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隔壁有个坏家伙 > 正文
第六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妈咪,爱情是什么?”六岁大的小浣仰头问,圆圆的眼眸灿亮,手里拿着安徒生的童话绘本,她还看不懂字,故事是从照顾她的保母那儿听来的.

    单雪恩低头望着可爱的小女儿,轻轻摇晃杯内金色的酒液,嘲弄地轻笑.

    虽然才早上八点多,但她已经习惯在酒精里麻痹自己.

    “爱情是欺骗、伤害和背叛。”就像曾经口口声声说他对她的爱至死不渝的男人,召集变成永远等不到的身影。

    欺骗、伤害和背叛?小浣似懂非懂。

    “小浣,你要记住,千万别爱上太漂亮、太有魅力的男人,那只会让你痛苦一辈子。”单雪恩抱起女儿,一字一字地告诉她,要她将这些话牢牢刻在心版里。

    “妈咪——”小浣眨眨眼,不懂母亲在说什么,只是觉得好可怕。

    “就像童话故事中的王子背叛人鱼公主,对白雪公主一见钟情的白马王子最后不会HAPPYENDING一样。”

    “关毅司,你到底是怎么样虐待人家的?好好一个人变成这副德行。”席菲菲双手盘胸,没好气地问。

    虐待黄颖威也就算了,反正他刻苦耐劳惯了,人家可是娇小柔弱的女孩子耶!这家伙就不能高抬贵手吗?

    面对席菲菲的质问,关毅司薄唇紧抿成一直线不发一语,眸光落在单小浣因发烧而泛红的娇颜上。

    “没事,没事,多休息几天就好了。”陈医师拿下听筒,笑着安抚不断碎碎念的席菲菲。“不过是流行性感冒,我先帮她打退烧针,等等护士会拿药过来,三餐饭后服用。”

    “只是感冒?”席菲菲一脸怀疑。

    “她的体质比一般人差一些,感冒加上过度操劳,发起病来会比其他人严重,多休息几天就好了。”陈医师笑着起身,从护士手中接过针筒。

    “小陈,不会有问题吧?”席菲菲想再确定。

    陈医师是她高中好友,当她一接到关毅司的电话后,当机立断带着好友过来到府看诊。

    “请相信我的医术。”陈医师轻哼,回头朝关毅司开口,“这几天心意一给她吃清淡营养的食物,她太瘦了,需要补充营养。”

    “我明白。”关毅司颔首,心中狠狠自责。

    他到底怎么了?曾几何时真变成没血没泪的暴君?没看出小浣的异样,在她不舒服的时候还如此逼她。

    关毅司忧心的神情没逃过席菲菲的眼,她看着沉睡中的梦艺不安的单小浣目光最后停在关毅司刚毅的侧颜。

    聪明如她,当然明白关毅司出现这种神情代表什么意思,她固然高兴关毅司终于走出SELINA的阴霾,却不禁有些担心。

    最重要的一点,她该不该在这时候告诉他SELINA要回来?!

    空气里飘散着一种好闻的气味,混着蔬菜香的肉粥,让人胃口大开。

    单小浣被这股香气引诱,幽幽转醒,肚子咕噜咕噜直叫,她眨了眨水眸,赫然发现自己躺在陌生的房间里。

    不!不应该说陌生,房间的摆设她似曾相识,这里是——

    关毅司的卧房!

    单小浣惊得立刻掀被跳下床,仿佛还能闻到被褥纯属于他的男性气味,刹那间胸口热血翻涌,头更晕了。

    “吓!”

    单小浣人还没走出房门,就正面迎上端着热粥进来的关毅司,两人大眼瞪着小眼,胶着的目光里隐隐有什么在燃烧。

    “你醒了?”不知道过了多久,关毅司轻声问。

    昏迷的记忆重回脑海,单小浣越过他身侧要走。

    “医生交代你需要多休息,你现在哪儿都不能去。”一把抓住她冰凉的皓腕,关毅司不由分说拉着她坐回床沿。

    “你——”喉咙还是好痛,发不出声音,单小浣无法表达抗议,只能皱眉瞪他。

    她不满的表情关毅司看到了,他软下语气。

    “我不是故意凶你,我只是~~~~唉,先坐下吧!我熬了粥给你喝。”她叹气,好看的俊颜蒙上了忧郁。

    他为她熬了粥?

