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黑色高跟鞋踩在波斯地毯上,悄然无声,古欣悦在顶楼的总统套房前站定,低头瞥眼腕表,确定时分针呈现九十度,粉色唇角微微上扬。

    九点整,刚好。

    从套装口袋取出备用钥匙卡插入门孔,喀一声,房门应声开启。

    微暗的总统套房内充斥着淡淡酒香,黑色蕾丝胸罩、丁字小裤、衬衫、领带……满地凌乱的衣物,显得十分煽情。像早习以为常,古欣悦面无表情地快步越过障碍,眼皮子也未撩一下,直接推开半敞的内房门。

    大床上一男一女睡得正甜,雪白丝被掩住底下紧紧相拥的赤裸身躯,古欣悦视若无睹,唰一声用力拉开厚重的窗帘。

    「花总经理,你该起床了,你十点和奇伟邱经理有约,预估四十分钟车程,你还有十八分钟可以准备。」

    低柔略显冷淡的嗓音在套房里响起,惊醒熟睡中的褐发美人,她拉起薄被遮住泰半春光,吃惊瞪着不知何时冒出的古欣悦。

    「妳好,我是花总经理的秘书,我来叫他起床的。」眸光淡淡扫过估计约有F罩杯的雄伟,心中再一次对那朵花看女人以「CUP」为标准的低俗眼光感到鄙夷。古欣悦朝她绽开职业性笑容。「睡袍?」

    她十分好心地将睡袍递给她,以免她必须裸奔才能拿到衣服。

    「早安啊!小悦悦。」依然将脸埋在柔软枕头上的男人含糊不清地打招呼,似乎不意外她的出现。

    「早安,花总经理。」古欣悦嗓音平板无波,低头看着自己的记事本说话。「容我再次提醒,你只剩十五分钟可以准备。」

    「唉唉~~悦悦,妳每次非得这么精准不可吗?」轻叹口气,花子雍揉着微乱黑发坐起,一整个帅到没天理的俊颜带着慵懒,有种会让女人想要尖叫的性感,可惜古欣悦──

    免疫。

    「这是我的工作,也是你高薪请我来的原因。」扬起唇角,古欣悦皮笑肉不笑,对他精壮诱人的胸膛视若无睹。

    「可是我的头好痛。」按着隐隐抽疼的太阳穴低声抱怨,花子雍终于肯掀开薄被下床,裸露出媲美男模精壮结实的体魄。

    他喜欢只穿着小裤裤到处跑是他的事,但她可不想一大早就伤视力!

    「如果你昨天少喝杯红酒、提早一小时就寝,我相信你现在就不会头痛。」淡淡丢下话,古欣悦转身将他散落一地的西裤、衬衫全塞入送洗袋里,等等会有人负责处理善后。

    「我昨天已经很早睡了,至少是这个月最早的一天。」花子雍走进浴室梳洗。

    唉~~瞧瞧他的秘书,念顶头上司就像在念小孩一样,不过谁教她工作能力超强,棒到一个没话说,只要有她在,他的工作量可以少掉整整二分之一,非常好用。

    想当年,他就是为了今日的偷懒做准备,所以才会力邀她进花氏企业咩!他可谓用尽心机啊!

    没有响应他的嘀咕,古欣悦动作利落地将服务生送来的干净西装平放床铺,然后拨电话给司机小李,吩咐他将车开到饭店门口等待。

    这就是古欣悦的办事态度,一丝不茍,精确到无可挑剔,绝对不会浪费任何一秒钟。

    十分钟后,花子雍梳洗完毕,有别刚起床时的慵懒,一身合身笔挺的西装更衬得他高大挺拔,神采飞扬,他正要步出房门,赫然想起褐发美女的存在。

    「亲爱的薇琪,我不会忘记昨夜。」这种老套的台词,从这么帅的男人嘴里说出来还是教人心跳怦怦。

    滥情花!

    目睹此景不知几百回的古欣悦白了花子雍背影一眼,率先走出总统套房。

    花子雍在褐发美女芳唇印下深情的一吻,潇洒地挥手说Bye-Bye。

    好帅喔~~

    总统套房厚重的实心木门开了又关,褐发美女过了好久才从花子雍的吻中回神,突然,她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

    人家她的名字不叫薇琪啦!

