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前男友不认帐 > 正文
第五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严格说起来,柴曼真是个非常可怕的女人。

    高一下学期开学,她以台北空气太差危害身体健康为由转学过来,成为孟可橘的同班同学。刚开始大家对这名如搪瓷娃娃的小美人趋之若骛,尤其是男同学们,成天对她嘘寒问暖,甚至做牛做马也心甘情愿,直到后来发现柴大小姐的真面目,大伙的热情才慢慢减退。

    尤其当柴大小姐爱上肤白俊美、温文尔雅的夏沐宇时,孟可橘的恶梦也就此展开。

    孟可橘称得上是清丽漂亮的,如猫般灿亮的明眸更是让人怦然心动,但相较于完美如女神降临的柴曼真,不论谁都会自惭形秽,偏偏极受欢迎的夏沐宇对每个女生都同样好;而柴曼真的出现,让孟可橘纯纯的初恋蒙上阴影,熬不到第四个月就宣告结束……

    过往回忆如潮水般涌进孟可橘脑海,猝不及防,让她连基本的招架能力都没有。

    她动作僵硬当场石化,像尊雕像。

    「小姐,我已经调查好了,蔚蓝海洋馆缺总机一名,这个工作轻松不会危害您的肌肤,又能接近夏先生,最适合您不过……」此时,年轻管家匆匆走入办公室,尽忠职守地开口。

    「卫、卫林?!」见到他,孟可橘的下巴快掉下去了。

    「咦?真巧,孟小姐,你也在?」卫林惊讶的打招呼。

    「对呀!孟小鸭,为什么你也在这里?而且离沐宇这么近?」柴曼真先回过神,她像只茶壶擦腰,凶巴巴问道。

    她为何在这儿?她还比较想反问她和卫林为啥会出现呢!

    先是夏恶魔、再来是柴曼真,最后还有卫林,她最不想记起的初恋主角、配角全跑来了,是不是她越想忘记,就越事与愿违?

    孟可橘的头又开始痛了,她慢慢转过身,表情扭曲。

    请问,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形啊?

    ***bbscn***bbscn***bbscn***

    「孟小鸭,你到底是怎么欺骗沐宇,让他跟你交往的?」

    孟小鸭、孟小鸭,刚转学过来的柴公主最喜欢叫她孟小鸭,言下之意摆明讥讽她是只貌不惊人的丑小鸭,尤其自从她得知她正和夏学长交往后,这个问题她每天都要在她耳边念上三回。

    「我没有欺骗他。」对于她的挑衅,孟可橘开始觉得有些忍无可忍,她越来越无法理解班上男生看人的眼光,柴公主到底哪里柔弱需要保护,她分明很强悍好吗?

    「我不信,你一定做了什么!」柴曼真挑挑眉,像只讨厌的小麻雀在她身旁跳来跳去。

    她已经懒得和她说了,她孟可橘做事向来顶天立地、光明磊落,才不会有那些偷鸡摸狗的小动作,她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孟可橘冷淡睐她一眼,背起书包转身走向脚踏车停放处。

    「孟小鸭——」柴公主又叫。

    「干嘛?」

    「今天沐宇要载我回家喔!」柴曼真笑得好贼,美眸里算计光芒闪动。

    「什么?」孟可橘再也无法保持平静神情。

    夏学长要载她回家?为什么……

    满心疑问还来不及问出口,夏沐宇已从她身后走来,见到孟可橘也在这里,他

    愣了一下。

    不对外公开他们正在交往是她的要求,而他也无异议接受。

    「橘子。」他笑。

    「听说、听说你要载曼真回家?」心里有些乱,孟可橘语气急切。

    「嗯,她脚踩扭伤了,我送她一程,反正住隔壁,顺路嘛!」夏沐宇点头。

    扭伤?!她脚踝哪里扭伤了?!她刚才还像只赶不走的苍蝇在她身旁绕来绕去,分明是谎言。

    孟可橘眸光看向柴曼真,只见后者一脸奸笑地扭扭脚踝示威,旋即装可怜地坐上夏沐宇的脚踏车,一双玉臂还大剌剌圈住他劲瘦的腰身。

    怎么可以这样!目睹此景的孟可橘下巴快掉下来了。

    交往了好一阵子,她连夏学长的手都还没牵过,遑论抱住他的腰了。柴妖女居然堂而皇之抱得死紧,还挥手跟她说拜拜,摆明跟她示威。

    那个后座位置明明是专属于她,怎能随便被妖女侵犯?她明明有宾士接送上下学,哪需要人载她回家?难道夏学长看不出都是谎言?还是早被她的美色所惑,顺便装傻?!

