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隔壁有个坏家伙 > 正文
第三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关关,你的脸是怎么回事?”双手盘在胸前,黄颖威瞪着眼前人短短两天不到就冒出的下颌瘀青。

    关毅司不以为意地摸摸下巴,摆明装傻。“什么东西怎么回事?”

    “你的脸!”黄颖威顿时脸色黑了半边,这么大的瘀青想当做没看见都难。“毅司,你该不会又和人打架了吧?”

    “我没有。”他难得无辜。

    没动手,只有挨打的分。

    “没打架瘀青是怎么来的?别告诉我是跌倒撞的!”黄颖威压根不信。“毅司,你的火爆脾气该改一改了。”

    关毅司本想开玩笑告诉他猜对了,但看见他再严肃不过的神情只好作罢。“隔壁邻居的杰作。”他无奈摊手。

    “你去骚扰邻居?”黄颖威倒抽一口冷气。

    骚扰邻居?!拜托,他像会去骚扰邻居的人吗?关毅司瞪他一眼。

    “我当然有我的原因,我只是——”

    “只是什么?”

    听到楼下发动摩托车的声音,关毅司的注意力被吸引走了。他走至窗边,果然看见有只小东西很努力地发动小绵羊机车,薄唇扬起一抹极淡的弧度,毫无自觉的。

    那辆古董车能活到现在已是奇迹,随时都有半途拜拜的可能,小恶女真没打算换一辆啊?他可没兴趣再帮她推一次车。

    那是笑吗?毅司在笑吗?黄颖威惊愕地瞪着关毅司唇角微翘的弧度,怀疑自己恍神看错了。

    这半年多来,他不曾见过关毅司有这种近似开心的神情。

    “毅司。”黄颖威不确定地唤。

    “嗯?”关毅司应声,目光仍落在楼下忙得满头大汗的小女人身上。

    “你没事吧?”

    “我很好啊!”好像在笑耶!

    黄颖威表情古怪,像吞了大鸡蛋吐不出来。

    两人谈话间,楼下的单小浣好不容易发动机车成功,像是发现楼上有人窥视,她忽然抬头迎上关毅司的眸光。

    惊吓!

    嗨!关毅司无声地和她打招呼,唇瓣勾起完美帅气的弧度,想当初他靠着这笑容不知夺走多少少女芳心,女人见到他无不脸红尖叫。

    不料单小浣免疫,没出声,没表情,只是瞠圆明眸瞪住他整整三秒,然后将油门一催绝尘而去。

    喂喂喂,居然转身落跑!

    “……”笑容僵在唇边,面皮不住抽搐,目睹此景的关毅司很不满意地眯细黑眸,锐利目光紧紧黏在单小浣身后,像是恨不得在她背上活活烧出两个大窟窿。

    好歹昨夜他冒大雨帮她牵回机车,还难得善心泛滥帮她修好老古董机车,这就是她回报他的方式吗?

    这个找死的小女人。

    第一次见她,凶悍泼辣,个头很小力气很大,一拳让他眼冒金星。

    第二次见她,苍白着小脸孤单无助,明明泪水在眼眶滚来滚去却倔强地不让人看见,害他不小心软了心。

    第三次见她,她居然目瞪口呆落荒而逃,她当他是鬼还是妖怪呀?

    单小浣的反应越是和常人不同,他就对她越感兴趣,她越想逃开他,他偏要三天两头从她身边冒出来!好歹他也是红极一时的大明星,对他主动投怀送抱的女人不在少数,只有她毫无反应!

    关毅司男性的自尊小小受创,不相信真有人对他无远弗曲的魅力无动于衷。哼!他偏要招惹她!

    身体里的血液隐隐沸腾,这是好久不曾有过的感觉,仿佛他的血液终于再度开始流动,麻木无感的人生有了新目标。

    单小浣,你逃不掉的。

    “毅司,关毅司?”

    听见有人呼唤,关毅司回过头,只见黄颖威的眼珠子瞪得快凸出来了。

    “你、你、你——”望着他的脸,黄颖威结巴。

    “我怎么了?”他摸摸脸,不解大家干嘛今天见他如见鬼?

