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隔壁有个坏家伙 > 正文
第八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小浣,怎么了?瞧你心神不宁的。”

    低头望着她若有所思的小脸,关毅司含笑询问,租回来紧张刺激的警匪片,她的心思却不在影片上。

    “嗯?没事,没什么。”感觉手被握住,单小浣抬头。

    “明明有事,心情全写在小脸上了。”关毅司揉揉她的发心。“快从实招来。”

    “……我只是很不安而已。”反身抱住关毅司劲瘦的腰身,单小浣低语。

    既然她脸上藏不住心思,只好不让他看见了。

    “为什么感到不安?”

    “可能是太美满幸福了吧……太美满幸福会遭到上天嫉妒。”把小脸埋在他宽阔温暖的肩窝,贪婪吸取他身上好闻的气味,单小浣闷闷出声。

    就是因为太幸福美满,恶梦才会再次出现。

    “这是什么怪想法?”关毅司失笑。“别胡思乱想。”

    “毅司,你为什么喜欢我?”赖在他怀里,单小浣问出每个女人都会问的蠢问题。

    其实她真正想问的是他了解她吗?了解她的家庭背景,和她在一起或许会阻碍他的星途。

    “喜欢没有原因。”喜欢是种感觉,不能分析。

    “那你喜欢我哪一点?”单小浣不死心又问。

    关毅司挑挑眉,今夜的单小浣真的不太对劲。

    “喜欢你的笑、喜欢你的傻气,还有喜欢你的倔强和少根筋。”关毅司扳着指头一根根算。

    “听起来似乎满喜欢的。”单小浣用听不清楚的音量低语,不让他发现自己眼眶的湿意。

    她不能背叛所爱的人,也不能任由母亲被伤害,她该如何做才能逃出这个僵局?

    “小浣,你尽管放心,我不是看起来的那种人。”他笑。

    “你看起来像哪种人?”

    “爱拈花惹草的花心大萝卜。”关毅司更用力搂紧她。

    对感情,他非常认真执着。

    “嗯,我相信你不是。”单小浣闭眸回答,这样才能阻止眼泪滚出眼眶。“毅司。”她又唤。

    “嗯?”

    “如果有一天突然不见了,你会怎么办?”

    “就算在天涯海角,我也一定会找到你。”

    “是吗?这是你答应的喔!”单小浣贴上他温暖的胸膛,听着他强而有力的心跳声。“一定要找到我喔!”

    ***

    “啊~~小浣,真的是你!我昨天还跟老公念着你,超想你的。”一见到单小浣踏进早餐店,秀萍便挺着肚子出来迎接。“你看看,我的肚子是不是变更大了。”

    “是呀!跟我最后一次见到时差了好多。”轻摸着她的肚皮,单小浣面露惊讶。

    “因为下下星期就是预产期,老公直说我会生出超级大宝宝。”秀萍热情地拉着她坐下。“如何?最近过得好不好?”

    “我——”被秀萍一问,单小浣鼻子微酸。“我很好,我特地过来看你。”

    无法一直面对关毅司,他的温柔让她陷入天人交战,急需空间喘口气的她直觉想到秀萍。

    她是她唯一的朋友。

    “小浣,你真的没事吗?”她的表情分明不是这样说的。

    “我没事……”单小浣笑了笑,眼尖的发现她手中拿着好大一本剪贴簿。“这是……”

    “啊?我没跟你提过吗?我是关毅司的粉丝,前几天整理屋子的时候看见这本剪贴簿,顺手又拿出来翻翻。”

    “原来你也是关毅司的粉丝。”听见他的名字,小浣心一跳,轻声喃道。

    看来好多人都很迷他呢!

    “当年他主演的偶像剧我每集必看,所有周边产品全买回家收集,好可惜啊!如果没发生那件事的话……”秀萍摇头叹息。

    “哪件事?”小浣微怔。

    “你不知道吗?也对,你不关心这些娱乐新闻的。”秀萍想了想。“情变。他的女友跟他最好的朋友远走高飞了,听说他还是最后一个知道的人。”好惨哪!