    ***

    「除了十点奇伟的会议之外,下午两点半和吕董有午茶餐叙,五点小李会直接载我们去机场,约莫八点半会到达喜宴会场,预估十一点可以回到饭店休息。」

    见花子雍上了车,古欣悦报告今天一整天的行程。

    「妳把我的行程排真满,难道不怕我过劳死吗?」花子雍忍不住皱眉抱怨。

    行程这么满,让他连约会的时间都没有。

    「关于这点请尽管放心,上个月的健康报告已经出来,你的身体非常健康,再多操劳一点也不会出问题。」古欣悦淡道。

    真没良心!把老板虐待死了,对她而言有任何好处吗?

    「悦悦,妳刚提到喜宴会场?」忽然,花子雍像是想起什么。

    「吴府喜宴。」古欣悦提醒。「和我们合作多年的范董事长的双胞胎女儿范君君,要嫁给吴氏企业的么子吴世贤,你曾说这是再漂亮不过的政策联姻。」

    「我想起来了,范君君、范瑶瑶……」花子雍面色古怪地点点头。「范董事长最宝贝的双胞胎千金。」

    「正是她们。」

    「我非去不可吗?」花子雍咕哝。

    「当然,范董和花氏企业合作多年是老交情了,这场喜宴总经理非亲自去祝贺不可。」

    「可是范瑶瑶也会在场吧?」

    「她们是双胞胎姊妹,百分之百在场。」

    「范董肯定会借机把我和范瑶瑶凑成对。」他光想象那种情景就头皮发麻。

    「那不是正好吗?若能跟范董联姻对花氏企业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况且……」古欣悦扬睫浅浅对他笑了,虽然不太诚恳。「范二小姐丰满傲人的身材也是总经理的最爱,何乐而不为呢?」

    瞪着她完全利益取向的笑容,不懂当年充满清灵气质的古才女,何时开始沾染满身铜臭味?

    「若我没记错的话,范二小姐的吨位相当惊人。」咬着牙,他话是从齿缝中挤出来的。

    很有可能逼近百位大关。

    「嗯,不过总经理挑女伴的基本条件以DCUP以上为主,范二小姐保证通过,而最重要的是,花范两大企业联姻有百利而无一害。」古欣悦仍是清清淡淡的回答。

    比起他这位彻彻底底的花家人,古秘书似乎更关心花氏企业的未来嘛!

    「啧啧!我怎么有种妳为了花氏企业,就算把我卖了也在所不惜的感觉?」花子雍不是滋味的瞇眸。

    「由此证明我全心全意为公司着想,绝无二心。」只手托腮,古欣悦回他一抹笑,聪慧的眸子点亮清秀的脸庞。

    话说得好听,分明是见他有难落井下石!花子雍一点也不领情。

    「对了,这是和奇伟开会要用的资料。」古欣悦从公文包中抽出开会资料递至他面前。

    花子雍飞快掠过资料。

    「妳看过他们的财务报表吗?」谈起公事,花子雍和方才的轻浮态度截然不同。

    「有。」

    「妳觉得这次奇伟提出的度假村合作计划如何?」

    「度假村一直是本公司的发展方向之一,奇伟选定的地点不错。」

    「奇伟这次大手笔投下可观的资金,」花子雍意味深长地瞅她。「这案子……可是真像表面这么好吗?」

    「这是业务部杜经理一年多来的心血,我不方便多言。」犹豫了下,她回答得含蓄。

    「我纯粹是问妳个人的意见,算是私下讨论。」花子雍扬眉,灿亮黑眸流光闪动。

    「……对方公司扩充太快,我担心资金调度会有问题,如果可以的话,再谨慎评估一下比较好。」顿了下,古欣悦客观地表达立场。

    「看来我们对这件合作案的想法一致,悦悦,有时我真觉得妳只当我的秘书实在太委屈妳了,若非我有私心,早将妳调到业务部大展长才。」花子雍性感的薄唇扬笑,更添魅力。

    不可否认,这句称赞听在她耳里还挺受用的,比称赞她漂亮啦、温柔啦更值得开心,有种遇到伯乐的感觉,眼瞳里映满他的笑,古欣悦低头看记事本。

    撇开滥情、自恋不谈,花子雍的确是名难得一见的经商天才,不然她也无法忍受在笨蛋手底下办事,要是他可以随时保持工作时的认真就好了,可惜这是奢求,因为这朵花认真的时间非常短暂,大部分都在招蜂引蝶,所以……