    “你有表情了!”黄颖威激动地喊道。

    “废话,我一直都有表情。”无法理解黄颖威在兴奋个什么劲,关毅司轻哼,满脑子都是单小浣方才转头落跑的画面,他得想想要怎么欺负人才能出这口闷气。

    “毅司,你终于想开了,你终于发现这个世界还是很美好、值得努力的。”不知道他转些什么念头,一旁的黄颖威感动到无以复加,只想立刻打电话给席菲菲报告这个好消息。

    皱着眉,关毅司瞟了黄颖威一眼。

    这小老头是刺激过度精神失常吗?

    唉~~她不该这样转头就跑的。

    啃着快咬烂的笔杆,单小浣望着电脑荧幕失神,一再懊恼今天早上失礼的举动。再怎么说人家昨天帮过自己,她却连一句谢谢也没说。

    想起昨夜拉着他的衣摆不放,单小浣粉颊烧烫,红扑扑的像颗小苹果,心儿扑通扑通直跳。

    她怎么了?怎会对才见过两次的男人做出这么大胆的要求?一点都不像一向坚强独立的自己。思及此,单小浣觉得更难面对关毅司,更想躲起来永远不和他碰面,不过话又说回来,她的确最好少跟这种人扯上关系,保持距离对彼此都好。

    万一过去的伤疤再被挖出来,她不确定自己是否还能承受。

    “小浣,你妈没事吧?”

    听见温婉的问候,单小浣抬头,看见庄巧丽体贴地帮她分摊桌上如高塔般的待办文件。

    “她没事。”单小浣用力甩甩头,要自己专心上班,别再想关毅司。

    “没事就好,昨天一听说疗养院打给你要你马上赶过去,我就好担心。”庄巧丽吐出一口长气。

    “巧丽,谢谢你的关心。”单小浣心头微暖,但仍保持客气疏远。

    这已经是她的保护色,对谁不特别亲近,因为往往越亲近的人到最后伤人越深。

    “不过昨天你离开后,有讨厌鬼在背后嚼舌根。”庄巧丽气呼呼坐下。

    “林宣真?”

    “不是她还有谁?她跑进总编办公室不知说了什么、惹得总编不愉快,我猜八成在抱怨你请假的事。”

    “我现在很需要这份工作,不能出任何差错。”皱皱眉,单小浣用几不可闻的声音低语。

    “小浣,你刚说什么,我没听清楚?”

    “没什么,我自言自语罢了。”单小浣笑笑,云淡风轻带过。

    “结果说曹操曹操到,讨厌鬼走过来了,小浣,你小心点,别又被欺负了。”庄巧丽眼尖发现某人正趾高气昂地朝她们的方向走来,她抱着文件站起,用两人才听得见的音量低声提醒。

    “嗯。”

    “庄小姐,可以麻烦你离开一下吗?我有话想和小浣单独谈谈。”人未到,浓郁香风先到。林宣真挺挺胸,傲然看着庄巧丽。

    “我正要走,毕竟我不像某些人闲着没事干,成天打扮的花枝招展在背后说人是非就能混份薪水。”庄巧丽回她一抹再假不过的笑容,径自甩头离开。

    听出她话里浓浓的嘲讽意味,林宣真精心装扮的脸差点出现裂痕,她咬咬牙,却无可奈何,谁叫庄巧丽是广告部经理的外甥女,职位虽是行政助理,却不是她能得罪的人。

    “小浣,你昨天下午又请假了!”转过头,她把气出在单小浣身上。

    “抱歉,因为——”

    “我不要听借口,这已是这个月第三次了!”双手叉腰,林宣真不耐烦地截断她的话。“可知道你一个人偷懒会带给其他人多少麻烦?”