    “跟他的好朋友——”单小浣睁圆明眸,不敢置信。

    最深爱的女人跟最好的朋友同时背叛——

    不敢想也无法想象这会是多么深刻的愤怒和痛苦,她忽然有些明白初识他时为何他总是一副愤世嫉俗的模样。想到此,单小浣的心脏像被无形的手紧紧揪住。

    失去最重要的东西,我已不在乎其他……

    记得他曾这么说过,她清楚记得那时他的表情,故作无事的坚强,像她。

    “从那以后他性格一百八十度转变,喝酒、扁狗仔,消极好长一段时间,据说脾气变得超级火爆难以伺候,渐渐被经纪公司冷冻了。”

    “……”

    “那女人叫Selina,”秀萍哼了哼,表情鄙夷。“你不知道关毅司多爱她,从不避讳在公开场合提到她的名字,结果咧!看来劈腿并非男人的专利,女人也会。”

    所以这世上还是有用情至深的男人,并非每一个男人都会见异思迁,至少关毅司不是……

    心头沉甸甸的,为他曾遭受过的背叛而难过。

    关毅司——

    在他满不在乎的表象下,原来是这样的一个男人。那么,她怎能再伤害背叛他一次,她怎能?!

    “小浣,你在想什么?你的脸色好苍白。”秀萍伸手覆住她冰凉的小手。

    “我——”

    “怎么了?”

    “我没事,只是有些累。”单小浣笑着摇头。

    她确定,她无法伤害这样一个男人。

    ***

    “关关,我是Selina,好久不见了,你应该不会忘了我吧?”

    “……”

    “我回来了,前天的飞机,一回来就直奔你海边的别墅,可却找不到你。”

    “李致擎呢?也跟你一起回来了?”

    “……”

    “干嘛不说话?走的时候无话可说,现在也无话可说吗?”

    “关关,我想见你,我知道你一定很恨我,可是我想见你,拜托跟我见一面好吗?”

    “我不方便。”

    “关关,求求你跟我见一面,因为……因为我只剩下你了。”

    从没想过会接到Selina的电话,他以为他们到死都不会再联络了,如今听见她低泣哽咽的声音,他的心湖像狠狠投下一枚震撼弹。

    她还好吗?跟该死的李致擎幸福吗?他们是否已有了结婚计画?脑中思绪纷纷乱乱,直到喀一声,大门开启声惊回关毅司的神智,他起身。

    “小浣,你去哪儿了?一大早就没看见你。”深吸口气平稳心情,关毅司笑问。

    “我去看秀萍,她下下星期临盆,肚子变得好大喔!”单小浣放下包包,假装没事道。

    “等她生产的时候,我们一起去看她吧!”

    “一起?”小浣惊讶,以为自己听错。

    “席菲菲解除我留家察看的禁令了。”关毅司揉揉她的发心,伸手将她搂入怀里。“以后可以陪着你到处跑。”

    “这样没关系吗?”他温暖的怀抱令人沉迷,单小浣仰起小脸问。

    “没关系,爱去哪儿都成。”关毅司低头轻啄她的粉唇。“况且席菲菲帮我谈好了,下个月就得开拍新戏。”

    “真的?恭喜你!”单小浣眼睛一亮,兴奋地拉住他的手。“我们要好好庆祝一下。”

    “这有什么好庆祝的?”关毅司笑她。

    “代表你冷冻也跟着解除啦!我相信你一定可以恢复之前的风光。”他能从之前的阴霾走出来,她比谁都高兴,真的。

    “一点都不好,如果我去拍片,可能有三、五个月见不到你,这阵子我们得好好黏在一起才行。”紧紧搂住她不放,关毅司满心的不舍。

    他像孩子般任性撒娇的话滑进小浣心底,惹红她的眼。

    “不管,我们要出去庆祝,这是一个新开始。”单小浣跺足。

    “好好好,我们出去庆祝。”关毅司点头,其实私心里比较想要待在家里和她相处。

    和她独处时,他总是能彻底的放松。

    “该怎么庆祝呢?出去吃大餐?”单小浣提议。

    “一切听你的。”看着她纯真的笑,笑意跟着跃上他眼眉,暂时将Selina的事抛诸脑后。

    ***

    “如何?你考虑得如何啦?该给我一个答复了吧!”手捏着一根根薯条往嘴里送,狗仔吃得咂咂作响。

    坐在他对面的单小浣厌恶的别开眼光。

    “我不要。”她一口回绝。

    “不要?”狗仔猛然提高音量,幸好复合式餐饮店内人声鼎沸,隔壁一群玩牌的年轻人吵闹的音量盖过他们的谈话。

    他面露狰狞地望住她。“你不要?”

    “我相信呢已经听得很清楚,用不着我再重复一次。”单小浣冷冷地说。

    “高小浣,你确定想清楚了吗?”