    她还是得随时准备为他的喜新厌旧擦屁股。

    ***

    花子雍回到台北一踏入喜宴会场,刚好是晚间八点半,和古欣悦排定的时间分秒不差,她甚至连他更衣喝水上厕所的时间都算进去了,而这就是她深获花子雍信任的原因之一。

    会场里衣香鬓影,全是些政商名流,与其说是喜宴,不如说是商界晚宴。

    「悦悦,记得帮我注意环境,目前深入敌境危机四伏,如果我真不幸中敌方陷阱被俘,千万得记得杀人凶手就是妳。」拿起侍者托盘里的香槟,花子雍的俊眸在人群里搜寻。

    听见花子雍无奈的声音,古欣悦笑了。

    「你放心,范二小姐很喜欢你,绝对会留你活口。」

    「妳似乎很期待我被范瑶瑶扑倒的样子。」花子雍忍不住回头瞟她一眼。

    「我不是说过了,依目前情况来看与范董联姻是最佳选择,一来范奶奶、范董、范二小姐一家老老少少都很喜欢你,二来花氏范氏的结合对公司而言肯定又是一番新气象,红利加奖金,我的荷包保证满满。」她看着手中的精致小点,蹙眉。

    她最讨厌的奇异果!

    注意到她的神色,花子雍自然地拿走水果塔上的奇异果片塞入嘴里,继续碎碎念。

    「开口闭口不是利益就是奖金,古才女,我从没想过妳会变得这么铜臭味。」他不满地轻哼。

    「千万别这么说,当年我就是被你金钱利诱才肯跟你进花氏打天下的。」没了奇异果,她满意的咬下一口点心,回他一记浅笑,隐藏镜片后的明眸闪耀着慧黠光芒。

    是呀!他永远记得古欣悦开出薪水的价码时,还真的挺不客气,不过事实证明她值得这份高薪,就算再加一倍也值得。

    「等等和范董打过招呼后我马上就开溜,我好累,这两天加起来睡不到八小时。」

    「如果扣掉和美女约会的时间,我保证你一天可以拥有八小时的充分睡眠。」古欣悦笑咪咪地接话。

    「悦悦,妳就非得和我唱反调不可吗?」花子雍挑高俊眉。

    敢这样跟老板说话的秘书,全世界肯定只有她古欣悦一人,真是一言九「顶」──

    说一句顶九句。

    「我们不是一直都这样吗?」抿唇笑了笑,古欣悦不怕死的回话,完全不怕老板要她卷铺盖走路。

    是啊!打从幼儿园开始他们就互看不顺眼,天生八字不对盘的他们,偏偏工作默契好到没话说,两人一路过关斩将,立下丰功伟业,不知瞪凸多少等着看好戏的老董事和高阶主管的眼珠子。

    「真不知道章显群怎么受得了妳的伶牙俐齿。」花子雍摇摇头,一副替那男人感到难过的表情。

    章显群是古欣悦的男友,他没见过,只从她这边听过一些有关他的事情,感觉起来他们相处极为平淡没啥火花,一两个星期不碰面是家常便饭,根本不像恋人关系。

    我要的是细水长流的爱情,而非昙花一现的烟火!他记得古欣悦是这样说的。

    「显群和你不同,他不抽烟、不喝酒、不滥交、无不良嗜好,晚上有应酬会跟我说,是难得一见的好男人。」

    「我以为好男人不是绝种就是还没出生,而我是硕果仅存的一个。」这种表像太完美的男人才需要特别注意吧!小悦悦太天真了,花子雍嗤笑。

    古欣悦很不赏脸的送他大白眼。

    「哎呀!花老弟,听说你一下飞机就马不停蹄的赶过来,辛苦你了!」

    两人唇枪舌剑间,一只毛茸茸的大手搭上花子雍的肩膀,热情的把他搂进怀里抱抱。

    「范董的宝贝千金出嫁,这么重要的日子我怎能不来,更何况我和世贤颇有私交,本来就该来祝贺。」一见到范董事长,花子雍立刻挂上灿烂笑容,像只双面小狐狸。「宝贝女儿出嫁,心里一定很舍不得吧?」

    「是啊!时间过得真快,当年还抱在手中的小娃娃,转眼间就嫁人了。」范董事长摇头感叹。

    「范董别担心,君君嫁给世贤一定会幸福的。」

    「是呀!一定得幸福才行,他若敢欺负君君,我就扒了那小子的皮。」范董事长开着玩笑,忽然,他意有所指的看着花子雍,「话说回来,我有两个宝贝女儿,大女儿出嫁了,还有瑶瑶……」

