤自己前,先一步搂住她的纤腰,“你喝醉了。”

    “我没醉,我只是晕了。”她从来不知道只是简单的转圈圈舞步会如此好玩,她没两、三下就上手了,整个晚上她就像个小女孩在舞池转呀转的,只记得水晶灯的灯光在眼前化作七彩流光,美得让她移不开眼。“你到底喝了多少试管酒?”蹙著眉,尹千羿语气里有种纵容的无奈。

    “没多少。”眨著似猫的大眼,欣曼的表情很无辜。

    “没多少是多少?”

    “忘了。”粉唇忍不住轻笑出声,欣曼控制不住自己,又开始转起圈圈。

    “等等,你要转到哪儿去?”见她这副疯疯颠颠静不下来的样子,她肯定趁他不注意时又偷偷多喝了好几杯。

    他连忙将她拉回来,以免吓到无辜的路人。

    “我发现,真的很不公平耶!”舒服地靠在他怀里,欣曼嘀咕,“真的好不公平耶!”

    “什么东西不公平?”

    “为什么你要打扮成‘魅影’啊?这样我们在一起就不配了,我们应该要在一起的,我不喜欢这样不搭配的感觉。”她嘴里说著醉话。

    胸口有阵软软的情绪在骚动,尹千羿泛起微笑。

    “因为我不想把你也打扮成悲剧人物。”他低语。

    “我不要当悲剧人物啊!”欣曼的头摇得像博浪鼓,“我不要啊!”

    “那你究竟想要怎么样?”

    “早知道我要打扮成穿长靴的猫,我就会要你打扮成姜饼人。”欣曼咕哝,“你应该看过‘史瑞克Ⅱ’吧?那只很可爱的姜饼人,头圆圆的,身体扁扁的……”

    “我知道姜饼人是什么。”阻止她再继续说下去,尹千羿无奈地叹口气。

    他一时忘记喝醉的人是没有逻辑可言,居然要他扮成姜饼人?!

    又不是迪士尼乐园卡通人物大游行。

    不过,就算是迪士尼乐园卡通人物大游行,也没有姜饼人这号人物,因为它是梦工厂的作品……

    “千羿~~”忽地,欣曼软软的嗓音传来。

    “嗯?”

    “你教我的第一课是改变不修边幅的外表,第二课是戒掉粗鲁的说话习惯,第三课是被宠爱的感觉……那第四课呢?”她的脸都醉红了。

    “第四课?”

    “你不打算教我第四课吗?”

    “没有第四课啊!”他本人好像没有编列此课程。

    “亲吻……”欣曼明眸眨也不眨地凝睇他,小手紧紧揪住他的衣襟,“你不打算教我亲吻是什么感觉吗?”

    尹千羿狠狠蹙起眉心,“你醉了。”

    “你是不敢?还是不愿意?”

    “亲吻不算在课程内。”他平静地回答,故意忽略她索吻的诱惑神情。

    “你是不敢罗?”欣曼挑衅。

    额上青筋隐隐爆跳,他没吭声。

    “如果你不敢,我就找别人教罗!我相信很多人乐意代劳。”欣曼假装转过身要另寻目标。

    “伍欣曼!”用力握住她的手腕,他低声警告。

    “你不是不敢又不愿意吗?”缓缓地眨眨眼,欣曼说得无辜。

    “我没说我不敢,只是没有这个必要。”没有必要把他们的关系弄得更复杂。

    “可是你的态度已经……”欣曼还在碎碎念,眼前却猛然一花,被双炙烫的唇给堵住。

    “唔。”她整个人像融化的太妃糖,甜甜地融在他怀里。

    他的吻重重落在她唇上,交织在他心底的是难以言喻的复杂情感。

    他的确不希望他们的关系变得更复杂,但有时候激狂的情绪也会难以克制。他告诉自己,他只吻她这一回,从此不会再碰她——

    就当作是场醉酒的美丽误会。

    月黑风高的台北街头,带著面具的“魅影”深深吻住穿长靴的猫。

    ☆☆☆四月天转载整理☆☆☆net☆☆☆请支持四月天☆☆☆

    她被吻了。

    尹千羿真的吻她了。

    欣曼扬眸瞥了眼刚转换成绿灯的交通号志,心不在焉地跨出步伐。

    好吧!她承认昨晚是有些醉,但不代表她醉得什么都不记得,她当然很清楚是谁先大胆索吻,也清楚记得尹千翌吻她时的火热触感——

    如果很久以前,刘凯乔吻她的感觉叫作“甜”,那么尹千羿吻住她的感觉叫作“屏息”。

    其实不用多想,她当然也明白自己到底爱谁,凯乔只是她高中时期的梦想,千羿才是真正让她动心的男人。

    但是万万没想到有天她竟会爱上千羿,三个月前,他们还是互不相让的死对头呢!

    感情这种事真是很奇妙不是吗?

