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曲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请问尹千羿在吗?”

    “对不起,尹老师他不在耶!”

    “请问尹千羿回来了吗?”

    “对不起,尹老师在忙,不方便接电话。”

    “请问——”

    “对不起,伍小姐,尹老师刚离开……”

    好吧!如果她再感觉不出他在避著她,她伍欣曼就是个呆子,但她有权知道为什么吧?

    是他后悔吻她?还是他害怕她自作多情会错意?什么理由都可以,总是要说明白、讲清楚,这样躲著她,算什么英雄好汉?!

    行!他能避不见面,她总能登门堵人!不清不楚不是她伍欣曼的行事作风。

    “伍小姐!你不能进去……”眼看老板交代不想见的人直接杀上门来,负责接待的人员又惊又慌,“尹老师他不在……”

    来不及了,欣曼和正要走出来的尹千羿碰个正著,没有心理准备的两人不约而同都有片刻的怔忡。

    “不在?”见到他的人,欣曼怒气冲冲地回头瞪向接待人员,后者被她的杀气吓得连连退后好几步。

    将手中的衣服交给身旁的爱琳,他叹口气,请众人给他一个私人空间。

    “请问伟大的尹老师,你现在是不在?在忙?还是正要出去?”咬著牙,欣曼挑眉询问。

    “……”

    “你别不说话,我来就是要一个答案。”面对他毫无表情的俊颜,欣曼好不甘心。

    她喜欢他啊!他感觉不出来吗?为什么要一声不吭开始躲著她?

    这样的感觉——让人好受伤。

    她脸上的伤痕是如此明显,一看就知道没有好好照料,尹千羿欲开口,又抿住了唇。

    事到如今,他还有什么好说?他不是已经下定决心不看不听了吗?

    “如果你害怕我会因为一个吻而缠上你,你大可以直说,我不是那种会纠缠不清的女人,但是你这种不理不睬的态度太过分了。”欣曼幽幽指控。

    “我没有这样想。”皱了皱眉,他回答。

    “那你是怎么想?”

    “……”

    “别又不说话啊!”

    “你和刘凯乔的感情已经日趋稳定,所以我想也是该结束协议的时候,”顿了下,尹千羿语气很平静,“我的课程已经全部教授完毕。”

    “你要对我说的就是这些?”心好痛,痛得好像活生生撕裂成两半,欣曼不敢置信地凝睇他的俊颜。

    这就是他的解释?

    她以为他是喜欢她的,就算不多,也应该有点意思,结果——他对她的好、他对她的宠溺全是课程的一部分,不带任何私人感情。

    他会不会演技太好了一点?他该去领金马奖的。

    “你别想太多,我们还是朋友,我还是会常常去府上打扰。”

    朋友?瞧他说得多轻松啊!好像他们之间拥有过的一切只是场游戏,他对她那温柔的笑呢?还有握住她的宽厚大手呢?

    她要的不是朋友啊!就算是朋友,也不该是这种逃避的态度。

    “其实……其实我对凯乔……”她想要解释清楚自己的心意,她真正爱的人已不再是刘凯乔,而是他尹千翌。

    “欣曼,”他轻唤她的名字,用一种让她很害怕的语气,“协议已经结束了,让我们回到起点,好吗?”

    他宁愿他们回到互看不顺眼的日子,这样他会轻松许多。

    喉头像梗了硬块发不出声,欣曼眼睛眨也不眨地望住他,却从他的表情读不出任何心思。

    “回到起点?”不知过了多久,欣曼好不容易找回声音,“我们要怎么回到起点?难不成你希望我讨厌你、恨你吗?”

