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恶女心事谁人知 > 正文
楔子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楔子之一

    二十年前。

    一扫多日连绵阴雨,五月里难得一见的好天气,天空像被洗过般呈现透亮的蔚蓝色,然而这样的好天气并没有带给齐氏兄弟任何喜悦,他们低着头小手牵着小手,眼眶红通通的。

    日前齐氏夫妇已经协议离婚,决定一人带着一个孩子重新开始崭新人生,而今天就是秦美芝带着小儿子离开的日子。

    黑色轿车停在齐家大门口代表着离别的意义,没有争执、没有怒骂,所有怨怼不甘早在签下离婚协议书的刹那间归于冷漠平淡。秦美芝面无表情地将两大包行李放入后车厢,她早搬出齐家,要不是必须来拿小儿子的行李,她根本不想再踏进这里一步。

    “……哥,我要走了。”眼看秦美芝不耐地招手,仿佛多留一刻都是种无法忍受的折磨,小御瘪着嘴,眼泪鼻涕满脸,哭得好惨。

    “你会再回来吗?”他是哥哥,身为哥哥要给弟弟好榜样,所以无论如何都不能哭,小暐紧紧牵住的手不肯放开,大眼里也是泪汪汪的。

    “我不知道,要看妈──”大人的世界他不懂,只知道这一回跟妈咪走好像永远就不能再跟小暐见面了。

    他们是异卵双胞胎,别人家兄弟是从小打到大,他们是感情好到连邻居都竖起大拇指称赞,如今硬要将他们分开,简直就像要把另一个自己活生生拔离自己身边。

    好难过。

    “小御,别哭,男生不能哭!”明明才比他早出生一分半钟,小暐天生就是有种当兄长的气质,他用袖口擦去小御满是脏污的小脸,说话语气如小大人般成熟。“就算我们暂时不能见面,我们还是可以写信呀!你可以写信告诉我你的生活,我也可以写给你。”

    “嗯嗯。”听见不能哭,小御用力吸气,硬忍住鼻涕眼泪。

    “如果在新学校有人欺负你,尽管写信给我,不管多远我都会过去保护你!”小暐用力挥舞着小拳头,颇有天塌下来有他扛的傲气。

    “好。”小御瘪嘴点头,泪水又快滚出眼眶。

    “小御,你要记住,我们是双胞胎。”小暐摊开和他握住的小手,两人掌心赫然有一模一样的痣。“住巷口的陈奶奶说双胞胎都会有心电感应,所以就算我们不在一起,我也能感应到你,你也能感应到我,就像我们没有分开一样!”

    八岁的小男孩其实不懂所谓心电感应的真正意义,他只知道小御和他不同,他比他瘦弱容易生病,他必须要保护他,就是这样而已。

    “哥──”

    “所以你别怕,我们迟早有天会再见面的。”

    楔子之二

    一年前。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所谓人世无常说的就是这样的情况吧!

    当她眼看着齐暐咽下最后一口气,感觉他的体温渐渐失去,难以承受的伤痛逼得她几乎发狂,有太多太多美好回忆挤压着她发痛的胸口,夺去她呼吸的本能,眼前仿佛还能看见齐暐开朗灿烂的笑,还听得见他心疼的声音在耳边叮咛,可是他却已不在身边……

    泪又流下了,眼眶好痛好热,好几次以为她会就此哭瞎,反正这个世界再也没有齐暐,看不看得见都无所谓了。她是如此爱他啊!爱得深入骨血刨也刨不去,他怎狠心留下她孤伶伶一个人面对失去他的世界?

    他们不是计画两年后结婚,他要给她一个家?他允诺要在有白色尖塔的教堂举行婚礼,踩过满是玫瑰花瓣的红地毯,养一窝像他一样调皮捣蛋的孩子,从此过着王子公主幸福快乐的生活……如今梦碎了,她拾不起满地碎片,如同她感觉不到他的体温,再也感觉不到了。

    裘映瑶一身素衣静静站在齐暐墓前,苍白如纸的娇颜挂着两行清泪,及腰黑发随风狂舞,和她单薄身子形成萧索悲伤的图像,瘦弱地仿佛风一吹就要飘走。

    “无论如何你都要坚强的活下去……”临终前,齐暐紧抓住她的手,强迫她许下承诺,硬逼着泪眼迷蒙的她答应。“若是你存心寻短,就算到了阴曹地府我也绝不见你!”

    他果真是最懂她的呀!知道失去他后,她的人生会顿失意义,既然如此他怎忍心要她的承诺,明知她会痛苦会疯狂,为何还硬要她答应不可?!

    风从耳边呼啸而过,刺骨冷意从映瑶背脊窜上,明明还是初秋暖天,她却冷得直发颤,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没有齐暐……

    因为没有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