    每听他见一次高小浣,她的心就狠狠地一跳。

    “我姓单,我想得很清楚,再清楚不过。”她面无表情的纠正,拿包包起身。“你不要再来找我,不然我会报警处理。”

    “你给我坐下!”狗仔抓住她的手腕扯回位子坐下,力气之大弄痛她的手骨。“别以为我吃你那套,告诉你,吓唬不了我的。”

    “……”

    “为什么拒绝我?我相信你绝对不是单纯因为职业道德的缘故……啊!我明白了,你爱上那家伙了,对吧?”狗仔一脸恍然大悟的神情。

    用力抽回手,单小浣别过头不发一语。

    “不说话?不说话就是默认了,关毅司那家伙总是很多女人喜欢,我不明白到底看上他哪一点?”油腻腻的手随意在衬衫一抹,狗仔又笑了。“杀夫案孤女爱上偶像男星,这报道我光想就觉得热血沸腾,放在封面多引人注意啊……不过,这样好吗?”

    “我不懂你的意思。”她冷冷瞅他。

    “那家伙被人甩了,从此像只丧家之犬一蹶不振,高小浣,你们这样互相疗伤会有好结果吗?”他哼笑。

    “我没必要回答你。”

    “你不说我可以帮你回答,答案非常显而易见,并、不、会。高小浣,你们不会有好结果的。”狗仔用食指剔牙,再笃定不过的说道。

    “……”

    “你可知道姓关的有多喜欢Selina?你真觉得你可以取代她的地位?”

    “我没打算取代谁。”她飞快回答。

    “你当然没打算,你只是傻傻爱上王子的可怜小孤女,哪会明白人家心里怎么想的?”狗仔又开始吃起薯条。

    “够了!我没必要在这里听你胡说八道。”再也听不下去,单小浣气得截断他的话。

    “哎呀呀!老羞成怒了啊?忠言逆耳,我只是说出事实而已。”狗仔故作无辜。

    “我和关毅司的结果是好是坏与你无关,不用你鸡婆!”

    “哈!看来被我猜对了!关毅司在玩弄你的感情!”狗仔哼了声,“听着,我才懒得管你们的死活,我只是提醒你,当你替关毅司设想时,他会怎么对你?你这么做真的值得吗?”

    “你不用再挑拨离间了,我不会上当。”单小浣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不受他的话影响。

    “多么一相情愿的想法啊!你以为真的都过去了吗?高小浣!”狗仔冷笑。“现在才开始。”

    “你又在胡说八道什么……”

    “Selina回来了。她在日本过得不好,几天前搭机回国,想必会找关毅司重修旧好才对,毕竟关毅司是她唯一的依靠啊!”看见她震惊的神情,狗仔笑得得意。“显然你对这件事毫不知情。”

    他嘲讽。

    一颗心开始惶惶不安,都是因为狗仔的危言耸听,她不该相信,该信任关毅司,可她的心情却无法像理智那般冷静。

    掌心冒出来薄薄冷汗,单小浣感觉浑身血液慢慢泛凉。

    “你猜猜关毅司会如何抉择?旧情人可怜兮兮的向他乞求复合,他会要你?还是要她?”狗仔狡猾地问。

    “够了,你不要再说了。”不可否认的,单小浣心情一片混乱,她用力站起,过大的动作引起他桌客人注意。

    “放轻松、放轻松,干嘛突然激动起来呢?”狗仔低头避开他人的目光。“总之,你想继续维护关毅司也行,反正轻重结果我都告诉你了,希望你最后不会落得一无所有的下场啊!”

    他的语气充满等着看好戏的嘲弄。

    “没有你,我还是能找出关毅司的丑闻,只不过多费些工夫,可惜的是……”他阴冷如毒蛇的目光紧紧落在她身上。“高小浣,你得一起陪葬了。”

    ***

    “你找我做什么?”

    海风夹带淡淡咸味迎面扑来,戴着黑色棒球帽和墨镜的关毅司端起咖啡,过于平静的嗓音听不出情绪起伏。

    不远处,一波波激起白色浪花的海潮,一如他波涛汹涌的情绪。

    “毅司,对不起,都是我的错。”看见久违的俊美脸庞,Selina未语泪先流,挂着两行清泪的娇颜令人看了不舍。“你能原谅我吗?”

    才刚结痂的伤口再次被掀了开来,他心中一阵抽痛。

    “你约我出来就是为了说这个?”关毅司敛下眸,浓密长睫掩去心思。“我要走了,这种时刻我们不该见面。”

    掏出千元大钞压在桌上,他起身要走。

    “关关,拜托你别走,至少等我把话说完,拜托。”Selina连忙拉住他。

    “……”关毅司垂眸望住她。

    “拜托你。”泪水像断线的珍珠不断滚落,Selina凄楚地道。

    终究心软了,关毅司僵硬地坐回原位。

    “有什么话你快说吧!”他别开俊颜,深沉眸光投向大海。

    “其实这半年来我不断自责,恨自己这样伤害最爱我的人。”Selina紧握的双手不住颤抖,在在泄漏她的不安。

    关毅司飞快抬眸瞥她一眼。

    “我知道我错了,我就像被宠坏的孩子不懂得珍惜,以为外面的世界才是我的梦想,到最后才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Selina泣不成声。