    “如果你要这样,我也无所谓。”心中无声地叹气,他如此回答。“我从来没要你喜欢我。”

    他狠下心切断他们所有的感情。

    他最后一句无情的话,彻彻底底重伤欣曼,她明眸泛起泪光,却倔强地不肯落下。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是我太入戏,忘记游戏规则,忘记……”话到后来,她已是哽咽无声,比那晚被刘凯乔拒绝还心痛,“我们只是假装……”

    她脆弱的模样看在尹千羿眼底,让他觉得好心疼,不禁暗暗痛恨自己的残忍。

    “对不起,打扰了,是我搞不清楚状况。”欣曼朝他深深一鞠躬,步伐蹒珊地转身离开。

    她难过的表情令尹千羿心中绞痛,他迈开脚步欲追,却被她倏然回头给吓住了动作。

    “还有……”欣曼泪眼迷蒙地望他,“谢谢你教我的一切,我不会忘记。”

    ☆☆☆四月天转载整理☆☆☆net☆☆☆请支持四月天☆☆☆

    绵绵细雨的天气,一如这里凄凉萧索的气氛,尹千羿撑著黑伞,在安娜的墓前伫足。

    他静静望著墓碑上的名字好半晌,最后才轻轻放下手中的玫瑰花束。

    “对不起,你下葬那天我逃开了,没有来看你最后一眼,你会怪我吗?因为一直到现在,我还是不能完全接受你离开我的事实。

    “我从来没想过,你会这样抛下我,我看不到你、梦不到你、找不到你……我简直不知道该如何撑下去,如果换作被留下来的是你,你会怎么做?你会比我坚强吗?”

    雨点滴滴答答地落在黑色伞面,形成一首很孤寂的乐章。

    “我最近不小心爱上一个女孩,她和你是完全不同性格,粗鲁、直率、嘴巴坏,又不懂得温柔,可是和她在一起,我却慢慢能忘记失去你的哀伤,不过……”忽地,他轻笑出声,“我拒绝她了,因为我明白,我再也无法承担另一个人的喜怒哀乐,如果再失去一次,可能先崩溃的人会是我,反正……你会一直陪在我身边,不是吗?”

    ☆☆☆四月天转载整理☆☆☆net☆☆☆请支持四月天☆☆☆

    “欣曼,是我,凯乔。”久违的铃声响起,欣曼无意识地接起电话,赫然发现才短短几天,他的声音竟变得如此陌生。

    “嗨!”

    “你还记得吗?我曾说过有很重要的事想要和你说。”

    “嗯,我当然记得。”她语气低落,提不起劲来。

    “今天晚上能碰个面吗?”他提出邀约。

    说不出心底是什么感觉,欣曼沉默。

    “欣曼?”

    “可以。”停了三秒,她回答。

    “那晚上六点,我们老地方见。”听见她的答覆,刘凯乔喜孜孜地挂下电话。

    怔怔望著手机好半响才回过神,欣曼正想转身离开房间,赫然发现伍沛书靠在她房门边不知多久了。

    “借过。”有气无力的,她和他擦身而过。

    懊恼地皱皱眉,伍沛书亦步亦趋地跟在她身后。

    不知是否从小被凌虐惯了,欣曼突然不对他大吼大叫、出声威胁,让他觉得好不习惯。

    “姊,刚刚是谁找你?”

    “刘凯乔。”

    “他找你有事?”

    “嗯,他说有重要的事要告诉我。”她语气平淡地道。

    “他、他该不会是要跟你告白吧?”伍沛书脸快皱成一团。

    冷冷瞥他一眼,欣曼没接话。

    “姊,我前几天有遇到千羿,他变得好憔悴。”偷偷觑了她一眼,伍沛书试探地开口。

    初听见尹千羿的名字,欣曼动作明显一僵,但还是很镇定地从冰箱拿出冰水,咕噜咕噜灌了一大口。

    憔悴?这个形容词说重了,真正憔悴的人是她吧?

    尹千翌明明就说是场协议,他有什么好憔悴?

    “他好像又瘦了?”伍沛书继续补充。

    她仍是无语。

    “好吧!我认了,虽然他曾交代我别说,但是我觉得还是要告诉你比较好,”搔搔头,伍沛书发现自己其实很讨厌当夹心饼干,“其实你出事的第一时间,千羿就来医院探望过你了。”

    喝水的动作停下,欣曼目不转睛地看住他,瞧得他背脊一阵泛寒。

    “为什么不告诉我?”

    “是他叫我别说的。”伍沛书很无辜。

    他也很想说啊!