    选择性的忽略每月请假榜首的人就是她自己,林宣真存心鸡蛋里挑骨头。

    “……”

    “总而言之不要再犯了,不然就等着卷铺盖走路吧!”林宣真撇撇嘴。

    “是。”将所有的委屈吞如肚里,单小浣默默承受她的无理对待。

    “这些东西我明天上班时就要看到。”把纸箱塞进单小浣手里,里头的待办文件有一半是她的。

    “是。”单小浣认命地接手,依这些工作量来看,今天恐怕又得加班到九点、十点才能下班了。

    坐回座位,单小浣先把文件一一分类,开始一天的工作。

    已经晚上十点十分,隔壁的小恶女却还没有回家。

    像只焦躁难安的狮子走来走去,关毅司频频探头向楼下望。像满脑子只想恶作剧的小男孩,一整天想着要如何忽然“冒出”她面前,好让小恶女正视他的存在,结果满心雀跃的期待在漫长的等待中消耗殆尽。

    可恶!

    十点二十五分,依旧没听见熟悉的机车声,她到底要不要回家?想起公告栏上提醒夜归妇女注意色狼的告示,他原本的不耐转成担忧。

    小恶女不会碰上什么意外吧?那辆古董老爷车又跑不快,遇到坏人只有投降的分啊!

    不行,他不准她被别人欺负!就算要被欺负,也只有他可以,那是他关毅司先挑上的对象耶!

    脑子胡思乱想就开始坐立难安,他一把抓起棒球帽冲下楼,人才走出楼下大门就碰上刚回家的单小浣。

    还真巧。

    “嗨!”关毅司状似凑巧碰见的和她打招呼,死也不会承认在等她。

    “嗨!”单小浣摘下安全帽,有气无力地应声,然后像游魂般超越他上楼,非常漠视他的存在。

    喂~~当他是透明人吗?关毅司很不是滋味地眯眸,从来不曾像这般被人忽视过。

    “单身女子这种时间回家会不会太晚了?”他提高音量,吸引游魂注意。

    本应该关心的话语,从他嘴里吐出来就像在找麻烦。

    脚步停了下来,单小浣慢了好久才意识到他好像在对自己说话。

    “我?”她狐疑地指着自己鼻尖。

    “不然还有别人吗?”他没好气。

    单小浣皱皱眉,有种直觉关毅司好像特地来找自己吵架的,因为太累的缘故,她连逃离惧怕恶魔的本能都麻痹,只想回家好好睡一觉。

    “公司加班。”

    “加班到现在?”

    “嗯。”所有问题她都能乖乖照实回答,请问现在她能回家了吗?

    “什么公司会这样荼毒员工?”双手盘在胸前,关毅司浓眉紧拢,摆明没打算轻易放过她。

    “我在杂志社上班……”很不文雅地打个呵欠,单小浣眼皮子都快黏起来了。“请问我能上楼了吗?我又饿又困……”

    “你还没吃晚餐?”关毅司猛然提高音量,吓了她一跳,暂时吓跑瞌睡虫。

    “是还没——”单小浣小小声咕哝,不懂自己吃不吃晚餐碍到隔壁大恶魔什么?

    “为什么不吃?”

    一直碎碎念不停,这男人真的很坏心,她都真累到站不住脚了,还得陪他罚站聊天。

    “没时间。”一堆工作等着她去做,哪有空填肚子?

    “你已经瘦得像洗衣板分不清正反面,再不吃饭想当骨头女吓人吗?”

    这可以归为人身攻击吗?

    “……”直觉低头瞧瞧的确不太容易发现起伏的胸部,单小浣没好气地扬眸瞪他。

    胸部小不行吗?没听说大的亲切小的可爱?

    “我回家了。”不想和他讨论身材问题,单小浣转身就走,不料有双大手抓住她纤细的手腕往门外拖。

    “你要做什么……喔,好痛!”拉力太猛,单小浣一时站不住直接撞进他的胸膛,那堵墙没感觉,她的鼻子却痛得喷泪。

    脸都撞扁了啦!

    “走!”他继续拉着她往外走。

    “要走去哪儿?我要回家!”单小浣边捂着鼻子边挣扎。

    “吃晚饭。”短短三个字,简洁有力。

    “你没吃?”

    “是你没吃。”关毅司斜眼瞟她。

    闻言,单小浣下巴都快掉下来,这男人粗鲁地把她带走就为了要她吃晚饭?!