    亲自熬粥?!

    单小浣古怪地瞪他,怀疑他是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

    “看来你退烧了,还有哪里不舒服吗?”关毅司大手抚上她的额头。

    他突如其来的碰触令她瑟缩了一下,不习惯他的碰触.

    “我好多了。”她躲开,对关毅司忽然的温柔举止不解。

    “你得了流行性感冒发了高烧,加上身体底子不好,生起病比谁都严重。”关毅司瞬也不瞬地望住她,深不见底的黑眸瞧得人心慌。

    “……”

    “医生说你需要多补充营养,所以我才熬了这蔬菜肉粥给你。”关毅司不断说话,似乎有些紧张,“先说好,即使不好吃也不准嫌,补充营养最重要。”

    单小浣依旧没出声,只是静静用那双灿亮的眸子望住他,仿佛在猜测他又在打什么坏主意。

    “我喂你吧!这粥很烫。”关毅司用汤匙舀了一口送至她唇边。

    瞪着那瓢粥,单小浣没动,怀疑他想报复自己。

    “我不会害你的。”关毅司薄唇扬起一抹苦笑。

    单小浣迟疑了一会儿,张口。

    “抱歉,我不该说那些话伤害你,请原谅这几天我的无理取闹。”

    他莫名的暴怒、焦躁、找麻烦,直到小浣昏倒,他过份的紧张和担心,他才明白原来啊……他喜欢上她。

    就像幼稚的小男孩拼命欺负小女孩,就为了引起她的注意。

    瞪圆明眸,单小浣没想到他会道歉。

    “我的脾气修养有待加强,请你大人不计小人过,别跟我计较。”关毅司俊颜显得无辜,教人不忍生气。“你想去早餐店工作就去吧!我不会再阻止你,说穿了,我只是担心你的身体怕你太累。你看,不就真的病倒了吗?”

    “……”

    “小浣,别讨厌我,好吗?”

    她那句讨厌,他一直一直记在心里,耿耿于怀。

    没想过自己还能爱人,自认心死麻木的他,不知何时对她动了心气心才会出现这些奇怪的举止。

    不,不准用这种深情款款的眼神看着她,她会无法招架。

    单小浣别过头。

    好端端的干嘛向她示好,她不要他对她好,她宁愿维持原样。

    她是真的这样想的。

    就怕自己的心会陷落,再也收不回来……

    “看来你已经彻底讨厌我了啊!”她抗拒的表情微微扎痛他的心,关毅司笑笑自潮。

    没办法,谁教他一开始就走错方向,她会讨厌他是理所当然,不过他不会因此放弃,会努力转变她对他的看法。

    关毅司不要她讨厌他,难道……

    他喜欢她吗?

    不可能!单小浣甩甩头,甩掉这可笑的念头,关毅司怎么可能喜欢像她这般平凡的女子?

    她不该胡思乱想,不该心有期待,他和她是两个永远无法交集的世界。

    无意识切着马铃薯,单小浣恍神了,思绪飘到三天前关毅司对她说的那句话——

    别讨厌我,好吗?

    心软了,因为这句话心墙崩塌。

    “好痛!”食指传来痛感,鲜血汩汩冒出,单小浣吃痛地低呼,将指头含在嘴里。

    这就是爱胡思乱想的下场。

    “怎么了?”关毅司见她的声音,立刻跑过来。

    “没事,洋葱没了,我现在去买。”不敢直视关毅司的脸,单小浣扔开围裙匆匆越过他,“晚上吃咖哩。”

    “小浣?”