    “就算他来看过我,那又怎么样?”冷冷地,欣曼走回自己房间。

    那不具任何意义。

    “姊,你还记不记得我遇见千羿的那个晚上。”

    “当然记得,你快把妈吓死了,还以为你莫名其妙捡了个脏兮兮的流浪汉回家。”

    “其实那一天,是千羿未婚妻下葬的日子,”伍沛书叹口气,他不是很爱说人八卦的,但事到如今,他没有办法不说,他担心老姊一时赌气真的和刘凯乔交往。“他是因为太过悲伤,才会失魂落魄的在滂沱大雨的夜里游荡。”

    闻言,欣曼微微眯细眼眸。

    “我从来没有听他提起过他曾有个已逝的未婚妻。”

    “从他嘴里你是什么也听不到的,因为他绝口不提,其中内情,我也是从爱琳那里听来的。”

    “爱琳?”听弟弟这么说,她才隐隐明白爱琳初见她的那天,所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了。

    “所以当千羿得知你出意外的消息时,他吓坏了,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他如此惊慌失措的神情。”伍沛书也才明白尹千羿其实已爱上老姊了。

    “……”

    “他不是不爱你,他正是因为太爱你,所以才会避著你,这样你明白吗?”这样她懂了吗?有人胆小的缩回壳里,需要有人去敲敲门。

    “我不明白。”她摇摇头。

    “他害怕像失去安娜一样失去你,而安娜就是他未婚妻的名字。”

    “……”

    “所以除非你主动跨出第一步,不然有人会永远躲在壳里。”

    ☆☆☆四月天转载整理☆☆☆net☆☆☆请支持四月天☆☆☆

    “对不起,你的心意我并不能接受。”她低下头,轻轻拒绝他。“对不起。”

    “为什么?”听见她的回答,男人很惊讶。

    他一直以为她是喜欢他的。

    “我的确曾经喜欢过你,但现在我心里已有更重要的人。”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她不是因为喜欢他才又打电话给他吗?为什么到最后一刻,他反而被拒绝了?

    “你会喜欢上我,只是我的转变令你惊艳,可是你却忘了,我的本质还是曾被你拒绝过的伍欣曼,这一点永远不会改变。”

    “……”

    “如果我还是那个毫不起眼的伍欣曼,你还会爱我吗?”

    面对她的问题,男人忽然沉默下来。

    “不!你不会的,你只会把我当成你的好兄弟。”

    “欣曼——”

    “我一直到后来才发现,真正让我改变的人不是你,而是另一个很重要的人,他告诉我,不管我如何变,伍欣曼就是伍欣曼,所以不管我是什么模样,他都不会在意。”

    “……”

    “凯乔,回到小彤身边吧!你们好不容易才破镜重圆,别忘了当她说想回到你身边时,那一天你有多开心。”

    “……”

    “我们并不适合彼此,真正适合的人,都各自在等著我们。”

    ☆☆☆四月天转载整理☆☆☆net☆☆☆请支持四月天☆☆☆

    “嗨!我又来找你了。”有些腼觍地站在尹千羿的工作室门口,欣曼尴尬地和他招手。

    霎时,原本热闹的工作室安静下来,无数道目光停在她身上。

    那天她和尹千羿的争执,就算没有亲耳听见,大伙儿隐隐约约也知道他们发生了什么事。

    现在她的出现,非常突兀。

    “嗨!”尹千羿有片刻的错愕,但更多的是惊喜。

    他从没想过她会再来找他,他以为自己已经伤她很深,她从此不会想再看见他。

    “我知道我不该来的,这是最后一次。”欣曼敛下眼眸。

    “……”

    “凯乔打电话给我,说有很重要的事要告诉我,我猜……所有的努力在今天都会有结果。”

    听见她的话,尹千翌不禁微微变了脸色。

    是吗?刘凯乔准备对她告白了?

    “所以好人做到底,送佛送上西天,你不会想让我这样丑丑的去见他吧?”欣曼不安地睇他。

    闻言,爱琳不禁飞快地瞥了尹千羿一眼。

    “你原本的样子并不丑,”狠狠蹙眉,尹千羿回答,“你这样子很好。”

    要他将她打扮得美美的拱手让人,他到现在才发现似乎比想像中困难。

    “那是只有你这么觉得,凯乔他不会喜欢我现在这副模样,你不会希望在最后一刻前功尽弃吧?”