    “我不饿!我要回家睡觉!”单小浣继续奋力挣扎。

    她吃不吃与他何干?更何况她现在累得毫无食欲,只想窝到床上好好睡一觉。

    “不行!”

    “为什么不行?”她抗议。

    “因为会发育不良。”他上上下下将她打量一回,撇嘴。

    单小浣气得想尖叫。拜托!她早过发育期了好吗?况且她发育好不好关他啥事?

    “快!别拖拖拉拉,已经半夜十点多了。”关毅司催促。

    既然知道很晚,为什么不放她回家睡觉?单小浣负气地咬唇瞪他,恨不得用目光将他万箭穿心。

    现在当大明星的都这么鸡婆吗?

    “小女人,把你的机车钥匙交出来。”走到停车场又折回,关毅司犹豫半响,回头道。

    本想把她塞进自己车里,开车载她去吃晚餐,又怕太过招摇会招来狗仔注意,还是骑车比较安全。

    “啊?”单小浣不解地望着他。

    “我说钥匙拿来。”关毅司粗声催促。

    她不甘不愿地掏出机车钥匙,递给他。

    “居然是粉红色的安全帽。”打开车垫,瞪着车垫下两顶凯蒂猫图样的粉红色半罩式安全帽,关毅司忍不住嘀咕。

    要是他带凯蒂猫安全帽的事传出去,肯定一世英明毁于一旦。

    “你可以不去。”单小浣送他一抹再虚假不过笑容。

    “休想,快上车。”不管一百八十八公分的高大身材骑50cc的小绵羊机车看来有多可笑,关毅司示意她快上车。

    为什么……为什么她如此命苦,人都回到家门前了却无法进屋休息,三更半夜还得冒着冷风去吃宵夜呢?

    隔壁这个男人果然是大恶魔!存心来虐待她的!

    见她行动迟缓地上了车坐好,关毅司总算满意地发动油门出发去,心中自有他的如意算盘。

    不把这小女人喂饱,老是有气无力的怎么跟他争锋相对?那他枯燥的生活多无趣?好不容易找到有趣的对手,当然得让她恢复生气,这样欺负起来才有意思,就像初次见面那强有力的一拳多么令人惊艳……

    先好好把她喂饱,等她精神抖擞后,他保证会令她正视他的存在!

    蛋饼不错吃,皮薄蛋软,不会太油太干。

    鲜虾蒸饺也很好吃,薄薄的外皮里面吃得到整只虾子,咬下去很有满足感……

    小笼汤包味道也是一绝,一口咬下,汤汁浓郁得让人吃了还想再吃……以上统统都好,唯一的缺点就是——

    会不会点太多了,把她当猪养啊?

    “点这么多吃得完吗?”嘴里塞得鼓鼓,筷子里还夹着蛋饼的单小浣咕哝。

    “怕你吃不饱。”撑着下巴,关毅司朝她笑得异常灿烂。

    当然吃得饱,她又不是小猪。

    “……”正想反驳两句,单小浣赫然发现有人对她笑得非常诡异,害她全身寒毛竖立,不懂关毅司干嘛笑得桃花朵朵开。她不着痕迹地挪动板凳和他保持距离。

    这男人真的怪怪的。

    “我的食量很小。”急着解释,单小浣一口把蛋饼吞下去,差点噎着。

    “不急,你慢慢吃。”细心体贴地将冰豆浆递到她面前,此刻的关毅司反常的温柔,温柔到让单小浣头皮发麻。

    他很有耐心,可以慢慢等她酒足饭饱之后,然后狠狠正视他的存在。

    单小浣接过冰豆浆,受宠若惊已无法形容她此刻的感觉,诚惶诚恐还比较恰当一点。

    “你每天早出晚归,这样的工作不累吗?”关毅司随口问,性感的薄唇再度扬起,勾引的意图明显,偏偏当事人对男色没兴趣,注意力全在美食上头。

    关毅司暗暗咬了咬牙。

    他竟比不上一个小笼包!

