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前男友不认帐 > 正文
第八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听说今天柴曼真跑去找你麻烦?」夏沐宇边把私人物品放入纸箱里,边抬眸问。

    「嗯,她来兴师问罪。」俏颜画过一丝无奈,孟可橘的眸光落在他收拾的动作,皱眉。

    他在干嘛?感觉像要离开了。

    「真难为你了,柴曼真发起大小姐脾气来非常可怕。」他放进书,顺手封箱。

    「不过她应该会知难而退吧!」

    「我并不觉得,」眼看他封完一个纸箱,又搬出另一个空箱继续收拾,孟可橘回答的有些不专心。「别忘了,她为了你不惜千里跑到海蓝小镇置产。」

    「这样说来,女人的执着很可怕不是吗?」他笑。

    「夏沐宇——」

    「嗯?」

    「你在干嘛?」

    「我在收拾办公室,看不出来吗?」他回头,黑眸弯弯。

    「我当然知道你在收拾办公室,我的意思是好端端的你为何要收拾?」努力维持轻松的语气,孟可橘尽量让话听来不甚在意。

    「因为我要离开了,橘子。」终于停下收拾的动作,夏沐宇擦腰笑看她。

    心头狠狠一震,孟可橘浑身血液仿佛瞬间泛凉。「你说你要……」

    「我要离开了。」夏沐宇很平静地帮她把话说完。「要走了。」

    走?!走去哪里……他不是才回国吗?

    「你不是要代理海洋馆的馆长职务,怎能说走就走?这样非常不负责任!」孟可橘的语气急促起来。

    看着她微白的脸色,夏沐宇黑瞳微缩,淡淡笑意跃上唇边。

    「橘子,我的职责已了,我没有不负责任。」

    「还说没有不负责任,那你走后,海洋馆要交给谁管理?」

    「当然是还给你们的老馆长,他的病情已经稳定下来,一直急着想要回来。」温暖的黑眸瞬也不瞬地望住她,像要看进她灵魂深处。

    她的脸色好苍白,是因为听到他要离开的缘故吗?

    「老、老馆长?我以为、以为……」孟可橘已经不明白自己到底想要表达什么,只知道听见他要走,她方寸大乱,一颗心好慌好慌……

    老馆长病体康愈回来海洋馆,从此夏沐宇不再是她的顶头上司,她不用再因为看见他乱放电而刺眼,这是好事,为何她完全感觉不到任何喜悦?

    「以为从此蔚蓝海洋馆给我接手?不!那是误传,也不知道是打哪儿冒出来的消息,」夏沐宇不甚在意的耸耸肩。「我的工作只是在老馆长住院期间让海洋馆正常营运,打从我上任第一天自我介绍就说得非常清楚,我只是暂代馆长职。」

    「……」

    「不过你是第一个知道我要离开的人,嘘!记得先帮我保守秘密。」

    「……」

    「还有送别会也甭办了,我不喜欢那些场合。」

    「你何时要走?」就算再努力也没用,孟可橘已经装不出轻快的语气,她扬睫看他。

    「下星期吧!老馆长这几天就出院了。」

    眼看他继续收拾手边的物品,孟可橘突煞觉得自己呼吸困难,眼眶热热涨涨的,微酸。

    这种感觉……她似曾相识。那年,他要离开的那时候,她也是同样难过伤感。

    「……这一次你回英国,我们或许又要隔好久好久才能碰面了。」那是她的声音吗?怎么微微颤抖?

    「也或许永远不会再碰面了。」夏沐宇笑着接口,深不见底的黑眸暗芒闪耀。

    也或许永远不会再碰面……

    这句话是重击,粉碎了她筑起的防卫,一种很猛烈的痛撕开她的心。孟可橘慌忙低下头,遮掩无预警滚出眼眶的泪珠。

    「嗯,你说得对,或许永远不会再碰面了。」她挤出笑,重复他说的话。

    「永远不再见面最开心的人就是你吧?我记得你根本不想再见到我。」夏沐宇打趣的接口。

    是吗?她曾说过不想再见到他……

    那是因为她太了解自己,太明白再遇见夏沐宇后会有何下场,所以她抗拒、她排斥。

    「对了,橘子,我——」

    「抱歉,我还有事必须先去处理,我们晚点再聊吧!」像是已经到了极限,孟可橘急急截断他的话,也不等夏沐宇回答,头也不回地冲出馆长办公室。

    深深望着她仓皇逃离的背影,夏沐宇唇瓣倏地敛起笑,眸光复杂。

    唉唉~~他已经下猛药,希望橘子能够收到啊!