    听见瑶瑶两个字,花子雍顿时头皮发麻,笑容有些僵。

    「幸好还有范二小姐陪在范董身边,不然范董铁定更寂寞。」就尽量留在身边吧!别急着推销给他。

    「女儿迟早都要嫁人的,重要的是嫁个好男人,我常听瑶瑶说她最欣赏的就是像花老弟这种型的男人,长相俊美高大挺拔,优雅有品味,是难得一见的青年才俊,如果能嫁给你就好啰!」他比出大拇指称赞。

    花子雍差点被嘴里的香槟呛到。

    「范董,我这种型的男人哪里好,心还定不下来呀!还不如江氏运输的江嘉明,他才是真正难得一见的好男人,目前单身……」花子雍眼角余光瞥见熟悉身影,赶忙把人家拖下水。

    噗哧。

    清楚听到身后传来吃吃窃笑声,花子雍没好气的回头瞪古欣悦一眼。

    主子有难不快点帮忙,还敢偷笑!等等回去扣薪水。

    「范董事长,好久不见了。」收到花子雍扫来的凌厉目光,知道自己该出面了,古欣悦微微向左跨了一步,好让范董看见自己。

    「哦~~原来是古秘书,欢迎欢迎!」范董热情地和她握手。

    业界谁不知道花子雍身边有名能力卓绝的超强秘书,精通英、法、德、俄四国语言,行事冷静、聪慧,许多公司都想重金挖角,可她却不为所动。

    听说她也是唯一和花名在外的花子雍相处超过三天还能保持单纯关系的女人,这也是大家热烈讨论的奇迹。

    「恭喜范董。」古欣悦含笑道贺。

    「古秘书在花氏这么久了,什么时候转换跑道帮帮我的忙啊?」范董似真似假的问。

    「范董,您这算当面挖角吗?」花子雍故意叹气。

    「开开玩笑嘛!谁都知道古秘书不可能离开花氏企业。」范董笑呵呵回应。

    「范董公司人才济济,才不需要我呢!对了,范董不是一直想念陈年铁观音的滋味,这是总经理特地找来的,已经是三十年以上的老茶了,是总经理另外送给范董的薄礼……」古欣悦笑着将锦盒递给范董事长。

    「哎呀!花老弟可真有心,居然帮我找来!」范董事长笑得合不拢嘴,重拍花子雍的肩膀。「不管,你们今天一定要陪我多喝几杯,花老弟,关于你们想开发澳洲市场的事情不用担心,我定会全力协助。」

    「今天范董有喜,我们先不谈公事。」花子雍微笑,高深莫测的看了古欣悦一眼,后者还他一抹炫耀眼色。

    「对!不谈公事,明天再谈、明天再谈!」范董眉开眼笑的将锦盒交给侍者,不断嘱咐要他们玩得开心点。

    「悦悦,范董该不会私底下真的向妳挖角过吧?」好不容易等范董离开去招呼其它客人,花子雍回头问道。

    「是呀!」古欣悦回答得很干脆。

    「这只老狐狸。」瞇细黑眸,花子雍没好气的咕哝。

    表面上跟他称兄道弟,还想收他做女婿,私底下却挖角悦悦!

    「很多人都挖角过我呀!像陈老板、许董、薛董……」古欣悦不慌不忙扳着指头,慢慢算给他听。

    「够了够了,我知道妳忠心不贰想挖还挖不走,妳离不开我的。」薄唇隐隐跃上笑意。「那陈年铁观音是从哪儿来的?我不记得有吩咐妳去找这种东西?」

    「花总经理想要请范董协助开发澳洲市场,却又不肯出卖美色,我当然得想想办法啰!」古欣悦明眸弯弯,浑身充满自信。「知道范董爱喝老茶,我托关系请人找来的。」

    「做得好,悦悦。」花子雍不吝啬给予赞美。

    「哪儿的话,所有相关费用我会报公帐的。」那老茶可不便宜呢!一斤破十万价码。

    「应该的。」

    「别忘了还有奖金。」古欣悦挑挑秀眉,笑容带着一丝俏皮。「帮了大忙,总经理总得表示奖励吧!」

    「敲诈女!」花子雍斜睨她一眼,笑意揉在眼底。

    ***

    午休时间刚过,女用洗手间传来窃窃私语的议论声。

    「听说昨天半夜有人看见花总经理和古秘书一起走出饭店耶!妳听说过这个小道消息吗?」

    「妳在暗示古秘书和花总经理有暧昧吗?不可能啦!干扁扁的古秘书绝对不是总经理的菜。」

    两名年轻女同事在化妆室边补妆边聊八卦,话题围绕在公司最有价值的黄金单身汉花总经理身上。

    「妳怎知道不是?孤男寡女三更半夜进旅馆还能干嘛?别看平时古秘书装出一丝不茍冷淡清高的模样,说不定……花总经理条件那么好,笑起来的时候比明星还帅,哪个女人会不要?」女同事甲拚命往脸上扑粉,最好让肤色跟日光灯一样白。