    单小浣装作没听见,抓起钥匙直奔下楼。

    就让她单独静一静,好好想想吧。

    “小浣?”关毅司急喊,唤不回像逃离似的冲出去的娇小身影,他不是笨蛋,当然感觉得出她在躲他。

    思及此,关毅司眸心微黯。

    叮铃铃……叮铃铃……叮铃铃铃铃……

    悦耳的手机铃声忽地响起,是单小浣的手机。

    关毅司没理会,只是若有所思地走到窗边,直到手机铃声响了又响,像是没人接誓不罢休。

    “单小浣目前不在,请你晚点再打来吧!”关毅司替她接电话。

    “单小姐不在啊?”手机那头苍老沙哑的女声有些焦急,“有办法马上联络到她吗?”

    听出对方不对劲的证据,关毅司浓眉聚拢,嗅到不对的氛围。

    “出了什么事吗?”

    “事情是这样的,单小姐的母亲她……”

    她不敢相信,妈妈怎能这样对她?她是她唯一的亲人啊!

    单小浣快步越过医院长廊,落地窗洒落的夕阳金光刺得她睁不开眼,脑中思绪混乱。

    她如此辛苦是为了什么?妈妈怎能说放弃就放弃,留下她一个人……爸爸已经先不要她了呀!

    走出电梯,单小浣大老远就看见关毅司挺拔修筑的背影,她立刻冲过去拉住他,情绪激动。

    “我妈妈还好吗?情况怎么样了?抱歉到现在才赶到,当我回去看见留言时已经……”

    “虚~~~”她惊慌失措的神情令关毅司不舍,他用力地握住她单薄的双肩,要她看着自己。“没事了,小浣你母亲刚度过危险期,不过仍须留院观察,这整个星期是关键。”

    “度过危险期。”听见这句话,单小浣双膝发软,力气像瞬间抽空了,这代表妈妈暂时没事了?

    “我请医院准备最好的病房……”

    “这医院我曾经带妈妈来过,他们总是说没有病房。”单小浣脆弱的说。

    “你放心,我有办法的,我现在就带你过去看她。”关毅司眸中柔光流动。

    他的嗓音充满安定人心的力量,单小浣望着他,心中满是感动。

    “关毅司,谢谢你。”她咬紧唇,哽咽。

    “小事一椿,不用放在心上。”感觉他仍微微颤抖着,关毅司大手轻柔她的发心。

    单小浣的以防民彻底崩塌了,因为他的细心体贴,一颗晶莹泪珠滚出眼眶。

    无论她如何告诫自己,仍无法战胜自己的心,只能弃甲投降。

    “如果这件事能让你尽弃前嫌,不讨厌我就好了。”关毅司故意半开玩笑的说。

    “……是我要讨厌你的。”

    “什么?”他怔愣,以为自己听错了。

    “因为我要自己讨厌你。”慢慢抬头看他,单小浣一字一字说得清楚,泪眼汪汪的。“必须要讨厌你。”

    爱情是伤人,而受伤的多半是女人,只能眼睁睁看着心爱的男人搂着新欢。自己默默流着泪、舔舐伤口,落入万劫不复的地狱之中。妈妈不就是最好的例子?

    所以她不要爱情,不要爱上任何人,她不要和妈妈一样!

    偏偏关毅司的出现动摇了她坚硬如铁的决心,即使再抗拒仍无法克制的爱上他。

    但她不能爱他啊!

    “小浣,别哭!”关毅司瞳心微缩,低哑出声。

    看见她苍白小脸挂着两行清泪,喃喃说着讨厌自己,关毅司一颗心瞬间跟着拧紧了,难道他的存在真教她如此无法忍受?若真是如此,他离开就是了。

    他不是来惹她掉泪的。

    “你知不知道你很讨厌,真的很讨厌!”用力握住拳头才能克制激动崩溃的情绪,单小浣喊道。

    “小浣——”她不断重复着,关毅司拧紧浓眉不知该说什么。

    原来她这么讨厌他呀!那他还是离开吧!明天就拨电话给席菲菲另外找住所,不让她为难。

    呵~~刻意放纵坏脾气的他终于尝到苦果。

    好浓的苦涩在他胸臆间蔓延开来。

    “为什么你要突然对我好?为什么老爱逗我?总是有意无意扰乱我平静的心?为什么不干脆一直维持讨厌鬼的模样?为什么?”单小浣含泪低吼。

    一连串为什么像连珠炮般冒出,关毅司愣了好久才明白她话中真正的的含义。

    她所说的讨厌,好像不是真的讨厌?!