    “如果他太介意你的外表,他就不是真的爱你。”很艰涩地,他缓缓吐出话。

    “他是不是真的爱我并不重要,重点是我爱他,你到底愿不愿帮我这个忙?”

    她的回答,让尹千羿胸口气血逆涌,眼前一片晕。

    前几天她不是才哭著说喜欢他吗?怎么转眼间就移情别恋?

    “你愿意帮我最后一个忙吗?我不勉强。”欣曼微笑。

    “……”

    “愿意吗?”

    “进来吧!”脚跟一旋,他率先走入VIP室。

    “麻烦你了。”跟在他身后,欣曼在老位子坐下来。

    “别客气,我们是朋友。”勉强挤出微笑回应,他打开专属的化妆箱。

    他的动作一如往常,先简单的基础保养、打底、上粉、画眉,再来是淡淡的眼妆……

    “千翌,你有深深爱过一个人吗?”欣曼打破沉默。

    他的动作明显顿了一下。“有。”

    “爱得很深、很深吗?”

    “嗯。”

    “除了她,你还会再爱上别人吗?”

    尹千羿停下动作,漂亮的黑瞳眸光复杂。

    “会吗?”

    “会。”这一点,他并没有说谎。

    “如果你爱上另一个人,你会和她在一起吗?”欣慢继续追问。

    “太多的假设问题,我没有办法回答你。”

    “就因为只是假设性的问题,你有什么好顾虑?”她不服气地反问。

    “如果你非要答案不可,我可以老实回答你,我的回答是——不会。”他深深看她一眼,旋即移开目光。

    欣曼不禁微微变了脸色。

    “为什么?”

    “不为什么。”

    狠狠咬住唇,对他逃避的态度有些生气,但她还是忍了下来。

    “我猜今天凯乔应该是要对我告白。”她换个方式说。

    “嗯哼。”

    “如果我真的跟他在一起,就不可能会回头了。”

    “嗯哼。”尹千翌平静的表情瞧不出任何端倪。

    “他说已经订好房间,我们会有个浪漫的夜晚。”她继续刺激他,就不信他会毫无反应!

    “你说什么?!”果然,尹千羿的表情极度震惊。

    “他已经订好房间。”

    “我知道他订好房间,我是问他订房间做什么?”咬著牙,他很努力不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过于激动。

    “订房间还能做什么?总不可能盖棉被纯聊天吧?”欣曼表现得很无辜。

    非常清晰的听见一记抽气声,尹千羿愀然变色。

    “你答应他这么做?”

    “每对情侣到最后都会走到这一步啊!”

    “你不觉得太快了?”犹记得上一回她才告白,刘凯乔就吻了她;这一次连房间都订好了,他到底是存什么狼子野心?

    “不会。”她摇摇头。

    啪一声猛然放下修容刷,尹千羿背对著她走到窗边。

    可恶的笨女人,她到底在想些什么?难道就这样轻易的把自己交出去吗?

    “千翌,你好了吗?我约会快迟到了。”欣曼不慌不忙给他最后一击。

    尹千羿面色铁青地回过头来,怒视她好半晌,而后才闷闷地坐回原位。

    这一回,他是真的生气了!

    “看你的态度,你不希望我去?”欣曼试探地问。

    “我是不希望你这么随便的交出自己。”他冷冷回答。

    “所以你的意思是不希望我去罗?”

    “你去或不去,不是由我决定,我只是希望你想清楚。”轻轻吸口气,他又恢复平静的语气。

    “我真的去罗?”皱著眉,欣曼不死心地问最后一次。

    “你去吧!”帮她涂上粉色的唇釉,他淡淡回答。

    “我真的去了,而且我今天不会回家过夜。”气不过他无所谓的态度,欣曼恼怒地起身。“再见!”

    “等等!”倏然,他准确无误地抓住她的素腕。

    他皱著眉,眸光复杂地望住她。

    欣曼没有回头,等著他先开口。

    终于忍不住了吗?