    「不可能、不可能!难道妳没听说花总经理非DCUP以上的美女不爱吗?说其它人我还相信,古秘书,绝不可能啦!」女同事乙骄傲地挺挺丰满的胸部。

    「世事难料,说不定是日久生情……」喜好难免会变,看久了说不定母猪也会赛貂蝉。

    「说得也是,如果古秘书真要对花总经理下手,我们的机会就少了一半,毕竟近水楼台先得月……」

    喂喂喂~~为什么她非得对花子雍「下手」?说得好像她一定会爱上那朵花!

    古欣悦站在化妆室门外,正好听见两名女同事的对话,害她进去也不是,不进去也不是。

    跟在花子雍身边工作五年了,这五年来类似的谣言从没断过,让她莫名其妙变成花子雍的粉丝的假想敌,大家一致认为她对他有企图。

    并没有!她对那朵花绝对没有企图好吗?

    她目前有个交往一年的男友,感情虽略嫌平淡,但是双方一开始就说好以结婚为前提,一路走来相当平顺。

    从头至尾,那朵滥情花就不是她欣赏的对象!

    推开门,古欣悦大方走进去,看见两名女同事心虚地闭上嘴。

    「古秘书。」两人偷偷换个眼色,不知道被听见多少。

    「还没开始上班啊?」粉唇扬起淡笑,她故作无事。

    她在公司春酒时见过她们,秘书室的新进人员,看来花子雍又多了两名粉丝,想飞上枝头的小麻雀。

    「我们正要回去,古秘书掰掰。」手忙脚乱把化妆品塞进包包里,两个女人匆匆开门闪人。

    「背后说人坏话又怕被听见。」

    这种情形古欣悦早习惯了,也懒得再替自己辩解什么,反正说破嘴也没人相信。

    这一切都是花子雍造成的,谁教他身边的女人全和他有关系,只除了她,不然大家也不会私底下议论她和花子雍的关系。

    「……痛。」猛然,胃部传来熟悉的闷痛,古欣悦的瓜子小脸微白。

    这阵子三天两头都在闹胃疼,整天忙得团团转,她也懒得特别请假去看医生,通常都随便买成药解决,就这么拖着。

    不像花子雍倒好,把一堆事情推给她处理,还有空把妹。

    「今天还得加班,等等先到街口药局买胃药好了。」强忍着痛,古欣悦瞥眼腕表做出决定。

    ***

    花氏企业小开深夜幽会二女子,其中一名为名模楚小茜,花氏小开砸下重金购买奔驰跑车,香车赠美人,讨美人开心……

    当男人花心到一个爆点会惹来多大麻烦?看八卦周刊报导就知道。

    一手拿着刚出炉的八卦周刊,古欣悦在马克杯里注满热咖啡,阅读完整篇文章,隐藏镜片后的明眸半瞇。

    「那朵呆花!」

    全世界只有她敢如此明目张胆的骂顶头上司,谁教他星期一早上就帮她找麻烦。

    对同一个女人的兴趣不超过两个月,花子雍换女友的速度比换衣服还快,他爱换多少女人她不管,可他难道不能遵守低调原则,非得闹得满城风雨、人尽皆知吗?

    拿着马克杯走回座位,古欣悦脑中开始盘算该如何替他收拾善后……发新闻稿、送礼塞住记者大嘴,对了还有楚小茜,必须先确定不是她故意放出消息炒新闻……

    「是是,你知道我从不碰良家妇女,那是我的原则……」

    原则?如果花子雍挑女人有原则的话,那就是──DCUPUPUP!