    “小浣,你的意思……其实不讨厌我?!”他觉得自己突然变笨了,想问个清楚。

    单小浣狠狠咬住唇,两行清泪挂在颊边,瞪住他的灿亮明眸像要喷出火光,仿佛要将他彻底燃烧殆尽。

    讨厌鬼,老是这样逼她。

    “是!我喜欢你!”她恼叫,哭得更惨,引起旁人注目,“关毅司,你开心了吗?我喜欢你。”

    不要……她不要啊!

    终于吐露出心声,单小浣非但不觉得开心反而更加难过。因为她害怕自己一步步走上母亲当年的路,害怕会像妈妈一样崩溃了。

    她不知道冥冥之中是否真有命运之轮转动着,她终究还是爱上这样一个男人。

    爱、上、王、子。

    第一次被人用这种咬牙切齿的语气告白,关毅司吓一跳,心情瞬间从地狱回到天堂。

    该死的,他差一点点就要放弃。

    “小浣,我好开心。”无视她震惊的表情,关毅司的俊颜跃上囍色,更加挽力无限,大手一揽将她用力搂入怀中。

    “因为我也喜欢你,超级喜欢,所以当你对我不理不睬的时候,我才会那么懊恼,故意惹你生气啊。”

    是他不擅表达感情,才会伤了她的心。

    也或许这正是SELINA选择离开他的原因。

    “你说什么?”僵硬地被他紧紧搂在怀里,单小浣迟迟无法回神,没想过告白会得到回应,以为是她单方面暗恋而已。

    “小浣,我喜欢你。”完全不介意再说一次,关毅司重重在她额际印下一记响吻,斩钉截铁的重申,这一刻,他有种重生的感觉。

    他不能确定究竟遗忘SELINA多少,却能确定自从小浣出现后,他很少再陷入悲伤中,或许小浣不会明白这对他有多重要,因为有她,他才能走出情殇的阴霾。

    他发誓,一定会好珍惜她。

    一定。

    “这燕窝是要给伯母的,还有这些营养品也帮我拿给伯母,是我的一点心意……”一大早关毅司忙进忙出,将好几种补品交给单小浣,瞧得出他的用心。

    单小浣默默接过手,心思复杂。

    “怎么啦?这样傻傻看着我?”关毅司轻柔她的发心,薄唇勾笑。“若非我上回在医院露脸被席菲菲骂得狗血淋头,我真想陪你一起去探望伯母。”

    “你太好了……”她轻语。

    “傻瓜,这只是一点心意不算什么,当作我不能亲自去探病的赔礼。”

    “难道你不好奇吗?”单小浣抬眸望他。

    “好奇什么?”

    “好奇我妈的病,好奇她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单小浣话说得急促,他能感觉得出她不安的情绪。

    闻言,关毅司顿了下。

    “每个人都有不欲人知的事,除非你主动想说,不然我不会追根究底。”他淡淡回道。

    “……”是吗?每个人都有不欲人知的事,那么他的是什么?

    “别说了,时间不早,你该出门了。”关毅司催促着。

    “嗯,我走了。”单小浣笑笑。

    “路上小心,记得帮我跟伯母问好。”关毅司依依不舍地和她道别。

    唉!他一定要跟席菲菲再讨论有关留家查看这件事。

    “我会的,谢谢你的礼物。”

    “小浣!”见她走出门,关毅司又喊。

    “怎么了?”单小浣不明所以地又走回来。

    关毅司二话不说,直接捧住她的粉颊轻啄小巧的菱唇,偷香得逞。

    “关、关毅司,你……”反应不及的单小浣小脸瞬间红透,一颗心快从嘴里跳出来。

    “再见。”关毅司笑眸弯弯,温柔眸光流动。

    “色狼!”他深不见底的黑眸令她屏息,单小婉娇嗔,心慌意乱地跑下楼。

    可恶!他就这样突然吻了她,她一点心理准备也没有,可是——

    有股好甜好甜的感觉在胸口流动,这就是所谓爱情的滋味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