    “路上小心。”话到唇边还是忍住,尹千羿如此说道。

    等了五秒,万万没想到会等到这句话。

    欣曼忿忿地甩开他的手,如旋风般卷出工作室。

    可恶的胆小鬼,受伤一次就不敢站起来!

    “千羿,怎么回事?”爱琳不解地望住欣曼冲出去的背影。

    “没事,你们继续忙吧!”云淡风轻的带过,尹千羿现在什么都不想提。

    欣曼打算和刘凯乔过夜的事情已经逼得他几欲发狂。

    “尹千羿!”不料方才如旋风般扫出去的女人,不到一分钟又如旋风般卷回来。

    她叉著腰,目露凶光的站在大门口瞪著他。

    刹那间,工作室再度鸦雀无声。

    “欣曼?”尹千羿怔住,她不是走了吗?

    “算你行,你了不起,听见我要和别人交往,居然不痛不痒!”她真的好气,气到快哭出来。

    “欣曼——”

    “我问你,我像谢安娜吗?”欣曼咬牙切齿地反问。

    听见她提起这个名字,尹千羿直觉回头看向爱琳,后者连忙摇手澄清和她无关。

    “不像。”就算像,也只是他一时错看了。

    “我再问你,我看起来像早夭的模样吗?”她质问。

    “欣曼?”

    “你回答我!”她一点也不容许他逃避。

    “不像。”他当然不希望她有任何意外。

    “那么你告诉我,为什么你明明就很喜欢我,听见我打算和刘凯乔交往就一脸快抓狂的样子,可是却还是硬要把我往外送?”可恶的臭家伙!

    欣曼的字字句句都敲在心版上,尹千羿蹙起眉心,没有回答。

    “算命的和我妈说过,我是天生富贵命,注定无病无痛活到一百岁,我的生命力超强,就像小强一样踩不死,我这样说,你会不会放心一点?”

    “……”

    “我保证不会把你一个人留在世上,我会陪著你直到老死,甚至还亲手帮你盖上棺材,绝不会让你孤伶伶的。”欣曼含著泪,很大声、很大声地喊。

    闭上眸,尹千羿的心涨涨酸酸的,他当然知道身为一个女孩子要这么说,需要多少的勇气,可是……他有他的顾虑啊!

    “就算我的承诺真的无法实现,”欣曼狠狠咬住唇,泪珠无声无息往下坠,“要死……我也会从坟墓里爬出来拖著你一起走,不会让你孤单一个人。”

    原本静谧的工作室突然起了一阵小小的骚动。

    这种告白,好像有种阴魂不散的感觉,令人毛骨悚然。

    “就算如此,你也不愿意爱我吗?”

    能做的、能说的,她都做了,现在只等他的答覆。

    不知过了多久,一直保持沉默的尹千翌终于朝她摊开双手。“过来。”

    他叹息。

    她都已经做到这种地步,他哪可能狠得下心拒绝她?

    红著眼眶,欣曼想也不想就扑进他的怀抱。

    “你刚刚说的话,好像不该是女孩子的台词。”感觉到她哭得伤心,他低哑地开口。

    偏偏一字一字敲入他最脆弱的心的一角。

    “是不是女孩子的台词都无所谓,只要你能爱我就好了。”紧紧抱住不愿放开,欣曼埋在他胸前嘀咕。“其实我不是不爱你,我只是……”

    “够了,你不必说了,我都明白!”欣曼抬起哭得花花的小脸望他,“我很坚强,不需要你来保护,是我会保护你,让你不寂寞。”

    闻言,尹千翌心中一阵暖流流过。

    她会保护他啊!这句话听在耳里真是受用,那他就姑且让她保护一下好了。

    将一切看在眼里的爱琳暗示其他闲杂人等退场,将私密的空间留给小俩口,而她自己——

    则是黯然神伤地默默退场。

    她终于明白输给欣曼哪一点了,她没有伍欣曼豁出一切的——

    勇气。

    ——全书完

    编注:欲知“死对头”其他二本故事,请看——

    1.天使鱼202《才不会忘记你呢!》

    2.天使鱼203《爱情温度嘟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