    好气,气得她快吐血了……

    「可橘!快起床,别忘了你还有个相亲约会!」林美丽的特大嗓门惊醒午寐中的孟可橘,她猛然翻身坐起,汗湿T恤。

    是梦。

    好久不曾作过、又好逼真的梦。

    「可橘,这次相亲对象保证是青年才俊,你放心,绝对不会再出现秃头微胖的矮子男了……」母亲大人叨叨念念的声音忽远忽近地传进她耳内,她听得不是很专心。

    吼~~一切都是夏恶魔和柴妖女的错,他们两人相继出现打乱她原本平静的生活,才会害她噩梦连连啦!

    ***bbscn***bbscn***bbscn***

    哇!好漂亮的水晶吊灯,她从前怎么没发现这间饭店的水晶吊灯如此华丽特别?哇!好漂亮的制服喔!她从前怎么没发觉这间饭店的制服特别英挺有型?哇!那女人好漂亮的一双手,完美无瑕的水晶指甲不知道是哪家的杰作……

    孟可橘非常仔细地观察周围环境,等神游四海的她收回注意力,赫然发现对面的男人仍在继续讲古。

    唉!还在讲、一直讲、继续讲,讲下停……

    「……当年我可是全校前五名考上大学,后来又被同学选为班长,一当又是三年,全班同学都对我佩服得不得了,说起念书,那真是我的强项——」

    一边微笑一边点头,这回孟可橘的注意力落在晶莹剔透的水晶杯,观察水纹都比听他说话有趣。

    真搞不懂母亲大人为何非急着把她嫁出去不可?就算张太太的女儿又生下一名胖娃娃、陈太太的小女儿下个月文定之喜,不代表她也得跟人家一样啊!况且,她已打定主意要当胖胖一辈子的保母,永不分离……

    忽地,眼角余光瞥见一直打量她的熟悉身影,她眯眸,看见最不该出现的人……

    是夏沐宇,他来这里做什么?!

    嗨!橘子,真是好巧啊!

    夏沭宇双手环胸悠闲地靠在墙边,不知道观察她多久了,他薄唇噙着一抹若有似无的笑,黑眸幽合光芒闪动。

    是很巧……

    孟可橘微微扭曲的表情完全没有遇到熟人的喜悦,她最不愿意的就是被他发现她正在相亲的事实。

    真丢脸。

    他是谁?朋友?夏沐宇好奇地用眼神发问。

    从不知道他俩为何有不用言明的默契,他和她之间就是能用眼神沟通,屡试不爽。

    甚至连吵架都很好用。

    他是谁?嗯,这是个相当好的问题,四十五分钟前对方好像自我介绍过,她却完全想不起来了。

    孟可橘无奈的表情他接收到了,夏沐宇挑挑眉,明白过来。

    早听闻孟妈妈密集帮她安排相亲,急着把女儿嫁出去,看来是真的了。

    脑中飞快转过好几个念头,忽地,他勾唇淡笑,有了决定。

    需要我帮忙吗?夏沐宇浓眉轻扬,一整个帅气到不行。

    帮忙?!怎么帮?孟可橘颓下双肩,像是认命了。

    倘若夏沐宇真能救她逃出水深火热之中,她孟可橘拿项上人头保证,以后绝不主动找他麻烦。

    非常轻而易举。

    夏沐宇薄唇绽开起一抹笑弧,在孟可橘充满疑惑的注视下,他举止优雅地走到她身旁,俯下身,用亲昵的语气开口……

    「橘子,我终于找到你了,请你原谅我好吗?我不是存心惹你生气、让你失望。」

    听见他如醇酒般诱人的嗓音,孟可橘猛然心一跳,胸口微紧。

    「让你伤心难过并非我本意,我保证以后会宠你、让你、不吵架、不生气,用心体会你的感觉,现在,跟我回去好吗?」

    夏沐宇眼神如此真挚自然,让她不禁有种错觉,仿佛他真的在向她道歉,并非演戏。

    他伸出手,静待她的回应。

    孟可橘回望他深不见底的黑眸,神情迷惑,像被他蛊惑了。

    他的神情好认真,像在为从前的无心伤害向她道歉,好几次孟可橘想开口说些什么,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时间在他们之间凝滞住了,两人的目光胶着,谁也无法先移开。