    听见门后传来低沉富有磁性的说话声,古欣悦直觉看向墙上挂钟,粉唇扬起一抹极淡的嘲讽。

    早上十点十五分,依他过去的不良纪录来看,应该还赖在某个美人床上才对,而他今天居然已经进办公室,值得嘉许。

    「……我知道,那是意外,我保证以后不会再发生了。」坐在光洁大桌后,花子雍耳朵快被念到长茧。

    是不是坏事总传得特别快?今早才出炉的八卦新闻,远在国外的父亲大人已经先一步知晓,他屁股才坐下来,越洋电话立刻追到,害他本来要认真办公的心情全没了。

    一切都是那些狗仔的错,没事爱探人隐私,写报导还加油添醋,他哪有深夜幽会二女子?明明只有一个,而且那辆车是分手礼物,并不是要讨美人开心!还有另一个必须申明的重点──

    那只是一般日系小轿车,不是报导上什么奔驰跑车……

    挑样喜欢的东西当临别赠礼是他的习惯,对女伴花子雍向来十分大方,更奉行好聚好散的原则,绝不藕断丝连。

    被电话那头的老爸念到快精神分裂,花子雍从门缝中瞧见回到座位的古欣悦,他面露喜色。

    「悦悦,小悦悦……」掩住话筒,花子雍用气音低喊。「小悦悦……」

    古欣悦闻声回头,面无表情的。

    花子雍指指话筒,俊颜哀怨的向她求救。

    挑高秀眉,带点看好戏的意味,谁教他老是惹麻烦,这回让他被董事长骂久一点也算大快人心。

    小悦悦──他用眼波不断发出求救攻势。快救命!

    她平静回望他,白皙小脸瞧不出特别情绪。

    小悦悦──

    懒懒的,低头轻啜咖啡的古欣悦好整以暇地朝他伸出五根纤纤玉指。忙了这么久,她该好好的休个假了。

    五天?!这分明是敲诈!花子雍毫不考虑的摇头拒绝。

    男子汉大丈夫绝不能和恶势力屈服。

    不要?不要拉倒。

    古欣悦回他一抹淡笑,继续慢慢喝咖啡。反正现在求救的人不是她,要不要答应随君开心,她也不会少块肉。

    吼~~难怪古人说最毒妇人心,眼看她狠心地见死不救,花子雍咬紧牙,比出二的手势。

    才两天……这么没诚意!

    古欣悦瞇细明眸,大剌剌还他四根雪白玉指。

    三!最后底限,不能再多!花子雍含悲忍痛,颇有壮士断腕的气势。

    OK!成交。

    古欣悦难得露出微笑,移驾接走花子雍手中的越洋电话。

    「董事长。」她低柔恭敬的喊了声。

    耳朵解放的剎那,花子雍大大吐口气。

    「是欣悦呀!好久不见,最近过得好吗?」听见她的声音,电话那头的花轩扬臭骂儿子的语气一变,瞬间笑得非常开怀。

    「托董事长的福,我很好。」

    「把妳留在我家那只浪荡儿身边办事,真是太辛苦妳了,应该把妳调来美国帮我的忙才对。」

    「哪儿的话,这是我该做的。」

    「欣悦,妳现在有没有男朋友啊?需不需要我介绍几个好男人给妳认识,每个都是万中选一的青年才俊喔!」

    「谢谢董事长关心,我现在感情很稳定。」古欣悦回答,眸光落在窃取咖啡喝的某人身上。

    感情平淡一点没关系,只要她的男友别像某人花心善变就好。

    听着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的闲话家常,花子雍心理不平衡的俊眸半瞇,比起他这个儿子,老爸似乎更喜欢古欣悦,他这个儿子真是白当了。

    「对了,妳知道那只浪荡子又惹出什么风波吗?」话题扯回重点,花轩扬问道。

    「我知道,接下来善后的方式我都想好了,董事长请放心。」被誉为花氏企业史上最强秘书,当然其来有自。

    「欣悦,妳真能干,如果我没有妳该怎么办呢?」听见这回答,花轩扬实在很满意。「我看妳还是来美国帮我好了,找个业务经理的位置让妳做做。」

    「董事长过誉了,这些本来就是我该做的事。」古欣悦继续和花轩扬报告一些公司的近况后收线。

    「三天假期,不能要求我销假上班、不能找借口不准假,这是你刚才答应我的。」挂下电话,古欣悦双手环抱胸前,明眸里闪耀着璨璨光芒。

    她在笑吗?那微勾的唇瓣怎么看都像在偷笑,也只有在这种奸计得逞的时候,古欣悦会拿下晚娘脸孔,哼哼!

    三天耶!整整三天没有小悦悦,他会忙到天昏地暗日月无光,没时间约会、没时间赖床,很可能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

    这次亏大了,花子雍不甘愿的咕哝。

    「我知道。」

    言出必行是花子雍少数的优点之一,这回笑意大大方方跃上古欣悦眼眉,带着那么一点得意的味道。

    「花总经理,那我从明天开始休假喔!你不会有问题吧?」

    「……」

    不会有问题?问题可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