    眼看她的泪像永远流不完,关毅司浓眉聚拢,抽张纸巾递至她面前。“别哭了。”

    “谢谢你。”Selina颤颤接过手,可怜兮兮的拭泪。

    “李致擎呢?怎么没看见他?”有时候愤怒诅咒倒不如退让祝福,这是他遇见小浣后才转变的想法,他淡声问。

    “我不知道。”她摇摇头。

    可能又醉倒在某个年轻美眉家吧?

    “你怎会不知道,你们不是……”

    “我们分手了。”Selina说,泪水再次在眼眶凝聚。“或许是我的报应,到日本不久后,他就、就跟别的女人在一起了。”

    “该死的家伙!”关毅司俊颜倏变,低咒出声。当初他一直以为致擎和他一样爱着Selina,才强迫自己不找他算账,结果那家伙到底为了什么把Selina抢离他身边?

    “别让我见到他,不然我一定揍扁他!”

    “算了,这是我应得的报应,谁较我也曾经如此过分的对待你。”吸着鼻子,Selina悲伤摇头。

    关毅司眉心微皱,默然无语。

    “别光说我,你呢?你这阵子过得好吗?”

    “不就是这样子。”关毅司薄唇勾起嘲讽弧度。

    “我在日本有间接得知你的消息,我听说你变得自暴自弃,当时我好难过,我知道都是因为我。”

    “那都过去了。”关毅司俊颜画过一丝不自在。

    “关关……你现在有女友了吗?”轻轻拭去眼角的泪珠,她终于问出了一直想问的问题。

    “嗯?”没料到她会问,关毅司有些错愕。

    “你现在有交往中的女友吗?”Selina鼓起勇气再问一次。

    “有。”他毫不犹豫地颔首。

    “是吗?”心凉了,脸上无所谓的神情几乎挂不住。她以为关关爱她的程度会一直保持单身,等着她回心转意才对,结果他竟有女友了呀!

    所有计画全乱了。

    “Selina?”见她失神,他低唤。

    “没事,我只是有些惊讶,你们一定很相爱吧?对方是什么样的女孩子?”她勉强挤出笑容,装作不在意。

    “充满生命力和韧性,一个独立坚强的小东西。”提起小浣,关毅司隐藏不住宠溺的神情。

    那个表情……那个将人疼在手心的表情曾经专属于她,如今却换了对象。Selina突然感到好恨。

    “和我截然不同呢!”她轻笑。“我没有人依靠无法活下去。”

    “别妄自菲薄,每个人都可以靠自己的力量活下去。”

    “既然你过得好,那就好了,其他……都不重要了。”望向海洋,Selina用几乎不可闻的声音低语。

    “什么?”关毅司蹙眉,总觉得她有后话没说完。

    “没有,这样就好了,真的。”Selina拉近白色羊毛披肩,海风吹乱她的发,显得苍白瘦弱。“关关,谢谢你今天来见我,和你聊过之后心情好了很多,至少我还有个能谈心的朋友。”

    “Selina?”

    “你有事要先离开没关系,我还想坐会儿,好久没看看这片海了,有点想念。”她笑。

    “好吧!那我先走了,记得别待太晚,小心着凉。”关毅司抓起外套起身,叮咛。

    还是一样让人依恋的温柔……

    “我知道,别像老头一样碎碎念,快走吧!你的女友还在等你。”她轻笑催促。

    “我走了,保重。”再看她一眼,关毅司和她像普通朋友般道别。

    原来他也可以把Selina当成普通朋友的,关毅司拎着外套步下台阶,心里的死结忽然打开了,心情好轻松。

    “关关。”人还没走到停车场,劲瘦腰身倏地被人紧紧抱住,感到泪湿的脸庞贴上他背心。

    “关关,对不起,我口是心非,我一点都不想你走!听见你有女友,我的心好痛,我简直嫉妒得快发狂了……”Selina泪眼汪汪的喊。

    “Selina?”关毅司怔住。

    “关关,我们复合好吗?我还是好爱你,我终于发现最爱的人是你。”她紧紧抱住他不肯放开,任泪水放肆奔流。“求你看在从前的份上,再给我一次机会好吗?”

    原本的平静被她这句话打得四分五裂,关毅司背脊僵硬如石。

    “我只剩下你了。”

    天空画过一道闪电,响起了闷雷,乌云密布的天空眼看就要下起大雨,如同他失去Selina的那个深夜……