    滴答滴答滴答……

    滴答滴答滴答……

    「喂喂喂!这位先生,请问你跟孟小姐是什么关系?」好不容易,终于有人开口打破魔咒。相亲男面色难看地瞪住眼前深情款款、凝眸相望到忘我的两人,把他当成透明空气吗?!

    「他是……他是……」听见相亲男不悦的声音,孟可橘这才回过神,迷惑地看着夏沐宇俊美的侧颜,想解释偏偏语塞。

    「橘子是我的女朋友,因为跟我吵架所以负气跑来相亲。」夏沐宇再自然不过地紧紧环住她的香肩,替她把话说完。「我们的感情很好,要不是发生一点小误会,我想也不会演变成这种局面。」他回头,对她笑眯了黑眸。

    他大手有力的揽住她,是种久违又似曾相识的感觉。

    「女朋友?」相亲男听了顿时神色大变,立即求证,「孟小姐,这是真的吗?你是他的女朋友?」

    「……是真的。」孟可橘微微眯细猫眸,怯怯地点头。

    是她的错觉吗?夏沐宇似乎话中有话。

    「既然有了男朋友,你还跑来相亲!」相亲男涨红脸质问。

    「一切都是我的错,若不是我的表现让她失望透顶,她也不会来参加这个无聊的相亲宴。」夏沐宇摊摊手。

    无、无聊的相亲宴?!闻言,相亲男的脸色更加铁青难看。

    「橘子,你能原谅我吗?我保证以后不会再为那些无聊的小事争执,会学着体会你的感受。」夏沐宇当作没看到快头顶生烟的相亲男,继续深情款款地诉说。「我保证。」

    「……我原谅你。」深深望人他的眸,仿佛想看进他内心深处到底是怎么想的,孟可橘终于轻声开口。

    明知道这只是让她脱困的戏码,可听见他这番告白,她还是忍不住心微酸。

    还是会心酸啊!

    倘若这句道歉早来七年,当初他们还会不会分手?!这段初恋还会不会是她最不想提起的往事?!

    时间不能重来,所以她的疑问永远不会有解答。

    眼看他们两人之间是谁也无法介入的无形张力,相亲男脸色一变再变,最后只能咬牙抱怨。

    「真是莫名其妙,以后小情人吵架别浪费我的时间好吗?我可是非常抢手的!想跟我交往的女人不计其数啊!手牵手可以排到阿里山耶!」相亲男生气地丢下餐巾,拂袖离场。

    「你看,其实非常简单吧!」忽地,孟可橘耳旁传来夏沐宇低沉富有磁性的嗓音。

    垂下眼睫,孟可橘没吭声。

    是,是很简单,却把她打入过去现在交错的情感中,明知演戏却不小心陷进去,她心中好深的怅然该怎么办?