    因为她的骄傲,夏沐宇明白自己若坦白感情肯定会换来不好的结果。除非她承认动了心,要不然他们就只能不断原地打转,一直玩暧昧又针锋相对的游戏。

    他知道她对自己也是有感觉的,他能百分之百确定,却为了过去的错误踌躇不前。

    为了让橘子看清自己的真心,别无他法,只好再一次用心机。

    ***bbscn***bbscn***bbscn***

    她在哭。

    为何要哭呢?

    泪水疯狂地掉,像永远也停不下来。孟可橘小手紧攀在栏杆旁,失神地看着海洋池里悠然自得的小白鲸。

    夏沐宇要离开的事实让她太过震惊。当她好不容易对过去释怀,再次打开心防,换来的竟是他要离开的消息。

    心好痛,想到或许从此再也不会见面,她就被慌乱无助淹没。其实她不想要他离开,一点都不想……可要他留下的话,就跟从前一样如何也说不出口。

    骄傲的自尊让她在人生路上永不服输,却也阻挡了爱情。

    她个性太硬,不会撒娇、不会温柔、不会坦白。就像当她看见夏沐宇跟其它女孩谈笑的时候、跟柴公主一同离开的时候,她的骄傲阻止她表达真正的情绪,选择冷眼相待。甚至在听见夏沐宇要搬到英国的消息,她也只是直接递出分手信说拜拜。

    怎么办?她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办?

    泪水无声无息滑落颊边,孟可橘小手覆住发烫的双眸。

    谁来告诉她,她到底该怎么办?!

    ***bbscn***bbscn***bbscn***

    「沐宇,我不懂,你下这个赌注会不会太大?」眼看他真的开始非常认真收拾行李,安琪拉擦腰站在他身后。

    「跟你说过多少次要叫我沐宇哥,老是不记得,真想被我抓来打屁股吗?」夏沐宇挑眉睐她。「安杰拉,人生本来就是充满赌注,我并不觉得这回会赌太大。」

    「可是你赌输了,就永远不再回来对吧?」

    闻言,夏沐宇动作微顿,回过头。

    「你怎么知道我永远不再回来?」

    「我打赌你永远不会回来。」安琪拉说得斩钉截铁,挑起一道秀眉学他的表情。

    她这种小大人的个性到底像谁?绝对不会是老教授。「的确,我不会再回来。」他承认。

    「所以我说你的赌注太大呀!」安琪拉跺足。

    「只不过就不回来而已,况且如果我跟她以后再无瓜葛,我留在这里又有何意义?」他笑着反问。

    「你可以回来看我,别忘了我要继承爷爷的海洋馆!」安琪拉懊恼地说。

    等她继承老教授的海洋馆,可能还要再等十几年吧!

    夏沐宇蹲下身,与她平视。

    「我发誓,等你继承海洋馆的那一天,我一定回来看你,不过——」他反手赏她一记爆栗。「对于十几年后的事情,你现在烦恼未免太早,等暑假过完,你还是得乖乖回英国念书,别忘了,在英国我还是得继续照顾你!」

    听这小妮子说得好像他们永远不见面似的!

    「好痛!」被敲得头狠狠发疼,安琪拉含泪嘀咕。「我只是觉得你都用尽心机,陪可橘姊姊玩这么久的游戏了,为何突然急着要答案?」

    「我不急,要我继续玩下去也可以,但必须要有个结果。」夏沐宇不知道她究竟听得懂多少。「现在的情况是,只要我不下猛药,我和她就永远只能原地踏步。」

    「为什么?」他们不是互相喜欢吗?为何感情会原地踏步?

    「因为骄傲。」夏沐宇笑了笑,眸光有些幽远。「骄傲两个字其实很有杀伤力,尤其太骄傲的两个人在一起,更是杀伤力十足。」

    「我不懂。」安琪拉噘起小嘴,越听越迷糊。

    既然互相喜欢,还管骄傲不骄傲?就用力抱在一起就好啦!电视上都这样演的。

    「总而言之,就是谁也不愿先示弱的两个人不会有好下场,我已经可以放下骄傲,只剩下橘子,所以我在等……」

    「等什么?」

    「等她看清自己的心,等她走出自己的心结。」

    「如果她走不出来呢?」

    「那也只能说我们有缘无分了。」夏沐宇漾在唇边的笑容有些苦。

    「……」怪了,沐宇是在说法文吗?怎么越说她越迷糊?

    见她一脸迷惑,夏沐宇笑着揉揉她的发心。「别急,等你长大就会懂。」

    是的,他在逼孟可橘放下一身带刺的骄傲,等她看清自己的心,他对橘子很有信心。

    他相信,她会懂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