    不过千羿愿意吻她,应该也是对她有意思吧?!依他的性子,不像是随便和人有亲密接触的男人。

    心情飞扬,脚步不觉跟著加快,小脑袋里胡思乱想地,欣曼完全没注意到右方急驶而来的小客车。

    “小姐!小心啊!”路人的惊喊唤回她的神志,等她警觉地回头却已来不及了。

    “啊~~”闯红灯的深蓝色小客车倏然在她眼前放大……

    ☆☆☆四月天转载整理☆☆☆net☆☆☆请支持四月天☆☆☆

    “沛书!欣曼她没事吧?”一接到伍沛书的电话通知,尹千羿二话不说扔下手边的工作赶到医院。

    他脸色苍白,手心泛起薄薄的冷汗。

    这种感觉,和当初接到安娜病危通知时没什么两样,紧缩的心口简直无法承受,眼看就要爆裂开来。

    “千羿!”将他不安的表情全看在眼里,伍沛书连忙上前按住他的肩,安抚他的情绪。“欣曼她没事,没有内伤、没有骨折,只是脸部有些擦伤,她没事的。”

    “是真的吗?”尹千翌紧锁的眉头还是没有松开。

    还记得医院发出安娜病危通知的那一夜,身旁的朋友也是告诉他一切都会没事,可最后安娜还不是撒手人寰,彻底离开他身边?

    “当然是真的,我没必要拿我姊的命开玩笑,小客车在最后一秒紧急停住了,所以没有大碍。”伍沛书解释。

    狂跳的心还是无法平复,尹千翌薄唇紧抿没吭声。

    “你放心,我姊她没有性命危险。”伍沛书皱眉补充。“她就像小强一样,生命力超强。”

    他当然知道会在大雨天捡到尹千翌的原因,也能明白他的惊慌。

    由此看来,尹千翌百分之百肯定爱上他粗暴的姊姊了,不会错的。

    “我能去看看她吗?”顿了下,他低哑的问。

    “当然可以。”伍沛书侧身让他进入病房。

    躺在病床上的欣曼睡得正熟,呼吸平缓而规律,唯一刺眼的,是她左颊面积不小的擦伤。

    “好险你没事。”轻轻坐在床沿,尹千羿漂亮的黑瞳眸光复杂,“你把我吓坏了,我可是禁不起吓的。”

    望著她沉静的睡颜,尹千羿无声地叹口气,心中霎时有了决定。

    他在意欣曼的程度已经远远超过他的控制范围,这是他最不乐见的情形,他知道自己还没准备好承担另一个人的喜怒哀乐,包括生老病死。

    像这一回,刚接到电话通知的那一瞬间,他简直就要崩溃,深怕赶过来的时候会听见欣曼已经不幸死去的消息。

    他无法再付出去爱一个人,他被伤怕了,所能做的就是躲得远远的,不看也不听,就算这样很ㄋㄠ,也是他自我保护的一种方法。

    “就算我不在你身边,你也一定要幸福喔!”轻轻地,他在她额上印下深情的吻。

    ☆☆☆四月天转载整理☆☆☆net☆☆☆请支持四月天☆☆☆

    “没想到我住院两天,死没良心的尹千翌居然都没来探望我!”气鼓了双颊,欣曼瞪著无辜的伍沛书。

    “或许他忙吧!你也知道他的工作不定时,真正忙的时候连用餐的时间都没有。”边帮她办理出院手续,伍沛书硬著头皮帮尹千羿说话。

    “那他也应该要打电话来慰问一声嘛!”欣曼嘀咕。

    “你人在医院怎么打电话?又不是什么严重的伤……”

    “你不懂,这是种感觉。”

    “什么感觉?”伍沛书示意她走到停车场。

    “漠不关心的感觉。”

    原本要开口解释,伍沛书又闭上了嘴巴。

    尹千羿有交代,别提起他来看过她。

    “沛书,手机拿来。”猛然停下脚步,欣曼伸手。

    “干嘛?”

    “我要打电话给千羿。”

    “不要啦!这里的收讯不好,你回家再打。”心中有种不祥的预感,伍沛书连忙阻止。

    “拿来!”挑著眉,欣曼执意要打电话。

    “姊~~”

    “快点。”要不是尹千羿要她别动不动就威胁要踢爆人家的小屁屁,她现在就想拿龟毛的伍小猪开刀!

    借个手机就婆婆妈妈的,又不是不还。

    “到时后悔可别怪我。”不甘不愿地掏出手机,伍沛书咕哝。

    “你说什么?”

    “没有。”他别开脸。

    再熟悉不过地按下一串电话号码,欣曼听见那头铃声响起。

    “沛书吗?”电话接起,是尹千翌。

    “尹千羿,你真没良心,知道人家住院也没来看过我,连声问候都没有。”听见他的声音,心中暖暖的,欣曼半埋怨地说。

    发现不是沛书打的电话,他倏然沉默。

    “千翌?”

    “嘟嘟嘟……”尹千羿毫无预警地切了电话,欣曼错愕地怔在当场。

    他挂她电话?为什么?

    “姊?你没事吧?”伍沛书看出她的脸色不对。

    “他挂我电话。”蹙著眉心,欣曼神情有些茫然。

    “我们回家吧!”千言万语到了嘴边化作无关紧要的一句话,伍沛书从她手中拿走手机。

    不是早叫她别打了!何必自讨苦吃?

    千翌他……从现在开始都会躲著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