    「怎么了?在想什么?」见她失神,夏沐宇挑眉,又绽开桃花笑。

    想什么?想他虚虚宝实,似假似真,把她搞糊涂了。

    孟可橘目光落在他仍搭在自己肩上的手。

    「SORRY!剧情需要。」耸耸肩,夏沐丰放开手,仍是笑意盎然。

    「夏沐宇,你——」想说话,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孟可橘此刻心情好乱。

    「沐宇,你要迟到罗!」冷不防,娇软的女声插进话,只见电梯旁一名粉雕玉琢的混血小美女焦急地指指腕表。

    「抱歉,我还有事,得赶去参加一场庆祝派对,有话等进办公室见面再说吧!」夏沐宇抛给她人畜无伤的笑容,教人猜不出他真正心思。「别忘了,你又欠我一次,拜啦!」

    夏沐宇头也不回地跟混血小美人走进电梯,独留下仍千头万绪的孟可橘。

    ***bbscn***bbscn***bbscn***

    「嘿嘿!我都看到罗!」电梯门才关上,安琪拉深深看夏沐丰一眼,笑容贼兮兮。

    「早跟你说要叫我沐宇哥,没大没小,」夏沐宇斜眼睐她,挑眉。「你又看到什么?等等见到夏老爷子,你可别乱说话。」

    夏老爷子是夏家大家长,目前夏氏集团的最高掌权人,他们来参加他的七十岁寿宴。

    「人家从头到尾都看到啦!」安琪拉皱皱鼻尖,像是非常苦恼。「看来我们的婚约要取消了。」

    「我们从来都没有婚约,好吗?」夏沐宇又想叹气了,这女孩真是鬼灵精怪,老教授还真是丢了烫手山芋给他。

    「沐宇——」

    「叫沐宇哥。」他纠正。

    「我抓到你了,」安琪拉慧黠地眨眨眼。「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喔!」

    「我在想什么?」她彷佛啥都了解的语气勾起他的兴趣。

    「你,夏家二少爷夏沐宇,动心了!」安琪拉动作夸张地指着他的鼻尖。

    「我动心了?」也不正面回应,夏沐宇仅是耐人寻味地挑眉。

    「你当然是动心啦!」安琪拉小手背在身后,故作老成的点点头。「因为你滥情、博爱,喜欢乱放电,但不滥交……」

    「滥交……」听她对自己的形容,夏沐宇俊颜微微扭曲。

    这小女孩的中文到底是跟谁学的?

    看来以后要禁止她看那些没营养的电视节目。

    「是呀!人家或许会觉得你花心,老周旋于女人之间,其实你自有一套尺度,每个女人都是公主,都需要保护,这是你所坚持的骑士精神,但不代表你爱她们,因为你不轻易许下承诺。」安琪拉漂亮的脸蛋逼近他,像要看清他最细微的表情。

    「就算是演戏,聪明如你也不会将自己逼入绝境。刚才你会在大庭广众下宣告你跟她的关系,代表你心里早有计较。」

    好聪明!不愧是老教授的宝贝孙女,一语道破他心中所想,他都忍不住想要拍手称好了。

    「所以呢?」他仍不给正面答复。

    「你喜欢她,而且非常喜欢,才会用尽心机,用这种看似冠冕堂皇其实另有图谋的方式,我不知道你在顾忌什么,但公开宣告这段关系后会带来的种种反应全在你意料之中,而你早想好要怎么做了。」安杰拉骄傲地摸摸鼻尖。

    「你说的没错,我的确用尽心机,而且心中早有计较。」夏沐宇点点头,表示称许。「你这鬼灵精怪的脑袋真可怕,观察入微。」

    他当然有所顾忌。他的身分是让孟可橘又恨又恼的前男友,就算事隔七年早该事过境迁,依橘子刚烈倔强的性子不会如此轻易忘记,他必须用最不引人注意的迂回战术。

    「现在我只有一个问题还没想通。」安琪拉皱皱鼻子,不能看透所有的事让她颇恼。

    「请说。」

    「你是因为她早就打定主意要回来?还是意料之外?」

    夏沐宇淡淡笑了。

    这问题问得非常好,他也曾问过自己无数次。

    「橘子她——在我心中是特别的,我喜欢她执着开朗的个性,还有宁折不屈的刚烈。但分手就是分手了,不能否认住在英国这几年我时常会想起她,但都仅止于怀念老朋友而已,真正心动,是我们又相处之后,橘子她——」夏沐宇话声微顿,过了好久才又开口,黑眸揉进暖意。

    「她一直都没变,仍像当年一样率直没有心机,我们的默契也像从前那么好,仿佛我们不曾分手过。倘若过了这七年,她吸引我的特质依然存在,她仍是我唯一想要交往的女孩,为什么我还要错过?」

    年轻时相爱就像火花,很绚烂却也不长久,只因为不懂得珍惜。

    「这就是宿命论,你懂吗?安琪拉。」夏沐宇勾唇笑了,桃花朵朵开。

    「不是完全懂啦!可是大概明白你在说什么,」安琪拉皱眉。「总而言之,这一回你会把她好好留在身边就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