    “我另外还有两份兼差。”喝完冰豆浆,单小浣筷子一转改攻击鲜虾蒸饺。

    “你还有两份兼差?”关毅司吃了一惊,一时忘记要摆出最帅的表情。

    “嗯哼。”单小浣塞了个鲜虾蒸饺入口,一脸满足。“每周末在早餐店打工,固定假日到百货公司的服饰专柜代班。”

    这么辛苦,难怪见到她时满满疲累的表情,是人都会累。

    “你该不会学那些崇尚名牌的拜金女,为了动辄数万的包包鞋子拼命兼差吧?”他轻哼。

    这种女人他看多了。

    “当然不是!”她瞪他。“我才不是为了这种原因!”

    关毅司漂亮的黑眸上上下下打量她一回,扫过她身上T恤牛仔裤的简单装扮。“的确不像。”

    在她身上完全感觉不到年轻女孩追求时髦的味道。

    “那是为什么?”好奇心被挑起,关毅司追问。

    单小浣咀嚼食物的动作顿住,像刺猬般竖起刺,抗拒这话题,“不管你的事。”

    “稍微透露一下应该无妨吧?”关毅司眨眨俊眸,企图用男色诱她吐实。

    璨亮明眸斜睨他一眼,不得不承认这男人无论近看远看都帅得一塌糊涂,单小浣故意忽视那过分跳动的心跳,强迫自己眼观鼻、鼻观心,不准妄动。“秘密。”

    “单小浣,快说!”耐心告罄,他威胁。

    “我说了,与你无关。”她的回答始终如一,不因他的态度有所改变。

    关毅司捕捉到她眸底闪过的一抹黯然。

    这种眼神……这种隐藏受伤的眼神,他好像在哪儿见过,无比熟悉……

    好奇泡泡拼命冒出,关毅司被眼前充满秘密的小女人彻底勾起兴趣。

    他迟早会一层层剥开她坚硬的外壳,看清真正的她。

    “快吃!”心中有了打算,关毅司冷不防赏她一记暴栗,非常清脆响亮。

    “好痛!”单小浣用力揉着额头低呼。

    好端端的又打人。

    “吃完我送你回家。”薄唇勾起愉悦弧度,关毅司如此说道。

    打开灯照亮一室阴暗,甫进屋的男人差点被门边的异物绊倒,他强忍下冲至嘴边的低咒,俊美面皮微微扭曲。

    刚才骑车回家的路上,后座的她累到直接倚在他背上睡着,连到了家里都醒不过来,他只得背她上楼,像个苦命老妈子一样。

    唉!

    关毅司轻轻把单小浣放在单人床上,后者嘤咛一声,转身抱着棉被睡。

    眯细黑眸,关毅司心里很不是滋味,折腾一夜完全没有享受到欺负人的快感,反而是被欺负的人倒挺愉快!

    “SHIT!没看过这么乱的房间!一个女孩子家里这么乱能见人吗?”

    离开时不慎又被不明物体绊了一跤,差点和壁面做最亲密的接触。关毅司连连低咒,顺手开始收拾垃圾,直到绑好最后一包垃圾时,才意识到自己做的蠢事。

    “……”他连自个儿家都懒得亲自动手整理,结果三更半夜不睡觉跑来当人家的免费男佣。

    到底在搞什么?!

    额爆青筋的关毅司此刻只想冲过去把她叫醒,以便继续他坏心眼的欺负计划,让心里平衡一下,谁知像娃娃般甜美安详的睡颜映入眼帘时,所有不满的情绪再也发不出来。

    该死的心软。

    帮小浣摘下眼镜好让她睡得更舒服,关毅司眸光微凝,被那张清丽的娇颜吸引住了。小小瓜子脸、大大的眼,小小的鼻,还有色泽漂亮小小的嘴,单小浣五官每个都很精致,组合起来十分顺眼舒服。

    “不戴眼镜时还挺漂亮的嘛!干嘛非得把自己搞成这副德行?”关毅司喃喃低语,语气有些闷。“算了,看在你身兼三职的份上姑且放你一马,明天再继续好了。”

    不忍叫醒睡美人的善心恶魔只能帮自己找台阶下。

    熄了灯,关毅司拎着两大包垃圾,无声无息地关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